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夫君

第331章 童年旧事

    看着薛雅柔慢慢的走了进来,楚天豪眼晴里充满了怒火,自己为了她做了多少的事情,一个有权有势的人。也许动动嘴就能干成的事情,自己这个穷丝都要拼上性命才能完成,而她今天晚上竟然敢动用手中的权力把自己给抓起来。

    “白眼狼”楚天豪骂了一句,随后转了一下身体。脸朝着墙躺着,不去理睬走进来的薛雅柔。

    咯噔咯噔

    薛雅柔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最终停了下来,感觉她就站在楚天豪身后。不过楚天豪并不想理睬她。

    沉默

    薛雅柔没有说话,楚天豪脸对着墙,更不会先开口说话,屋子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

    “天豪,我们都冷静一下好吗”稍倾,耳边传来薛雅柔的声音,这一次她的语气没有高高在上,声音也带着一丝温度,不再让人感觉那么冰冷。

    虽然薛雅柔放低了姿态,但是楚天豪仍然不想理她。

    “你告诉我,有没有跟雪岑发生过关系”她问道。

    “没有,我还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但是如果我们两人离婚之后,雪岑愿意的话,我也不会介意。”楚天豪回答道,因为这种事情还是说清楚为好,免得自己背负上禽兽的骂名。

    “没有发生关系就好”薛雅柔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感觉仿佛一下子变得轻松了,楚天豪并没有回头,只是根据她说话的口气来判断。

    “没事你走吧,我要睡觉。”楚天豪冷冰冰的说道。

    “跟我回家吧,我是专门来接你的。”薛雅柔说,声音越发的变得温柔。

    “我擦,这还是薛雅柔吗”楚天豪心里暗道一声,感觉有点不真实,不过下一秒,马上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能中了她的糖衣炮弹,自己是有自尊心的男人,不能她刚刚给个好脸色,就马上言听计从,那样不是太丢面子了。

    “回家回那个家我在鞍山路的房子被火烧了,正在装修,这段时间正好没有地方睡,今天晚上就睡这里了。”楚天豪说,一点面子都不给薛雅柔,她能利用权力抓人,楚天豪凭什么还给她面子。

    薛雅柔没有说话,楚天豪眨了一下眼睛,很想转身看看她此时脸上是什么表情,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

    “唉”突然耳边传来一声薛雅柔的叹息声:“天豪,我并没有看不起你,其实你做到这个地步已经非常了不起了,我是对权力是十分的热衷,甚至于可以说狂热,但是我并不是没有脑子,也并不是没有心,你对我做的一切,我都记在心里,又怎么可能看不起你呢”

    薛雅柔的语气十分的真诚,楚天豪能听出她八成说的是实话,楚天豪心里不由的一阵轻松,她没有看不起自己,不过仍然没有转身,保持着沉默。

    “我打你那一巴掌,是我不对,但是你也要理解我,我妈被赵康德给抓了,你不让我接他的电话,我能不着急吗”薛雅柔继续说道。

    其实这件事情楚天豪已经早就原谅她了,因为后来仔细想想,那个时候,换成任何人都会着急,所谓的理性,是因为没有碰触到人心里致命的东西,才可以保持理智,而吴桂芳显然就是薛雅柔的最大的羁绊。

    楚天豪生气是因为她后来的态度,对自己逐渐的冷淡,甚至于还有一种特意的疏远,并且跟许志强一块吃饭,楚天豪感觉她都疯了,疯狂得为了权力可以干出一切事情,而这种疯狂却让楚天豪对她没有一点信任感。

    仿佛只要谁比自己能给她更大的权力,她就可以马上背叛自己似的,这种不安全的感觉让楚天豪心生芥蒂,再加上薛雅柔的故意疏远,于是两人最终渐行渐远。

    “回家睡吧”薛雅柔再次温柔的对楚天豪说道。

    楚天豪心里很想转回身,然后跟着薛雅柔高高兴兴回家,再然后自然就是s床得到她的身体了,楚天豪魂牵梦绕一年半的身体,如果得不到的话,也许这辈子都会是一种遗憾。

    可惜男人固执的自尊心让楚天豪仍然没有出声,也没有转回身去。

    稍倾,薛雅柔的声音再次在楚天豪耳边响起:“前段时间冷落你,其实是故意的。”

    听到她这样话,楚天豪心里再次涌出一丝怒气,冷冷的说:“白眼狼。”

    “天豪你错了,我冷落你只是想确定到底在权力和你之间,哪一个对我更重要。”薛雅柔认真的说道。

    听到她的话,楚天豪愣住了,心里暗暗想着:“骗鬼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我的童年并不是那么顺利,单身家庭,没有父亲的生活很艰难,特别自己从小又长得漂亮,这让我的童年更加的痛苦和灰暗。”薛雅柔声音低沉的说,甚至于好像有点哽咽。

    “长得漂亮会让童年更加的灰暗和痛苦骗鬼呢以为自己是三岁小孩吗长得漂亮,学习又好,只会在学校里受到老师的特殊照顾,童年怎么可能充满了灰暗的色彩呢绝对是骗人”楚天豪在心里暗暗想道。

    按照常理来说,楚天豪的思维没有错,漂亮,学习成绩又好,自然会受到老师的特殊照顾。

    “老师很照顾我,但是同学却经常的欺负我,不是揪你头发,给你铅笔盒里放个毛毛虫那种恶作剧,而是孤立我,没有人跟我说话,整个小学到大学,我都很孤独,你明白吗心灵的孤独。”需呀肉的声音有点颤抖,楚天豪不由的慢慢的转过了身,朝着她的脸看去,发现她已经泪流满面。

    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不是死亡,死亡是恐惧,而最痛苦的事情是将内心深处已经结痂的伤疤亲手撕裂开来,痛苦和鲜血从内心深处蔓延到全身,那种痛苦是灵魂的颤栗。

    而薛雅柔此时正在做这种事情,她把小时候结痂的伤口狠狠的撕裂了开来,楚天豪根本没有想到,她的童年竟然是这样。

    其实听我妈妈讲,我小时候很活泼可爱,后来慢慢的就变得少言寡语,再后来就变成了现在的高冷,没有男人敢接近我,除了我的容貌太过于漂亮之外,还因为我的气质非常的冰冷,因为我从小就是一个孤独的人。

    所有同学都孤立我,于是我就拼命的学习,从小学到大学,我的学习一直都很好,但是当我离开学校之后,突然失去了方向,那种惶恐感你能明白吗并且还发现我与别人产生了语言交流的障碍

    楚天豪眨了一下眼睛,因为楚天豪从来没有感觉到跟薛雅柔有语言交流的障碍。

    本章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