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刘先生

第二章 大学毕业,工作了

    大学很快毕业了,我放弃保研,被一家上海AS公司录用,做财务会计,待遇算不错。我自己核算一下,工资税后近5千元,属于应届毕业生的中上水平;宿舍的两位美女,回自己的家乡做贡献,据说都已经落实了工作单位,但收入低是硬伤,所以她们比较羡慕和佩服我的勇气,一个人在大上海打拼。

    我们家皇后对于我不继续读研,雷霆大怒,后和皇上强烈要求我回县里工作,被我一口拒绝,他们发誓在也不管我的死活。不管我的死活,无非就是断了我的经济来源。所以,今后我的一切开支得靠自己,而且必须精打细算。

    我离开学校,摸摸自己的口袋,特别掏出钞票算一数,600元,好可怜。幸好,我们公司在上海浦东郊区,有给员工安排住宿。我住进了公司的宿舍,解决了住的问题。吃嘛,我是这么计划的,早餐和周末正餐,发挥老祖宗省吃俭用的美德,控管在500元以内,直到发薪水;平日的正餐在公司食堂解决。

    AS公司是美国一家母婴用品制造商在中国设立的公司,它设置公司总部,旗下有上海、广州、杭州、厦门子公司。我被分配到上海的子公司的财务部,进公司后,培训一周的企业文化,就开始正式上岗。上岗第一天,办公室的老人季姐,向我简明地介绍我的工作内容和流程,借口自己很忙,甩手让我自己上阵。我负责的是应付账款会计,主要核对SAP系统采购的进货单及的准确性、制作相关记账凭证、应付账款账龄分析等。我大四的时候,在会计实务所实习过,加上专业水平过硬,所以工作上,很快上手,工作效率也飞速提高,平日里加班的次数慢慢减少。

    上班两周后,我摸清了我们办公室清一色的娘子军团队成员的职位和性格。40岁的财务主管马姐,英文名Bess,严谨苛刻、沉默寡言;35岁的总账会计季姐,英文名Mary,爱唠叨;23岁的应收账款会计林佳佳,英文名Eden,活泼可爱,喜欢宣传公司的八卦;22岁的出纳何桂香,英文名Alva,娇滴滴的,说话柔声细语。在公司,同事间沟通交流,都叫英文名,我根据需求取了英文名:Sally。

    我们办公室的人员分两派:独立派和团体派。独立派的成员马姐,团体派的成员就是除马姐外,财务的其他人员。我们团体派的成员经常一起到食堂吃饭,马姐孤零零的。有时候,我看见她孤单寂寞,很想叫她和我们一起吃饭,但看着她高高在上的架势,话到嘴巴,又语塞。

    有一次,我们团体派成员一起吃饭,不知怎么聊,就聊到会计证书问题。据说季姐去年,竞聘新成立公司的财务主管,被最后一轮刷下来。原因,她没有会计专业过硬的证书。

    “会计专业过硬的证书,我有啊。可要竞聘公司的财务主管,至少要本科三年以上的工作经验。”我想到这,闷头吃饭。

    “Sally,你在学校有考CPA吗?”林佳佳放下筷子问我。

    “啊?”我一时没问答她的问题,入公司前,是我们财务经理面试我的,难道我有CPA证书,他没有隆重地向同事们介绍,并鼓励他们向我看齐吗?呵呵,我想多了。有CPA证书,也没什么了不起,说不准公司财务人员,有好几个人有呢。

    “我不跟你们聊,刘律师要来了。”林佳佳像一只小兔子奔走了。随后,何桂香也急匆匆地溜走了。瞬间,我刷新对她的认识,平时娇滴滴的她,为了刘律师,竟然“豪迈”起来。

    饭桌上,只剩下我和季姐。

    季姐冷冷地看我一眼,“你怎么不走?”

    “我干么要走?”

    “刘律师来了啊。”

    “啊?”我本来要说,刘律师是何许人,他来我就得撤,连饭都不吃了。但鉴于我是新人,对待老人,不能太狂妄。

    “刘律师是我们公司的法律顾问,人长得很帅,把我们公司的小姑娘,迷得整天犯花痴。最近,我们公司把一家欠款两年未还的客户A,告上法庭,他是来收集资料。”

    “喔。”我继续埋头吃饭,脑海突然想起周洲,他大学毕业以后,去了广州工作,我们就彻底失去了联系。可是,我即使没有和他联系,心底还给他留一块位置。本来,毕业前,有一家广州的公司,打电话让我去面试,但我实在没有勇气,去面对将来可能遇见周洲,牵着一个女人的手,缓缓向我走来的场面。所以,我做了缩头乌龟,留在上海。

    “Sally,你想什么,那么入神?”

    “没有。”

    “你有男朋友吗?”

    “没有。”

    “我告诉你啊,找男朋友要找有房子的。房子对一个女人太重要了,尤其是在大上海。我现在都好后悔,怎么就和那死家伙裸婚。要是现在没孩子,我非和他离婚不可。”

    季姐的情况,我听林佳佳提过。五岁男孩的妈,一个和她收入相当的老公。两人都是外地人,工作至今,一直租房。

    我听季姐的阐述,觉得她是一个实诚人,一般家丑不可外扬,她却不厌其烦地提醒我们这些未婚小姑娘,千万不要步入她的后尘,难得她有心。

    “你怎么还不走,在晚点,刘律师可要走了。”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季姐向我投来异样的目光,好像要重新审视我一般。

    但从这以后,我和季姐走得很近,工作上,有问题,她放下了防备,很乐意教我。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