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刘先生

第二十五章 刘峻奇的故事

    回家吃过晚饭,刘峻奇提议我们到小区的花园散步。散步时,他曾几次偷偷摸摸想牵我的手,被我敏锐察觉,等他的手快得逞的时候,我巧妙地把手迅速移开,让他扑空。看着他失望的眼神,我心里得意的笑,原来与刘峻奇斗智斗勇这么好玩。

    后来,我们散步回来,肩并肩地坐在小花园的沙发上,吹着秋风,谁也不说话,就那样享受安静半晌。

    “莹莹,我现在无父无母,你介意吗?”刘峻奇突然打破了沉静。

    “啊?!”我转身,眼神对上刘峻奇忧伤的眼睛,淡淡的,却令我心疼,“刘哥,我不介意。”

    刘峻奇吐了一口气,微微一笑,神情恢复轻松,随后轻轻地把我揽入他的怀里,让我的头舒服地靠在他宽厚的肩膀,轻握我的手,“莹莹,听听我讲关于我的故事吧。”

    我瞬间被温暖包围,贪婪地躺在他的怀里,静静聆听他磁性低沉的声音,讲述关于他的故事。

    刘峻奇的爷爷和奶奶是在美国留学时认识,两人博士毕业后,留校当老师,后升教授,婚后育两个儿子,大儿子是刘峻奇的父亲。

    刘父和刘母是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的研究生同学,他们在学校相识、相爱,毕业后,选择艰苦创业,但屡屡失败。后来,刘母意外怀孕,尽管条件很艰苦,但他们还是选择结婚,把刘峻奇生下来。刘峻奇生下来以后,家里的生意起死回生,父母也越来越忙,忙得没人照顾刘峻奇。

    无奈之下,刘峻奇的外公外婆从上海到美国,尽管他们语言不通、饮食不惯,但丝毫没有怨言,全心全意地照顾刘峻奇成长。等刘峻奇上了小学二年级,才回上海生活。

    刘峻奇20岁那年,刘母7天持续工作15小时,突发心肌梗塞,送到医院,抢救无效离开人世,享年55岁,亲朋好友悲痛不已。

    刘母去世以后,刘父郁郁寡欢,家里的生意也开始放手,全权交给自己的弟弟打理,开始在家对着刘母的相片沉默不语。那个时候,刘峻奇正好放暑假,生怕刘父想不开,寸步不离,陪他钓鱼,打高尔夫球,到处旅游散心。后来,暑假结束,刘父心情似乎雨过天晴,开始在花园翻土种菜、种花,栽树。  刘峻奇到周末,经常从学校回家陪他做这些事情。父子俩的感情,日剧增进,彻底清除刘峻奇小时候对刘父的隔阂。

    在后来,刘父心情豁然开朗,回上海替独生女的刘母尽孝,照顾刘峻奇年事已高的外公外婆。

    刘峻奇法学硕士毕业后,放弃美国优越的就业条件,来上海工作。三个男人一个女人的一家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可是,幸福的日子才维持两年,刘峻奇的外公外婆先后去世,刘父又开始郁郁寡欢,觉得生活了无生趣。

    刘峻奇那个时候,事业刚起步,陪伴刘父的时间有限,只能鼓励他到老年人活动中心找乐子。没多久,刘父还真的找到乐子,说找到志趣相投的麻友。可问题来了,她的麻友生病住院,刘父出钱又出力,直到麻友健康出院。

    麻友李响花为了感谢刘父的照顾,专门带小刘峻奇两岁的女儿王秋雅,登门感谢。李响花与丈夫离异多年,与王秋雅相依为命。王秋雅大学毕业工作两年后,才把李阿姨从老家接到上海生活。

    母女俩登门感谢后,两家就开始密切走动,主要是母女俩经常来报到。刘峻奇生怕刘父孤单寂寞,并不排斥她们的到来。刘父觉得母女俩不容易,王秋雅在企业做人事担当,工资不高,除去生活费,还要交房租。于是,他建议母女俩到他们家来住。母女俩丝毫不客气,乐呵呵地搬进他们的别墅。

    母女俩搬入别墅之前,刘峻奇明确表明自己并不介意刘父和李阿姨的结合。

    刘父轻拍刘峻奇的肩膀,叹气说道:“你母亲是我心底的唯一,谁也代替不了。我已经和老李表明,我们是永远的朋友关系,那方面不可能。之所以,叫她们搬进来,是你太忙,家里太寂静了,需要人气。”

    一开始,大家相处融洽,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

    可是,有一天,李阿姨趁保洁阿姨打扫卫生,跑到刘父的房间,不小心打破了刘母的相框。刘父伤心欲绝,对着地板上的玻璃碎片,哭得像小孩一般。李阿姨吓坏,边打自己的脸边道歉。

    相框打碎的第二天,刘父失魂落魄地回美国了。回美国的刘父,生了一场大病,医生查出是直肠癌晚期。他拒绝治疗,说要到天堂找刘母,安详地离开人世。

    处理完父亲的后事,刘峻奇回到上海,搬出别墅,住进单身公寓。有一天,晚上12点,他悄悄地回别墅取私人物件,经过李阿姨的房间,听到母女俩的一段对话:

    “妈,现在峻奇都不回别墅了,都是您的错。您为什么要打碎那女人的相框?”

    “小雅,我妒忌。我还以为把那相框打碎了,老刘就能接纳我,没想到他对他的妻子一往情深,难得有情人啊。”

    “可你把我的峻奇打跑了。”

    “小雅,别瞎说,小刘有女朋友;你和小盛高中谈朋友到现在,不容易。他对你是真心不错,瞧瞧,为了你,准备把珠海的工作辞掉,来上海发展。”

    “好有什么用,他又不能给我买车买房。峻奇就不一样,房车不用愁,我嫁给他,我们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

    “小雅,妈之前喜欢老刘,不是图他的钱,而是他对人的一种真诚的付出,这是多少钱都买不到的。”

    “妈,你懂什么,在面包面前,爱情值几个钱。”

    “小雅--”

    刘峻奇听到她们谈话的第二天,给她们租了一套房子,叫她们搬出别墅。

    母女俩搬出别墅后,王秋雅开始对刘峻奇穷追猛打。刘峻奇冷面拒绝,明确给她答案,他们之间不可能,请自重。

    有一次,王秋雅要过生日,给刘峻奇发来一条短息,她生日的愿望就是,刘峻奇陪到她一家日式餐厅过生日,因她喜欢吃生鱼片。从此以后,她再也不纠缠刘峻奇。

    王秋雅生日那天,骑着电动车,载着李阿姨,闯红灯过马路,准备拿生日蛋糕,被一辆卡车撞飞,母女俩送到医院,抢救无效,双双死亡。

    刘峻奇讲到这里,我已经哽咽得无法呼吸。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刘峻奇第一次见到我,就要请我吃饭,被我甩开后,送我一堆蛋糕类的甜品,后来又请我吃生鱼片,还有那次我差点被电动车撞到,他反应那么凝重,原来他心中有无法完成的遗憾,还有对生命瞬间即逝的哀痛。

    “莹莹,对不起,你看我把你弄哭了。”刘峻奇轻捏着我的脸,浅浅扬笑。我猜测他对王秋雅的遗憾在心底埋藏多年,一直找不到倾听者。现在,把心底的故事,吐出来,人轻松了许多。

    “刘哥,我--”我抽泣着,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莹莹,你和王秋雅长得很像,又不像。”

    “几个意思?”

    “她的眼神太复杂,你的眼神很纯粹,像一股清流。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差点误认你是她,但触及到你的眼神,我就肯定你不是王秋雅,而是陈月莹。”

    “既然这样,你还对我穷追猛打。”

    “笨啊你,是小猪的眼神把大灰狼的魂勾走了,那有不追着小猪的道理。现在可以给大灰狼判刑了吗?”

    我迅速爬出他的怀抱,跳下沙发,给他来了一个蜻蜓点水的吻,笑呵呵地跑向屋里的二楼。

    在二楼的卧室门口,我被刘峻奇逮住了。他的手强劲有力,紧紧地把我摁在门边的墙上。“小猪,看你往哪里跑?”

    “大灰狼,你犯规了,不可以上二楼。”

    “小猪,那是以前,现在我宣布我们的口头交易协议解除。今后,这里就是小猪和大灰狼的天地。”他说着,松开手,随后把我搂入厚实温暖的怀抱,毫无征兆的热吻落在我的唇上,如春雨般湿润我的心坎。

    我闭上眼睛,酥软软的,享受着飞一般感觉的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