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刘先生

第九章 开大奔 吃大餐

    我们在车上坐稳后,刘峻奇没有急着开车,歪头问道:“莹莹,你会开车吗?”

    “呵呵,我拿驾驶证两年,上路时间没超过30天。”我傻笑,生怕他突然叫我开他的大奔,那还得了,万一出什么交通事故,大餐吃不了,关键是钱的问题--

    “那你来开车。”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呃,刘哥,你的头没事吧?”我赶紧岔开话题,向他投去关切的眼神。“呵呵--”果然有效,刘峻奇把头伸过来,“你看看有没有事?”

    我拨开他浓密的头发,从前额头到后脑勺,细细查看。真是铁脑壳,一点红肿的痕迹都没有,害得我当时吓成那样。

    我检查完毕,推开他的脑袋,淡淡地说:“没事。”

    “下车。”刘俊奇说完,打开车门,先下车。我看见他绕过车头,替我打开车门,我才知道他叫我开车不是随口说说而已。顿时,我脚软了,坐在副驾驶纹丝不动,故作镇静眼睛看向前方。

    “陈月莹,你没听见我说话。”他连名带姓叫我,根据已往的经验判断,心情非常不爽。

    “我是马路杀手,你自己开。”

    “你没看见我鞋子上都是泥巴,会影响开车技术的。”

    我收回目光,集中注意力盯着他的鞋子。鞋子确实很脏,影响开车技术,子虚乌有,一点科学依据都没有。“我对上海交通路线不熟,所以还是你开吧。”

    “车子有导航,你只管按照它的指示开就行。”

    “我技术很烂。”

    “就因为你技术烂,才叫你开的啊。”我终于明白,跟律师拼口才,不只是班门弄斧,还是鸡蛋碰石头,认输了。

    我慢腾腾地下车,忐忑不安地坐到主驾驶上,系好安全带,瞄了一眼旁边的刘峻奇,希望他考虑到自己的生命安全,赶紧给我下一道“禁令”,“你别开了,我来吧。”

    可是,他稳坐在副驾驶上,闭目养神。半晌,见我还没启动发动机,催促道:“莹莹,赶紧把车开走。”

    “我,我--”

    “陈月莹,我没想到你胆小如鼠。”

    “胆小如鼠?”我心底的怒火燃烧,赶紧启动发动机,扶稳方向盘,轻踩油门,车子缓缓地前行,前行大约300米,突然,一只花猫奔出来,跑到车的前头。我一惊,急刹车。

    刘峻奇睁开眼睛,来了一句,“你驾驶证是花钱买的吧,技术烂到这般田地。”

    “那有,自己考出来,别人都有补考,我四个科目一次性通过。”

    “看不出来。”

    “呵呵,其实,我开车技术可以,刚才是意外。”我傻笑,重点强调意外。

    刘峻奇估计为自己生命安全着想,一路聚精会神指导我开车,直到到达安全目的地--S高档小区。

    “来这里吃饭?”我下车,疑惑地问道。

    “我回来洗澡。”

    “喔。”我看着刘峻奇那脏兮兮的鞋子,还有一身汗水,恍然大悟,乖乖地跟他走。一路上,我想象刘峻奇的家有多大多豪华。可是,一进他家门,室内一眼看到底,典型的单身公寓嘛。“你平时就住这?”

    “嗯,这离我公司比较近,怎么啦,嫌弃我兔子屋。”

    “没有,没有。”我赶紧否认,笑着补充道:“那敢嫌弃,我现在连兔子屋都买不起。你是大律师,住这么“寒酸”,令人难于置信。“

    “喔。”刘峻奇不在理我,掏空衣柜里的衣服,扔到床上,挑选出一套休闲的换洗衣服,对我说:“莹莹,我要洗澡,你帮我把衣服叠一叠。”他的话,有我妈当年的风范,令我难于拒绝。

    我目送他挺拔的背影进浴室,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奴婢命啊,奴婢命。”自从参加工作,我还以为彻底地逃脱我家皇后的魔掌,从此就可以自由地飞翔,没想到现在又被刘峻奇这个狡猾的猎人,抓住了小尾巴,早知道我就不应该和他做交易,后悔啊。

    世界上没有后悔药,那我只有认命了。于是,我开始叠刘俊奇的衣服。我叠好西装、衬衫、西裤等大物件,才发现他非常“厚颜无耻”,竟然把自己的内裤都扔过来。

    我看着床上黑色、蓝色、白色等十几条内裤,乱七八糟地横躺着,条条等待收拾。脸在发烧,心在不断纠结:“帮他叠,你从小也帮自己爸爸叠啊,很自然,没什么的;不叠,我爸是我要养老送终的亲人,能一样嘛。刘峻奇,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顶多就是互惠双方合作关系。”

    时间就在我纠结的过程中,一分一秒地过去,我已经听不见浴室里的水声,只见吹风机的声音,估计刘峻奇马上要出浴,到时他看见内裤没叠,说不定当面逼迫我干活,那才尴尬。于是,我鼓起勇气,用颤抖的双手,帮他叠好内裤。任务完成后,我如释重担,整个人轻得要飞起来。

    “我的衣服都叠好了,速度挺快的嘛,看来阿姨“孽待”你,成果不错。”

    我转身,见出浴后的刘峻奇,精神奕奕,眼神似有若无落在叠好的内裤,嘴角勾起浅浅的笑意。

    顿时,我囧,满脸红霞飞,立即避开他的眼睛,低声问道:“这,这衣服要放到衣柜吗?”

    “呵呵,不用。”他得意地笑,大步走向衣柜,从衣柜最上层拿下一个大行李箱,走到我面前,打开它,迅速把衣服放入行李箱内。

    “你要搬家?”

    “嗯,你不是嫌弃我兔子屋吗?我搬到你那里住,吃农家菜也方便。”

    “呵呵,刘哥,你真会开玩笑,那是我同学的房子,跟我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我在客厅打地铺,可以吗?”

    “这,这--,太委屈你大律师了。”

    “我愿意。”

    “刘峻奇,你不要太过分!”我见他认真的样子,火气冒起,严肃斥道。

    “免费给你当保镖,不要?”

    “坚决不要!”

    “那算了,走,出门吃大餐。”刘峻奇目光环视房间各个角落一遍,见没落下东西,才推着行李箱,疾步出门。

    我关上门,小跑起来,跟随其后。

    去吃大餐的路上,还是我开车。虽然晚上6点钟的大上海,灯光通明,犹如白昼,但我丝毫不敢分心,还是小心翼翼地开车,行驶约一刻钟,缓缓前行在一条无名路,都瞧见用餐酒店金闪闪的几个大字。突然,一个男人奔出来,横躺在刘俊奇车头不远的地上。“有上次猫闪出的经验”,我淡定地踩住刹车,拉上手刹,把档把挂到P档。

    “哎哟,哎哟,撞到人了!”那男人大声惨叫。

    我慌了,没见过这种场面,向刘峻奇抛去求助的眼神。他示意我在车上坐好,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他下了车,说道:“这位大哥,请让路!”

    “你女朋友撞到我,赔钱!”

    “喔,原来是碰瓷。”我大三拿到驾照的时候,林信芳叮嘱我,以后开车小心,免得遇上碰瓷。我那时笑笑,不以为然,因为我那时想,自己估计一辈子都开不上豪车,何来的碰瓷--没想到,第一次开刘峻奇的豪车,就中奖了。

    “我们有行车记录仪,你别瞎扯。”

    “哎哟,哎哟,撞到人了!”男人对刘峻奇的话充耳不闻,依旧无赖地惨叫。

    “这位大哥,我最后问你一次,你走不走?”

    “你赔我两万块钱,我就走!”见刘俊奇迟疑了一会,马上说:“一万块,不能少了。”

    “一万块?明目张胆地抢钱啊。”我的小火苗开始燃烧,真想下车把那男人臭骂一顿,但鉴于李俊奇刚才叮嘱我,不要轻举妄动,克制,克制!

    “莹莹,看着,我这卡里有100万,你把前面的这个男人撞了,最好把他碾成肉片。”刘峻奇晃着一张银行卡,在车窗外向我发出指令。

    “刘哥,我的车技不好。你,你来--”这种故意吓人罪,我不敢轻举妄动,免得万一把刹车当油门,那一失足成千古恨。

    “放心吧,我有的是钱,你尽管开。”

    “呃,你有多少钱?”

    “至少10个亿。”

    “好多啊,撞死一个人算什么。”我踩住刹车,放下手刹,把档把挂在R档,车缓缓地后退,然后我踩住刹车,把档把挂在D档,加速车前进。

    那男人一看我似乎要动真格,迅速从地上爬起,一溜烟逃走了。

    “呵呵--”我和刘峻奇相视而笑。

    停好车子,我们有说有笑地进入酒店大厅。

    “刘哥,你说我刚才万一失足,怎么办?”

    “把你卖了赔钱。”

    “你--”我佯装拿包砸他,他笑着躲开,跑到上楼电梯等待处。我追随其后,还想揍他,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刘律师,带女朋友吃饭?”

    我定神一看,见一位40岁左右的男人笑盈盈地看着我。

    “嗯,林总,您也和马主管一起用餐?”

    “马主管?”我扫描四周,见马姐僵硬地站在林总的不远处,在努力挤出一丝微笑,向刘峻奇点点头。我尴尬得只能深呼吸,僵硬地向马姐点点头,发出蚊子般的叫声:“Bess。”

    我的声音太微弱,很快就被林总的声音给淹没:“嗯,我们是管理会计师学员的同学,今晚在这酒店搞同学会聚餐呢。”

    “很好,很好,同学间要经常互动,交流交流工作经验。”

    “是,是。刘律师的女朋友,年轻漂亮。”

    “谢谢!”

    “女朋友?刘峻奇,你赶紧否认啊。”我向刘峻奇发出信号,可他一点澄清误会的意思都没有,继续和林总有说有笑。

    看着马姐的脸越来越绿,我决定亲自出马,澄清误会。

    “那个我和刘--”

    电梯来了,林总礼貌地示意我们优先进入。刘峻奇拉着我的手,很自然地走进电梯。

    我的手心冒出细细的冷汗,心如小鹿撞。“什么马姐、林总在世界都消失了,魂都不知飘向何方。”出四楼电梯的时候,像一块木头任刘峻奇指挥,和马姐、林总礼貌地告别。

    刘俊奇把我带到四楼的一间包间,示意我坐在一张椅子上,看着我呆若木鸡,笑道:“马姐,至于把你吓成这样。”

    “人言可畏啊,你怎么承认我们是男女朋友关系,明明不是嘛。”

    “莹莹,你刚才那一闹,别人以为我们在打情骂俏,否认我们的男女朋友关系,谁信!”

    “哎呦,原来都是我的错,刚才把碰瓷男人吓跑,我非常有成就感,高兴过头了。”

    “我未娶,你未嫁,怎么这么在乎别人的言辞。”

    “你站在高处,那了解我们小职业的处境啊。马姐是我的上司,她一定觉我是个厉害的心机妹,要不然怎么把英俊非凡、才华横溢的刘律师搞定。这样的下属,始终会威胁到她的地位,所以留不得。何况,我的的试用期还没过,完了,完了。”

    “呵呵--”刘峻奇笑得灿烂。

    我狠狠地白他几眼。

    刘峻奇停止笑声,给我吃一颗定心丸:“那正好,你从AS公司出来,来我律所工作。”

    “你说的啊。”

    刘峻奇肯定地点头。

    “鬼才给你打工,不被你气死才怪!”我暗想,闷闷地喝上一口橙汁。

    菜品陆续地上桌,“牛排、螃蟹、龙虾--”满桌摆放,“嘿嘿,果然是大餐。”面对一桌的美食,我口水满嘴,忘却了马姐那张僵硬的绿脸,和刘峻奇开始大开胃口,吃得津津有味,欢声笑语。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