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夫君

第396章 民政局见

    看着慢慢转过来的薛雅柔,楚天豪呆若木鸡,脸色苍白,身体轻微的发抖。一瞬间后背冷汗也掉了下来,心中暗道一声:“完了,今天彻底完蛋了”

    薛雅柔的表情冷若冰霜,朝着房间里边看了一眼。随后轻轻的关上了门,下一秒,啪的一声,楚天豪脸上挨了一记耳光。

    “媳妇。楚天豪”

    啪

    又挨了一记,让楚天豪的声音戛然而止。

    “明天上午九点,楚天豪在民政局门口等你。”薛雅柔冷冰冰的说道,随后转身就走。

    楚天豪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发涨,也不知道是羞愧,还是刚才被薛雅柔打的,看着她转身离去的背影,楚天豪马上追了上去,在一楼大厅追上了她。

    “媳妇,我不离婚。”楚天豪一下子抓住了薛雅柔的手,说:“你听我解释。”

    “松手”薛雅柔转身瞪着楚天豪,一脸冰霜的说道。

    她的冷,让楚天豪的心一阵受伤,不过最终楚天豪仍然没有松手。

    “松手,我感觉脏。”薛雅柔说。

    听到她的话,楚天豪瞬间心里一阵疼痛,十分想松手,保留自己最后的一点尊严,但是仍然没有松:“我不离婚”楚天豪说。

    “那我会去法院起诉。”薛雅柔冷冷的说道。

    “媳妇,你能听楚天豪解释吗”楚天豪说。

    “解释什么你想解释什么我来的时候,你正在床上你这个畜生”薛雅柔说着说着越来越生气,啪的一声,用左手又给楚天豪一个耳光。

    楚天豪没有躲闪,就站在那里让她打。

    “医生说要原景重现,所以楚天豪才”楚天豪趁机解释道。

    “呵呵”薛雅柔呵呵一笑,说:“原景重现为了给我妈治病你都献身了,是不是我还要感谢你”她眼睛里露出嘲讽的目光。

    “我不是那个意思。”楚天豪说。

    “那你什么意思,松手”薛雅柔突然用力一甩,将楚天豪的手甩掉,随后急步朝着别墅大门走去:“明天上午九点,民政局等你,不来的话,楚天豪会马上去法院起诉离婚。”

    “我不离婚”楚天豪喊道,同时飞跑到别墅门前,挡住了薛雅柔的去路。

    “让开我不想再看到你。”薛雅柔说。

    “不让”楚天豪抿着嘴,盯着薛雅柔说道。

    “好,你想解释什么,解释吧”薛雅柔冷冰冰的说道。

    楚天豪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薛雅柔也根本听不进去,于是眉头紧锁的说道:“媳妇,我”

    “不要喊我媳妇,听着恶心。”薛雅柔说。

    “我错了,你原谅我吧。”楚天豪说。

    “原谅你”薛雅柔瞪了楚天豪一眼,反问道。

    “嗯,咱妈”

    “是我妈”薛雅柔再次打断了楚天豪的话。

    “你妈已经好了。”楚天豪说。

    “什么意思要我感谢你吗要不要我送你一块匾。”薛雅柔双眼瞪着楚天豪大声嚷道。

    “你别这样,小声把咱你妈吵醒。”楚天豪说。

    “你跟我出来”薛雅柔抬头看了一眼楼上,最后压低了声音对楚天豪说道。

    “哦”楚天豪应了一声,随后跟着她离开了别墅。

    楚天豪打心眼里不想离婚,差不多二年了,楚天豪和薛雅柔也算是打打闹闹风风雨雨的走过了两年的时间,从互不了解,到现在的知根知底,楚天豪还期望着以后的相濡以沫,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今天就栽了大跟斗。

    刚刚跟薛雅柔结婚那会,楚天豪还是一个穷d丝的心态,y淫着把薛雅柔和陈曦一块搞上,把薛雅柔和冷雪岑一块搞上订床,甚至于还y淫着把薛雅柔和吴桂芳两人一块搞上,但是现在真心没有那个想法了,唯一一点想法就是,可以同时拥有薛雅柔和苏晴两个绝色美女。

    至于冷雪岑,如果那天在假日大酒店里,和她做了的话,现在可能会是一个麻烦,根本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关系,但是还好,阴错阳差的没有做成,现在冷雪岑基本上已经回归到了官二代和富二代的圈子,那种圈子才适合他的身体,自己说到底骨子里还是一个屌丝。

    假小子,她去了西藏,楚天豪和她的缘分也就此斩断了,其实那本来就是一个酒后的错误,根本不知道她是个处女,也万万没有想到一次就怀孕了。

    至于吴桂芳嘛,以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她不会提,楚天豪更不会提,就让美好的记忆随风而去吧。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横插出一个赵康德,竟然让吴桂芳得了自闭症,更令人想不到,天都第一人民医院的那名心理学专家竟然给出了原景重现的办法。

    最令楚天豪想不到的是,本来只是跟薛雅柔打声招呼,吴桂芳没回家,让她不要担心,可是没有想到,她竟然跟来了,并且还看到了刚才楚天豪和吴桂芳的一切。

    造化弄人

    楚天豪现在心里只有这四个字。

    跟着薛雅柔出来之后,她转身瞪着楚天豪,此时脸上不但冷若冰霜,目光里还带着愤怒,用手戳的着楚天豪胸口说:“要我感谢你吗啊是不是要我感谢你”

    “不是”楚天豪低着头回答道。

    “离婚,没得商量”薛雅柔冷冰冰的说。

    “我不离”楚天豪说。

    “不离难道你还想要我们母女两人,一个人135,另一个人246,或者每天晚上左拥右抱”薛雅柔瞪着楚天豪吼道。

    楚天豪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一瞬间瞪大了眼睛,说:“我根本没有想过你说的这些事情,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终于抓到了薛雅柔的漏洞,楚天豪瞬间展开了攻击。

    薛雅柔可能确实气疯了,才会胡言乱语,这时她已经意识到了刚才的失态,于是马上冷着脸说道:“离婚,明天上午九点在民政局门口等你。”说着,她准备离开,不过被楚天豪抓住了胳膊。

    “给我一次机会。”楚天豪可怜兮兮的说道。

    “不可能。”薛雅柔说。

    “求你了。”楚天豪说。

    可惜薛雅柔根本不听,直接甩手离开了。

    看着她的背影,楚天豪心里一阵郁闷,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明天肯定不会去民政局,但是想让薛雅柔消火或者不再追究这件事情,怕是没有那么容易,这是一道心里的关卡,也许一辈子不会原谅自己,也许有机会化解这道关卡。

    薛雅柔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楚天豪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随后掏出一支烟,慢慢的抽了起来。

    当天晚上,楚天豪没有再去碰吴桂芳,而是坐在床边守护了吴桂芳一夜,她做了三次恶梦,每一次好像要醒来的时候,又渐渐的睡了过去,把楚天豪紧张的不行。

    第二天早晨,楚天豪顶着两个熊猫眼,吴桂芳一脸困惑的询问道:“天豪,你没睡觉啊”

    “失眠了。”楚天豪揉搓了一下眼睛问:“你还记得以前的事情吗”

    “记得。”吴桂芳红着脸回答道。

    吴桂芳的脸突然红了起来,这让楚天豪有点莫名其妙:“你记得什么事”楚天豪问。

    “我和你的事情,还有去海南三亚的事情。”吴桂芳不但脸红了,还露出一丝羞涩。

    “我擦,看来没有失意啊。”楚天豪心里暗道一声,继续问道:“后来的事情还记得吗”

    “记得。”吴桂芳点了点头,把从海南三亚回来之后的事情大体说了一遍,一直说到她被赵康德绑架之前,然后就卡壳了:“后来楚天豪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再后来醒来的时候,你正在对楚天豪干坏事。”吴桂芳说。

    听完吴桂芳的叙述之后,楚天豪眉头微皱,不过随后马上舒展了开来,她把赵康德绑架她的事情给忘得一干二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至少这样她不会感觉到痛苦。

    早晨楚天豪们在悠然山庄吃了一顿纯绿色早晨,然后便离开了,路上的时候,接到了薛雅柔的电话,因为吴桂芳在车上,所以楚天豪没有接,直接给挂掉了,然后在微信上回了四个字:”我不离婚”便把手机给关机了。

    十点二十才回到天都市区,楚天豪没有直接把吴桂芳送回金沙湾别墅,而是去了天都第一人民医院做了全身详细的检查,最后医生给出了诊断,选择性失意,就是有一段记意吴桂芳内心深处十分的抗拒,最后导致这段记意丧失,其实是人体自身的一种保护,并没有什么潜在的危险。

    看到这个结论,楚天豪放下心来,中午跟吴桂芳一块吃饭的时候,她一直追问:“天豪,我是不是病了好久”

    “没”楚天豪笑着回答道。

    “那你为什么给楚天豪做这么多检查,还不把最后的结果给楚天豪看。”吴桂芳毕竟是大学教授,很多事情瞒不了她。

    “你真没病,身体好好的。”楚天豪是不会把结论给她看到的,选择性失意,万一知道以后她再拼命回想怎么办

    下午,楚天豪把手机重新开机,滴滴,收到了薛雅柔的几条微信,大体意思只有一个:“必须离婚,就算自己不同意,她也会去法院起诉离婚。”

    楚天豪想了一下,拨通了她的电话:“喂,媳妇”

    “我妈怎么样了”她问。

    “一切都好,没事了。”楚天豪说:“你下午回来一趟呗。”

    “三点到家。”薛雅柔说了四个字,随之便挂断了电话,看起来应该是很忙,搞不好旁边有人,不然的话,她绝对不会让自己叫她媳妇。

    二点钟,楚天豪和吴桂芳便回到了金沙湾别墅,两人虽然昨天晚上又做了一次,但是一回到金沙湾别墅,吴桂芳便小心翼翼了很多,感觉十分的压抑,她说累了,便上楼休息了,跟在悠然山庄对自己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

    楚天豪看着吴桂芳的身影,最终叹息了一声,她还不知道薛雅柔已经发现了楚天豪和她之间的关系。

    稍倾,楚天豪看着电视睡了过去,昨晚守了吴桂芳一夜,太累了。

    感觉没过多久,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天豪,天豪,起来了。”

    楚天豪模模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薛雅柔正一脸冰冷的盯着自己:“媳妇,你回来了。”楚天豪说。

    “不要叫我媳妇。”薛雅柔再次对楚天豪警告道。

    楚天豪尴尬的笑了笑,然后用手指了楼上说:“咱妈”

    “我妈”

    “好,你妈,我带你妈去做了全面的检查,一切正常,只是有选择性失意。”楚天豪说。

    “选择意失意我妈忘掉了什么”薛雅柔一听,表情紧张了起来。

    “你别紧张,她忘掉了赵康德绑架她的一切,医生这对她非常有好处,所以我提醒你,不要在她面前说有关绑架的事情,明白吗”楚天豪对薛雅柔嘱咐道。

    “哼,这不用你提醒,把诊断书给我。”薛雅柔冰冷冷的说道。

    楚天豪自知理亏,把医院的诊断书递了过去,薛雅柔看完之后,抬头看了楚天豪一眼,说:“天豪,发生了那种事情,你认为我们两人还可能在一起吗”

    本章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