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刘先生

第二十二章 马姐的小鞋

    马姐开会回来,我主动找她到会议室,告诉她,我不想离开AS公司。

    她冷笑道:“Sally,我还以为你是高材生,孰轻孰重,拎得清。没想到--,你知道吗,刘律师失去AS这个客户,要失去多少辆奥迪?你在AS工作10年,都抵不过刘律师在AS服务一年。我在给你考虑几天,怎么样?”

    “不用了,Bess,我考虑得很清楚。”

    “哼,好,我知道了。”她说完,送我一个冷眼,飘走了。

    我知道拒绝她的劝告离职,穿小鞋肯定避免不了。但我没想到,穿小鞋的日子会来的那么快。和马姐谈话结束后,回到座位还没坐稳,她就对我说道:“Sally,最近自动打包机器坏了一台,商品比较多,资材科成品仓人手不足,都向各部门要人支援,正好你月中不忙,我们部门派你去支援他们打包商品吧。”

    “好!”我闷闷地回应。

    林佳佳、何桂香很快给我发微信,告知我往年都不用财务去支援,示意我反抗。

    我不反抗,迎接挑战。

    到了成品仓,一帮男同事见我来支援,很意外。

    但由于人员严重不足,他们不得不用我。其实,我的支援工作很简单,就是把工厂运出来的罐装奶粉、尿不湿等商品,按照品名、规格放进对应的纸箱,然后用透明胶带封好。可是,不停地重复性操作,不到半天的功夫,我就累得满头大汗、直不起腰。好不容易,坚持一天下来,我一身臭汗不说,关键是手脚发软,累啊累。

    第二天上班,我问马姐,这活要支援多久?

    “等机器维修好在说吧。”

    如果按她说的那样推算,我要支援他们几天?天知道,最近订单猛增,机器根本就不够用,只好靠人工打包,等待新机器购进,遥遥无期。哎,我能坚持多久?坚持不下来,辞职滚蛋,这就是马姐想要的啊。

    坚持,坚持!

    第二天,我坚持下来了,从成品仓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办公室,准备下班。马姐在办公室等我呢,“Sally,你办公桌上有好几家客户要开,你今天务必把它们开完,明早营销要带给客户呢。”

    “知道了。”我有气无力地回答,加班,开票!

    开完,已是晚上9点,我是办公室最后一个走的人,AS劳模代表啊。

    第三天,我干完打包活,依旧加班开票,开票结束,处理工作上的其他事项,已是晚上10点。我红润白皙的小脸开始泛黄了,嘴唇也开始泛白,干裂。

    刘峻奇这几天发消息骚扰我,我都用一句话对付,“大灰狼请安心工作,争取早点回来,跳入滚烫的开水。”

    他似乎很听话,骚扰消息减少,只是在晚上11点前,不厌其烦地发来一条消息:“小猪,晚安,大灰狼想你!”

    他的消息,是一股巨大的能量,总能让我忘却一身的疲劳,甜甜地进入梦乡。

    可是,新的一天,噩梦又来了,我不得不到成品仓干活。今天生产出来的商品很多,可是人手还是昨天的数量,大家那个忙啊,除了中午吃饭时间,其他时间都在争分夺秒地干活。

    到晚上下班时间,我已经累得只剩下一口气。回到办公室,很意外,办公室的人都没走。林佳佳见我有气无力地走进办公室,轻拍着我的肩膀,给我送上一个安慰的微笑,后对马姐说:“Bess,我明天替Sally支援成品仓吧。”

    何桂香说:“我后天去。”

    季姐说:“我大后天去。”

    我想她们一定是看着我这几天受累,不忍心,共同商量的对策。可是,我了解马姐,她怎么可能放过我。

    “你们不用去,Sally很能干,你们瞧得,她这几天干得挺好,不但把支援工作做好,而且把本职工作做很出色。资材科的主管都在表扬她呢,你们看她老实,要抢功,我可不同意。大家没事,下班吧,不要打扰Sally加班。”她说完,给我抛一个冷眼,飘走了。

    我的天空一刹那,电闪雷鸣,下起倾盆大雨。

    季姐等人,无奈地拍着我的肩膀,下班了。

    我用羡慕的目光目送她们下班,努力打起12分精神,开始加班!

    处理完我的工作完后,已经晚上11点30分,我身体发软,迷迷糊糊趴在桌上,睡着了。

    睡眠中,我梦见自己升为CFO,立马要把马姐开掉,马姐跪在我脚下,舔着我的高跟鞋,苦苦哀求:“Sally,求求你,不要开除我,我上有老,下有小,没有工作,一家人要喝西北风。”

    我大笑,“哈哈,你有今天!”

    后来,我笑醒了,原来被我的手机响声吵醒,“莹莹,你在哪里?”刘峻奇这么晚给我打电话,是第一次。他一定从厦门回来,没看见那车在“家”门口,所以--

    “在睡觉。”

    “在哪里睡觉?”

    “呵呵,废话,当然在床上了。”

    “陈月莹,我就在一楼的客厅,上二楼了啊。”

    “啊?!”我彻底清醒了。

    “刘哥,不要,人家已经睡觉了。”

    “陈月莹,你到底在哪里?”

    “我在公司加班,不小心睡着了。”

    “你在那里等着,我去接你。”

    “喔。”我挂下刘峻奇的电话,赶紧收拾东西,到洗手间洗脸梳妆,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些,可是一脸的被惫不堪,遮也遮不住。提包里的手机响,是刘峻奇,他已经到AS大门口。

    我到公司门口的时候,见刘峻奇在外面着急等我,于是低着头走出去,防备他看见我憔悴的脸,那多丑。他见我垂头丧气地的样子,双臂一伸,一下子把我揽入怀里,“小猪,怎么这么晚还在加班?”

    我抬眸,见他满眼的关切,“哇”的一声哭起来,心底无防备地释放我这几天受的委屈。原来我也是很脆弱的人,委屈时,也是需要人关心和安慰。

    刘峻奇慌神,急忙把我抱上车的副驾驶,迅速坐到主驾驶,见我泪眼婆娑,急切问道:“莹莹,怎么回事,我才几天不见你,你怎么变得面干黑廋?”

    “呜呜--”我的眼泪就像开闸的河水,奔腾直流。尽管刘峻奇用纸巾拼命地给我拭擦眼泪,但依旧拭不去我几天在体内积累的委屈。

    刘峻奇温热的唇在我毫无防备下,堵上我的唇,允吸着。顿时,我的哭声停止,全身麻麻酥酥的,世间万物似乎也静止了,只听见我俩急促的呼吸。

    过了一会,刘峻奇温热的唇抽离,直身坐回自己的位置,向我投来痴痴的目光,“莹莹,我趁虚而入,是不是有点无耻?”

    何止无耻,还加混蛋。

    “怎么,看你悲愤的目光,好像要把我宰了。”

    宰这么帅的哥哥,我哪舍得。

    “大律师,那可是本姑娘的初--吻,居然让你趁虚而入夺走,我--”我红着脸说道,居然有点结巴。

    “呵呵--”该死的刘峻奇,笑得那么得意。

    我囧得一塌糊涂。

    “莹莹,我好高兴。不过,我会对你负责到底。”

    “谁让你负责?”

    “呵呵,我愿意啊。”刘峻奇说完,抽取搁在车前头的纸巾,给我擦干脸上的泪痕,柔声问道:“莹莹,告诉我发生什么事吧?”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绪,一口气向他道出我这几天受的委屈。

    刘峻奇眼神略过一阵犀利的目光,随后柔柔的目光洒遍我全身,轻轻地捧着我的双手,见双手都出茧子,眉头紧锁,嘶哑的声音响起,“莹莹,这事你为什不早点说?”

    “我怕打扰你工作,还有这事我能挺过去的,只是有点委屈,才那样哭。哭过后就好了,明天的太阳又是新的。”

    “可我一点都不想你受半点委屈,怎么办?”

    “刘哥,职场新人哪有不受一点委屈的。不受点委屈,无法迅速成长。走吧,回家!”

    “遵命!”

    刘峻奇启动车子,奔向回家的方向。

    我望着车窗外,灯光闪烁的夜色很迷人,心突然觉得不再孤独,就像远航的船只,终于靠岸。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