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刘先生

第二十三章 报应

    第二天清晨,我被闹钟吵醒,万般不情愿地起床。

    下楼的时候,很意外,刘峻奇还没去上班,卷在沙发一角,晨读法律专业书呢。餐桌上,从外面买回丰盛的早餐,还散发着热气。看着这些早餐,我突然觉得自己这些天,有点失职,都没有给刘峻奇做早餐,自己呢,也就在外面随便对付了一下。

    “刘哥,你怎么还没上班?”我站在餐桌旁,问道。

    “上班?先送我女朋友上班,在说。”刘峻奇放下手中的书,向我微微笑,说道。

    “女朋友?”记忆中,我好像还没答应做刘峻奇的女朋友,可是行为上,我好像已经默认他是我的男朋友,从一开始,他给我翻土种菜就是,到现在一直接受他的照顾。

    愣神间,刘峻奇已经来到我跟前,拉着我的手,柔声说:“莹莹,我性子急,从一开始就迫不及待想靠近你、了解你。是我追求的方式太拙劣,还是你反应迟钝,还是你心里还装着那个人,一直不想给我机会。”

    “一开始?难道刘峻奇说的对我一见钟情,是真的吗?如果是这样,那车,就是给买我的,刘峻奇根本就没有女朋友,那在我“家”门口与刘峻奇闹别扭的女人是谁?”想到这,我才觉得自己不是一般的迟钝。

    “莹莹?”

    “呃。”我回过神,凝视刘峻奇,“你不是一直有女朋友?”

    “本人活到29岁,共谈2次恋爱,最后一次恋爱结束是三年前。那天在家门口,你见到的女人是我一个女性的朋友,来客串一下,你懂的喔。”

    该死的刘峻奇,狡猾的猎人,把我狠狠地算计了一把,不过,这算计怎么让我感觉心里那么甜滋滋。

    “咳咳--,那个大灰狼好像还有其他事情没向小猪交代,比如我长得像--”

    “好,今天一定以某种方式向小猪交代。那现在大灰狼可以行使男朋友的权利了吗?”刘峻奇说着,低下头,想掠取我的唇。

    我灵敏闪躲,笑嘻嘻地跑开,“不可以,等你交代完毕,我再给你判刑。”

    “成交。”

    刘峻奇送我上班的路上,等红灯的时候,歪头问我:“今天,小猪上班还要继续干苦力活,还笑那么开心,不觉得委屈了?”

    “当然,有某人在身边,天大的事,也顶着,不觉得委屈。”

    “喔,也不怕别人看见你的某人,送你上班?”

    “怕什么,某人帅得耀眼,我应该炫耀才对。”

    “呵呵,你的某人听了很开心。”

    “某人请专心开车。”

    “遵命!”

    当我笑容满面地进办公室,一眼瞧见马姐的冷眼,在扫描我。季姐、林佳佳等人,投来同情及佩服的目光,“嘿嘿,她们一定很欣赏我的乐观吧。”

    我坐稳在座位上,打开电脑,阅览邮箱,查阅是否有很急的邮件要处理。没有,我把昨晚开的整理一下,分类客户,归属到固定的盒子里。

    “Sally,你怎么还不到成品仓去支援?”

    哎呦,她够着急的喔,生怕我反抗还是缩短工时?可恶的老妖怪,小肚鸡肠的老变态,我心里暗骂。

    “我马上去。”我冷冷地回应,正准备出门。

    这时,财务经理张先生敲门进来,笑盈盈地走到我桌前,“Sally,这几天辛苦了,没事吧?”

    “啊?!”我惊,立马反应,“Gore,没事,没事。”

    “Bess,Sally这几天支援工作,表现非常不错,值得表扬。”

    “是,是,Gore,我都在办公室表扬她,叫大家好好向她学习。”马姐起身,换上一副脸孔,笑容可掬。

    “嗯,不错,大家应该向她学习。但是,光有口号可不行,要有执行力才行。”

    “是,是,Gore,所以我不断地激励Sally继续努力,发挥AS永不退缩的企业精神!“死老妖怪,撂下这话,不是叫我继续干苦力活嘛,我又没说不干。

    “Bess,你是领导,要起带头作用,从今天起,你到成品仓支援他们工作,要好好表现喔。”

    “啊?!”马姐脚步踉跄了一下,惊问:“Gore,我没听错吧?”不只是马姐惊,我和办公室的其他人的吃惊程度不亚于她。

    “没有,你绝对没听错。”张经理依旧笑盈盈地看着她,这波澜不惊的功夫,比马姐高强多了。

    “Gore,我手头上有很重要的事需处理。”

    “是工作周报之外的事吗?”

    “喔,不是,工作周报上列举的出口退税事宜,这几天要在系统上输单处理,要不然来不及。”

    “喔,我会安排人手处理的,你安心去吧。其他不急的事,下班加班处理。”

    “哈哈,报应啊--”我的心倍爽,就像坐着宇宙飞船在太空遨游。

    张经理走后,马姐迈着沉重的脚步,从我身边经过,用哀怨的眼神看我,到成品仓支援去了。

    马姐走后,办公室热闹了,刘佳佳和何桂香把我围起来,迫切地问我:“Sally,怎么回事?是不是你到Gore那哭诉,他被你泪眼婆娑的俏脸给迷倒了,所以惩罚Bess。”

    “鬼知道,我还莫名其妙呢。”

    “Sally,你是不是认识高层的人?”何桂香笑嘻嘻地问道。

    “没有,绝对没有。”

    季姐沉默不语,用复杂的眼神研判我。

    我头顶上多了一层迷雾,搞不清楚状况。

    “Sally,以后你高升了,可别忘了姐我啊。”林佳佳笑呵呵。

    “还有我呢。”何桂香加入讨好的队伍,只有季姐沉默不语。

    于是,林佳佳和何桂香就开始叫我请客,理由是庆祝我脱离苦海。

    这反了吧,我脱离苦海,还要请客,天理何在?

    我正反抗,两人的宰人行为。

    总部财务的税务会计姜丹敲门进来了,直截了当地表明,马姐在支援资材期间的税务工作由我代理,她将是我的“师傅”。AS公司的上海子公司,主要为各地子公司、外部客户代加工成品,出口商品也较少,故成本核算、税务方面相对简单,为节约人工成本,成本会计和税务会计分别由季姐、马姐兼任,不像总部及其他子公司,有设置独立的成本会计及税务会计等岗位。

    我和季姐等人又惊呆了,林佳佳直接给我扣上,上面有人罩的帽子。

    我的头顶上又多了一层迷雾笼罩,空闲时间,在微信上和刘峻奇简单阐述发生的一切情况,他回了一句,“恭喜小猪,有人罩着。大灰狼的交代事项还在拼命酝酿中,请耐心等待。”

    “OK,小猪好期待!”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