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刘先生

第六章 你到底想怎么样?

    搬家结束后的周六,我退掉公司的宿舍,正式拎包入住林信芳的别墅。这天,我收拾完房间,坐在客厅阳台的休闲椅上,看着不到30平方米的花园,杂草丛生,下定决心,准备按照自己的意愿去装修它,这当然已向林信芳报备。

    我在网上参考了许多装修风格,结合实际及自己的喜好,在脑海绘制装修的蓝图,列了一页纸的采购清单,准备第二天到建材市场瞧一瞧。

    第二天早上,我起了大早,煮了一锅热气腾腾的鸡蛋面,盛了一碗面,放在餐厅的餐桌,才发现面下多,估计自己解决不掉。这时,大门的铃声响了。

    “谁,一大早骚扰人?”我猜可能是小区的保安,有事宣传。于是,我解开腰间的围裙,走出大厅。

    一个月未见的刘峻奇,穿着一身浅蓝色的运动装,搭上一双板鞋,阳光帅气!他站在别墅大门,似笑非笑地望着我。

    “他怎么知道我住在这,不会在我身上按了跟踪器吧。”我低下头,假装不认识他,转身,走向客厅。

    “陈月莹,是不是想让你们公司的人,知道你住别墅?”又是裸的威胁,我恨不得,拿起一块大石头把他砸晕,然后用无敌神功把他丢进黄浦江,让他永远做水晶宫王子。

    “你后果自负,我走了啊。”

    “等等。”我转身,回眸,没好气地问:“刘律师,客户A的款项已经成功收回。我想我们工作上,没什么交集了吧?”

    “我不谈工作,来参观你的别墅。”

    “对不起,不是我的别墅,等我改天中一千万彩票,买别墅在请你参观吧。您请回,不送。”

    “我走了,你后果自负。”这看似不疼不痒的话,却恰恰扼住我的喉咙,他完全抓住我害怕别人说三道四的心理。哎,不愧是做律师的,我投降了。

    我很不情愿地打开大门,放他进来。他大步流星走进室内,见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搁在餐桌上,回头看向跟在他身后的我,“我好饿,还有面吗?”

    “有,但我怕大律师吃不惯我的清汤挂面。”我送完冷言冷语后,坐到餐桌上,津津有味地吃我的面。

    他自顾走进厨房,不一会就端出一碗面出来,坐到我的对面,边吃边问:“你的厨艺跟谁学的?”

    “我妈,从初中开始,她就把她毕生的厨艺传授给我,预防我在外面挨饿。”

    “阿姨非常有远见。”这大概是我从认识他以来,听到最中听的话了。

    我吃掉碗里的面,走进厨房盛面,还未盛满面,餐厅飘来一句话:“我还吃饱呢,留我一点。”

    “猪!没事长那么大个干嘛。”我低声骂道。

    “陈月莹,你是不是很妒忌我发育良好。”

    这人是不是长一对顺风耳,这么低的声音,他都听到。我闷闷地从厨房出来,坐到原来的位置,低头吃面。吃完面后,见他定睛看着我,忙问:“看什么?”

    “锅里的面,你还吃不吃?”

    “我吃饱了,你吃完吧。”

    他乐滋滋地跑进厨房,把剩下的面解决了,顺便还把碗筷和烧菜锅洗,后闪到客厅去。

    我把自己的碗筷洗净,从厨房出来,见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研读我的采购清单,忙着闪到他身边,试图抢回我的采购单,没想他一起身,我又白费功夫了。

    我懊恼,后悔自己昨晚怎么把采购清单放在茶几上呢。于是,我坐到沙发上,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诚恳地说:“刘律师,我们谈谈吧。”

    “好啊,你想谈什么?”

    “刘律师,我觉得我俩不熟,你以后没事不要打扰我的生活。”

    “我觉得我俩很熟啊,刚才还在一起吃面呢。”

    “刘律师,你到底想怎么样?”我生气,大声质问他。

    “你笨啊,看不出来,我想怎么样?还J大高材生呢。”

    他的话刚落,我差点气趴在沙发上,双手捂着脸,假意大声哭,这大概是我最后的招数了。我也从来没使用过,不知有没有效果。

    “好了,好了。我和你开玩笑。我没想怎么样,也没别的坏心眼。看你一个人住这里,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

    我停止了假假的哭声,目光转移到他的脸上,只见他的目光如月光般,淡淡的,柔柔的,如流水细细地流向我的心底,清凉舒服,但我嘴依旧不饶人,“我何德何能,怎么敢请大律师帮忙?”

    “我愿意,你打算怎么装修你的小花园?”

    我一听,来了兴趣,连蹦带跳到小花园,给跟随而来的刘峻奇描绘我的蓝图,“从房子大门,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延伸到客厅阳台的脚下。小路的右侧留约10平方米的空地种菜,可以满足个人日常蔬菜供应;左侧建一所小玻璃房,玻璃房可以放休闲沙发,桌椅等。玻璃房的周围铺满草坪及摆放各类盆景。还有,小花园的周围种月季花,让月季花的腾爬上白色的栅栏。开花时节,黄色、红色和百色的花儿,在栅栏上争芳斗艳,多美!夏天下雨的时候,我一边吃着冰激凌一边欣赏雨景,好浪漫;冬天阳光灿烂,我躺在沙发上,一边看书一边晒太阳,好惬意!”

    刘峻奇静静得聆听我的描绘,眼神如深潭般,令我琢磨不透。过了一会,他才说:“你花园的蓝图很美好,可惜少了一个--”

    “一个什么?”

    “一个与你欣赏美景,躺在沙发上看书的人。”

    “我不需要。”不知为什么,我的脑海浮现周洲冷酷的面孔,顿时,刚才神采飞扬的模样变得黯然伤神。

    “怎么,勾起你的伤心往事?”

    我没有应答刘峻奇的问题,低落地走进客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该死的刘峻奇,跟随我而来,站在我的前面,继续对我语言“暴力”,“你的恋爱史不会是一片空白吧?”

    “是,是,你情场丰富了不起。”我气急了,大声喊道。什么人,故意揭开别人的伤疤,难道他没有暗恋过别人。也是,像他这样的风流人物,也许只有别人暗恋、追求他吧。

    他看着我怒火焚身,却得意十分,缓缓地坐到我身边,柔声说道:“你装修成本有算过吗?”

    “你可以走了吗?”我一点都不想理他,希望他赶紧消失在我的眼前。

    “好,我走了,有什么事可以打我电话。”说完,人飘走了。

    我在沙发木讷了一会,才拎着包出门。

    到了建材市场,我按着采购清单询问材料的价格,愁却上心头,装修的材料好贵,就林信芳那小花园,最便宜材料+人工,装修下来都要3-4万元。可是我的银卡余额不足三千块钱,如果刷信用卡,我至少不吃不喝干半年。我低着头,郁闷地走出市场。

    “哎呀,我又撞上一堵墙了。”我抬头,正准备给人道歉,一见到刘峻奇那张似笑非笑的脸,道歉话的马上咽回肚子。

    “你走路永远不带眼睛?”

    我白了他一眼,直径往前走。

    他跨了几步,横在我的前面,那身躯像一面坚固的墙,彻底把我前方的路给堵住了。

    “刘峻奇,你到底想怎么样?”

    “载你回家,省得你挤地铁。”

    “刘峻奇,我现在声明,以后不要跟着我,免得我报警。”我说着,气呼呼地走向马路,在马路边等待红绿灯,准备到马上的对面坐地铁回别墅小区。突然,一位骑着电动车的男人闯红灯,为了避开汽车,直接向我冲来,眼看就把我撞飞。我惊慌失措,闭上眼睛,不知如何闪躲。

    这时,刘峻奇神一般地闪到我的身边,把我往左侧一拽。我妥妥地躺入他结实的怀抱,安全十分。

    那男人继续往前一冲,“哐”的一声,人车分离。“哎呦。”男人惨叫,估计伤得不轻。

    “你没事吧?”刘峻奇的声音低沉,充满关切。

    “没事。”我挣脱他的怀抱,缕缕额前的乱发。

    刘峻奇大步流星走到那男人面前,试图把他扶起。

    那男人见刘峻奇穿着一身的名牌运动装,“哎呦,哎呦”惨叫,紧紧地抓住他的手,不肯松手。

    刘峻奇用力把他的手甩开,向男人抛去厌恶的眼神,走向我,示意我上停在不远处一家地砖店门口的车。

    “撞人了,肇事者要逃逸了。”那男人大声喊道。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集中到刘峻奇的身上,充满对弱者的同情,对强者的指责。

    刘峻奇止步,回头,用犀利的目光扫描那男人,“大哥,你下次冤枉人前,先看看路口有没有摄像头;还有,你不要命就算,别让无辜的人陪你。你知不知道,刚才你差点闯祸?你回家好好反省一下,别这么玩命;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走了,就没了。”

    那男人愕然了。

    刘峻奇说完,眼睛有点泛红,默默地走向车的方向。

    我默默地跟随,直到上了车,吐了一口气,才说:“刘律师,刚才谢谢你。”

    刘峻奇挤出一丝笑容,摇摇头,把车开走。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