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夫君

第387章 解决仇敌

    楚天豪面无表情的看着赵康德,不知道他说这种话是把自己当成了傻瓜,还是他自己是个傻瓜,显然楚天豪和他都不是傻瓜,赵康德之所以这么说,应该是一种求生的y望吧,死马当活马医。

    “饶了你也可以,让她心甘情愿陪我玩一次,我就放了你。”楚天豪用手一指旁边一脸无助的欧诗蕾,对赵康德说道。

    “豪哥,你说话算数”赵康德抬头盯着楚天豪问道。

    “哼”楚天豪冷哼了一声,说:“你现在没有跟老子讨价还价的权力,我现在想上欧诗蕾易如反掌,难道还要经过你的同意只是老子想舒服一点,不想用强,所以你如果能让她主动的配合我的话,也许我会考虑放了你。”

    赵康德也不是傻子,他的那种样子,估摸大半是装的,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活命。

    “机会给你了,能不能把握就看你自己了。”楚天豪不屑的说道。

    稍倾,耳边传来赵康德的声音:“诗蕾,你、你、你就陪他一次吧,不然我们两个人都会死。”

    楚天豪没想到这个畜生真会这么说,监听了他几个月的时间,他对欧诗蕾一真非常的温柔,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在生死时刻,他竟然让欧诗蕾陪自己睡觉。

    一瞬间,楚天豪从心里开始鄙视赵康德,因为他竟然连一点底线都没有,一个没有任何底线的人,除了自私之外,看不到任何人性的闪光点。

    如果刚才赵康德坚持不伤害欧诗蕾的话,楚天豪还认为他是一个男人,现在他在楚天豪眼睛连条狗都不如。

    楚天豪朝着欧诗蕾看去,发现欧诗蕾的表情一片呆滞,瞪大了眼睛盯着赵康德:“康德,你刚才说什么”

    “诗蕾,那个,你、你陪豪哥睡一次吧,不然”

    “闭嘴”欧诗蕾突然大叫了起来,同时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刚才楚天豪扒开她的上衣侮辱她,她都没有这么激动,甚至于除了蔑视自己之外,没有任何的感情,但是现在听到赵康德的话,仿佛心里的某种东西咔嚓一声碎裂了,她哭了,哭得伤心欲绝。

    楚天豪看着伤心欲绝的欧诗蕾,感觉自己有点残忍,于是走出了山神庙,韩飞跟了出来,递给楚天豪一根烟。

    楚天豪接了过来,点上,慢慢的吸了一口,抬头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心里想着如果有一天自己和薛雅柔或者苏晴被人抓了起来,自己会不会跟赵康德一样,变成一保软脚虾,一只断了脊梁骨的赖皮狗呢

    “不,不会的,我宁愿死,也不会伤自己心爱女人的心,救不了她,那就在她前面死去,谁想伤害自己心爱的女人,必须踏着自己的尸体过去。”楚天豪在心里暗暗想道。

    “二哥,你不会真想放了赵康德吧”韩飞问道。

    “怎么可能。”楚天豪说,同时吸了一口烟,说:“只是欧诗蕾是无辜的。”

    “你想放了她”韩飞问。

    楚天豪没有回答,因为不知道怎么回答。

    “二哥,不能有妇人之仁,欧诗蕾是无辜,但是她只要活着,死得就是我们,甚至更多的人。”韩飞十分严肃的对楚天豪说道。

    “我知道。”楚天豪说。

    烟抽完之后,楚天豪带着韩飞返回了山神庙,耳边马上传来了赵康德的声音:“豪哥,欧诗蕾同意了,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你说要放了我。”

    楚天豪不知道此时的赵康德是真傻还是假傻,因为不管他真傻还是假傻,他都不可能活过今天晚上。

    楚天豪朝着欧诗蕾看了一眼,发现此时的欧诗蕾已经不再哭泣,眼睛虽然红红的,但是没有一滴泪水,目光呆滞,给你一种行尸走肉的感觉,看到这样的欧诗蕾,楚天豪感觉自己刚才做的确实有点残忍。

    “豪哥,豪哥,你的要求我办到了,你不能说话不算数啊,放了我,我给你当狗,我爸是赵建国,你以后可以在天都横着走,没有人敢对你说一个不字,谁敢得罪豪哥,我就让谁家破人亡,豪哥,放了我吧。”赵康德在那里喋喋不休,十分的聒噪,楚天豪眉头微皱,眼睛里露出厌恶的表情,随后朝着韩飞摆了摆头。

    韩飞走到赵康德面前,冰冰的说:“别叫了,我这就送你离开。”说着,韩飞揪着赵康德的衣服将他拖出了山神庙。

    赵康德还在吆喝着什么,山里风大,听不太清,不过几秒钟之后,他的声音便戛然而止,我心里知道,韩飞已经送赵康德上路了。

    稍倾,楚天豪把目光盯向坐在地上表情呆滞的欧诗蕾,她可能也意识到了什么,眼皮动了一下,朝着楚天豪看了一眼,说:“你满意了”

    被她那悲伤的眼神一瞪,我的目光有点躲闪,不过随后马上又反瞪了回去,说:“赵康德罪有应得,他根本就是一条披着人皮的狼,从来不管别人的死活。”

    “你刚才的行为跟他又有什么区别”欧诗蕾反问道,不愧是大学教授,口才了得。

    “不要拿我和他相提并论,我感到恶心,如果是我的话,绝对不会让自己心爱的人伤心欲绝,就算死也不会,这是我的底线,也是我做为一个男人的自尊。”楚天豪嚷道。

    “呵呵好一个男人的自尊。”欧诗蕾的语气充满了讽刺。

    “你笑什么,老子杀了你。”楚天豪被她嘲笑的目光刺得很痛,于是上前一步,掐住了她的脖子。

    欧诗蕾的呼吸有点困难,她的脸已经涨红了,不过仍然拼命说出了二个字:“懦夫”

    “你说谁是懦夫,我不是懦夫,老子掐死你”这两个字仿佛两把利刃刺到了楚天豪的心里,让楚天豪有点恼羞成怒,因为在二年之前,楚天豪确实当了二十几年的懦夫,那是自己卑微的过去,而欧诗蕾却一下子将自己内心深处结痂的伤疤,狠狠的给撕开了。

    被楚天豪掐住脖子的欧诗蕾,全身开始痉挛起来,眼看着就要窒息昏迷,下一秒,楚天豪却鬼使神差的松开了手,心中暗道:“她不可能知道自己的过去,嘲弄自己,只是想激怒我,让我杀了她。”

    咳咳咳

    欧诗蕾急促的咳嗽起来,憋的通红的脸慢慢的恢复了正常,她抬头盯着我看来,吼道:“为什么不掐死我”

    “你想死,没有那么容易。”楚天豪瞪了她一眼,说道。

    “懦夫,杀了我啊,杀了我啊”欧诗蕾彻底的爆发了。

    “我不会杀你,我要好好折磨你。”楚天豪眼睛里露出赤果果的目光,盯着欧诗蕾看去。

    “你想干嘛你敢碰我一下,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她嚷叫道,同时身体尽力朝后挪动,可惜她已经退到了墙根处,无路可退。

    “伺候好了我,也许可以放你一命。”楚天豪说。

    “做梦,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这个懦夫,只会欺负女人的窝囊废。”欧诗蕾吼道。

    其实楚天豪也就吓唬吓唬她而已,此时此刻哪里还有心情搞那种事情。

    身后传来脚步声,韩飞走了进来,他从神像后面拿出镐头和铁锹,看了楚天豪一眼,问:“二哥,赵康德解决了,我现在去挖坑,挖二个还是一个”

    这个问题,把楚天豪难住了,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心里明明知道必须杀死欧诗蕾,不然的话,倒霉可能就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了。

    “二个。”突然耳边传来欧诗蕾的声音:“楚天豪,你是叫楚天豪吧,如果还算是一个男人的话,就给我一个痛快,不要做让我瞧不起你的事情,强迫一个女人,这样的男人一钱不值,是懦夫,是窝囊废。”她歇斯底里的对楚天豪吼道。

    本章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