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夫君

第285章 都是爷们

    咚咚

    “雪岑你在里边吗”外边传来薛雅柔的敲门声,楚天豪瞬间瞪大了眼睛,一脸的惶恐,三魂七魄直接吓掉了一半。

    冷雪岑此时脸色也有点发白,她虽然平时说的大胆,但是此时此刻,她也是一脸做贼心虚的惶恐:“姐夫,怎么办”她小声的对楚天豪询问道。

    楚天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然后脑子里迅速的想着办法,现在的自楚天豪毕竟也算见过大场面,人命手里就有二条。

    “先应着你姐。”楚天豪在其耳边小声的说道。

    “姐,等一下,我马上出去。”薛雅柔说道。

    “哦你快点。”薛雅柔催促道。

    “知道了,姐”冷雪岑应了一声,随后小声的对楚天豪询问道:“姐夫,接下来怎么办你快想办法。”

    楚天豪真想损她几句,你刚才不是很胆大吗还说看见就看见,正好不用解释了,现在怎么却变得这么胆小了不过最终忍着没说,现在还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被李薛雅柔抓到的话,不但冷雪岑完蛋,楚天豪更加完蛋。

    “你出去,就说你肚子痛,往你姐怀里倒,她肯定会马上扶你回卧室,这样我就可以趁机离开。”每到关键时刻,楚天豪脑子都特别好用。

    “行吗”冷雪岑的表情有点害怕。

    “行,没事,不要紧张,你一定行的。”楚天豪对她鼓励道。

    “好吧”冷雪岑点了点头,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打开洗手间的门走了出去。

    “哎呀姐,我肚子痛,你帮我看看。”外边传来冷雪岑的叫声。

    “雨灵,你怎么了”楚天豪听到薛雅柔紧张的询问道,随后就是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还有雨灵不停的痛苦声。

    稍倾,脚步声远了,楚天豪慢慢的打开洗手间的门,朝着外边看了一眼,发现客厅里没人,于是下一秒,楚天豪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出了洗手间,接着从主卧室门口一闪而去,直接冲进了客房。

    呼哧呼哧

    冲进客房之后,楚天豪背靠着门,手按在胸口上,大口大口呼吸起来,刚才从洗手间冲出来的时候,心跳绝对超过了一百八。

    “咦,刚才我怎么好像看到一个人影”突然门外边传来薛雅柔的声音,吓得楚天豪一跳,暗道:“难道刚才她看到自己了不会吧”

    “姐,你肯定看错了。”下一秒,楚天豪听到了冷雪岑的声音。

    “你肚子不痛了”

    “痛,哎呀”

    稍倾,两人的声音再也听不到了,八成是关上了房门。

    楚天豪呼吸平稳之后,直挺挺的倒在了床上,仰望着天花板,刚才被冷雪岑和血药如两次惊吓,楚天豪是真怕吓出什么后遗症来。

    “都已经这样了,要不就要了她的身子”楚天豪脑海之中出现了雨灵的大长腿。

    想着想着,楚天豪睡了过去,当第二天早晨起来的时候,发现薛雅柔阴着脸,袁雨灵偷偷对楚天豪伸了伸小舌头,做了一个鬼脸。

    楚天豪眨了一下眼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楚天豪在洗手间里刷牙洗脸的时候,薛雅柔走了进来。

    “楚天豪,我警告你。”薛雅柔的语气十分不善。

    “又怎么了”楚天豪盯着她问道,一脸的不知所措。

    “怎么了你昨天晚上在洗手间里干嘛了”薛雅柔冷冰冰的问道。

    “昨晚洗手间”听到薛雅柔的问话,楚天豪的心瞬间提了起来,难道她已经知道了,不可能吧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楚天豪装出一脸无辜的表情,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只要没有当场被抓到,楚天豪打死也不会承认的。

    “听不懂楚天豪,你是不是拿雨灵的内衣和丝袜做坏事了”薛雅柔凶巴巴的瞪着楚天豪问道。

    听到她这样说,楚天豪提起的心瞬间放了下来,紧张的神情一扫而空,原来是这件事啊,昨天晚上冷雪岑将薛雅柔拖住,我提起裤子就跑掉了,没有时间打扫战场,留下了痕迹,可能被她看到了,才有了今天早晨的兴师问罪。

    “我是男人,我有生理需求的,你又不让我上,我当然只能自己解决了。”楚天豪一脸委屈的说道。

    “你你的意思是怪我咯”薛雅柔用手指着楚天豪问道,脸上看起来很生气。

    “我可没说。”楚天豪说,不过脸上的表情和神色都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无耻”薛雅柔说道。

    楚天豪吡了吡牙,说:“睁眼说瞎话,我有牙啊”

    “你混蛋”薛雅柔被楚天豪的无耻给气坏了,已经忘了为什么向楚天豪兴师问罪了。

    在洗手间里跟她打情骂俏了一会,一直冷雪岑在外边喊:“姐,姐夫,你们两个不会大清早在洗手间里啪啪啪吧”

    “臭丫头,乱说什么呢。”薛雅柔最后瞪了楚天豪一眼,离开了洗手间。

    啾啾啾

    楚天豪吹着口哨,开始洗澡,等他洗漱完之后,发现薛雅柔和冷雪岑两人已经出去了。

    楚天豪下了一碗面,一边吃着一边给苏晴打电话,可惜她的手机仍然打不通,也不知道冈贵阳把她藏那里去了。

    想了一下,楚天豪试着拨打了冈贵阳的电话。

    “喂”手机里传出冈贵阳冷冰冰的声音。

    “叔,苏晴现在在那里”楚天豪问。

    “不该你知道的别问。”冈贵阳说。

    “哦”楚天豪撇了撇嘴,说:“叔,张老七是不是要倒了”

    “自己猜。”

    “叔,你牛”楚天豪拍马屁道。

    “没事,我挂了。”冈贵本不吃这一套。

    “叔,别挂,有事,我有事跟你说。”楚天豪急忙说道。

    “说。”

    “那个,叔,这一次你能把张老七和许志强同时玩弄于股掌之间,我出力最多,你看是不是等张老七倒了,他在长春路的那家洗浴中心归我所有啊。”楚天豪小心的对冈贵阳试探着问道。

    “想要”他问。

    “嗯”楚天豪答。

    “自己想办法抢,抢不到,只能说明你无能”

    啪嗒

    冈贵阳说完之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嘟嘟

    听着手机里嘟嘟的电流声,楚天豪撇了撇嘴,自语道:“看来冈贵阳的捷径是走不通了,只能靠自己抢。”

    本来想着看能不能不费一兵一卒,将长春路的皇城洗浴中心给占了,现在看来,楚天豪太单纯了,以冈贵阳的个性,即便真成了他的女婿,怕是也要带人一刀一枪的打出地盘。

    “打就打,以有心算无心,我还不信拿不下长春路的这家洗浴中心。”楚天豪攥紧的拳头,在心里暗暗想道。

    吃完面,楚天豪百无聊赖,于是驶车去了天大,准备找吴桂芳亲热亲热,昨晚被冷雪岑给撩拨的够呛,虽然最后她用手给解决了,但是根本灭不了楚天豪心中的火。

    但是当楚天豪来到江大校园的时候,发现吴桂芳不在,拨通她手机才知道,她跟薛雅柔、冷雪岑在一块,三个女人正在逛街。

    挂断电话之后,楚天豪心里一阵郁闷,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喂”

    转身看去,竟然是毛寸头,她穿着一件肥大的牛仔背带裤,脚上是一双奶白色的帆布鞋,胸前平平,眉宇间带着一丝英气,全身上上下下没有一点像女人的地方,楚天豪怀疑她都不用穿内衣。

    楚天豪实在不想搭理她,于是转身装做没听见,朝着停车的方向走去。

    “喂,楚天豪”她跑了过来,挡在楚天豪的身前。

    “男人婆找我什么事”被她挡住了去路,于是楚天豪只好忍着性子问道。

    “陪我喝酒去。”范思圆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眼睛里带着一丝悲伤,可能遇到什么伤心事了。

    “没空”楚天豪实在对她一点好感都没有,还处处被她威胁,所以即便看出来她今天可能心情不好,但是仍然没有给她一点好脸色。

    楚天豪说了一句没空,随后绕过她的身子,钻进自己的车子,准备离开,可是没有想到,假小子也跟了过来,直接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上。

    “今天不要惹我,不然的话,你会后悔的。”假小子说道。

    楚天豪真想把她赶下车,但是思考再三,最终还是忍下来了,毕竟她知道自己和吴桂芳的秘密,而这个秘密绝对不能传出去,一旦传出去,楚天豪和吴桂芳都会身败名裂,无脸再在天都住下去了。

    “去那”楚天豪问。

    “那都行,只要有酒。”假小子说道。

    大白天酒吧不开门,于是楚天豪只好找了一家饭馆,带着她走了进去,点了六个菜,本来想要啤酒,但是假小子直接对服务员说:“六十度衡水老白干,二瓶。”

    服务员走后,楚天豪盯着假小子,说:“喂,点这么烈的酒,你喝啊”

    她抬头看了楚天豪一眼,说:“你陪我喝。”

    “凭什么,我不喝,要喝我也喝啤酒。”楚天豪根本没有义务陪她喝酒,还喝烈酒,做梦呢。

    “你有没有良心,我都这个样子,让你陪我喝个酒怎么了”假小子拍着桌子大声的说道,随之引来不少人目光。

    “我们很熟吗”楚天豪不吃她这一套,瞪着她问道。

    “不熟是吗好,既然不熟,你的秘密我也不需要替你保密了,大家听着”假小子还没喝酒已经疯了,突然站起来大吼大叫,楚天豪一听这还得了,于是马上捂着她的嘴将其重新拉回座位:“姑奶奶,我喝,我喝行了吧。”

    稍倾,服务员把菜和酒都端了上来,并且给了两个一两大的小酒杯。

    “先喝一个”假小子倒了两杯白酒,端起来对楚天豪说道。

    楚天豪心里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想喝,但是假小子今天可能受到什么刺激了,楚天豪现在再刺激她的话,好肯定会口无遮拦,八成会把自己和吴桂芳的事情说出去。

    “好,喝一个”楚天豪咬着牙跟她干了一杯。

    一辆六十度的衡水老白干下肚,楚天豪感觉整条食道都火辣辣的痛,乖乖咧,楚天豪就是两瓶啤酒的量,现在跟她喝六十度的白酒,简直就是找死,所以没多久,楚天豪就感觉晕乎乎。

    “来,再干一个。”假小子又端起了酒杯。

    “那个”

    “别婆婆妈妈,是男人就干了。”

    铛

    她端着酒杯跟楚天豪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喝啊,是不是男人”

    我擦,被她一激,楚天豪直接一扬头,一两老白干又下了肚:“咱都是爷们。”楚天豪说。

    “对,都是爷们”假小子二两白酒下肚,满脸通红,脑袋也有点不好用了,楚天豪讽刺她是爷们,都没有听出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