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夫君

第296章 异想天开

    江湖就是这么残酷,有本事你上位,没本事只能认命。

    虽然这就是现实,但是冈贵阳这么说楚天豪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这可能就是冈贵阳的短板,他有魄力,杀伐果断,脑子灵活,但是却不能一统天都的江湖势力,缺的就是笼络人心的手段。

    “叔,姚二麻子有个私生子。”楚天豪沉默了几秒钟,开口说道。

    “哦在哪里”冈贵阳问,声音有点急切,看来他跟姚二麻子还真是有仇。

    “古朗手中有一张欠条,我想明天出现在我的手里。”楚天豪说。

    “小事。”冈贵阳说:“告诉我,姚二麻子的私生子在那里”

    “叔,这张底牌你想怎么用”楚天豪问。

    “楚天豪,别跟我讨价还价,快说,姚二麻子的私生子在那里。”冈贵阳的声音阴森了起来。

    “如果有一天姚二麻子倒了,或者势力大大消弱了,鞍山路的场子归我,长春路的皇城洗浴中心也归我。”楚天豪说。

    “行,这两处地方都不是什么肥肉,没人跟你抢。”冈贵阳很痛快的答应了。

    “姚东,古朗的儿子姚东就是姚二麻子的私生子。”楚天豪说。

    嗬嗬

    冈贵阳发出野兽般的声音,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姚东小小年纪就开始胡作非为,那就别怪楚天豪心狠手辣了,再加上一个月前,姚二麻子派人差一点要了楚天豪的命,所以楚天豪才会毫不犹豫的将这件事情告诉冈贵阳。

    别人视楚天豪的如蝼蚁,命如草芥,那楚天豪又何必妇人之仁呢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姚二麻子如果不叫人对楚天豪下狠手,楚天豪也肯定不会对他儿子动毒心,这就叫做因果循环,怪不得楚天豪。

    再说了,在江湖混,如果手慈手软的话,最后死的只能是你自己。

    慈不带兵,义不掌财,千古不变的道理。

    挂断电话之后,古朗手中欠条的事情楚天豪已经不再担心,姚二麻子如果没有正当的理由,为了他儿子的安全,应该近期不会再来找麻烦了,只要冈贵阳出手,接下来有麻烦的就是姚二麻子了。

    啾啾啾

    解决了这件事情,楚天豪吹起了口哨,然后离开了保安室,跟韩飞说了一声,让他看好酒吧,楚天豪提前下班了。

    一个月没回家了,当楚天豪开车回到名流雅苑,想给薛雅柔和雨灵冷雪岑一个惊喜的时候,猛然发现房门换锁了起来,楚天豪根本打不开门,并且叫了半天,里边一点动静都没有。

    楚天豪拿起手机拨通了薛雅柔的电话,特训了一个月,楚天豪累得死去活来,开始几天还跟薛雅柔和冷雪岑通过电话,随后随着训练量的加大,楚天豪的手机基本上处于关机状态,直到今天才开机。

    “喂,媳妇,怎么门换锁了,我都在外边叫了半个小时门了,给我开开门吧。”电话接通之后,楚天豪用十分可怜的声音说道。

    “名流雅苑的房子已经卖掉了。”薛雅柔说。

    “啊卖掉了那你现在住那里”楚天豪吃惊的问道。

    “天大旁边的金沙湾小区。”薛雅柔告诉了楚天豪一个地址。

    半个小时之后,楚天豪开车来到了天大旁边的金沙湾小区,找到了薛雅柔的新家,竟然是一栋二层小别墅。

    楚天豪站在这栋小别墅门前,有点恍惚,妈蛋,这个地段,这么一栋小别墅,至少要二千万以上吧,薛雅柔不会把她全部的钱都拿出来了吧。

    叮咚叮咚

    楚天豪按响了门铃,稍倾,门开了,冷雪岑站在里边,嘟着个小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雪岑,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楚天豪露出一个笑脸,问道。

    “臭姐夫,你为什么一个月不接我电话。”

    “姐夫有事,现在不是回来了。”楚天豪说。

    “是不是知道我们搬新家了,你才回来”冷雪岑小声的对楚天豪问道。

    “呃什么意思”楚天豪眨了一下眼睛,盯着她问道,搞不明白她脑子里在想什么。

    “干妈也跟我们一块住了,你们两人可以光明正大的相处了。”冷雪岑意味深长的说道。

    听到她的话,楚天豪脸上露出一丝尴尬,说:“瞎说什么,我和你干妈清清白白。”楚天豪肯定不会承认。

    “哼,最好清清白白,我会随时监视你们两人的一举一动。”冷雪岑对楚天豪警告道。

    当楚天豪走进别墅客厅的时候,看到薛雅柔和吴桂芳两人正坐在沙发上聊天,电视里演着一部抗日剧。

    薛雅柔瞥了一眼,没有理楚天豪,可能还在生气。

    “妈”楚天豪先喊了吴桂芳一声妈,她应了一声,脸色有点发红,可能想起楚天豪跟她在床上的事情了。

    随后坐到了薛雅柔旁边,说:“媳妇,怎么还生气呢”

    “哪敢生你的气,以后天都的大人物,指不定还要你罩着呢。”薛雅柔阴阳怪气的说道,看样子心里还是有气。

    “嘿嘿”楚天豪尴尬的笑了笑,说:“再怎么我也是一个男人,不能吃一辈子软饭吧。”

    “哼”薛雅柔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吴桂芳此时开口打圆场,说:“不早了,都睡觉吧。”随后她拉着冷雪岑上楼去了。

    别墅一共二层,一楼是客厅、厨房和餐厅,还有一个储藏室,二楼是三个房间。

    吴桂芳和冷雪岑两人上楼之后,楚天豪慢慢的朝着薛雅柔靠了过去,顺势将她的小蛮腰给搂住了:“媳妇,天色已晚,我们也安歇吧。”

    “松手,今天你睡沙发。”薛雅柔用肘部撞了楚天豪一下,痛得楚天豪吡了吡牙。

    “啊,媳妇,不要啊,我知道你关心我,怕我受伤或者丢了小命,但是我毕竟是一个男人,虽然没钱没势,但是却有自尊,我不想靠你养着,你能明白吗”楚天豪十分认真的说道。

    “虚伪。”薛雅柔说。

    “这不是虚伪,这是一个男人的自尊,希望你能够尊重。”楚天豪的表情很严肃。

    楚天豪可以失去一切,但是绝对不能失去他的自尊,因为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尊都没有了的话,街边的野狗都会瞧不起你。

    薛雅柔盯着楚天豪看了几秒钟,最终没有再说话。

    稍倾,楚天豪再次靠了过去,说:“媳妇,咱们睡觉吧。”随后薛雅柔半推半就的被楚天豪拉着上了楼。

    主卧很大,还有一个很大的阳台,果然是一分钱一分货,楚天豪还是第一次住这么大的房间。床也很大,好像是特别定制的,看着至少有二米宽。

    薛雅柔扔给楚天豪一套睡衣,让楚天豪去洗澡,用了十分钟洗完澡,急匆匆的冲进卧室,薛雅柔正躺在床上看书,雪白修长的大腿从睡衣里露了出来,看得楚天豪浑身燥热。

    “媳妇,我们是不是该圆房了。”楚天豪对薛雅柔说道。

    “想吗”薛雅柔抬头看来。

    “做梦都想。”楚天豪说。

    “可是我不想”薛雅柔说。

    。。。。。。

    本章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