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刘先生

第一章 成长背景

    我叫陈月莹,出生在Z省H市的一个县城,是家里的独生女。别人都以为,我在家里地位是一枚幸福的小公主,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错,大错特错!在我们家里,我是卑微的奴婢,甚至我有时候觉得,自己连女婢都不如。从我上小学二年起,做完作业、上兴趣班后,就要洗自己的衣服、袜子。这没什么,自己的事自己做嘛,从幼儿园起,老师就这么教育我们的啊。

    可是,我洗完自己的衣服、袜子后,还要拖地。我们家120平方米的地板,拖完以后,人累得像一只狗,趴在沙发上不想动,只想好好地欣赏我的动画片。这时,我们家的皇后,也是我的母亲李晓欢同志跳出来,“莹莹,来,把空心菜给我洗好!”她指着厨房里的菜篮,命令我,一点都不委婉,你们可以想象,偶有多委屈!洗完菜,她有的是活让我干,“莹莹,帮我把这衣服叠一叠。莹莹,帮我把阳台的花松松土。--”

    我的几个好朋友,听完我的遭遇后,都在笑话我编故事。父亲是县文化局的局长,母亲是县中学的教导,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还省那阿姨费。“嘿嘿,他们不是省阿姨费,而是在赚阿姨费,好吗。”后来,我的好朋友们,看见我那布满老茧的双手,终于同情我的遭遇,纷纷给我献上各种对策。那些对策看起来完美无缺,可是没用,我不干那些活,就没法领到每月少之甚少的“零花钱”。

    不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斗争。我从小学二年级开始,就拼命地读书,争取考上省城重点中学,彻底摆脱我们家皇后的控制。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小学毕业后,我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省重点中学。疼爱我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特意拎着大包小包的草鸡蛋、各类营养品到我们家祝贺,乐呵呵的,直夸我有出息。他们还没高兴几分钟,我们家皇后来了一句话:“她还小,“三观”容易不正,初中还是在县里读,高中在考虑上省城读吧。”两对老人的心被伤得只能摇头叹气,纷纷给我拥抱,算是安慰吧。

    我的心本来飘到天上,正与白云跳舞,听到这个判决,立马被乌云团团围住,瞬间落成雨。

    我伤心欲绝之后,开始实施最烂的对策,求我们家的皇上陈悠然先生,“爸,我求您了,帮我劝劝我妈。”尽管我已经把他的手臂晃得像风中的风铃,声音“嗲”得可以把林志玲拍在沙滩上,但我们家皇上始终无动于衷,悠然地看他的报纸,不耐烦地重复那句话:“莹莹,后宫的事,由你妈掌管,我不便于插手。”

    “哎!”我收起卑微的自尊心,迈着沉重的步伐,回自己的卧室,叹气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继续努力!”

    老天爷开眼,我的努力又得到了回报。初中毕业,我又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省城重点中学。这下,我们家皇后开恩,让我飞出久困的笼子,到省城读高中。

    也许是从小到大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我在省城高中,依然努力学习,在高手如云的高中,成绩依旧保持在年级前10名。老师们开始把我视为“清华、北大”的苗子,重点培养。

    老天爷开眼,我的努力又得到了回报。高中毕业,我的高考成绩超出北大的最低分数线10分。用老师们的话,我上北大是妥妥的。可是,我让他们失望了,我报考上海的一所大学,J大。它虽然也是国内赫赫有名的大学,但北大往那一站,它只好退后站。

    我们家皇后送我上大学,已经漫步在J大绿树成荫的校道上,还不死心地问我,“莹莹,你告诉妈,为什么放弃北大?”

    “妈,我听说北京的天气太干燥,南方人适应不了;上海天气四季分明,听说比较养人。”

    “好吧,莹莹,虽然上了大学,但功课还是不能松。”

    “嗯。”我用力点点头,在J大门口送皇后上车,直到看不见出租车的屁股,我才折回校园。

    回到宿舍,我很得意。终于让我们家皇后“失意”--无法猜测我的少女心结。这怨她,从小“孽待”我,所以我从来不向她透露我学习以外的半点心事。

    我的少女心结就是周洲,是我高中高一届的学长。他身高176,长相一般,成绩优秀,才华横溢,写得一手好毛笔字,画得一幅好画。他什么地方吸引我,不知道,就是觉得他与众不同。第一次见到他,是高一下学期,高三的学长学姐,鉴于他们马上毕业,组织了一场同乡会聚餐。

    饭桌上,男老乡对我热情万分,周洲对我冷若冰霜,搞得我和他好像有千年之恨。但我很“贱”,好这口。男生对我热情万分,我视而不见;男生对我冷漠黑面,我觉得很特别。我就在特别的指引下,开始去了解周洲。后来,我了解到,周洲家在我们县一个镇的小乡村,排行老二,上有大两岁的哥哥,下有小两岁的妹妹。放寒暑假,我总借口行李箱太重,叫周洲帮忙,搬到汽车站,顺便一起回家。

    周洲每次都毫不留情地拒绝我,直到他高三上学期,他似乎被我的真诚感动,圆满了我的心愿。“嘿嘿,那次一起回家以后,我的暗恋种子生根发芽。”

    上大学,安顿后,我用我们宿舍的电话,打给周洲,告诉他,我成他的学妹。他冷冷地“喔”的一声,在无其他言语。

    我没有被他的冷漠打败,相反,脸皮变得比树皮还厚。周末,我经常把周洲堵在他们国贸系的宿舍门口。他总借口,自己要兼职打工,逃离我。有一次,我又去找他,他终于忍无可忍,毫不客气地送我冷语:“你们会计系是不是很闲?还是你根本就不考虑你的未来?喔,我忘了,你是县文化局局长的千金小姐,毕业后,家里人早就安排好工作,进我们县财政局是吧,未来的财政局局长。”

    “千金小姐?多么大的讽刺啊。”在我们家里,我明明就是奴婢。我捂着脸,流着委屈的眼泪,一口气跑回宿舍。

    从那以后,我在也不去找周洲,偶尔在学校食堂碰面,也躲得远远的,免得又被他侮辱,自己伤心伤肺。我开始规划自己的未来,花三年时间,把CPA证书拿下。

    大四下学期,我拿到CPA证书,宿舍的两位美女,睁着羡慕的眼神,但另一位美女林信芳,不以为然,她只是瞄了我CPA证书一眼,冷冷地说:“证书只能说明你在这个行业领域对知识结构的掌握程度,并不代表你在这个行业领域的工作能力。”

    两位美女憋憋嘴,不理她。

    我只是笑笑,没有否认她的说法。也许她说得很对,要不然,我们去找工作,用人单位都特别注重个人的工作经验。

    林信芳长得明艳动人,魅力四射。据说,她是煤二代,在上海有一套家里买的别墅,但我们宿舍的美女都没有去过。毕业后,她要到英国留学,手续都已经办齐,就等着漂洋过海。

    在学校,她一向独来独往,经常翘课。但人每到期末考试,总要巴结我,给她划考试重点。所以,在我们班女生里,我和她的关系算可以。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