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刘先生

第八章 干活

    我仰躺在柔软的床上,心开始飘动,周洲,周洲,这些年一直撩动我心弦的人。我曾尝试把他忘得一干二净,始终做不到。空虚寂寞时,周洲的脸,会不由自主地飘在我眼前,令我产生幻觉,周洲是喜欢我的,有一天一定会回来找我。

    我默默地闭上眼睛,脑海里周洲的脸,渐渐地模糊,睡着了。

    睡梦中,“嗡嗡--”的机器声把我吵醒了。大周末的,谁在搞装修。不对,除了炒房,这老别墅小区,要装修早就装修完毕,一定不是搞装修。

    我揉着惺忪的睡眼,缓缓地起身,推开窗户,寻找机器的声源。

    原来是刘峻奇作怪,他推着割草机在小花园割草,差不多把草割完,地上留下割下的碎草渣。我一动也不动,静静地俯视刘峻奇干活。只见,他割完草后,把割草机放在一边,拿起地上的卷尺,开始测量小花园的尺寸。“够细致,与他高大的形象成反比。”我边看边给他评价。

    他测量完小花园的尺寸,推开别墅的大门,飘走了。我纳闷十分,“他去哪儿?”

    过了一会,他回来了,手里拿着一把锄头、扫帚、一个簸箕。只见,他把扫帚、簸箕搁在地上,拿起锄头,开始对着我计划种菜的土地,翻起来。他翻得飞快,一会的功夫,就把土翻约有一平方米。我猜大概前天上海下了一场大雨,泥土松软,翻起来应该比较省力气,再加上他牛高马大,这些体力活,对他来说,当然不在话下。可是,他娴熟的动作和翻土的这份心,在我的意料之外。

    九月初,上海的天气还是有些炎热。刘峻奇翻土约有半个钟头,汗流浃背,不时停下手中的活,用手拭去额头上的汗珠。瞬间,他的形象在我心中,高如擎天柱,内心莫名地感动。于是,我转身,到衣柜取出我前几天刚买的新毛巾,叠成正方形,拿在手里,奔下楼到厨房,右手从冰箱拿出一瓶矿泉水,迫不及待地闪出厨房,来到客厅的阳台,准备给刘峻奇送上“福利”。可是,眼前的景象,让我面红耳赤。他不知什么时候脱掉上衣,赤着上半身,身上的肌肉,一点赘肉都没有,结实而健美;汗水在他麦色的皮肤上,肆无忌弹地流淌,直到钻入他的裤子里,看不见。刹那间,我觉得刘俊奇好性感,却又不敢把目光多停留在他的身上。

    我迅速地收回目光,杵在原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丫,心砰砰直跳。

    “陈月莹。”

    “啊?!”我一惊,右手的矿泉水,跌落在我的脚丫边。

    “我渴了,赶紧把矿泉水送过来。”

    我右手拿起脚丫边的矿泉水,瞄准他前面的锄头,用力把矿泉水抛向目标物。但是,矿泉水在空中作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后,不偏不倚砸到刘峻奇的脑袋。“哎哟--”,他惨叫一声,丢下锄头,疾步向我奔来。

    我惊吓后,第一个反应就往屋里的楼上跑,那是禁地,也是安全地。根据我们的口头协议,刘峻奇是不能上我的二楼。我跑到楼梯的正中央,回头检验他是否跟来。“嘿嘿,他上身已穿好衣服,在楼梯上楼处,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刘律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犯了故意伤害罪,想逃跑?”

    “呵呵,我没有逃跑,是想到楼上给你拿毛巾擦汗。”我挤出一丝笑容,一副无辜的样子。

    “你手里不是有一条毛巾吗?”

    “呵呵,一条哪够?”

    “拿来。”

    “什么?”

    “毛巾啊。”

    我低眉顺眼,缓缓地走到他的面前,把毛巾递到他的面前,柔声说:“给。”

    他接过毛巾,把它凑近鼻子闻一闻,问道:“这毛巾是你的吗?”

    “嗯,我新买的,没用过。你放心吧,我清洗并暴晒,太阳光已经为它消过毒。”

    他没有回话,用毛巾拭擦脸上的汗水,自个到冰箱拿出一瓶矿泉水,“咕噜咕噜”饮尽。

    “刘律师,你先歇一会,我去小花园干活。”

    我闪到小花园,拿起锄头,好沉。正要举起它翻土,双手被按住,“你小胳膊细腿的,不适合干这种粗活,去把那边的碎草渣清理,扔到垃圾桶。”

    “喔。”我放下锄头,拿起扫帚,开始把碎草渣扫到一堆,然后扫入簸箕,把它倒入门外的垃圾桶。

    等我把碎草渣清理完毕,见刘峻奇已经把那约10平方米的土翻完,悠闲地躺在阳台的休闲椅上,闭目养神。

    “刘律师。”我轻唤他,他没有应答。我估计他睡着了,于是,蹑手蹑脚走进屋里。

    “陈月莹,在外面我已经听腻别人叫我刘律师,你别在叫了。”

    “啊?”我回头,见他已从躺椅起身,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叫你全名,不好吧?”

    “峻奇和刘哥,你选一个?”

    “我,我--,呵呵,刘哥。”

    “诶,莹莹好!”

    “莹莹,啊呃!”这也显得太亲昵了吧,我有点不适应。

    “莹莹,你去换衣服,我们出去。”

    “去干嘛?”

    “吃饭,我今天消耗了不少能量,必须去吃大餐,才能补回来。”

    我一听要吃大餐,口水满嘴,赶紧跑上楼,换上一条短袖的白色蕾丝连衣裙,搭上一双黑色的平底鞋,在镜子前仔细端详自己,满意十分,才提着包包下楼。

    到了客厅,刘峻奇上下打量我,来了一句评语:“个子本来就不高,还不喜欢穿高跟鞋,形象分不及格。”

    “我又不与某人匹配,没事穿什么高跟鞋,省得脚受罪。”

    “你想多了吧,谁要和你匹配。”刘峻奇不在理我,直径走向大门。

    我那个气啊,立刻“张牙舞爪”,假假的攻击他的后背,却吊不起胆子,对他施暴,怯懦得连他的衣服都不敢触碰。

    刘峻奇突然止步,回眸看见我放肆地“攻击”,依旧是笑非笑,“莹莹同学,你上次的故意伤害罪,我保留追诉权。”

    “呵呵--”,我收起“爪子“,乖乖地跟随他,直到上了车。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