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夫君

第336章 不利证据

    事情没有按照赵康德的阴谋来走,竟然在检察院这一关就被卡了下来,根本薛雅柔所说,解剖尸体确定死因成了最关键的证据。

    有薛雅柔在外边运作。楚天豪倒是并不太担心,看守所里闲着没事,楚天豪每天都练心意把的一头碎碑。

    里边有几个混混看着好奇,跟楚天豪试了试。被楚天豪一肘就干趴在地上,华夏武术就是这么神奇,它让弱小的人有了打败强大人的可能。

    华夏武术的发力技巧是集中全身的力量,瞬间由一点打出。而没练过武术的人,用拳头打人最多是胳膊的力量,楚天豪全身的力量跟你胳膊的力量相比,即便楚天豪再弱鸡,也能一下干趴下对方,这就是华夏武术的魅力。

    这天,薛雅柔又来了,不过这一次她满脸的愁容。

    “怎么了”楚天豪小声的问道。

    “解剖结果出来了,脑部受到钝器打击,导致脑出血而死。”薛雅柔说。

    “啊”楚天豪轻呼了一声,瞪大了眼睛,说:“我当时就用一个空啤酒瓶砸在杜鹏杰的脑袋上,不可能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法医鉴定是啤酒瓶造成的损伤。”薛雅柔眉黛紧锁的说道。

    “啊”楚天豪再次惊呼,彻底的愣住了,心里暗道:“难道真是自己失去打死了杜鹏杰”

    “会不会赵康德在这个鉴定结果上做了手脚”楚天豪问。

    “不可能,我找的法医一直在陪同解剖,对方只要动手脚,会被第一时间发现。”薛雅柔摇了摇头。

    “难道我真失死人了”楚天豪瞪大了眼睛说道。

    薛雅柔没有说话,沉默了十几秒钟,她犹犹豫豫的说:“不过”

    “不过什么”楚天豪急速的追问道。

    “不过根据包厢里另外两人所说,你带着雪岑和张燕燕走了之后,杜鹏杰并没有什么事,直到他独自一人去了洗手间,说要洗一洗脸上的血,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当再次发现他的时候,已经倒在了洗手间里。”薛雅柔把当时的清况详细的跟楚天豪说了一遍。

    “也就是说,在这段时间里,谁也没有看到他他很可能被人用啤酒瓶进行二次伤害”听完薛雅柔的话之后,楚天豪马上开口问道。

    “对,但是没人能证实这个猜测,因为解剖只能确定是什么伤,由什么东西造成,其他东西并不能确认。”薛雅柔说道。

    “肯定是赵康德的人干的。”楚天豪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也是这样认为,但是需要证据。”薛雅柔说。

    “证据,v的监控。”楚天豪说。

    “坏了”薛雅柔回答道。

    “什么一定有问题,百分之百有问题。”楚天豪一听监控坏了,更加确定杜鹏杰肯定是赵康德的人弄死的。

    “证据,一切都需要证据。”薛雅柔说道。

    楚天豪双眼微眯,心里暗暗思考着,监控坏了,监控肯定不会坏,那就是黄金乡v的老板被赵康德收买或者被威胁了,只要找到监控,再找到那段时间进出厕所的人,就能确定凶手,至于监控,v老板也是混江湖的,不可能没有给他自己留条后路,监控随时可以拷贝,也许他手里还有备份。

    想到这里,楚天豪抬头对薛雅柔说道:“监控的事情我来搞定,确定嫌疑人之后,你务必将其抓获,应该百分之百是赵康德的手下,这人很可能还没有离开天都,仍然在为赵康德办事。”

    “v的监控是坏的。”薛雅柔说。

    “哼,我不相信是坏的,我有办法让v老板开口,你只需要告诉我大哥,我需要这份监控就行了。”楚天豪对薛雅柔说道。

    “你大哥欧阳寒风”薛雅柔问。

    “对”

    “好吧”薛雅柔点了点头,谈完案子的事情,她关心的对楚天豪询问道:“住在里边还好吗没人欺负你吧要不要我跟看守所的所长打声招呼,让他给你换个好一点的监仓”

    “不用,谁敢欺负我啊,只要我一瞪眼,监仓里的所有人都得乖乖的听话。”楚天豪得意洋洋的说道。

    “吹牛,好了,我走了。”薛雅柔站起来说道,离开了。

    回到临仓之后,楚天豪眉头一直紧锁,没有想到赵康德的阴谋天衣无缝,如果找不到那名真正害死杜鹏杰的凶手,自己很有可能会坐牢。

    “妈蛋,赵康德,老子手里还有一张底牌,如果最后仍然没有办法的话,老子就把那个神秘女人的照片发给你,到时候我看你还不乖乖把真正的凶手交出来,给老子洗脱罪名。”楚天豪在心里暗暗想道,但是不到万不得已自己不想把这张底牌拿出来,因为本来想着,拿出这张牌底的时候,可以一下子打中赵康德的七寸,彻底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接下来的几天,楚天豪再也没有心情练一头碎碑了,每天都期盼着薛雅柔的出现,给自己带来案情的最新进展。

    苏晴也经常来看我,这天她又来了。

    “天豪,我听说解剖尸体的结果对你非常不利啊。”苏晴说。

    “嗯”楚天豪点了点头,说:“赵康德这个王八蛋太阴险,我用空啤酒瓶敲了杜鹏杰脑袋一下,而他的人用同样的方法将杜鹏杰杀死在厕所里,那天黄金乡v的视频刚好坏掉了,世界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法医怎么说”苏晴问。

    “法医只能断定是啤酒瓶将杜鹏杰的脑袋打出了内出血,从而导致死亡,并不能确定是一次性打击,还是几次打击,总之,我现在成为杀害杜鹏杰的第一嫌疑人。”楚天豪说。

    “那是赵志鹏看得场子,要不我打电话给那个混蛋想想办法”苏晴说道。

    “不用,我已经让大哥想办法搞到监控视频了。”楚天豪说:“万一我的所有牌打光了,还赢不了赵康德的话,再向你求助。”

    “好吧”苏晴点了点头,两只眼睛十分柔情的盯着楚天豪,说:“如果你坐牢,我也会等你。”

    “啊”楚天豪愣住了,心里有点慌张,但是更多的还是感动,何德何能让苏晴这种大美女等自己呢

    “走了。”探视的时间到了,苏晴离开了,而楚天豪却陷入到了两难之中。

    本章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