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夫君

第319章 急中生智

    被苏晴戏弄了一个晚上,楚天豪顶着两个熊猫眼又困又饿又郁闷,吃早饭的时候差一点睡着了。

    吃完早饭之后,苏晴带着韩飞和狗子两人去想办法捞泥鳅。楚天豪则回到了酒店的房间,倒头就睡。

    这一觉睡得很香,可是正在睡梦中的时候,迷迷糊糊好像听到有什么东西在响。楚天豪翻了一个身继续睡,可是耳朵一直有响声,愣是吵得自己心烦意乱的清醒了过来。

    铃铃铃

    楚天豪眨了一下眼睛,终于发现是什么东西在响了。原来是放在床头的手机一直不停的在响。

    楚天豪的手机当时被光头悍匪扔在养蟹船上,韩飞和狗子去找楚天豪的时候,发现了手机,便一直带在身上,昨天出来的时候才给楚天豪。

    “谁啊”楚天豪心里一阵郁闷,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吴桂芳的电话,于是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

    “喂,天豪,不好了。”吴桂芳的声音好像非常的慌乱。

    “怎么了”我问。

    “柔柔好像发现了什么。”吴桂芳说。

    “她发现什么了”楚天豪眨了一下眼睛,不太明白吴桂芳话里的意思,和她来三亚的事情,应该没有人知道才对啊。

    “我,我”吴桂芳吞吞吐吐。

    “你怎么了,倒是说啊”楚天豪有点着急。

    “我们两人在沙滩上晒太阳的时候,我拍了几张照片,本来想留着当纪念。”

    吴桂芳的话还没有说完,楚天豪便惊呼了一声:“啊我不是跟你说不要拍照吗”其实在来三亚的飞机上,楚天豪就告诫过她,为了预防万一,在三亚期间,最好不要拍照,没有想到她不但拍了照,还让两人同框,同框也就罢了,还是她穿比基尼,楚天豪穿着短裤躺在沙滩上晒日光浴的照片,万一被别人看到,那不就等于暴露了两人的事情吗。

    “我也不想,实在是那天的晚霞太美了,我没忍住。”吴桂芳委屈的说道。

    “好了,你把事情详细跟我说一遍。”楚天豪说。

    “我的手机早晨忘带了,来到学校之后,我才想起来,于是急急忙忙的又赶回了家,手机仍然放在鞋柜上,我这才放下心来,不过”吴桂芳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这可把楚天豪急坏了。

    “不过怎么了”楚天豪着急的问道。

    “我来到学校之后,发现手机好像被人动过,因为昨天记得清清楚楚里边的相册是关闭的,但是刚才用手机的时候,发现好像有人动过相册。”吴桂芳终于把事情说清楚了。

    听完之后,楚天豪思考了片刻,然后开口对她说道:“先别慌,也许是你忘了。”

    “我不可能忘,柔柔肯定动过,天豪,现在怎么办”吴桂芳说道。

    “就算薛雅柔动过,你也别慌,她没有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你吧”楚天豪说。

    “没”吴桂芳回答道。

    “也许是你记错,也许薛雅柔真动过,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能慌,要镇定,就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即便薛雅柔质问你,你也要矢口否认,总之就是不认帐。”楚天豪对吴桂芳说道。

    “这行吗”吴桂芳看样子已经失去了方寸。

    “行,肯定行,人都是有疑心的,你只要抵死不承认,薛雅柔就可能往别的方面猜测,现在你不要自己吓唬自己,也许薛雅柔根本就没有动你的手机,好了,像平时一样按时上课,按时下班,其他一切都不用多想。”楚天豪对吴桂芳安慰道。

    “好吧”吴桂芳应道,随后两人又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被吴桂芳这一吓,楚天豪算是彻底睡不着了,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呆,思考着最坏的打算,万一薛雅柔真得发现了里边的照片怎么办还好没有床照,不然的话可真就麻烦了,那种晒日光浴的照片只能说暧昧,打死不承认的话,也许还可以蒙混过关。

    铃铃铃

    正当楚天豪处于思考状态的时候,手机铃声又响了。

    “不会是薛雅柔打来的质问电话吧”楚天豪心里暗道一声,随后有点担心的拿起手机,发现是苏晴打来的,楚天豪虚惊一场。

    “喂,苏晴,泥鳅的事情怎么样了”楚天豪问。

    “捞他出来倒是没多大困难,因为他犯的事不大,好像是打架斗殴,还冲撞了民警,不过他可是得罪了三亚的周哥,对方已经放出了话,谁敢帮泥鳅就是跟他为敌,并且还出一百万买泥鳅的命。”苏晴说道。

    “想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泥鳅捞出来,并且还让姓周的怀疑不到我们的头上。”楚天豪对苏晴说道。

    “这可有点难办。”她说。

    “想想总有办法。”楚天豪说。

    手机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那只有一个办法,让三亚道上的一个人出面把泥鳅捞出来,然后我们将这个人给做了,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了。”苏晴说。

    “这办法不安全,再想想。”楚天豪说。

    “那我没办法了,你不是阴谋诡计多吗自己想。”

    首先,楚天豪不能跟泥鳅产生一点瓜葛,但是又要把他捞出来,这可真有点难度,因为不管是谁去赎泥鳅,姓周的肯定都要查,到时候挖出萝卜带出泥,搞不好楚天豪就会暴露,除非像苏晴所说,将赎泥鳅的人杀了。

    “麻烦啊”楚天豪叹息了一声,不过还是决定试试,毕竟如果手里有泥鳅这张底牌的话,回到天都可以暗中做好多事情。

    稍倾,楚天豪还真想到一个办法,不过要有人进去给泥鳅传个信,于是楚天豪马上对着手机说道:“苏晴,我有办法了,你们先回来。”

    “好”苏晴说道。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苏晴、韩飞和狗子三人回来了,楚天豪把苏晴叫到房间,问:“冈贵阳的手下还在三亚吧”

    “在”苏晴点了点头。

    “一共几个人”

    “二个”

    “想想办法让他们其中一人进一趟看守所,给泥鳅带个消息。”楚天豪说。

    “进看守所没有问题,带什么消息,你有什么计划。”苏晴盯着楚天豪问道。

    其实楚天豪的计划很简单,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先让冈贵阳的人混进看守所,趁放风的时候把消息传给泥鳅,告诉他自己为他准备了三十万,让他自己想办法贿赂管教和看守所里的人,然后自己把自己弄出去,这样一来,谁都不会查到楚天豪身上。

    在看守所里的时候,曾经看到过鸡头明目张胆的贿赂疤眼管教,然后搞进来酒和烟,所以这个办法一定能行。

    苏晴听完楚天豪的计划,点了点头,说:“三十万足够了,如果有了这些钱你口里的泥鳅还不能把他自己弄出来的话,那只能说明他是一个废物,也就不值得你捞他了。”

    于是当天下午,苏晴通知了冈贵阳在三亚的两名手下,让他们其中一人惹点事进局子,晚上的时候,那人已经被关进了看守所。

    本章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