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刘先生

第五章 父母来探望

    我向家里寄出蚕丝睡衣一周后,周五的晚上,接到我们家皇后的来电,告知明天周六要来上海看我。我感动得掉了几滴鳄鱼眼泪,抱着我的布娃娃激动半天。

    第二天上午10点,我们家的皇上和皇后,如约而至。他们是自驾来的,从我家出发到我的宿舍花了近6小时。据我推算,他们一定一路急速前行,要不然也没那么快与我相见。想到这,我有点感动。他们并不像嘴里说的,不管我的死活。

    皇后见到我们的宿舍,不20平方米,住了四人,紧凑得很。她蹙眉,在看我的单人床上堆着大大小小的布娃娃,人睡觉就留那么一丢空间,眼睛瞬间湿润,转头看向我家皇上。

    我第一次见到她如此多愁善感,有点不习惯,赶紧拥抱她,笑嘻嘻地说:“妈,我这挺好的。您就放心吧。”

    “莹莹,我们租了一套三居精装修的房子,离你们公司坐地铁只要20分钟,你搬到那住,就当帮爸妈看房子,我们周末过来住一住。”我们家皇上一鸣惊人,他的话刚落,我立刻放开皇后的怀抱,问道:“房租多少钱一个月?”

    “呃--”皇上噎住了,看向皇后,看来房子不是他租的。

    皇后随口应答:“三千块钱。”

    “精装修的三居室才三千块钱一个月租金,这房东做慈善事业?”离开学校前,我曾经在网上,了解我们公司周边的租房行情,就精装修的单间,租金都要两千块钱一个月,整套没5千块钱拿不下。

    “喔,那房东出国,急于出租房子,我们算捡到便宜了。”

    “妈,算了吧。你们把房子转租吧,我住这挺好。在说,我也想凭我的本事,立足社会。”其实,我是担心,皇后改天突然向我要房租,那我可惨了,三千块钱,我大部分的工资收入。开玩笑,我怎么可能上他们的当。

    于是,俩人开始用三寸不烂之舌攻击我。从小被他们攻击到大,当然有对付他们的方法,就是无论他们说得天花乱坠,都不要开口说话,一个劲地摇头,就对了。

    俩人说得口干舌燥,见我还是坚持己见,终于放弃攻击了。后来,俩人开恩,带我去吃牛排,还带我到商场扫货,给我买了好几件漂亮的衣服。

    第二天一大早,把我当作小朋友,带我去上海迪士尼乐园玩,乐得我笑不拢嘴。

    下午,我送他们走后,回到宿舍,看着床上一堆漂亮的衣服,乐开了花。可是,我乐完之后,开始发愁,宿舍没有像样的衣柜。于是,我的脑子开始天马行空,幻想自己中了500万的彩票,给自己买一套大房子。可是,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就凭我现在的工资,猴年马月才能在上海买到自己的房子。

    我正感叹现实的残酷,林信芳的馅饼砸到我头上了,她来电说,自己马上出国了,上海的房子不想出租,等房价涨到她心里价位,再卖掉,问我是否愿意帮她看房子。

    “我--”这幸福来得太突然,我一时失去决策力。

    “你平时就帮忙我打扫家里的卫生,什么费用都不要你出。”

    “什么费用都不要我出,真的吗?”

    “真的。你现在就可以来看房子,离你们公司坐地铁也就15分钟。”

    这诱惑力太大,我换掉居家衣服,就急匆匆出门。

    我到了林信芳指定的位置,一个成熟的别墅区的门口,周边的配套齐全。

    林信芳笑盈盈地从别墅内出来,把我带到她家里,一个150平方米的小叠加别墅,属于下叠,上叠是另一户人家;她家底层是地下储藏室,一层客厅、厨房、卫浴室,二层是三间卧室,两间卧室朝南,一间朝北,布局非常合理。

    我们参观完三间卧室,林信芳指着一间朝南的次卧对我说:“月莹,你就住这间。”我想也只能住这间收拾得很干净的房间。因为主卧是林信芳住的,另一间朝北的卧室,被她改成衣帽间,衣服、鞋子、包包等琳琅满目。

    林信芳说完,拿出钥匙、水电卡、管道煤气卡和物业费收据交于我,然后说有事处理,让我回去过一周后在搬家。

    我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差点感激涕零。想想大学四年,考试前,我毫无怨言地熬夜陪同林信芳临时抱佛脚,让经常翘课的她大学的功课,门门过关。现在,我提前得到享受住别墅的机会,又一次感谢老天爷有眼,给我这么丰厚的“回报”。

    一周后,林信芳出国了,她主卧、衣帽间的东西,都打包放到柜子里,门也上锁。我心里暗喜,可以省点力气打扫卫生。于是,我每天下班后,开始着手蚂蚁搬家,东西慢慢往别墅搬。通过三天的努力,我搬家任务终于完成。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