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夫君

第146章 万般刁难

    楚天豪尴尬的低下头,说实话楚天豪现在是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冷雪岑了,同时心里也在奇怪,为什么冷雪岑一点都不觉得尴尬呢

    “姐夫,你脸红什么反正你跟我姐是假夫妻,你又不是我真姐夫,咱们俩这么做不算什么。”冷雪岑想的倒是很开。

    “证是真的。”楚天豪连忙提醒道。

    不过现在的冷雪岑根本就不在乎什么证,什么姐的,而是低下头朝楚天豪的兄弟看了一眼,一脸坏笑额问道:“姐夫,你这么硬撑着难道不难受吗如果你今晚你偷偷去我的房间,我肯定不会拒绝你的。”

    “咳咳。。。别乱说话。”楚天豪现在很窘迫,心里也在合计,刚刚自己为什么答应冷雪岑的要求,真的亲了她,难道是怕她把事情告诉薛雅柔吗,不过在楚天豪自己看来,这仅仅只是一个借口罢了。

    “嘿嘿。”看到楚天豪窘迫的样子,冷雪岑嘿嘿一笑继续说道:“姐夫,晚上我给你留门噢”

    面对着赤果果的诱惑,楚天豪咽了咽口水,尽量不去思考这件事情。

    然而冷雪岑随后又抛出一个诱惑:“姐夫,你是喜欢护士装,还是喜欢透明黑丝啊”

    听到这话,楚天豪差点没喷血,于是赶紧起身朝着卫生间走去,楚天豪实在是受不了了,心里想着惹不起老子还躲不起么

    当天晚上,薛雅柔果然没有让楚天豪进卧室睡。这一点楚天豪早就猜到了。

    可是躺在沙发上的楚天豪却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之所以失眠不是因为薛雅柔的事情,而是因为冷雪岑说要给自己留门。

    “到底去不去呢”楚天豪暗暗在心里合计道。

    此时的楚天豪心里像长了草一样,根本就无法入眠,甚至在考虑到底去不去的问题的时候,不由的舔了舔自己发干的嘴唇,仿佛上面还留有冷雪岑的味道。

    “不行老子绝对不能当禽兽”楚天豪在心里告诫道。

    想罢后,楚天豪起身来到卫生间,给自己冲了一个凉水澡,可完事之后仍然不能解决问题,依旧是老样子,睡不着。

    就这样,楚天豪折腾了整整一个晚上,冲了四五次凉水澡,而且在还卫生间拿着薛雅柔和冷雪岑的内衣裤练了三次麒麟臂,可依旧没有没有什么效果,直到天亮,楚天豪也没有睡着。

    早晨的时候,楚天豪顶着两只熊猫眼简单的做了点小米粥,打开两袋榨菜,外面煮了几个鸡蛋。

    薛雅柔出来后,看到楚天豪的熊猫眼后,仅仅是瞥了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倒是冷雪岑,出来后,见楚天豪的样子,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姐夫,你昨晚是不是没睡好啊”

    楚天豪心里这个气啊心想老子没睡好的原因,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家伙。

    随后楚天豪狠狠的瞪了一眼冷雪岑,然后很自然的为她盛了一碗粥,又把鸡蛋去了皮,放在到她的面前。本来楚天豪也想给薛雅柔盛粥的,不过一看到薛雅柔阴着连,就好像自己欠她几百万似得,于是楚天豪便没有动手。

    可没想到的是,薛雅柔刚和了一口粥就嚷道:“楚天豪这是粥吗怎么这么难吃”

    楚天豪愣了愣,刚要说话,这时坐在一旁的冷雪岑开口说道:“姐,不难吃啊这不比外面小摊的强多了。”

    听到冷雪岑这话,楚天豪缓过神来,急忙也尝了一口粥,一点都不难吃啊心里不由的有点生气,同时转头看着薛雅柔心里暗骂道:“你大爷的老子哪里得罪你了,这不是鸡蛋里挑骨头嘛从昨天回来就和老子找麻烦”

    “不吃了我上班去“面对着楚天豪的目光,薛雅柔并没有打算回答他,不知道为什么生气,突然站起身,将筷子一丢,拿起背包就向门口方向走去。

    楚天豪撇了撇嘴,心里想到自己的大哥欧阳寒风还等着自己的消息呢如果再不和薛雅柔说明情况,可就全耽误了。

    想到这里,楚天豪只能硬着头皮对准备上班的薛雅柔询问道:“媳妇,我大哥那个计划书你看的怎么样了”

    “不用看了,我没钱”说完,薛雅柔砰的一声把防盗门关死,接着便气呼呼的下了楼。

    楚天豪傻傻的坐在椅子上,真得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得罪了薛雅柔。

    “雪岑,你说说你姐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难道这味觉也坏了,明明这小米粥很好吃,她却就说难吃要不就是故意找我的茬,我也没得罪她啊”楚天豪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做错,还是薛雅柔哪根筋搭错地方了,于是转头对一旁的冷雪岑询问道。

    “哈哈哈。。。姐夫你真是太可爱了。”冷雪岑见楚天豪一脸认真的模样,哈哈大笑起来。

    “可爱吗你姐可没这么觉得”楚天豪撇了撇嘴继续说道:“雪岑,你帮我分析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你先亲我一下。”冷雪岑把她的脸伸到楚天豪的眼前。

    “算了,我还是自己琢磨吧”楚天豪婉言拒绝道。

    “快点亲,不然我也生气了”冷雪岑催促道。

    没有办法,楚天豪只好再次来了个蜻蜓点水式,亲了一下冷雪岑雪白粉嫩的脸颊:“这下可以说了吧”

    冷雪岑缩回深知,对楚天豪露出一个笑脸:“不可以说”

    “你”楚天豪气的说不出话来。

    “姐夫,我要上学去了,唉,昨晚我白白穿了护士装在床上睡了一个晚上,可惜某人胆小如鼠不敢进来。”冷雪岑对楚天豪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拿起书包就跑了出去。

    望着冷雪岑的背影,楚天豪咬牙切齿的暗道:“麻蛋,再敢诱惑我,老子说什么也要把你这个妖精吃掉。”

    冷雪岑一走,房间里就只剩下楚天豪一个人,可是楚天豪冥思苦想了许久,也不知道薛雅柔到底吃了什么药,回来之后就有点好脸色也不给自己,怎么想自己也没有地方得罪过她啊楚天豪坐在椅子上一个人傻傻的发呆。

    本章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