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宗师

第三百二十四章 打赌

    尽管卡妙一直在和奥纳德拌嘴,但客人来了,他也不能不表示一下,总不能真的只管酒不管菜吧,说笑归说笑,该管的还是得管,卡妙提前回来,就是为了做准备,和奥纳德闲扯了几句,仆人们已经把酒菜端了上来,酒是叶飞送给他的酒,菜只有四样,全都是现烤的整只魔兽。

    奥纳德见到了酒菜,眉头就开了:“卡妙,够意思,那天去我那里,也一样亏不了你,菜我是很满意,这酒嘛……”奥纳德看着桌上的三瓶酒不住摇头,他真想问问,这是让他喝酒还是让他品茶?就算是品茶,那三个瓶子里装的货也是少了点。

    卡妙就郁闷了,冷哼道:“你这个胖子是越来越难伺候了,那三个瓶子里面的酒,你还能喝完不成?”叶飞酿造的这些酒,卡妙亲自尝试过,自然是知道味道,别说三瓶了,半瓶就能把一个普通人喝趴下,你奥纳德能喝又怎么样?三瓶下肚,照样让你爬着回去。

    “卡妙,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的酒量,喝不完,我还算是个喝酒的吗?”奥纳德大大咧咧的拿起了一个酒杯,哦,不对,应该说是酒碗才对,两只杯子一个碗,碗是卡妙特意给奥纳德准备的,省的那这厮到时候再吵着说喝得不过瘾。

    卡妙等了半天,就是在等奥纳德的这句话:“胖子,如果你真的能喝下三瓶酒,那我就天天送酒给你喝怎么样?”

    奥纳德也是人老成精,听卡妙的口气,感情是在算计自己啊,不行,得问清楚了!

    “卡妙,要是我喝不下三瓶酒,又当怎样?”奥纳德心里嘀咕,卡妙肯定没安好心,喝下三瓶酒天法吧。

    卡妙奸笑一声:“这个,我就不好说了,叶飞,还是你来说吧,不要只顾看热闹好不好。”卡妙自己不想说,免得奥纳德认为自己算计他,到最后赖账。

    叶飞张了张嘴,见鬼了,这两位算计来算计去,怎么又把自己给掺和进去了,说实话,叶飞还真不想夹在这两位中间搅和,这两个人,他是那个也惹不起,况且,现在的情况很明显,卡妙就是在算计奥纳德,如果他说话,反而会成为卡妙的帮凶。

    “小子,让你说你就说,婆婆妈妈的跟个娘们一样。”奥纳德很是不满意叶飞的办事效率,又不是他在打赌,怕个毛啊。

    叶飞心道,可好,我这里正在替你着想,你倒先埋怨起我来了,也罢,我今天就跟卡妙合伙欺负你一次。

    眼睛一眨,叶飞已经有了主意:“奥纳德大人,不如这样吧,你如果输了,就每天过来替卡妙先生祈祷一次怎么样?”

    “啊,祈祷,你怎么会想出这么一个馊主意,我不干。”奥纳德表示反对,开什么玩笑,每天过来替卡妙祈祷一次,这比杀了他还难受,要知道,堂堂的奥纳德红衣大主教一年也不见得能站在神像面前祈祷几次。

    “我同意,我认为这个主意不错,奥纳德,你应该感到高兴才对,又替你们的那个什么光明神争取到了一个信徒,哈哈,虽然我并不信任他。”卡妙暂时还没有信奉任何神灵,他之所以同意叶飞的注意,那就是秉承了一个原则:敌人反对的,我就要同意!

    “好吧,算你们两个狠,倒酒。”奥纳德心里嘟囔,不就是三瓶酒吗,反正也不见得输,对于奥纳德来说,喝下三瓶酒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嗯,指的是那种他常喝的麦酒或者是红酒。

    “慢着。”卡妙还有话要说,三瓶酒喝下去容易,要看怎么个喝法,喝下去吐出来也算数嘛?

    奥纳德不满的说道:“你的事情怎么那么多?有话快说,别耽搁我喝酒。”奥纳德的酒瘾已经被勾起来了。

    卡妙笑道:“事先说好,喝下去吐出来算你输,三瓶喝光,飞不上天也算你输。”卡妙给奥纳德定下了规矩,打赌嘛,就应该有一个规则存在。

    “废话,你见过我把喝下去的酒吐出来过吗?你见过我因为贪杯飞不上天吗?赶快倒酒。”奥纳德有点急不可耐,勾人,也不能这样的勾法,废话说了一大堆,酒瓶还没打开,也不知道今天是来喝酒的,还是来啰嗦的。

    “好,就这样说定了。”卡妙一把抓过酒瓶,把瓶塞给拔开了,一股浓郁的酒香气顺着瓶口飘了出来。

    奥纳德耸动了两下鼻子:“好香,好酒,我好像是上当了,不过,有此美酒,就算是上一次当又有何妨!”奥纳德深知,越是香的酒就越是醉人,如此浓郁的酒香,酒劲儿可想而知了,奥纳德就是想破脑袋,他也不会想到,他即将品尝到的是怎样的美酒。

    卡妙也没有了废话,一抬手,把满满一瓶酒倒进了奥纳德的酒碗里,一瓶酒,正好倒了一大碗,叶飞自己灌装的这一瓶酒,一斤只多不少,准备留给自己喝的酒,总不能也缺斤短两吧!

    奥纳德早就有点迫不及待了,此时也不再客气,端起酒碗,“咕咚”一声,就牛饮了一大口,这下坏了,七十多度的烈酒,喝进肚里,就跟吞了一口火差不多,虽然说奥纳德也有心理准备,但是,这碗酒和他想象中的差别太大了!

    奥纳德的人胖,头大,头大嘴就大,嘴大了,自然也就能多含点酒,奥纳德的这一口酒,足足把碗里的酒给吸进嘴里三分之一!喝进嘴里容易,可要是想咽下去就难了,奥纳德此时觉得,他嘴里含着的不是一口酒,而是一团火,他虽然是个魔法师,但并非是火系魔法师,嗯,就算是火系魔法师,也不敢把一团火含在嘴里玩吧。

    “胖子?你怎么了,这酒很爽是吧?”卡妙有点幸灾乐祸,丫的,让你一口喝那么多,你以为,这是白开水啊。

    奥纳德现在很不是滋味,嘴里,喉咙里,肚子里,火辣辣的一片,可以这样说,他现在是痛苦且快乐着。双眼满含幽怨的看了卡妙一眼,奥纳德心想,都是你这混蛋惹得祸,我难受了,你丫的也别想好过了。

    奥纳德终于忍受不住了,一口酒喷了出来,目标正是幸灾乐祸的卡妙,连口水带酒,一起朝卡妙脸上喷过去,别看奥纳德没有练过,准头也不差,没有丝毫防备的卡妙被突如其来的一阵小雨给喷了个正着。

    “啊,死胖子,我要和你绝交……”卡妙哀叫着跳了起来,伸手一抹脸,湿漉漉的一片,要命的是,他的眼睛里还溅进去了一些酒珠,火辣辣的别提有多难受了。

    叶飞别过脸去,强忍住笑意,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两位好了,奥纳德也就罢了,叶飞不太了解,让叶飞意外的是,一向中规中矩的卡妙也有如此精彩的一面,真的是太让人意外了。

    奥纳德把嘴里的酒喷了出来,也就好受了许多,深吸一口气:“爽啊,实在是太爽了,没想到,今生还能喝到如此烈性的酒,不枉我对酒钟爱这么多年。”抹了一把眼角的泪珠,奥纳德闭上眼,仔细砸吧着嘴里的味道,虽然嘴里没有酒了,但味道依然存在。

    奥纳德是爽了,可是有人不爽,这个人就是剑圣卡妙,被无缘无故的喷了一脸酒,他心里能爽才怪呢,一把揪住了奥纳德的胸襟,卡妙怒气冲冲的问道:“死胖子,你说,酒吐出来了该怎么算?”

    奥纳德一翻白眼:“什么怎么算,刚才那口酒只是预热,先簌簌口,咱们重新开始,难道,酒还没喝进肚子里,你就判我输吗?”奥纳德开始耍滑头。

    卡妙咬牙道:“好,今天算是便宜你了,但愿你不要再糟蹋粮食才好,叶飞,把你的酒拿出来吧,别指望我了。”一瓶酒被奥纳德糟蹋了三分之一,卡妙很是心疼,他的存货有限,可经不住奥纳德这么糟蹋。

    苦笑一声,叶飞从空间戒指内取出一瓶酒,给奥纳德满上了:“算是补足三瓶酒吧,我和卡妙伯父喝剩下的这半瓶。”叶飞晃了晃手中的酒瓶,意思很明显了,那就是说,卡妙拿出来的三瓶酒,全归奥纳德一个人解决。

    奥纳德眯缝着眼,调侃叶飞道:“人家的闺女还没弄到手,就叫的这么亲热了?”奥纳德是一头老狐狸,卡薇儿和叶飞之间微妙的关系,他岂能看不出一点什么。

    “啊,奥纳德先生,你可能是误会了。”叶飞慌忙解释,当着剑圣卡妙的面,如此谈论他的宝贝女儿,恐怕有点不妥吧!再说了,叶飞暂时还没有那种想法,这种事情,可不能莫名其妙的揽在自己身上,还是等有了这种想法再说吧。

    卡妙一拍桌子:“胖子,今天我要不把你喝趴下,我就不是卡妙。”卡妙的双眼喷火,他今天怎么看这个胖子都觉得不太顺眼,嗯,也许,是好久没在一起喝酒的缘故吧。

    奥纳德美滋滋的抿了一小口酒:“啊,好酒,卡妙,有种咱俩单独碰两杯?”奥纳德挑衅的看了卡妙一眼,单独切磋的话,卡妙能把他喝趴下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卡妙一缩脖子:“你当我是白痴啊,单独碰杯,还是改天吧,叶飞,你拿着酒瓶子干什么?倒酒啊,美酒烤肉,不能单独便宜了这胖子。”卡妙把手中的酒杯伸向叶飞,他用的酒杯,比奥纳德用的酒碗小了十倍不止。

    叶飞很利索的给卡妙倒上酒,他就知道,卡妙绝对不敢和奥纳德单独切磋,无论从容积上来说,还是从身体的平方面积上来说,叶飞都可以肯定,卡妙绝对不是奥纳德的对手,嗯,叶飞的这个理论来自于二十世纪的麻醉师,麻醉师给病人打麻药的时候,是按体重控制用药量,同理,越是胖的人,能承受的酒精量也就越多,当然,这只是在一般情况下,偶尔也有例外生,不是吗?——

    非常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支持,这本书到现在已经写了一半左右,自上架以来,从没有断更过,这和大家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再次感谢大家,希望大家有空儿到书评区多提意见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