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刘先生

第二十八章 败家子,管家婆

    新的一周又来了,一大早上班,林佳佳屁股刚坐稳,就嚷嚷叫我请客吃大餐。

    “好。这周五晚上,怎么样?”我想周五晚上聚餐,是很多人的最爱,因为第二天可以不用上班,即使喝醉了也没关系。

    “好啊好。”林佳佳和何桂香带头拍手叫好,季姐间接默认,只有马姐没有任何表示。我从座位上站起,走到马姐面前,诚恳地说:”Bess,我男朋友周五晚上,请大家吃饭,请您赏脸吧。”

    马姐抬头对我笑笑,表明周五看时间安排,在做决定。我向刘峻奇汇报情况的时候,他回:“小猪,放心吧,她一定会去的。”

    果然如此,周五的时候,马姐开着她的马六,跟着我的车出发。

    林佳佳和何桂香选的用餐地方,是一家五星级酒店的中式餐厅,据说这家酒店的上海菜做得很地道。很多外地人是冲着“地道”而来的,我想林佳佳和何桂香也是,来上海工作嘛,总归要品尝正宗的本地菜,那日后回老家,也有谈资的话题。

    我们到酒店包厢的时候,刘峻奇、杨标已在那笑盈盈地等候。

    我们办公室的人员,除马姐外,见到刘峻奇都很意外,尤其是林佳佳和何桂香,异口同声地惊叫:“刘律师,你怎么在这?”

    “呵呵,两位美女,你们的问题很奇怪,他是今天的东道主,不在这,我们还吃不到大餐呢。”杨标笑盈盈地解释。

    “啊?!”林佳佳惊叫后,季姐、何桂香的聚光立马扫描我,一副被骗的感觉。

    我呵呵傻笑,示意大家赶紧入座。

    刘峻奇从座位站起,拉着我的手,坐到他身边,笑道:“欢迎各位美女赏我和莹莹的脸,希望大家今晚不要跟我们客气。”

    “各位美女,千万不要跟他们客气,吃喝往贵里点。大家闻到我眼前红酒的芬芳香味了没,是09年的拉菲,我垂涎已久,但不忍心下手,今天终于有人买单,哈哈,你们懂的喔。”杨标边说边呵呵大笑。

    大家的注意力转移到那瓶葡萄酒,林佳佳毫不客气转动餐桌,细细研究酒瓶的外观及闻闻酒的香味,接着其他人加入她的队伍。趁着大家研究酒的空隙,我轻声问刘峻奇那葡萄酒多少钱一瓶?

    刘峻奇在我耳边轻声说了一个数字,差点把我惊倒在桌面上,近两万元人民币,我要干差不多三个月才能买到一瓶葡萄酒,奢侈啊。

    “我也要一瓶。”林佳佳喊道。

    她的话刚落,我的小心脏绞痛,半年白干了。

    刘峻奇谈定地叫来服务员,吩咐他上酒,而后叫大家赶紧点菜。

    林佳佳和何桂香摊开菜单,开始点菜,看来她们研究菜谱许久。不一会,她们就点6道热菜,4道冷菜。点完之后,林佳佳把菜单递给马姐,马姐瞄了一眼菜单,推给旁边的季姐。季姐连菜单都不看一眼,直接递给我。

    我看了刘峻奇一眼,他领会,直接把菜单翻到有牛排的页面,看来他经常光顾这家酒店。最后,菜单轮转到杨标,杨标专门点红烧肉、红烧牛蛙--。嘿嘿,一看那菜名,我才瞧得人长得一身膘,是有原因的。

    酒菜上齐,大家开吃。

    开吃没多久,刘峻奇就示意我和他一起敬马姐,敬酒前,他开腔,“马主管,谢谢您照顾我的莹莹!”他说到我的莹莹,林佳佳和何桂香羡慕妒忌恨的目光狠狠地扫描我的全身,焦热啊。

    “Bess,谢谢您!”我附和道。

    “刘--,呃,刘律师,您客气了,Sally很优秀,能让她在我手下工作,我非常荣幸。”马姐对我和刘峻奇的态度毕恭毕敬,差一点就点头哈腰。除了杨标,其他人都看傻,这是平时高冷的马姐吗?真令人难于置信。

    敬完马姐,我们依次向其他人敬酒。顿时,包厢的气氛开始热闹起来。

    后来,林佳佳喝葡萄酒上劲,开始耍酒疯,“刘律师,是你先认识Sally,还是先认识我?”

    “我先认识莹莹,两年前在上海火车站认识的。”刘峻奇在编故事,我憋着嘴,向他眨眼,警告他不要把故事编得太离奇。

    “这么说,你如果先认识我,结局就一样了,是吗?”

    “呵呵,林小姐,我就说葡萄酒后劲大,叫你别多喝,你偏不听。”杨标呵呵打圆场。

    我只好附和办公室的其他人呵呵笑,有点尴尬。我想一个女人当自己的面,向自己的男朋友表露心迹,在大方,也有点不舒服。

    刘峻奇表情淡定,估计这种被表白的场面,他从小到大,历经无数次,见怪不怪。他向我投来安慰的笑容,把钱包递给我,指着钱包其中的一张信用卡,说密码是我生日,叫我去结账。

    我迅速起身,走出包厢,心想终于有理由脱身,不用面对林佳佳那张绝望的脸。到酒店前台结账,看着结账的小姐递来账单的数据,近七万元人民币,简直令我窒息。

    结账的小姐问我刷卡还是付现金,我哆哆嗦嗦从钱包抽出那张信用卡,犹犹豫豫地递给她,见她在刷卡机那么划一下,犹如我的心脏挨一刀,输上密码,结账成功,立马瘫坐在前台的地板上,心疼得无法呼吸。吃一顿饭,我要干一年。

    “莹莹,你怎么坐在地上?”刘峻奇不知什么来到前台,把我从地上扶起。

    “呵呵,其他人呢?”我拍拍屁股,一个劲傻笑,话刚落,见杨标扶林佳佳出来,其他人鱼贯而出。

    我们上前打招呼,问他们怎么回家。

    季姐搭马姐的顺风车。

    林佳佳和何桂香搭杨标的顺风车,杨标喝酒,本来要找代驾司机,何桂香自告奔勇推荐自己,乐得他眼睛眯成一条缝。

    大家告别后,各奔自己的路线。

    车上,我把钱包递给刘峻奇,加上一句评语:“一年要是遇上这样的几次请客,你非败家不可!”

    “呵呵,我一年要请好几次这样的客,甚至更多。”

    “呵呵,大灰狼,原来你是败家子。”

    “呵呵,是,你才知道。”刘峻奇笑得灿烂,从钱包抽出两张卡,递给我,“莹莹,这是一张信用卡和我的工资卡,今后你管家吧。”

    “呵呵--”我傻笑,没想到刘峻奇会来这招,一时失去了决策力。

    “刚才还说大灰狼败家,那小猪就应该管家。”

    “峻奇,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

    “我们是不是发展得太快,都到夫妻的份上了。”

    “陈月莹,你是不是没想过和我有结果?”刘峻奇把银行卡搁在档把旁的盒子里,口气生硬,把车开出停车场。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生气,难道他的行为不是像极我家皇上,结婚后,他就把自己的工资卡交给我家皇后管理支配。

    看着他紧绷的俊脸,我脑子立现灵光,“呵呵,爱情的结果就是结婚生子,大灰狼都想到这层上了啊。”于是,我掩嘴发笑。

    “陈月莹,我可没时间跟你玩?”刘峻奇的表情越来越严肃,如果我在不表示点什么,估计火苗要燃烧车厢。

    “好了,管家就管家。”我拿起两张卡,放入我的包。

    刘峻奇的脸顿时阴转晴。

    “那个你说我们两年前认识,故事编得有点离奇了吧?”我见他心情好转,把饭桌上的疑问抛出。

    “你还记得那铂金小耳环吗?”

    “铂金小耳环?记得,那是我妈送给我18岁的生日礼物,代表我成年了。可是,我把另一只弄丢了,害得我伤心了好几天。”记忆很伤感,很多时候,我都不愿意让它在我脑海重现。周洲去广州的那年,我躲在上海火车站的某个角落,看着他和一个女孩子有说有笑地入检票口,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我才失魂落魄地往回走,路上,好像撞到一睹墙,都无心理会。回到宿舍,我才发现自己的一只耳环丢掉了。

    “丢在哪里,你还记得吗?”

    “不记得了。”

    “你撞到我了,那只耳环,掉到地上。等我把耳环捡起,你已经不知去向。”原来如此,两年前,命中已经注定我和周洲有缘无分,给我派来刘峻奇。

    “你怎么知道那只耳环是我的?”

    “你卧室的首饰盒不是有一只吗?”看来他对我那只耳环研究了好久,才印象深刻。

    “行啊,把本姑娘的贵重物品,都窥视遍了,你准备什么时候下手?”

    “大灰狼对金银财宝不感兴趣。”

    “峻奇,谢谢你帮我珍藏两年的耳环。”我正色说道。

    “那你准备怎么谢我?“

    “峻奇,如果那只耳环不是我,你打算怎么处理?”我岔开他的话题,问道。

    “丢了,都有你了,还留着干嘛。所以,那次准备丢那只耳环之前,特地去看了你的首饰盒,结果意外收获,让我激动了半天,原来我们的缘分是上天注定。所以,我希望吃你一辈子做的饭。”

    他的话刚落,我的眼角就湿润,鼻子酸酸的,心里暖暖的。

    自从周洲毕业去广州之后,我对爱情就没报什么希望。

    今晚,一个优秀耀眼的男人,对我说,他想吃我一辈子做的饭,我是该感谢老天爷赐给的缘分,还是感谢周洲当年的冷酷无情地拒绝我的追求?

    这些好像不重要了。

    “莹莹,你不愿意?“刘峻奇打断我的思绪,问道。

    “峻奇,我愿意。”我笃定应答。

    刘峻奇扬起灿烂的笑容,那笑容在夜灯的照耀下,是那么迷人,让我第一次感觉爱情原来那么美妙。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