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夫君

第295章 被利用了

    随后两人又聊了两句,她便离开了,直到陈萍的背影消失,楚天豪还站在酒吧大门口。

    “二哥,人都走了,你还看什么。”突然韩飞的声音在楚天豪背后响了起来,吓了楚天豪一跳。

    “臭小子,想吓死我啊。”楚天豪瞪了他一眼。

    “嘿嘿,刚才跟陈萍谈什么呢”韩飞问。

    “秘密”楚天豪得意的说道。

    “二哥,这一次看样子陈萍是真得很感动,你离开的这一个月时间,她几乎每天都来酒吧打探你的消息,啧啧,鞍山路的一支花可能要被你给摘了。”韩飞一脸贱笑的说道。

    “去去去,思想不纯洁,小心我告诉你师父。”楚天豪对韩飞威胁道。

    他嘿嘿一笑,随后开口说道:“二哥,姚二麻子一直没有再派人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我这里却有一个新情况。”

    “什么新情况”楚天豪问。

    “二哥,你不是一直让我派人盯着古朗吗上个星期,他出院之后,去了一个地方。”韩飞说。

    “哪里”

    “南城区,万科青竹苑,十号楼三单元602。”韩飞回答道。

    “里边住着什么人,你应该打探清楚了吧。”楚天豪问。

    “一个女孩,正上初一,一个男孩,小学四年级,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儿女双全。”韩飞说。

    楚天豪和韩飞心里都明白,这一男一女是古朗的死穴。

    “祸不及妻儿,不到最后关头,这张底牌不要动,只有你知我知,明白吗”楚天豪对韩飞说道。

    “嗯”他点了点头。

    谁知道我这话刚说完,就看到一辆车子停在了酒吧门口,古朗带着两名手下从车子里走了出来,看到楚天豪在门口站着,于是直接走了过来,眼晴里充满了仇恨的目光,上一次他被楚天豪一甩棍打得头破头流,直接晕倒在地上。

    “楚天豪,你还敢来鞍山路。”古朗恶狠狠的瞪着楚天豪说道。

    “姓古的,上一次是不是揍得你轻了,你他妈还敢来,信不信今天我弄死你。”楚天豪双眼微眯,发出一道寒光,全身的杀气涌出,朝着古朗走近了一步。

    随着楚天豪的逼近,古朗的脸色一白,楚天豪看到他的目光有点慌张,然后急忙朝后倒退了两步,嚣张的气势瞬间被楚天豪压了下去。

    “楚天豪,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手里可有你签字画押的欠条,把八十年代酒吧这两个月的分成给我,一共是二十五万八千六百三十块,少一分,我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古朗可能感觉丢了面子,马上又朝前走了两步,来到了楚天豪的面前,将一张欠条在楚天豪面前晃了一下。

    楚天豪的手朝上一扬,吓得他怪叫一声,马上再一次朝后退去,同时嘴里喊道:“楚天豪,你想干吗”

    “头痒,挠挠痒,古朗,你怕什么我又不打你。”楚天豪挠着头,一脸鄙视的盯着他,这孙子可能上一次真被楚天豪的偷袭给打怕了,留下了心理阴影,楚天豪刚才脑袋有点痒,伸手挠挠痒都能把他吓得大呼小叫。

    “楚天豪,限你三天时间把钱转到我的帐户里,不然的话,自然会有人收拾你,哼”古朗色厉内荏的说道,随后一挥手,他的一名手下将一张4纸递了过来,上面打印着一个帐户。

    “我们走”古朗可能是真怕楚天豪了,转身带着两名手下准备离开。

    “喂,等等,我有点私事跟你说。”楚天豪对古朗说道。

    “什么事”古朗转身盯着楚天豪问道。

    “咱俩到那边说,你不会不敢吧。”楚天豪故意激他。

    “哼”古朗冷哼了一声,说:“我没什么跟你好说。”

    “喂,你把我逼急了,不怕你儿子姚东万一那天放学没有回家”楚天豪说。

    “姚东少一根汗毛,我保证你会死无葬身之地。

    楚天豪故意这么说,就是想看看方朗的反应,楚天豪虽然没有做过父亲,但是他的反应也太淡定了。根本不像一个真正父亲应该有的反应。

    方朗上了车,消失在楚天豪的视线之中,楚天豪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现在已经可以百分之百确定。姚东不是方朗的亲生儿了,他仅仅是在帮姚二麻子养私生子和情妇。

    “二哥,现在怎么办古朗手里有那张欠条,如果真按江湖规矩办的话。我们可就麻烦了。”韩飞说道:“要不用南城区万科春竹苑的事情将欠条换回来”

    “本来我确实想这样,但是现在觉得这样太便宜古朗了,同时还有可能暴露我们知道姚东是姚二麻子私生子的事情,如果这件事情暴露的话,你说姚二麻子会怎么样”楚天豪对韩飞反问道。

    “他肯定会让人杀了我们。”韩飞回答道。

    “对,所以这个消息是一把双刃剑,用好了,也许可以一招致敌于死命,但是用不好的话,可以适得其反,所以现在还不是翻底牌的时候。”楚天豪说。

    “嗯”陶小军点了点头,说:“二哥,那欠条的事情怎么办”

    “让我想想。”楚天豪说,楚天豪对于欠条的事情也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姚二麻子没有再来找麻烦,估摸着应该是不想把事情弄得太大,以免有心人猜到点什么,他需要一个理由,而欠条就是最好的理由,三天之后,楚天豪面对的也许不是古朗的刁难,而是姚二麻子的再次打击。

    上一次姚二麻子给他儿子出气,只敢偷偷摸摸派人装成古朗的手下,这一次,他有了一个很好的理由,只要古朗将欠条给了他,那么他就可以明目张胆的来鞍山路收拾楚天豪了。

    古朗之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将欠条交出去,无非就是想把钱搞到手,因为欠条一旦到了姚二麻子手里,钱就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了。

    “麻烦啊”楚天豪在心里暗道一声。

    上一次血战之后,八十年代酒吧算是出了名,再加上丁勇看了一个月,几乎将鞍山路附近的小混混全部镇住了,所以现在酒吧里基本没有人敢闹事,即便有喝醉了发酒疯的,胖子他们也能处理,其实现在楚天豪来不来酒吧都一样。

    回到保安室之后,楚天豪练起了一头碎碑,一边练一边思考着欠条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姚二麻子找到理由光明正大的对付自己。

    “怎么办”楚天豪眉头紧锁的想着办法。

    姚二麻子将私生子放在古朗这里养,无非就是害怕他的仇人报复,那么万一让他的仇人知道了这件事情的话

    想到这里,楚天豪拿起手机拨通了一条龙的号码,铃声大约响了三下,手机里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喂”

    “叔,是我,楚天豪。”楚天豪说。

    “找我有事”

    “叔,苏晴一直没跟我联系,她现在还好吗”楚天豪问。

    “她很安全。”冈贵阳回答道。

    “叔,你什么时候动张老七啊”楚天豪问。

    “不该问的别多问。”冈贵阳说:“没事别打电话给我。”说着他就要挂断电话。

    “叔,有事,有重要的事。”楚天豪急忙说道。

    “说”

    “姚二麻子有仇人吗”楚天豪问。

    “有”

    “谁”楚天豪心里有点小激动,还好自己认识冈贵阳,不然的话,想打听一下姚二麻子的仇人都不可能。

    “我”

    “啊”听到冈贵阳的话,我当场愣住了。

    “你以为我把你安排在鞍山路是无心之举吗哼哼”冈贵阳哼哼了两声,说:“苏晴说你是个人才,如果你真是一个人才的话,自然就会像一枚钉子一般钉在姚二麻子的地盘上,只要有我的暗中帮助,就可以慢慢的蚕食掉对方,如果你是一个绣花枕头的话,那只能怪你自己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