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刘先生

第十七章 充当女朋友

    周五下午14:00,我穿着居家服,卧在沙发上,用手机玩连连看游戏。

    “陈月莹,你怎么还不换衣服?”

    刘峻奇突如其来的声音,着实把我吓了一跳,手一抖,游戏无法通关。“刘哥,聚餐不是晚上6点30分才开始吗?”

    “是这样。但我们先去买衣服,在去聚餐,好不好?”

    “不好,我有衣服。”

    “那个--”一向口如悬河的刘峻奇,这时舌头打结,奇怪!

    “刘哥,你是不是怕我穿得太朴素,而丢你的脸。我就是个灰姑娘,你要找白雪公主,就别找我。”

    “你想多了,我是想我们买个情侣装穿穿,可信度高一些。”

    “假就是假的,它真不了。”

    “那个,你不是没有高跟鞋,我们去买一双,好不好?”

    “不好。”我一口拒绝,心里却在偷笑。其实,昨天,刘峻奇要我充当他的女朋友,吃过排骨套餐,我就溜去商场买高跟鞋,第一次出大血,花了我近半个月的工资,心无比剧痛。至于衣服,我家皇后,上次给我买的衣服虽然不是顶级牌子,但也可以穿得出门,所以我觉得刘峻奇多虑了。

    “莹莹,你好任性。”

    “呵呵。”我放下手机,迅速上楼,留下一脸惊愕的刘俊奇。

    10分钟后,我穿着一身时尚印花的长袖连衣裙,搭配黑色圆头的单鞋,提着包,款款地下楼。

    刘峻奇估计第一次见我穿高跟鞋,整个人惊呆,柔柔的目光始终追随我的身影。

    我走到他身边,厚着脸皮,笑嘻嘻地与他并肩比高。参照物太高,尽管我穿了跟高6厘米的鞋子,与刘峻奇的身高还是差一截。

    “身高先天不足,有什么好比的。”刘峻奇恢复自然神情,揶揄道。

    “呵呵,比着玩呗。”我笑着跑到沙发,把两腿伸直,甩掉脚上的高跟鞋,舒舒服服靠在沙发上。

    刘峻奇跟随而来,拿起我地上的鞋子,看看牌子,“莹莹,拿你买鞋子的,我给你报销。”

    “只有人家到财务报销,哪有财务到别人那报销。”

    刘峻奇还想着说什么,他的电话响了,好像是工作上的事,我也没兴趣听,只有继续玩我的游戏。   刘峻奇的电话是一个接着一个,我的游戏是打了一关又一关。当我玩得正起劲,刘峻奇终于没有电话打扰他了。“莹莹,时间不早了,我们走。”

    “嗯。”我从沙发上跃起,穿上高跟鞋,寻找我的包包,在刘峻奇一只手里呢,他另一只手伸向我,讨牵手。

    我推开他的手,跑到他前头,后面飘来刘峻奇不悦的声音,“莹莹,情侣是要十指紧扣的喔。”

    我回眸,向他做鬼脸,“呵呵,想占我便宜。”

    “那你牵我的手,占我便宜吧。”

    晕!我内心虽然无比激动,但还是矜持地拒绝他。

    我们到酒店的时候,是晚上6点10分,比预定的时间早了20分钟。我还以为我们是第一个到,错,大错特错,一包厢,四张餐桌的椅子上,几乎坐满人。

    我和刘峻奇刚踏进包厢门没几步,就被一波火辣辣的聚光扫描,接着响起热烈的掌声,惊得我差点扭头逃跑,这隆重的场面,在我的意料之外,HOLD不住。

    刘峻奇五指紧紧地扣住我的手,低声警告,“陈月莹,你敢逃跑,我就当众吻了你。”

    “啊?!”这招够狠,我只有乖乖地跟随刘峻奇入座。

    与我们同桌的八个人,三男五女笑容满面,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们,其中一男士发言,“峻奇,给我们介绍一下未来的弟妹吧。”

    “啊,弟妹,这人谁?”我看着那笑盈盈的发言人,约35岁的样子,白白胖胖的,好富态。

    “陈月莹,在AS公司做财务。”

    “AS公司,不错啊,五百强企业,待遇不是一般的好。”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律师发言。

    “呵呵,还可以--”我傻笑。

    “莹莹,这是我的合伙人杨标,我们都叫他标哥。”刘峻奇指着刚才第一个发言的人介绍道。

    “标哥好。”我点头问好。接着刘峻奇挨着个,把一桌人介绍完毕,一桌人开始对着桌上的美食进攻。

    对于美食,我是无法抗拒的,放开矜持,专心对付桌上的美食。刘峻奇很给力,拼命地给我夹爱吃的菜,惹得同桌的女律师们羡慕不已。不过,我还没吃到五分饱,杨标就开始对我进行户口调查,“月莹,你是哪里人?哪个学校毕业,家有几个兄弟姐妹?--”

    面对一帮专业律师,我像犯人似的,老实回答。

    杨标的问题终于结束了,我还以为可以消停,继续对付桌上的美食。

    “陈小姐,是你追刘律师还是他追你?”一位女律师突然抛出这么尖锐的问题,一点都拐弯抹角,大概律师说话都这么直接吧。不过,她的话,害得我手心出冷汗,赶紧眨着无辜的眼神向身旁的刘峻奇求助。

    该死的刘峻奇,目光淡定自如,笑盈盈地看着我,和同桌的那些律师一样,等待我献上答案。

    “呵呵--”我傻笑,“当然是我们峻奇追我的啊,女孩子嘛,比较矜持--”

    “陈小姐,你说说,他怎么追的你。”同桌的女律师们兴趣更浓了,各个眉开眼笑,等待我讲故事呢。

    “呵呵--”我继续编故事,“他追我的方式很特别,给我“家”的花园翻土种菜。”

    “啊,你们同居啦。”女律师们惊叫。“哎,我低估这些看似严谨的女律师的想象力,不是一般的丰富!”此刻,我只有傻笑,不否认不肯定,让她们继续想象去吧。

    “咳咳--,美女们,你们的问题太多了,该我问了。”杨标看来也是八卦代表人物,“峻奇,你对月莹是一见钟情还日久生情?”这下,我可以松一口气,学着刘俊奇刚才的淡定自如,等待他编故事呢。

    “一见钟情。我那天去邮政局给我在美国的奶奶,寄蚕丝衣服。出邮政局的时候,看见一个女孩子,对着一张快递单边走边傻笑。我很好奇,闪到她前面,没想到她没看路,撞到我身上,刹那间,她身上的电波就把我击倒了。”

    一帮律师直呼:“好浪漫!”,有拍马屁的嫌疑。

    但我很佩服刘峻奇,竟然结合实际,把故事编得煞有介事。

    “来,来,大家喝酒,祝贺我们的刘律师脱单!”杨标呼道,一桌人举起杯子,喝酒的喝酒,喝饮料的喝饮料。

    一桌人碰杯完毕,我用余光扫描其他桌的人,人家早就喝高,气氛比我们这桌热烈多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