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刘先生

第十四章 为难

    办公室寂静没持续多久,马姐吊着标志性冷漠的脸回来,见我们这么安分,似乎很意外。

    她的屁股还没捂热座椅,就喊我到会议室。

    “她找我什么事?”我像一位七旬的老太太,颤颤巍巍从座椅站起来,生怕她在会议室按了一个,引爆后,我遍体鳞伤,满目全非。

    我不得不佩服我的第六感,等我坐稳在马姐对面的椅子上,她就笑眯眯地说道:“Sally,你试用期快结束了。”

    “嗯,还差10天。”我心一颤,“她不会不让我过试用期吧。”

    “我想跟你好好聊聊人生,可以吗?”

    “人生,我跟她有什么好聊的?”但鉴于对她的尊重,我还是用力地点点头。

    “你在学校就过了CPA,人才啊。为什么不进会计事务所?”看来她已经对我作了背调,用心良苦啊。

    “我大四在会计事务所实习,见他们天天加班,很辛苦。我个人胸无大志,不想过那样的日子,只想找个安稳的工作,等到一定年龄,结婚生子,平平谈谈地过一辈子。”我老实回答,这也是我出社会前内心真实的写照。

    “Sally,在AS公司没有安稳的工作岗位,所以你进错地方了。”

    “她这是什么意思,试用期不让我过,就直说嘛。”我凝视她,心突然变得很强悍,心想:你试用期都不让过,我就是死了,也要向你讨个说法,“Bess,我觉得我在工作上,认真负责,试用期--”

    “我不是不让你过试用期,只是觉得你在AS公司屈才,上升空间有限。你看喔,我们公司岗位一个萝卜一个炕,CFO是美国总部派过来,总部及各地子公司的财务经理、主管,哪个不是在AS公司贡献10年以上的青春,业务水平想法设法提升,财务相关证书也是拼命考。”

    她停顿了一会,拿起桌上的水杯,渴了一口水,继续发言:“就说我吧,在AS工作10年,过了中级会计师,年纪一把,还拼命考税务师,可是考过了又能怎么样呢,在AS根本就没有上升的空间,除非我跳槽。可是,年龄摆在那里,跳槽不一定能获取比现在更好的职位与待遇。”马姐说是的实话,可是这跟我试用期,扯不上关系吧。再说,在AS公司有没有发展空间,去或留,是我个人考虑的问题,她凭什么替我做决定。想到这,心底火气冒起。

    “Bess,我没想怎么样,只想做您安分的下属。”我压制内心的怒气,和马姐交心。我想我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马姐应该能放过我吧。

    “Sally,我今天是掏心掏肺地跟你说心里话。你只有辞职离开AS公司,去会计事务所工作,才有发展空间,才能与刘律师更般配。”她终于说到重点了,难为她为我的前途着想。可是,我压根就没想过要和刘峻奇怎么样,何来的般配问题。

    “Bess,谢谢您,我现在没有打算离开AS公司。如果您没有什么事,我先走了。”

    “Sally,你别急,我们在聊聊,刘律师?”

    “聊刘峻奇,她到底想干什么?”我闷闷地坐下,鉴于我们刚才的谈话,我想以后在工作上,也举步难行。但为了生计,我得留在AS公司,迎接马姐的“棍棒”。

    “刘杨律所与AS公司的合同还有两个月就到期,客户满意度调研问卷已经发送到各主管级以上的邮箱,据说很多干部反映,他们律所的服务态度很好,但费用较高,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还没有填写调研问卷,也没有建议开发新的律所。所以--”马姐停止了一会,凝视我,似乎希望我尽快领会她话语的弦外音。可是,我只是“喔”了一声,在没有任何语言。

    马姐见我一时无法消化她的语言精髓,说道:“我的话,你回去好好考虑一下,希望我们这次谈话,你知我知,别让第三者知道,尤其是刘律师。”她说着,自己先飘走了。

    我呆木地坐在会议室里,细细回味马姐的话语,终于顿悟:她这是让我做选择题,鱼和熊掌,只能选其一,不能兼得。

    我分析了一下,刘峻奇的事业,与我无关,在说,刘杨律所与AS公司的续约问题,难道只有她拍板,不是还有比她高级的主管嘛;我就不一样了,好不容易找到了待遇不错的工作,还指望存点钱,预防失业吃老本,没想到,老本还没存上几个子,就被马姐劝告离职。可是,万一,刘杨律所与AS的合同续签事宜泡汤,刘峻奇好不容易开发的优质客户就这样流失,那--

    我想得有些头疼,干脆不想,闷闷不乐地回办公室。意外,马姐不在位置上,林佳佳急着问,“Bess,找你什么事?”

    我摇摇头,说没事。

    “Sally,你是不是试用期快过了?”季姐问道。

    “啊?”我惊讶之后,点点头。

    林佳佳和何桂香“喔”了一声。

    “Mary,怎么回事?”我问道。

    “前三年,我们财务室也有一位同事,Bess没让她试用期。不过,她是30日前就被人事以邮件方式通知,你收到过人事的相关邮件没有?”

    “没有。”

    “如果这样,不符合劳动法喔。”

    “那女孩为什么没过试用期?”我急着问,想借鉴一下过来人的经验,但季姐下来的话,令我十分失望。“不知道。其实那女孩挺好的,工作上也很认真。”

    “Sally,没关系,你试用期没过被炒,公司是要赔你一个月工资,拿钱后重新找工作,多好!”林佳佳安慰道。

    “对,对,白拿一个月工资多好。”何桂香附和道。

    “哼哼。”我苦笑,哪是开除,是劝告自动离职,一毛钱都拿不到。

    大家还想七嘴八舌地谈论我的试用期问题,马姐像鬼影飘进来,谈论只好中断。

    快下班的时候,林佳佳催促我赶紧收拾东西,赶地铁。见我一脸的忧愁,有气无力,理解我为试用期的事,伤心难过,不在纠缠,拉着何桂香先走了。

    季姐提着包包,经过我的座位,轻拍我的肩膀,随后飘走。办公室里只剩下我和马姐,鉴于我们已经谈崩的情况下,我也无所畏惧了,大大方方地收拾我的东西,下班。还未走出办公室门口,马姐的话飘来:“Sally,我给你两天时间考虑。”

    我回眸,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您放心,这两天,我会好好考虑,一定给您满意的答案。”说完,我拍着屁股走人,给马姐留下潇洒的背影。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