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夫君

第455章 分别前夕

    被小妖精给猜中了,楚天豪心里有点紧张,不过表面上却一点表情都没有:“瞎说什么,你姐夫我就不能稍微打扮一下”

    “肯定要去约会。”冷雪岑这个小妖精很肯定的说道。也不知道她那里来的自信。

    楚天豪不搭理她,准备离开,可是没有想到,她竟然双手抱着楚天豪的胳膊不让走。

    “带我出去玩。不带你就是去约会。”小妖精说。

    楚天豪看了她一眼,本来想拒绝了,但是知道拒绝也没有用,她肯定死缠烂打。于是眨了一下眼睛,计上心头:“带你出去也可以,你得打扮一下,大恤,短裤,你就这样出去好像没穿裤子似的。”楚天豪说。

    “等我十分钟”小妖精说。

    “好”楚天豪痛痛快快的答应了,然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快去啊”

    “姐夫,你不会想趁我上楼换衣服的时候溜走吧。”小妖睛眨了一下眼睛,一脸疑惑的盯着楚天豪问道。

    “雪岑,你这是在侮辱姐夫吗姐夫是那样的人吗算了,既然这么不相信我,那我自己出去好了。”楚天豪生气的站起来准备离开。

    “姐夫,我错了,我马上上楼换衣服,你等我啊”小妖精拉住楚天豪道歉。

    楚天豪心里暗暗一笑:“小样,你还是太嫩了点。”

    “嗯,快去吧,只给你十分钟,超过了时间,可别怪我先走了。”楚天豪重新坐到沙发上,看了一眼手表,一本正经的说道。

    “遵命”小妖精信了楚天豪的话,立刻朝着楼上跑去。

    楚天豪看着她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当小妖精的身影消失之后,楚天豪并没有马上站起来离开,而是用眼睛的余光盯着楼上,装出正在看电视的样子。

    冷雪岑这个小妖精很聪明,她十分的机灵,聪明人基本上都会多疑,所以楚天豪想她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相信自己。

    果不其然,大约几秒钟之后,小妖精的身体出现在二楼走廊里,朝着下面看来。

    楚天豪心里一阵好笑,想着,姜还是老得辣,小丫头片子,跟哥斗,你还太嫩了,哈哈

    “喂,你不快去换衣服,磨蹭什么”楚天豪抬头对正在往下看冷雪岑喊道。

    “呃没什么,我马上去,姐夫,等我啊”小妖精有点尴尬,转身重新返回了她的房间。

    “快点啊”楚天豪在楼下喊道。

    “知道了,很快”上面传来小妖精的声音。

    大约又过了十几秒钟的时间,楚天豪慢慢的站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朝着大门走去,然后轻轻的打开别墅大门,闪身走了出去。

    离开别墅之后,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上了车,发动车子,离开了金沙湾别墅小区。

    啾啾啾

    路上楚天豪吹着口哨,心里想着等冷雪岑这个小妖精换好衣服下楼一看,自己不见的话,不知道她会是什么表情,想想都十分酸爽。

    “小丫头片子,还敢冤枉我,今天这只算利息,以后有时间了,慢慢跟你玩,看谁整谁”楚天豪在心里暗暗想道。

    铃铃铃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楚天豪看了一眼,发现是小妖精打来的,本来不想接吧,但是又想听听她气急败坏的声音,于是便按下了接听键:“喂,雪岑”

    “混蛋,大骗子,大坏蛋”电话刚刚接通,就传来小妖精的暴怒声,看起来她真是生气了。

    “生气了”楚天豪说:“你看你昨天晚上那么样冤枉姐夫,姐夫还不是没有生气,太小心眼了吧。”

    “就小心眼了,就生气了,我再也不理你了。”小妖精喊道,随后啪嗒一声挂断了电话。

    楚天豪愣了一下,感觉这女人都太不讲理了,她怎么冤枉自己都行,今天跟她开个玩笑,就发这么大的脾气

    “果然是大小姐脾气”楚天豪摇了摇头,把电话扔在一边,专心开车,不再想小妖精的事情。

    冷雪岑的父亲在浮山开公司,家里很有钱,她是标准的白富美,楚天豪就是一个穷丝,也不知道她怎么就喜欢上了自己,难道就因为自己救过她也许吧

    车子停在天大校门口,楚天豪给假小子打了一个电话,响了大约五声,才传来她的声音:“喂”

    “喂,圆圆,我到了江大门口了。”

    “呃”假小子的声音很平静,看不出来一点情绪的波动,上一次流产的事情,看起来对她的打击太大了,现在还没有走出来。

    啪嗒

    电话挂断了,楚天豪一阵郁闷,想再打过去,想想假小子的声音,又有点发怵,于是最终没打,就这样停在校门口等她。

    还好没过多久,大约不到十分钟,假小子便走出了校门,楚天豪马上下车朝着她招了招手:“圆圆,这里”

    假小子看到了楚天豪,不过脸上仍然没有一点表情,慢慢的走了过来,无视楚天豪的存在,直接坐进了车里。

    楚天豪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好好的心情瞬间到达了冰点,最终叹息了一声,发动车子,朝着假日大酒店开去。

    一边开车一边时不时的朝假小子看一眼,发现她的表情十分的忧郁,气息有点沉闷,让车子里的气氖瞬间有点压抑。

    “圆圆,你没事吧”看到她这个样子,楚天豪有点担心她去西藏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没事”她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你你不会抑郁了吧”楚天豪问。

    “医生说有点。”她说。

    “啊”楚天豪愣住了,你去看医生了

    假小子扭头看了楚天豪一眼,说:“不用担心,我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会自杀。”

    听到自杀这两个字,楚天豪心里一揪,如果假小子真自杀的话,楚天豪这辈子都要活在内疚之中。

    “我能为你做点什么”

    “今天能跟你见一面就已经很好了,其他什么都不需要做,我没事。”假小子说。

    她说没事,楚天豪根本就不相信,以前多么活泼的一个假小子,现在沉闷的像块木头,整个人的气息都有一股压抑的东西环绕着。

    处子之身被自己稀里糊涂的夺了,孩子也没了,对一个重视贞操的女人来说,确实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打击,而楚天豪在旁边却无能为力。

    一路无话,二十分钟之后,两人来到了假日大酒店的中餐厅,人不多,选了一个靠窗的桌子,楚天豪把菜谱递给假小子,说:“你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不用给我省钱。”

    “你点吧,我吃什么都行。”假小子根本没有接菜谱。

    看到她的样子,楚天豪心里再次叹息了一声,随后点了八个菜。

    服务员准备离开的时候,假小子突然说话了:“来瓶红酒”于是楚天豪拿过菜谱又点了一瓶几千块的红酒。

    “西藏那边的学校联系好了吗”楚天豪开始没话找话说,因为气氛实在太压抑了。

    “嗯”

    “在那里”

    “那曲”

    那曲是哪里楚天豪根本不知道:“要我送你去吗”

    “不用”

    基本上都是楚天豪问她答,而她每一次的回答都超不过三个字,问了一会,楚天豪实在觉得太郁闷了,便乖乖的闭上了嘴,没有再说话。

    稍倾,菜和酒端了上来,假小子没有吃菜,倒了一杯红酒举到了楚天豪的面前,说了一下字:“干”

    楚天豪眨了一下眼睛,说:“好,先喝一个,祝你一路顺风”

    可惜楚天豪的话还没有说完,假小子一扬头,将杯里的红酒一口喝掉了。

    楚天豪尴尬的笑了笑,马上将自己杯里的红酒喝掉:“吃点菜,这里”

    哗啦哗啦

    假小子根本没有在听楚天豪说话,她拿起酒瓶又倒了二杯,举到楚天豪面前,说:“干”

    “圆圆那个先吃点菜,酒不急着喝。”

    楚天豪的话根本没用,她一扬头又喝光了杯里的酒,然后拿着空的高脚杯盯着楚天豪,那个意思是说,你喝啊

    没办法,楚天豪也只好跟着她又喝了一杯。

    就这样,根本一口菜没吃,楚天豪和假小子连喝了三杯,楚天豪酒量本来就不行,三杯红酒下肚,脑袋感觉有点晕沉沉,还好,假小子没有再喝,这让楚天豪提起的心渐渐放了下来。

    “给你”假小子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绢递到了楚天豪的面前。

    “这,这是什么”楚天豪伸手接了过来,打开看了一眼,发现上面绣了一枝梅花,不过这鲜红的梅花有点异样,好像是真血。

    “我的处子血绣的手绢。”假小子没有一点情绪波动的声音传到了楚天豪的耳朵里。

    “啊”楚天豪轻呼了一声,差一点把手绢扔到地上,心里想着,这是什么意思了,难道是提醒自己,她的处子之身被我给占了,是要让自己负责吗

    “留个纪念吧”假小子说。

    “哦好”楚天豪点了点头,慢慢的将手绢放进了口袋里。

    随后的假小子终于正常了一点,一边吃饭一边喝酒,很快一杯红酒就被两人红喝光了,她喝得多了一点,两腮一片殷红,眼睛也有点迷糊,看样子应该是有点喝醉了。

    “你没事吧”楚天豪问。

    “没事,找个地方让我睡一觉,我想睡觉。”假小子说。

    “哦,好”楚天豪点了点头,本来想去别的地方,但是一想,假日大酒店就可以住人啊,于是马上去开了一间单人房,扶着假小子走进了电梯,朝着十三楼而去。

    磁卡钥匙上写着13016,来到十三楼之后,楚天豪将假小子扶进了13016号房间,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帮她把帆布鞋脱下来,认识假小子到现在,她从来没有穿过一次高跟鞋和裙子,其实那天我看过她的双腿,很白很修长,穿裙子肯定漂亮。

    脱下假小子的帆布鞋之后,发现她穿了一双粉色的卡通袜子,楚天豪心里暗道一声,没想到她还很闷骚,很孩子气。

    随后给她盖上被子之后,楚天豪盯着躺在床上的假小子,想着这一次分别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了,西藏那曲那是个什么地方,我根本一无所知。

    想到这里,楚天豪的嘴唇慢慢的朝着假小子的额头移去,轻轻的吻了一下,小声的说道:“你一定要从阴影里走出来,以后开开心心,快快乐乐”

    说完之后,楚天豪准备转身离开,突然感觉有一只手抓住了楚天豪的手腕,然后传来一股大力,一下子将楚天豪拖倒在床上。

    “呃”楚天豪轻呼了一声,发现假小子醒了过来,翻身骑在了楚天豪身上,开始扒楚天豪的衣服。

    楚天豪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嗤

    楚天豪的衬衣被直接撕开,掉了好几个扣子,身上只剩下短裤的时候,假小子双眼紧盯着楚天豪,那眼神让楚天豪有点害怕。

    本章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