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夫君

第399章 油盐不进

    当楚天豪和韩飞再次回到医院急诊室大门口的时候,发现冷雪岑和赵康德那群狐朋狗友已经不见了,问了一下护士,说赵康德已经脱离了危险。被送进了病房。

    然后楚天豪还听到几名小护士小声的议论着,说没有想到赵康德是市委书记的儿子,竟然这么有正义感,见义勇为。又帅又有责任感,吧啦吧啦,总之就是一个意思,赵康德不但是一个官二代。还是一个大英雄。

    听到这些小护士的议论,楚天豪心里这个气啊,赵康德这条披着人皮的恶狼,竟然被人们当成了大英雄,这不是一个笑话吗

    稍倾,楚天豪和韩飞找到了位于顶楼的病房,疯房门口已经出现了警察看守,并且连医院的院长带着一群专家也来了,这他妈有特权就是好,病房住最顶级的,门口还有人站岗,全市最牛逼的专家会诊制定治疗计划,妈蛋,就这待遇,再捅他两刀,估摸着也能救活过来。

    “艹”楚天豪心里十分不爽的暗骂了一声。

    走到赵康德的病房外边,看到楚天豪朝里边张望,两名警察神色不善,看那样子只要楚天豪敢往里闯,他们就敢抓人。

    楚天豪发现冷雪岑在病房里,一直守在赵康德的身边。

    “王八蛋。”楚天豪心里暗骂了一句,但是同时也明白,自己现在再说什么也是于事无补。

    思考了片刻,楚天豪转身对韩飞,说:“你在医院盯着冷雪岑。”

    “放心吧,二哥”韩飞点了点头。

    楚天豪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转身离开了。二十分钟之后,楚天豪回到了家,薛雅柔已经睡了,而吴桂芳却坐在客厅里看电话。

    其实也不能说是看电视,她呆呆的坐着,目光的聚焦点根本就不在电视上。

    楚天豪快步走到了她的面前,吴桂芳没有一点反应。

    “赵康德把手伸向了冷雪岑,不能让他得逞,希望你能给她打个电话,揭露赵康德的真面目。”楚天豪十分认真的对吴桂芳说道,可是她目光呆呆的,没有一点反应。

    医生说这是一种自我封闭,就是内心强烈的将自己和外边的世界隔绝,吴桂芳现在的整个精神状态跟自闭症很相似。

    “吴桂芳,你有点反应好吗”楚天豪突然抓住了她的手,发现小手冰凉,如果是以前的话,她肯定又满脸通红,然后紧张的朝着楼看去,生怕被薛雅柔发现,然后还会给自己个大大的白眼,可是现在,她面无表情,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呆呆的如同一个木偶。

    不管楚天豪说什么,吴桂芳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最终楚天豪放弃了,医生说过,想要打开吴桂芳的心结必须找到那把钥匙,只要有钥匙才能将她从自我封闭的精神状态解救出来。

    钥匙是什么楚天豪不知道,但是肯定跟赵康德有关,也许当着吴桂芳的面将赵康德杀死,或者让赵康德跪在她面前忏悔。

    “唉”楚天豪叹息了一声,朝着楼上走去,伸手敲了敲了薛雅柔的房间的门。

    咚咚

    没想到房门很快打开了,薛雅柔竟然没睡,她看到是我,脸上的表情有点尴尬和不自然,同时楚天豪也感觉有点别扭,自从上一次的事情之后,两人生份了很多。

    “有事”她问。

    “雪岑被赵康德盯上了,今天晚上赵康德在假日大酒店门中上演了一出苦肉计,为了救雪岑他肚子上挨了一刀。”楚天豪把今天晚上的事情大体上跟薛雅柔说了一遍。

    “呃赵康德挨刀的事情我刚才听说了,本来还想着为什么不一刀捅死他,没有想到原来其中还有这么多事情。”薛雅柔眉黛微皱。

    “我在假日大酒店门口和医院都劝过雪岑,她不听,实在没有办法了,你劝劝她吧,赵康德是一条披着人皮的恶狼,雪岑如果陷进入的话,肯定会被他连皮带骨头给吞掉的。”楚天豪对薛雅柔说道。

    “好,我马上给雪岑打电话。”薛雅柔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转身回房间拿了手机,拨通了雪岑的电话。

    一开始,薛雅柔的声音还算平和,但是说了没两句,突然就提高了声音:“你马上给回来”

    雪岑说什么我不知道,只听着薛雅柔声音再次提高,已经不能叫说了,应该叫吼:“冷雪岑,我命令你马上回来,不然的话,我现在就去医院把你抓回来。”

    两人在电话里打吵,薛雅柔被气得满脸通红,最后直接把手机摔在床上,双手叉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怎么样”楚天豪问。

    “不听,我说什么都不听,还一口一个康德哥哥,我都快被她气疯了,如果她不是我干妹妹的话,我才懒得管她。”薛雅柔十分气愤的说道。

    听了她的话,楚天豪心里暗道:“妈蛋,这不是废话吗如果她不是你干妹妹的话,老子也就不用这知纠结,这么闹心了。”

    “不行,我要去趟医院”薛雅柔说。

    楚天豪拦住了她,说:“你这样火冒三丈的过去,只能让事情更加糟糕,我刚才已经在医院里跟她吵翻了,本来想强行将她带回来,但是她毕竟已经十九岁,有自己的思想,如果不能让她真正认清楚赵康德的真面目的话,即便把她关起来也没用,你能关她一辈子吗”

    “这难道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她被赵康德这个恶魔欺骗吗、你看看我妈,自从回来之后,就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薛雅柔嚷叫道。

    最近家里出了很多事情,她可能也很压抑,此时突然全部爆发了出来。

    楚天豪没有说话,任由她对我大呼小叫,几分钟之后,发泄完的薛雅柔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喊叫声戛然而止,随后她看了楚天豪一眼,说:“对不起”

    “没关系,今天晚上医院里我安排了人看着雪岑,明天白天你抽时间去看看她,最好跟她心平气和的谈一谈。”楚天豪说。

    “嗯”薛雅柔点了点头。

    “早点睡吧”楚天豪看了她一眼,随后转身朝着楼下走去。

    “天豪”

    “嗯”楚天豪转身看来,问:“还有事”

    “呃没,没事”

    “晚安”楚天豪说。

    “晚安”薛雅柔淡淡的笑了一下,随后慢慢的关上了卧室的门。

    来到一楼,楚天豪发现吴桂芳仍然坐在沙发上发呆,心里一阵叹息,随后离开了别墅,开车直接朝着大岭山疾驰而去,楚天豪要夜审捅赵康德的那个人。

    本章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