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超品夫君

第002章 匆忙结婚

    虽然楚天豪觉得马姐这诡异的笑容似乎预示着事情并不像自己所考虑的那般简单,但眼下面对着冷若冰霜的薛雅柔,他也不好当面去询问什么。

    “好了,这下我就放心了,天豪这三年你可要老老实实的配合雅柔,若是让我知道你欺负她,看我怎么收拾你。”坐在一旁的马姐望着楚天豪打趣道。

    这话初听虽是玩笑,不过细细品来,也是忠告差不了多少。

    只是没等楚天豪点头回应,将协议收拾好的薛雅柔,就冷冷的回道:“放心,他不敢”

    楚天豪听闻这话,转头看了看自信满满的薛雅柔,瞧那表情似乎已经看透了自己。

    眼下事情已经办成,为了那三十万块钱,楚天豪也只好认命。

    和薛雅柔又聊了十多分钟后,马姐就匆匆的离开了咖啡厅。

    看到介绍人离开,楚天豪有些紧张,转头看了看正在和服务员买单的薛雅柔,倒是一脸的镇定。

    “走吧我们去银行。”付过账后,薛雅柔扫了一眼呆呆坐在一旁的楚天豪,淡淡的说道。

    “啊去银行干嘛”楚天豪有点糊涂。

    “怎么不想要你的报酬吗”已经起身向外走的薛雅柔,只是简单的丢下这一句话后,就懒得再于楚天豪谈论什么。

    已经身无分文的楚天豪,一听到对方要给自己钱,瞬间一愣,原以为这酬劳怎么也要在三年之后给自己,没想到这薛雅柔居然这么大方,最重要的是,不怕自己拿了钱跑掉。

    二人出了咖啡厅,楚天豪看到薛雅柔走向一旁的一辆奥迪tt。老脸瞬间一红,要知道楚天豪和薛雅柔的岁数可差不了多少,可是在生活物质上面,相差的可太多了。

    薛雅柔二十多岁就开上了豪车,坐到了总经理的位置,再瞧瞧自己,居然沦落到出卖自己婚姻的地步,一想到这里,还真让楚天豪有些羞愧难当。

    几分钟后,薛雅柔将车开到了楚天豪的身边,语气依旧冷淡的说道:“上车”

    眼下的薛雅柔就是自己的老板,听到对方的招呼,楚天豪自然不敢怠慢,毕竟协议上已经写的很清楚,若是自己违约,那五千万的赔偿,恐怕把自己的骨头砸碎,也偿还不起啊

    三十万转账很顺利,从银行出来后的楚天豪,双手颤抖的拿着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银行卡,不敢相信眼前的事情是真的。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的楚天豪,心中已经开始打算怎么用这笔钱。

    “拿出二十五万先给家里转过去,从小到大父母为了供自己读书没少受累,虽然这钱赚的不是很光彩,但毕竟也是出卖了自己婚姻所得。”楚天豪心中暗想道。

    只可惜这样的想法楚天豪没有机会立刻施行,因为薛雅柔似乎并没有打算一个人离开,而是把楚天豪送到了他平时租住的地方。

    而楚天豪下了车后,就听到那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明天我的助理会来接你,给你买一些衣服之类的东西,后天早上我们举办婚礼”薛雅柔说完这话,也不等楚天豪的回话,一脚油门,很快就消失就消失在楚天豪的视野之中。

    浑浑噩噩的度过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楚天豪的房门果然被人敲响。

    开门一瞧也是个长相不错的女孩,而且对待他的态度也很友善,但楚天豪总觉得这女孩的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楚天豪心里很清楚,薛雅柔的助理无非就是觉得有些奇怪,怎么自己总经理的丈夫会住在这种地方。

    好在那女孩很激灵,很快脸上的疑虑就消失的一干二净,陪着楚天豪整整逛了一天,累的也是筋疲力尽。

    夜里楚天豪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望着地上那一堆又一堆的购物盒,衣服、鞋子、腰带、手表等等,足足花了将近二十多万,楚天豪这心都在滴血。

    这样的生活,以前在大学校园里也曾幻想过,但楚天豪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以这种方式获取这些东西。

    回想那商场中的销售员合不拢嘴的样子,此时的楚天豪也只能感慨一句话:“有钱真好”

    不过楚天豪也有一点觉得奇怪,明明这是一段假婚姻,薛雅柔何必在自己身上搭这么多钱难道这其中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一些事情。

    整整煎熬了一夜,直到天刚微亮,楚天豪才慢慢睡着。毕竟天一亮就是迎来自己的婚礼,虽然是假的,但楚天豪依旧很紧张。

    入睡不到两个小时,楚天豪就被手机铃声所吵醒,接听后听到薛雅柔的声音,整个人蹭的一下就坐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薛雅柔带着楚天豪登了记,望着手中那本结婚证,楚天豪这心里真不是个滋味。

    转头望了望自己那貌美如花的“老婆”可楚天豪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只不过让楚天豪意外的是,薛雅柔的脸上依旧是很平静,既没有喜悦,也没有悲凉,让人瞧不出任何的异样。

    当天下午,楚天豪和薛雅柔就举办了婚礼,在婚礼的现场来了许多人,有经商的、有从政的、更有从外地过来的一些商人前来捧场。

    听闻对方的介绍后,楚天豪终于明白为什么薛雅柔会在自己身上下那么大的血本。原来薛雅柔所经营的鼎盛集团,在全国都是有一号的。

    因此薛雅柔敢这般大把大把的花钱,自然也就不为过了。

    婚礼过程当中,楚天豪就像一个木偶一般,跟在薛雅柔的身边,从头到尾脸上都带着那卑微的笑容。和天都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依次喝酒,喝到最后,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

    乱醉如泥的楚天豪被人扶回了婚房,剩下薛雅柔独自在婚礼上应对各方的来客。

    独自一人躺在床上的楚天豪,眼角流出两行热泪,他知道眼前的这一切其实都是假的,那些客人刚刚奉承自己的话,终究会在三年之后消失的一干二净。而所谓的洞房花烛自然也是与自己无关。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