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夫君

第394章 没有效果

    楚天豪打开了赵康德浑身是血跪在地上忏悔的视频,将手机放在吴桂芳的面前,同时双眼紧盯着她的脸,观察着她表情的变化。

    刚开始。吴桂芳并没有看手机屏幕,她的眼神十分的空洞,但是当赵康德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楚天豪发现吴桂芳的表情出现了一丝变化。眼神不再空洞,眼皮眨了一下,目光好像盯在了眼前的手机视频上。

    下一秒,吴桂芳突然尖叫了起来。

    啊啊

    同时一把将面前的手机给打掉在地上。身体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双手在空中胡乱挥舞着,嘴里大声尖叫着,朝着房间门口冲去。

    啊啊啊

    当楚天豪反应过来的时候,吴桂芳已经快要冲出房间,于是楚天豪一个箭步冲到了她的身后,双手死死的抱住了她的腰,真叫她跑出去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啊啊啊

    吴桂芳大声尖叫着,力气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大了好多,楚天豪差一点没有拉住她,不过最终她还是被楚天豪双手抱着腰慢慢的拉了回来。

    “芳芳,你别怕,伤害你的那个畜生已经死了,不要怕,他已经死了,不会再伤害你了,临死之前,他对你做了忏悔,你看看,不要怕。”楚天豪大声对她喊叫着,有点语无伦次。

    啊啊

    吴桂芳根本不听,她继续尖叫着,双手在空胡乱挥舞着,没有办法,楚天豪拼尽全力将她给抱到了床上,然后用身体压住她拼命挣扎的身体,双手紧握着她的手腕,将其压在了床上。

    “芳芳,你听我说,伤害你的那个畜生已经死了,他受到了惩罚,他临死之前对你做出了忏悔,你不要怕,也不要再伤心了,快点从悲伤之中走出来吧。”楚天豪对身下的吴桂芳大声喊叫道,喊到最后几乎是歇斯底里。

    楚天豪的吼叫声终于盖过了吴桂芳的尖叫声,下一秒,她的尖叫声突然戛然而止,目光呆呆的盯着楚天豪。

    楚天豪以为她被自己一嗓子给吼好了,于是急忙开口说道:“你不要怕,我现在去拿视频,好吗”

    吴桂芳仍然没有反应,也不叫了,只那么呆呆的盯着我。

    “别怕,我去拿视频。”楚天豪再次说道,随后慢慢的松开了她的双手。

    啊啊

    可是当楚天豪松手之后,吴桂芳的尖叫声瞬间响了起来,脸上再次出现疯狂的表情,同时抬头一口咬在楚天豪的胳膊上,然后就不松口,那是真咬啊,痛得楚天豪欧的一声,差一点没痛晕过去。

    鲜血眼看着从楚天豪的手臂上流了出来,此时的吴桂芳不再尖叫,想尖叫也尖叫不了了,不过嗓子深处传出一种野兽般的低吼声。

    吼吼

    楚天豪试着将手臂朝外拽了一下,吴桂芳伸长了脖子,愣是不松口,楚天豪怕用力过猛,将自己手臂连皮带肉给撕咬下一块,于是不敢硬拽了,一瞬间已经痛得自己全身冒汗了,再加上刘静嗓子里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很像是狂犬病患者。

    “芳芳,我是天豪,你别怕,松口好不好”楚天豪温柔的对她说道。

    吼吼

    回应楚天豪的是更加用力的撕咬,还有嗓子里两声低吼。

    哎呀

    痛得楚天豪不由自主的惨叫一声。

    “芳芳,我是天豪,我是天豪啊,你看看我。”

    随后楚天豪不停的让吴桂芳看自己,并且告诉她自己是楚天豪,让她别怕,可惜毛用没有,吴桂芳仍然咬着楚天豪的手臂不松口,楚天豪感觉整条手臂都痛麻木了。

    看着吴桂芳的样子,楚天豪除了心痛还是心痛,竟然有一点束手无策的感觉。

    “怎么办”楚天豪在心里对自己问道,好像毫无办法,此时的吴桂芳根本听不进去楚天豪说的任何话,仿佛真变成了一只野兽,死死的咬住了她认为想要伤害她的人。

    左思右想,毫无办法,内心生出一丝无助感。

    “到底该怎么办”

    楚天豪朝着掉在床下的手机看去,上面的视频已经停止播放,画面是赵康德浑身是血的跪在地上。

    “先破后立”突然楚天豪脑海之中出现了这么一个词。

    现在的吴桂芳是把她自己的心给封锁了起来,不愿意出来,或许让她经受不停的刺激,也许刺激过头之后,反而会打破那层心里的屏障。

    束手无策的楚天豪,准备试试看。

    下一秒,楚天豪慢慢的挪动身体,每轻轻所挪动一下,手臂上的撕扯的肉就会发出一阵钻心刺骨般的疼痛。

    啊啊啊

    每痛一下,楚天豪惨叫一声,最终经过十几声的惨叫,终于挪到了床边,随后楚天豪弯下腰将地上的手机捡了起来。

    “芳芳,伤害你的那个混蛋已经死了,这是他临死前向你忏悔的视频,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你要从悲伤之中走出来,走出来,听到了吗”楚天豪对吴桂芳大声的嚷道。

    楚天豪重新打开赵康德临死之前跪在地上的向吴桂芳忏悔的视频,将其放在她的面前。

    当赵康德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吴桂芳再一次进入了疯狂状态,嗓子里发出野兽的声音。

    吼吼

    并且撕咬自己的力量越来越大,楚天豪担心会不会把手臂的骨头都给咬断。

    吴桂芳双手挥舞着想要打掉放在她眼前的手机,这一次楚天豪有了准备,灵巧的躲过了她的攻击,始终让视频出现在她的眼前。

    “芳芳,你看啊,这个伤害你的人现在跪在地上向你忏悔,他不会再伤害你了,他已经死了,你快点从悲伤之中走出来吧,走出来啊”楚天豪大声的吼道。

    可惜吴桂芳没有什么反应,只是一个劲的想打掉眼前的手机。

    稍倾,吴桂芳可能没有打掉眼前的手机,有点发狂了,松开了撕咬楚天豪手臂的口,吼叫了一声,朝着楚天豪扑了过来,楚天豪根本没有防备,直接被她给扑倒在床上。

    吴桂芳不顾一切的去抢手机,楚天豪趁机翻身将她反压在身下,将手机放在床边,然后顾不得手臂的疼痛,两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死死的将其压住,使她动弹不了。

    “芳芳,伤害你的赵康德已经死了,他死了,再也不能伤害你了,他临死之前向你做出了忏悔,你快点从悲伤里走出来吧,我不允许你再这样下去了。”楚天豪对身下的吴桂芳大声的吼道。

    啊

    可惜她根本听不进去,从低吼再次变成了尖叫,身体同时拼命的挣扎着。

    看到她这个样子,楚天豪心里一阵沮丧和悲伤,不知道接下来楚天豪应该怎么帮她。

    “怎么办怎么办啊,如果连赵康德的忏悔视频都唤醒不了吴桂芳的话,还有什么记忆能够换醒她呢”楚天豪眉头紧锁,不停的在心里对自己问道。

    稍倾,吴桂芳挣扎的可能没劲了,嗓子也尖叫的沙哑了,反抗越来越小,当她终于不再反抗的时候,楚天豪用一只手压住她的两只手腕,然后拿过手机,继续在她面前播放那段赵康德跪在地上忏悔的视频。

    吴桂芳再次出现了反应,不过这一次的反应时间很短,很快就平静了下来。

    当视频播放了十几遍之后,吴桂芳便不再出现任何的反应,眼神再次变得呆滞起来。

    “我擦”楚天豪瞪大了眼睛,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仿佛她不想再清醒过来,一直活在自己的内心之中,不想再看这个世界一眼。

    “芳芳,你不能这样,不能这样,我命令你从内心世界之中走出来,走出来啊”楚天豪摇晃着她的身体,大声的嚷叫着,可惜身下的吴桂芳变得一点反应都没有。

    下一秒,楚天豪马上拿起手机给她播放赵康德跪地忏悔的视频,她也失去了反应。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不”楚天豪彻底慌张了起来,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才好。

    吴桂芳呆呆的躺在床上,楚天豪呆呆的坐在她旁边,一筹莫展。

    稍倾,楚天豪出去找来药箱处理了一下手臂上的伤口,而此时的吴桂芳已经彻底没有了任何反应,如果不是胸口处还在上下起伏的话,都可能被人当成一具尸体。

    行尸走肉

    这是我此时唯一能想到的一个来形容刘静的词。

    处理好自己的伤口之后,楚天豪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思来想去没有任何的办法,最终决定带着吴桂芳去找心理医生看看。

    整个天都只有第一人民医院有心理科,半个小时之后,楚天豪带着吴桂芳出现在天都第一人民医院。

    心理科的号很好挂,因为根本没有人,也不用排队,直接电脑取号,楚天豪牵着刘静的手,一路打听,终于找到了心理科,里边只有一个老太太,大约有六十多岁了,看起来跟邻家老太太没什么区别。

    “医生你好。”楚天豪说。

    “你好”老太太脸上露出慈祥的微笑,让楚天豪一瞬间便没了心里防备,同时拉近了双方之间的距离。

    “果然不愧是心理医生。”楚天豪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便详详细细的将吴桂芳的病情说了一遍。

    “嗯”听完之后,老太太点了点头,让楚天豪先出去,把吴桂芳留在房间里。

    现在毫无办法的自己,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按照老太太的要求退了出去。

    楚天豪在走廊上来回的走动着,心里十分着急,也不知道心理干涉能不能对吴桂芳产生影响,让她从内心世界之中走出来。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划过,大约半个小时之后,门开了,老太太走了出来。

    “医生,怎么样了”楚天豪问。

    她摇了摇头,说:“很固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固执的人,根本不想跟外边的任何人交流,抵制外边的一切东西,把内心给封闭了起来,活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自闭症,没有办法。”

    听完她的话,楚天豪心里一阵郁闷,暗自腹诽:“这不是废话嘛,我当然知道是自闭症。”不过嘴上却急切的询问道:“医生,有什么办法将她唤醒吗她不是先天自闭症,而是受到强烈刺激造成的自闭症。”

    “根据国外的经验,唤醒的几率只有百分之三十,并且条件相当苛刻。”老太太回答道。

    “什么条件”听到她这样说,楚天豪的眼睛里露出希望的目光,本来自己都快绝望了。

    “原景重现。”老太太说了四个字。

    “啊”楚天豪轻呼了一声,这下算是彻底绝望了,怎么可能原景重现,赵康德那个王八蛋已经死了,还是自己亲手埋得,除非他能死而复生。

    开车带吴桂芳回家的路上,楚天豪几乎提不起一点精神,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吴桂芳,心里就是一阵疼痛:“难道往后十年、二十年或者三十年的时间,她都要这样生活吗”

    “不,一定要将她换醒。”楚天豪脸上露出倔强的表情。

    本章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