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刘先生

第二十九章 初来咋到的CEO

    周一早上,马姐去开干部例会。林佳佳来到我的座位,向我说了许多抱歉的话,还大方祝福我和刘峻奇。

    “没事,没事!”我才不会笨到跟她计较这些,毕竟刘峻奇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林佳佳回到自己的座位,何桂香来到我的跟前,神秘地笑,向我打听杨标有没有女朋友?

    我对杨标的一切情况都不了解,只好请教刘峻奇。

    过了好一会,刘峻奇回:标哥,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结婚了,何桂香非常地失望,而后追问,杨标的妻子情况,家里是否有子女?

    刘峻奇回:嫂子长期在国外居住,无子女。

    何桂香眼睛亮了,我猜不出她什么心思,对已婚男士怎么这么感兴趣。

    林佳佳非常鄙视她这癖好,借口到外面透气,飘走了。

    季姐直叹气,闷闷地说:“我真羡慕你们这些小姑娘,可以追求美好的爱情。”

    “你和姐夫,不是美好的爱情?”何桂香问道。

    “不是,我觉得美好的爱情,应该有面包支撑,向Sally那样。”

    何桂香深深地点头,很赞同季姐的观点。

    我无心加入她们的聊天队伍,也不想对爱情发表任何言论,因为在她们眼里,我和刘峻奇的爱情,完美无缺。

    季姐和何桂香正聊得起劲,林佳佳风风火火推门进来,“大家静一静,本小姐宣布特大好消息,我们那变态CEO要回美国,传说新来的CEO是一位高富帅。”

    林佳佳兴高采烈宣导好消息,见我们无动于衷,有点失望,“这么好的消息,你们怎么没一点反应?”

    “说不准新的CEO更变态,搞不好让大家天天加班。”我说。

    “呵呵,Sally,那不叫变态,叫霸道总裁,如果能靠近他,就算天天加班我也乐意。”

    “我才不愿意把美好的时光浪费在加班上,多悲催!”何桂香这次对新的CEO不感兴趣。

    “我也不愿意,要陪我们家宝贝儿子呢。”

    林佳佳见大家热情不高,默默地回自己的座位,拿出化妆镜,孤芳自赏!

    这天晚饭的时候,刘峻奇跟我说,他堂弟要来上海。

    “他来干嘛?”

    “以后你就知道了。”

    我看着他一副神秘样,感觉好好笑,纨绔子弟肯定是来玩呗,还能干嘛?

    “周六,我们去机场接他。”

    “嗯。”我点点头,心想,亲人来嘛,肯定要尽地主之谊,好好陪吃陪玩,让人家开心快乐。于是,我不在过多追问。

    周六下午1点20分,我和刘峻奇提前到机场20分,在机场航班出口的长椅上,我们相拥而坐,耐心等待他堂弟的到来。飞机很准时,20分钟过后,刘峻奇指着机场内一位男子,说那是他堂弟。我顺着他指着的方向,只见一位高个子的男孩,穿着一身黄色的休闲服,阳光帅气。他托着行李箱,带着耳机,摇头晃脑,还不时摆动着舞步。“嘿嘿,他当机场是舞台,在听歌跳舞呢。”

    “峻灏,峻灏,我们在这。”刘峻奇挥动着他的长臂,叫喊他堂弟的中文名。

    “哈哈,哥。”刘峻灏发现我们,欢呼雀跃地冲出机场航班出口,一下抱住了刘峻奇,刘峻奇热情地回应,紧紧地抱住他。我猜他俩感情一定很好,要不然两个男人抱了差不多两分钟,才松开彼此的怀抱。

    “嫂子,来拥抱一下。”刘峻灏放开刘峻奇,把我上下扫描后,伸出长臂,求拥抱。

    我后退一步,微微一笑,“你好,峻灏,欢迎来上海。”

    刘峻灏二话不说,向前跨一步,要来个热情的拥抱。

    刘峻奇眼疾手快,横在我们中间,“峻灏,莹莹不习惯这一套,拥抱就免了吧。”

    刘峻灏依旧嬉皮笑脸,“哥,是嫂子不习惯,还是你占有欲太强?”

    “你就当都有吧。”刘峻奇闪到我身边,牵着我的手就走。刘峻灏拖着行李箱,摘下他的耳机,一副要和他哥好好聊的模样。

    “哥,以前也没见你这么霸道。”

    “那是我以前我没遇见莹莹。”他的话刚落,我耳根发热,心里甜滋滋。

    “去,你撒粮啊。过几天,我找比嫂子更漂亮的女朋友,在你面前拼命撒狗粮,气死你。”

    “你和安妮分手了吗?”

    “没有,又没有结婚,多交几个女朋友不行啊?”

    “--”刘峻奇闭嘴,因为我的脸由晴转阴,他估计怕我的天空突然狂风暴雨,把他也淋湿了,加快脚步,走向停车场。

    在车上,刘峻灏表明不累不饿,要求刘峻奇开车带他去名车4S店,买车。

    “来玩的,买什么车?”我脑子好几个问号,但在“人家的钱爱怎么花,就怎么花”的思想指导下,没多问。

    我们来到法拉利4S店,刘峻灏很快订下一款近千万元的跑车,比刘峻奇的车贵了好几倍,我都替他心痛。

    刘峻灏支付完车子订金,回头看见我坐在椅子上,蹙紧眉头,一副要窒息的样子,调侃道:“嫂子,怎么了,心脏不舒服?”

    “是啊,上海交通那么堵,你要那么贵的跑车有什么用?”

    “怎么没用,撩妹用啊。怎么,我哥撩你的时候,没开跑车?”

    我无语,不想与他多说话,耐心等待刘峻奇从洗手间回来。

    “喔,沉默就是表示没有,你不会和我哥前女朋友一样,倒追我哥的吧?”

    “我追她的,而且流了很多汗水,翻土呢。”刘峻奇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洗手间出来,接话了。

    “流了很多汗水,翻土?呵呵,哥,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特别。”

    “我本来就特别,只是潜水深而已。”

    “哈哈--”刘峻灏爽朗大笑,离开4S店之前,还不忘向销售美女抛媚眼,惹得那些美女春心荡漾。

    我顿时服了,对他印象越来越差。这人平常一定开着豪车,泡美女,典型的纨绔子弟嘛。

    离开4S店,我们带他逛街,其实就陪他买衣服。我第一次开了眼,男人的衣柜少一件衣服。刘峻灏几乎要把他忠诚牌子的服装店的衣服、鞋子,领带搬空,叫店员打包送到他指定的地址,乐得店员们笑得嘴都歪了。

    他买完衣服,上下打量我,“哥,凭我们家族的经济实力,嫂子没必要那么节俭吧。”

    “嘿嘿,他在嫌弃我穿廉价货。”

    “峻灏,节俭是中国传统美德,现不在美国,你也要入乡随俗,以后一件衣服要多穿几次,不要穿了一次就捐了。”

    “什么,一件上万的衣服,穿一次就捐了,哼哼--”我的心又开始绞痛。

    “哥,这个我可以尝试去执行,但嫂子--”

    “峻奇,我好饿,我们去吃饭吧。”我赶紧转移话题,拉着刘峻奇离开服装店。

    “好。”刘峻奇牵着我的手,走出服装店。

    刘峻灏在后面哼着歌儿跟随,看来购物使他很开心。

    我们吃过晚饭,回到刘峻奇的家,刘峻灏开始嫌弃了,“哥,我们在上海有数套独栋别墅,你住这?”

    “数套独栋别墅?”我惊愕,没想到刘峻奇家这么富有,嘿嘿,我差点忘了,他们家是做生意的。至于做什么生意,我真的没细问,现在看来,是做大生意。

    刘峻奇从客厅酒柜的抽屉里,拿出一串钥匙,递给刘峻灏,“你自己挑吧,住哪里随便你。”

    “呵呵,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怕寂寞。算了,勉强陪你和嫂子同住在一屋檐下。”刘峻灏推开钥匙,笑呵呵地说道。

    刘峻奇看了我一眼,似笑非笑。

    我迅速劈开他的眼神,低下头,心莫名其妙狂跳。

    刘峻灏看着我俩奇奇怪怪的,像一只敏锐的狗嗅出苗头,口无遮拦,“嫂子,你住哪里?”

    “我住楼下。”

    “呵呵--”刘峻灏笑得莫名其妙,不在理会我们,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

    刘峻奇拉着我出门,散步,不在理会他的讥笑。

    新的一周又来了,我到办公室的时候,林佳佳今天意外早到,“Sally,据可靠消息,新的CEO今天上任。你开心,期待吗?”

    “我不开心,不期待。”我才没心情关注新的CEO,家里的刘峻灏是难伺候的主,吃个早餐,要求营养全面,粥、三明治、鸡蛋、牛奶、水果等,必须上桌,害得我今早6点就起床,忙活早餐。他吃了,嘴里还吐不出象牙,“嫂子,你的厨艺有待提升。”

    “峻灏,明天轮到你做早餐。”刘峻奇回了他一句,他立刻闭嘴,专心对付桌上的早餐。

    后来,刘峻奇先出门,我追随其后,成功地抛下刘峻灏在家自娱自乐。

    “请办公室人员到一楼大厅排队,迎接新的CEO到来。”公司的广播不断地紧急召唤,打断了我的思绪。

    “Sally,快,快,免得排不到第一排位置。”林佳佳拉着我,就要冲出办公室。

    “你先去吧。”我示意她先走,继续在关注我的邮件,快到月底,有好几家客户要对账。

    随后,马姐等三人先后急匆匆地跑进办公室,把包放下,召唤我,赶紧到一楼大厅排队。我看着她们十万火急的样子,也追随其后,一口气跑到一楼大厅,见大家已经排好整齐的队伍,翘首以盼。我赶紧站到最后一排的边上,整理服装,表示对新CEO的尊重。

    “BertLiu来了,大家准备鼓掌欢迎。”人事行政经理的话音刚落,新的CEO在女秘书的陪同下,大步流星地来到队伍的跟前。

    我惊呆,都忘了和同事们喊口号和鼓掌。

    刘峻灏穿着一身浅红色的西装,站在队伍前头,帅得闪眼。只见他向大家点头问好,气场强大得把大家震得规规矩矩。“他是新来的CEO?这怎么可能?”我的脑子顿时乱成浆,没了思考能力。

    正当我恍恍惚惚,刘峻灏已经飘到我身边,在我耳边低语问道,“嫂子,你这么吝啬,一点掌声都舍不得给我?”

    “呵呵,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我回过神,傻笑,发出蚊子般的声音喊口号。顿时,同事们一阵强大的聚光袭击我,焦热得我背后都是汗。

    刘峻灏似笑非笑,挥一挥衣袖,上楼了。他潇洒俊朗的背影,让公司的美女们,痴痴呆呆。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那天刘峻奇请客吃饭,马姐差点给我们跪下的态度,还有说的那些有深意的话,原来AS公司是他们家族企业,他是老板之一;还有我问刘峻灏来上海干嘛,他说你以后就知道,原来刘峻灏是新上任的CEO。哎,只怪我反应迟钝。

    “Sally,赶紧走。”林佳佳不由分说,拉着正在沉思的我,一口气跑到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她也不顾马姐犀利的眼神,按住我在座椅上,开始对我拷问,“Sally,你是不是认识Bert?”

    “呵呵--”我傻笑,不否认不肯定。

    “Eden,你应付账款明细表做好了没有?”马姐问道,算给我救场吧。

    “喔,我在核对一遍在发送给您。”林佳佳闷闷地回应,不情愿地回自己的位置。

    “大灰狼,你不诚实,AS公司是你们家族企业,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林佳佳回自己的位置,我赶紧给刘峻奇发了一条微信。

    还没收到刘峻奇的回复,刘峻灏的秘书来电,呼我到他的办公室。

    我装模作样地拿起笔记本和签字笔,甩下背后一拨羡慕、妒忌的目光,走出财务室。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