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夫君

第386章 丧家之犬

    楚天豪说这话的时候,感觉怀里的欧诗蕾身体轻微的颤抖了起来。

    “楚天豪,老子回去之后,一定杀了你全家,我不会让你死,我要让你受尽所有折磨。”赵康德吐出口里的鲜血,瞪大了双眼对楚天豪怒吼道。

    而楚天豪听到他的话,却笑了:“哈哈赵康德,你以为自己还能活着回去吗”楚天豪说,随后像看白痴一般盯着赵康德,楚天豪不知道他是真不明白,还是一贯的无法无天让他养成了惯性思维,以为没有人敢动他

    “你不敢杀我,我爸是赵建国,他是天都的市高官,哈哈你不敢杀我,楚天豪,我告诉你,现在乖乖把我放了,你刚才碰欧诗蕾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不然的话,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赵康德瞪着双眼对楚天豪吼道。

    楚天豪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下一秒,突然伸手将欧诗蕾胸前的黑色胸罩一下子扯了下来。

    “楚天豪,你会百倍千倍还给你的,你死定了,啊啊”赵康德怒吼了起来。

    怀里的欧诗蕾仍然没有挣扎,不过她的眼泪却无声的流了下来,啪嗒啪嗒一滴接一滴的落在楚天豪的手上,楚天豪扭头看了她一眼,实在崩不住了,内心深处根本就不是一个恶人,如果此时换了赵康德,楚天豪估摸着他八成会很开心,然后会继续下去,但是自己不行,刚才扯欧诗蕾内衣的时候,手臂都在发抖。

    下一秒,楚天豪放开了欧诗蕾,将她的衣服扣好,将其放在一边。

    “赵康德,老子做不出你这个禽兽干的事情。”楚天豪走到了赵康德面前,抬脚朝着他身上猛踢。

    砰砰砰

    一边踢一边骂:“你说老子不敢杀你好,老子就一脚一脚踢死你个王八蛋。”

    啊啊

    赵康德惨叫了起来,但是他手和脚都被绑住了,根本躲不开楚天豪的攻击,于是立刻变得满脸是血,惨叫声也含糊不清起来。

    大约踢了几十脚,楚天豪累得气喘吁吁,大口大口的喘息起来,这才停止殴打赵康德,此时他已经昏迷了过去。

    一瞬间,山神庙里只剩下了楚天豪的呼吸声。

    呼哧呼哧

    “二哥,早点弄死他们两人吧,现在山里风大,晚上太冷了。”韩飞开口说道。

    楚天豪看了一眼仍然在落泪的欧诗蕾,楚天豪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收场了。

    韩飞可能看出了楚天豪的为难,于是马上开口说道:“二哥,赵康德归你,如果你对这女人下不了手的话,我来处理,不会受罪的。”

    “先弄赵康德吧。”楚天豪仍然下不了决心。

    “好吧”

    稍倾,楚天豪从口袋里掏出弹簧刀,走到昏迷的赵康德身边。一刀扎在他的大腿上。

    噗

    啊

    刀子扎进去的瞬间,昏迷之中的赵康德便惨叫了起来。噗的一声,楚天豪又把刀子拔了出来,在他的脸上把血擦干。

    啊啊

    赵康德身体扭动着惨叫不止,同时嘴里含糊不清的骂道:“楚天豪,你死定了,我回去之后,一定扎你一百刀,一千万,让你生不如死。”

    听到这话,楚天豪怀疑赵康德是一个白痴,都这样了,左右是一个死,老子怎么可能放他回去,还是他以为他爹赵建国的权力真可以让自己心生畏惧,根本不敢动他

    “赵康德,老子承认你爹赵建国在天都一手遮天,跺跺脚,天都都要颤三颤,但是他妈又能怎么样呢,老子让你知道什么叫匹夫一怒,血溅五步。”说着,楚天豪抬脚踩着赵康德的手腕,手想刀落,噗的一声,刀子从他的掌背扎了进去,直没手柄,将他的左手给钉在地上。

    啊啊啊

    赵康德惨叫不止,因为他身体一动,手掌就会碰到刀刃,撕扯的他的血肉,让他更加的疼痛。

    “楚天豪我要杀你全家。”

    “好,你有种,老子看你能坚持多久。”说着,楚天豪拨出了刀子,一刀割了下了他左手的小拇指。

    啊

    十指连心,赵康德痛得整个脸都扭曲了,切下他左手小拇指后,楚天豪冷冰冰的朝着他看去,发现他的眼睛里有了恐惧的目光,可能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不要杀我”

    赵康德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一边惨叫一边大声求饶:“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爸是市高官赵建国。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

    “你不觉得现在说这些事情太晚了吗”楚天豪把刀上的鲜血慢慢的擦在他的脸上,面无表情的说道。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根本已经不受楚天豪的控制。仿佛是事情在推着楚天豪走,本来没有想杀赵康德和欧诗蕾两人,现在好像却根本没有选择,不是他们两人死。就是楚天豪自己亡。

    死道友不死贫道,这个选择题只有一个答案。

    “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我爸是赵建国。”赵康德的精神崩塌了,瞪着惊恐的目光对楚天豪恳求道。

    楚天豪拿着刀子站了起来,冷冰冰的俯视着他说:“求我”

    “呃”赵康德抬头朝着我看来,可能没有听清。

    “求我,不会吗也许再切你几根手指头,你就无师自通了。”楚天豪恶狠狠的对赵康德说道。

    “会,我会,楚天豪,你饶了我吧,我求你了,你饶了我吧,求求你了,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别杀我,求你了。”赵康德语无伦次的趴在楚天豪面前求饶了起来。

    楚天豪看了他一眼,目光里多了一丝蔑视,没想到脱去权力保护的赵康德,瞬间变成了一堆烂泥,刚才还叫器着要把楚天豪碎尸万段,现在却如一条死狗一般在楚天豪面前求饶。

    赵康德的转变让楚天豪有点不适应,估摸着可能与他从小的生活环境有关,一旦他明白了,他老爹赵建国的权力并不能救他小命的时候,突然从一个极端变到了另一个极端,卑微的像一类灰尘,让楚天豪想折磨他的心思都没有了。

    看着趴在楚天豪面前求饶的赵康德,楚天豪掏出了手机,然后蹲下来,打开视频对着赵康德说道:“忏悔,向被你伤害过的吴桂芳忏悔。”

    “我忏悔,我忏悔,只要你不杀我,让我干什么都可以。”赵康德说。

    “开始吧。”楚天豪说,同时按下了录制键。

    “吴桂芳是谁”赵康德问。

    “天大哲学系教授,薛雅柔的妈妈刘静。”楚天豪回答道。

    “哦,我想起来了,那个身材”

    “忏悔”赵康德的话还没有说完,楚天豪便大声吼道,同时用刀子在他面前晃动了一下。

    “我忏悔,我忏悔,吴桂芳对不起,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我现在向你忏悔,请求你的原谅。”赵康德对着手机摄像头说道,接着就是各种求饶,并且到了最后还哭泣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泣了起来,一边哭泣一边忏悔,一边请求吴桂芳的原谅。

    楚天豪看差不多了,于是关了录制,把手机收了起来。

    “楚天豪,不,豪哥,饶了我吧,只要你饶了我,我以后就是你的狗,你不用怕我报复,你手里有我和欧诗蕾的证据,我不敢报复你。”赵康德努力抬头望着楚天豪求饶道。

    本章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