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夫君

第302章 又见熟人

    古朗上一次带着姚二麻子的人差一点要了楚天豪的命,并且这人十分的阴险,所以他的死活楚天豪并不在意,只是他的一对儿女是无辜的。如果出现意外的话,那就超出楚天豪的底线了。

    稍倾,古朗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盯着楚天豪一字一句的问道:“你说话可算数。”

    “祸不及妻儿。今天晚上把姚东的身世传出去,然后送你们一家人离开天都,你卡里的三百六十万足够在其他地方重新开始了。”楚天豪盯着古朗说道。

    “好,如果你失信的话。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古朗满脸狰狞的说道。

    楚天豪没有说话,因为楚天豪根本不知道冈贵阳到底会怎么样处理古朗,沉默的片刻,楚天豪说:“你没有别的选择”

    最终古朗走了,带着满脸的悲愤离开了八十年代酒吧。

    楚天豪现在对冈贵阳越来越胆战心惊,这人太凶狠了,也不知道有多少仇人,难怪一年到头都不跟苏晴见一面,万一让别人知道苏晴是他的女儿,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古朗离开之后,韩飞走进了保安室:“二哥,姓古的找你什么事”

    “他儿子和女儿失踪了。”楚天豪说。

    “啊谁干的”韩飞惊呼了一声,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

    开始的时候,楚天豪还怀疑过他。

    “不知道”楚天豪摇了摇头,和冈贵阳的关系除了苏晴之外,楚天豪不想让第二个人知道。

    冈贵阳就是一颗定时炸弹,不知道哪天就爆炸了,万一让别人知道楚天豪和他的关系,搞不好就会殃及鱼池,楚天豪这条小虾米可顶不住大风浪。

    “奇怪我们刚查出古朗的老婆孩子的住处,难道其他人就知道了“韩飞一脸的疑惑。

    “也许古朗还有别的仇人也在查他,总之不关我们的事。”楚天豪说。

    “嗯,有可能。”韩飞点了点头,说:“古朗这个王八蛋替姚二麻子干了很多损阴德的事情,这下遭报应了。”

    吱呀

    保安室的门被人从外边推开了,胖子走了进来:“二哥,有个老家伙找你,说跟你认识。”

    “谁啊”楚天豪问。

    “他说姓丁,以前跟你在旁边的东北饭馆喝过酒。”胖子说道。

    “姓丁,在旁边的东北饭馆喝过酒”楚天豪眨了一下眼睛,愣是没想起这人是谁。

    随后楚天豪带着韩飞和胖子两人朝着酒吧前边走去,胖子指着吧台上一个正在撩逗服务员的中年男子说道:“就他”

    看到这人嘴上的八字胡,楚天豪瞬间想起来是谁了,江湖老骗子丁易,楚天豪那天看他可怜,不但给他付了酒钱,还请他吃了一顿饭,没想到今天他怎么又来找自己。

    “你俩忙去吧”楚天豪对韩飞和胖子说道,随后朝着江湖老骗子丁易走去。

    “丁哥,这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楚天豪走到丁易面前,一脸笑容的对他说道。

    他朝着一名服务员的屁股上拍了一下,说:“我说跟豪哥是兄弟,你们还不信,这下信了吧。”

    “讨厌”穿着黑丝和女仆装的女服务员给了丁易一个白眼,随后转身离开了。

    “兄弟,没想到这家酒吧成了你的场子,哥哥说的没错吧,你非池中之物,早晚有一天会一飞冲天。”丁易拍了拍楚天豪的肩膀说道。

    “那就借丁哥吉言了。”楚天豪抱了抱拳说道,随后对吧台的调酒师说:“丁易的酒钱都记我帐上。”

    “好的,豪哥”

    “兄弟,你这是看不起我啊”丁易是死要面子的人。

    “不不不。”楚天豪摆了摆手,说:“丁哥误会了,既然来了小弟的场子,如果还让你掏钱的话,这不是打小弟的脸吗”

    随后又跟他聊了几句,便说自己还有事,准备离开了。

    妈蛋,老子上次看他可怜才让他骗几千块钱,还真当自己是傻子啊,这次楚天豪只准备请他喝酒,不准备给他一分钱,老子又不是慈善家,卡里的每一分钱都是拿命拼来的。

    “兄弟,别急着走啊,我这次来找你可不仅仅为了喝酒,有一笔大生意想介绍给你。”丁易神秘兮兮的说道。

    楚天豪心里一阵好笑,介绍大生意给自己做还真把自己当傻子了,竟然招摇撞骗到了自己头上。

    “没兴趣。”楚天豪摇了摇头,直接变了脸,人和人相处,贵在坦诚,照顾你面子,又看你可怜,上一次才请你吃饭喝酒,最后还想着法子送钱,楚天豪仁至义尽。

    楚天豪掉头就走。

    “兄弟,你看不起老哥哥”丁易追了上来。

    楚天豪笑了笑,说:“庙太小,做不了大生意,要不你去找江城的四大势力问问。”

    “兄弟,等等,老哥哥也不卖关子了,你听听这生意能不能做。”丁易再次拦住了楚天豪。

    楚天豪眉头微皱,心里已经涌出一丝怒火,不过最终压了下去:“说吧”

    丁易左右看了看,然后把自己拉到酒台的一个角落里,小声的说道:“古朗的老婆孩子被人绑架了。”

    “咦”听到他的话,楚天豪瞬间瞪大了眼睛,今天的怪事真是碰到一块了,刚才古朗给自己下跪,现在这个曾经自己帮助过的老骗子,竟然说出了一句跟他身份完全不相符的话。

    “你怎么知道我晚上还看到古朗的儿子姚东在打台球。”楚天豪说。

    “应该是私生子,对,肯定是私生子。”丁易说道,随后看到楚天豪不相信,于是就详详细细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这老骗子把楚天豪给的钱花完之后,便在街上招摇撞骗给人看命,有时运气好,可以花天酒地几天,运气不好的话,他便会在市区的一个烂尾楼里过夜。

    今天下午他一如既往的在那栋烂尾楼里睡觉,三点多钟的时候,被一阵吆喝声惊醒了,随后便看到五个汉子提着三个麻袋走进了这栋烂尾楼,随后在他们的交谈之中,老骗子知道了三个麻袋里的人竟然是古朗的老婆孩子。

    老骗子被古朗打过,于是就想找楚天豪帮着他敲诈古朗一大笔钱,这就是他所谓的大生意。

    楚天豪想了一下,随后把韩飞叫了过来,然后开车带着老骗子丁易和韩飞两人朝着那栋烂尾楼开去。

    在离烂尾楼大约还有三百米的时候,楚天豪便把车子停了下来,然后由丁易带路,朝着那栋烂尾楼摸去。

    烂尾楼外边是一层围墙,老骗子熟门熟路的带着我们从一个坍塌的地方走了进去。

    “他们就在地下那一层。”老骗子说。

    这栋烂尾楼大允有二、三十层高,地底下还挖了一个很大的停车场,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停工了。

    “跟着我。“老骗子说,随后小心翼翼的带着楚天豪和韩飞两人朝着烂尾楼的地下停车场摸去。

    本来晚上就黑,来到了地下停车场,更是伸手不见五指,不过老骗子倒是十分熟悉,带着楚天豪和韩飞两人七拐八拐,突然看到前方有了灯光。

    “看,他们就在那。”老骗子指着前方的灯光说道。

    楚天豪仔细看去,果然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和一男一女两个小孩被绑在一起,嘴巴上贴着胶带。

    “是他们吗”楚天豪对身边的韩飞问道,因为只有他见过古朗的老婆孩子。

    “嗯,就是”韩飞仔细看了一会,最后点了点头。

    冈贵阳留在这里看守古朗老婆孩子的人一共只有两人,楚天豪不由的朝着老骗子看去,问:“你不是说看守的人有五个人吗怎么只有两人”

    “这我下午看到他们的时候是五个人,也许其他三人回去休息了,可能明早来换班。”老骗子回答道。

    楚天豪眨了一下眼睛,觉得他应该没有道理骗自己,思考片刻,小声的对韩飞说道:“今天晚上下班之后,让胖子、三条和狗子三个人过来。”

    “二哥,你想干吗帮古朗解救他的老婆孩子别忘了一个月前,咱们差一点被他带人砍死,这是他与别人的仇,我们不落井下石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那还有帮他救人的道理。”韩飞说道,根本不想理睬古朗的事情。

    楚天豪心里还真是害怕等古朗把姚东是姚二麻子私生子的消息传出去之后,会被冈贵阳给灭口,古朗死活楚天豪不想管,但是按照冈贵阳的性格,八成这娘三也活不成了。

    可是这已经超过了楚天豪的底线,如果不知道对方的下落也就罢了,可是也许是上天跟自己开了一个玩笑,以前无意之中帮助的一个老骗子,竟然给自己带来了古朗老婆孩子的消息。

    “古朗的事情跟他们娘三无关,不知道也就罢了,可是现在我们知道了,难道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去死”楚天豪对韩飞反问道。

    “二哥,这是古朗坏事做多了,老天爷惩罚他,我们就别管了。”韩飞的性格有点睚眦必报,上一次古朗带人差一点把我们全部砍死,这件事情他一直耿耿于怀。

    楚天豪其实何偿想管,但是看着两个孩子和一个女人,韩飞实在说服不了楚天豪不去管这件事情。

    冈贵阳绝对会斩草除根,不然不付合他的性格。

    “去把胖子、三条和狗子叫来,小飞,我也想杀了古朗,但是有些事情不能做得太绝了,就算给兄弟们积点阴德吧。”楚天豪说。

    “二哥,唉,好吧”最终韩飞答应了,悄悄的离开了。

    楚天豪和韩飞的谈话都避开了老骗子,他并不知道我们两人刚才在嘀咕什么。

    “兄弟,这票能值不少钱吧,又没有一点风险,只是卖个消息给古朗而已。”老骗子还在做着发财的美梦。

    “丁哥,这件事情有点复杂,如果你想长命百岁的话,就当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过,有的钱,可以赚,但是有的钱,一旦沾上一点关系,那就会粉身碎骨。”楚天豪对老骗子说道。

    这可是冈贵阳和姚二麻子之间的争斗,老骗子如果卷入其中,百分之百他怎么死的都搞不清楚。

    “兄弟,你别吓唬我。”他说:“老哥我也在江湖上混过十几年。”

    “丁哥,你既然混过就应该知道,江湖讲祸不及妻儿,现在有人动了古朗的老婆孩子,你说这是多么大的仇,或者是多么大的势力,又或者是多么凶狠的人,如果对方这件事情被你给破坏,你说他会怎么办“楚天豪对老骗子反问道。

    “这我骗点钱,然后就离开天都。”老骗子说。

    “五万块,丁哥你今天晚上就走,如何”楚天豪说

    本章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