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刘先生

第三章 初遇

    工作一个多月,我拿到了人生的第一份薪水,周六的早上,我特地跑到市区商场给我们家皇上和皇后买了一套夏款的蚕丝睡衣,用EMS寄回家,花了我近千元。但我心里还是喜滋滋的,毕竟我很爱他们,不想让他们生气,伤身。

    我走出邮政局,手里拿着快递单,想象着我们家皇上和皇后,穿着我买的睡衣,互相拥抱,喜极泣下,闪着泪花,异口同声说:“我们的莹莹,长大了!”我的心就开始跳舞,身体像有魔力附体,飘起来了。

    哎呀,我好像撞上一堵墙,手中的快递单,也从手中飞出去。我回过神,一位高大健硕的男人,穿着蓝色的牛仔裤和白T恤,帅气不失一种随意散发的优雅。他站在我的不远处,手中拿着我的快递单,低着头在细细研读。

    “陈月莹?”他研读完毕,抬头问我。

    “嗯。”我触及到他冷峻的目光,在上下扫描我。他把我当作什么?我又不是犯人,只是不小心,撞了他一下,至于用那个眼神,审视我吗?

    “对不起,先生,我不小心撞了您。呃,请您把我的快递单还我。”我说着,走进他,试图从他手中拿走我的快递单。

    可他手微微往上举,我就彻底没戏了。

    “这人不会是打篮球的吧,长那么高,有187CM吧。我165CM的个子,在他面前,有点鸭梨山大的感觉。

    “一张快递单,又不是上千万的支票,看把你乐上天,哼哼!”

    他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似乎在嘲笑我的幼稚,真是白天不懂夜的黑。

    “关你什么事?把快递单还给我!”我提高了声音,希望他知道我是个有脾气的人,知趣地把快递单还给我。

    果然有效,他的目光变得柔和,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还你快递单可以,但你得陪我吃一顿饭。”

    “什么?当我陪吃的。”我心里虽然气得想爆粗口,但不漏声色,咬紧牙关,挤出一丝可爱的笑容,轻声说:“好!”

    他眉间开笑,把快递单递给我,指引我随他的方向走。我假意跟随他几步,趁他不注意,拔腿就跑,始终没有勇气回头看,生怕他突然追上来,把我当小鸡,拎在半空,然后往地上用力摔打。那残忍的画面,我想想就丧胆亡魂。

    我一口气跑到地铁站口,才停下脚步,终于鼓起勇气,回头看看,他是否追来。还好,我成功地把他甩掉。我平复一下心悸,买了地铁车票,直接回公司的宿舍。

    我到了宿舍的大门,宿管员大妈,笑嘻嘻地问:“你是陈月莹吗?”

    我疑惑地点头,脑子快速分析我有什么事情与她有千丝万缕。

    还没等我想明白,大妈从她工作室拿出一袋东西,说有位帅哥送给我的。

    “帅哥?,我的脑海立现男人那张完美的脸庞,急忙问:“他人呢?”

    “走了!”

    走了,走了好。我打开袋子一看,一堆蛋糕类的甜品,我爱吃的坚果,一袋都没有。于是,我大方地把三分之一的零食分给大妈。大妈,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连声说谢谢!

    我回到宿舍,又把三分之一的零食分给舍友,剩下的明天分给办公室的人。

    第二天,我把零食分给她们,林佳佳直呼我刚发工资好大方,这个牌子的零食好贵的。

    我笑呵呵,顺便借花献佛,表示刚参加工作,受大家的关照,本人出点血,应该的,应该的。

    “Sally,你本月的应付账款明细表做好了没有?”马姐丝毫没有因吃我的东西而嘴软,冷冷地向我发问。

    “我做好了,已经发到您的邮箱。”

    “怎么没和我说一声?”

    这分明找茬吗?她每天来上班坐稳屁股后,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邮箱,查收邮件,怎么可能没收到我的邮件嘛。

    我看着她的脸越来越僵硬,连忙说:“Bess,我改。”也许从小,受家里皇后的“孽待”,我学会了求全。

    “改什么?你发给我的报表数据有误?”她明明知道我要表达的意思是,以后发邮件后,第一时间告诉您。

    办公室的其他人员,都知道她找我的茬,敢怒不敢言。

    这时,有人敲门,是我们的财务经理张先生,Gore。他见我低着头,看自己的脚丫,一副委屈求全的模样;在看马姐怒火未熄,笑道:“Bess,Sally和Eden换岗的事,你和她们说了吗?”

    “换岗?”我惊讶极了,林佳佳也是如此,但她更多的是失望。我心想,她是为不能见到刘律师而难过。

    这下,办公室的人员,基本明白为何马姐找我的茬。我暗想:“即使换岗,我也一样是小财务,又不会抢走你的财务主管职位。在说,我要抢,也没那个本事。”

    “Gore,我正要说呢,您就来了。”马姐扬起灿烂的笑容,毕恭毕敬。

    “变色龙!”我心里给她取了绰号。

    “好,那你赶紧叫她们交接工作。”

    “好!”马姐用柔和的目光,目送张经理的离开。

    等确定张经理已远去,立马发出一贯冷漠的命令声:“Sally、Eden,你们赶紧交接工作!”

    “知道了!”林佳佳闷闷地应答。

    我们按照工作清单,交接工作后,林佳佳迟迟才把一本文件夹递给我,里面夹着我们公司开给客户A的一摞及送货单复印件、汇总明细表。我从林佳佳不舍的眼神,猜这些资料是要交给刘律师的。果然我猜得没错,她刚给我不久,张经理打电话吩咐我带着那一叠资料到CEO办公室。我们办公室在二楼,CEO办公室在三楼,也是总部办公室人员办公的地方。

    可是,上周我听林佳佳八卦提起,CEO本周到外地出差,可以放松一下。我知道,CEO在上海办公,财务人员都要忙碌一些,因为他经常比较急着要这个经营数据,那个经营数据。他一声令下,财务人员就得加班加点。所以,我们有时候心底暗骂,他变态,性情飘忽不定,要资料从来没有固定的时间、格式。

    我迟疑了一会,才拿起文件夹,甩下背后一拨羡慕、妒忌、同情的目光,走出财务室。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