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宗师

第三百一十九章 衣服别穿了

    剑圣卡妙和卡利斯蒂之间的战况很激烈,很明显,卡妙在力量上稍逊卡利斯蒂一筹,不过,高手之间的比试并不是力量大就可以决定胜负,卡妙比较玄奥的剑法招式帮他破解了一次又一次危机,嗯,卡妙的剑法也许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很是玄奥,但看在叶飞眼里,也就那么回事,马马虎虎还能说过去,叶飞自认为剑法并不比卡妙差,他和卡妙之间的差距,就在于力量,卡妙的一剑有可能砍断卡利斯蒂的骨头,但换做叶飞就不一定能够做到,别看卡利斯蒂是个骷髅,但他除了铠甲外,周身还有一层黑气护体,具体也不知道那层黑气是什么东西,总之,防御力很强就是。

    叶飞伸直了脖子:“奥纳德先生,你认为,这场战斗会持续到什么时候?”战斗虽然说很精彩,但是叶飞却没有耐心继续看下去,对于叶飞来说,卡利斯蒂不是威胁,亡灵法师斯塔达才是他最大的威胁,让叶飞感到奇怪的是,斯塔达那家伙好像并不急着逃走,他和拜恩凑在一起,两个人之间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

    奥纳德打了个哈欠:“打到什么时候就是什么时候,不过,时间应该不会太久吧。”奥纳德眯缝着双眼,一边注视着天空的战斗,一边留意两个亡灵法师的动向,他可没打算放过这两个亡灵法师,就是他们两个,一再的给教廷找麻烦,说不得,今天就要把他们两个绑到火刑架上给烧了。

    叶飞嬉笑一声道:“奥纳德先生,你难道就那么不关心比试的结果吗?”

    “嘿嘿,我才不会关心,他们之间的比试,只是走个过场而已,刚才你不是已经下好套了吗,只要那个什么卡利斯蒂讲信用,无论输赢,他都会乖乖的返回冥界,如果卡妙那家伙输了,损失的只有你一个人而已。”奥纳德很淡定,叶飞和卡利斯蒂之间的打赌,他已经看出了一些猫腻,叶飞这个滑头在话里下了套,不过,还是瞒不过他这个老滑头,所以他才会这么淡定。

    叶飞皱眉叹了口气:“我可不想损失一条龙筋,奥纳德先生,你是知道的,龙筋这东西,并不是很便宜,如果放在拍卖场的话,又是一笔可观的财富。”叶飞内心里虽然不把金币当回事,但有些事情,离了金币就办不成。

    “拍卖场?哦,差点忘了,昨天拍卖场的人还来找我核实过一件事情,就是你练出的那个什么药丸,嗯,我已经替你做了证明,嘿嘿,你是不是要谢谢我?”奥纳德一脸奸诈的看着叶飞。

    叶飞愕然:“奥纳德先生,你大户人家,就不要再敲诈我这小门小户的了,就我那点家资,那里经得起你惦记。“听了奥纳德话,叶飞心里着实也有点吃惊,没想到,一个拍卖行的能量竟然会有那么大,为了一个拍卖品,竟然真的能找到奥纳德去核实,这让叶飞有点意外了。

    奥纳德把脸一板:“你小子想到哪里去了,嘿嘿,我听说,你酿的酒不错,能不能给我来几桶?”奥纳德口气很大,一开口就是几桶。

    叶飞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卡妙多说话了,要说起来,给奥纳德弄点酒也没什么,可这胖子的胃口也太大了,一开口就是几桶,他也不问问叶飞总共有多少存货,不过,叶飞对奥纳德的要求也很理解,毕竟,人有那么胖,肚子有那么大,酒量大点也是可以理解的,理解归理解,叶飞总归不能把自己的存货全都拱手相送。

    很是为难的看了奥纳德一眼,叶飞道:“奥纳德先生,酒的数量有限,回去以后,我先送你几瓶慢慢喝着,等我下次再酿出来了,再多送点给你。”

    “啥?几瓶?还不够我一顿喝。”奥纳德对叶飞的态度很是不满意,以他的肚量和酒量,喝下肚一瓶酒就跟喝白开水一样,连一点感觉都不会有,嗯,那指的是普通美酒,叶飞酿造的烈性酒,这个胖子还没品尝过,他要是喝过,保准不会说这样的大话,几瓶酒下肚,别说飞上天了,保管他爬着走路。

    叶飞很是无奈的摊开双手:“那也没办法,你先将就着……”叶飞好一番解释,才让胖子不情愿的点头。

    叶飞和奥纳德在这里讨论酒的问题,天空中,卡妙和卡利斯蒂的比试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卡妙很是明智的先把卡利斯蒂骑着的那条骨马给解决了,没了翅膀和脑袋的骨马轰然一声掉落在地,卡利斯蒂并没有因为骨马被解决而变得被动,没有骨马,这家伙也一样在天空飞,真不知道他骑着一匹骨马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就是为了拉风吗?

    卡利斯蒂快若闪电的一枪刺向卡妙,他手中的兵器长,也可以说是稍微占了那么一点便宜,只要他不让卡妙近身,卡妙还是难伤到他。

    卡妙一闪身,躲过卡利斯蒂刺过来的枪尖,身子贴着长枪的抢杆就向前冲,手中的的大剑同时劈出,半月形的剑气斜向飞出,卡利斯蒂是绝对不敢被卡妙的这道剑气给击个正着,他现在要么是挡,要么是躲,很明显,卡利斯蒂手中的长枪已经来不及收回了,冷哼一声,卡利斯蒂选择了躲避,一侧身,卡妙的大剑贴着卡利斯蒂的胸口就削了过去,如果卡利斯蒂有血有肉的话,一定会感受到森森然的凉气,可惜,他现在已经不可能再找到那样的感觉了。

    正在观战的奥纳德突然问叶飞道:“如果你是卡利斯蒂,你会怎样破解卡妙的这一招?”

    叶飞一愣,顺口答道:“如果是我,手中的长枪就会收回来。”不用想,叶飞也会自然的用出这么一招,有的时候,一味的躲避并不是好办法,当然,前提条件下,叶飞必须要有足以抗衡对手的力量才行,如果力量上相差太远,再精妙的招式也是白搭。

    “收回长枪,你难道想要自杀?”奥纳德想来想去,他断定,收回长枪,绝对是一个自杀的举动,因为在那种情况下,长枪已经来不及再收回来了。

    叶飞微微一笑:“不,我并不想死,奥纳德先生,我可是还没活够呢。”叶飞知道,再怎么说也难以改变奥纳德的看法,还是实地演示一下比较有说服力,脚尖一挑,地上一根两米多长的树杆就到了叶飞手中,伸手在树杆上一抹,这个树杆就有点像是长枪的样子了,嗯,就是有点不太直,用起来恐怕也不是那么顺手。

    奥纳德饶有兴致的看着叶飞的表演,他倒是想要看看,用收回长枪的办法对付卡妙的那招是否可行,对于奥纳德来说,多一点对付卡妙的办法并不是什么坏事,虽然他不可能拿起长枪,但总归可以拿话刺激一下卡妙。

    叶飞没有让奥纳德失望,用树杆比划了一个和卡利斯蒂刚才一模一样的动作,臆想着卡妙那一剑劈来的方向,叶飞手中的树干突然毫无征兆的向后一缩,度一点也不比卡妙手中的剑慢,树杆挑向一个很神奇的角度,按照刚才那种情况来说,不偏不奇,正巧能挡住卡妙手中的剑!

    奥纳德的瞳孔一阵抽缩,他已经看出问题来了,叶飞的这一个动作,不仅能够挡住卡妙的剑,更主要的,是随之收回来的枪尖,刚好划过卡妙腰间部位的要害,如果两人实力相差不是太大的话,被枪尖划拉这么一下子,绝对就是致命伤。

    “这是巧合?”奥纳德带着疑问看向叶飞,他宁愿相信这是一个巧合,也不愿意相信生在眼前的这一幕会是真的。

    “巧合不可能有第二次,你认为我说的对吗,奥纳德先生。”叶飞不厌其烦的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那个动作,也许,这个动作对于别人来说是巧合,但对于叶飞来说就绝对不是巧合。

    奥纳德揉了揉眼睛,痛苦的呻吟一声:“光明神在上……”和刚才一样,奥纳德还是没有完全看清楚叶飞手中树杆的变化,他不清楚,叶飞手中的树杆为什么会向后缩,就像变戏法一样,毫无征兆的向后缩。嗯,奥纳德看不明白也算是正常,真正枪法的奥义,如果他一时半会儿能看明白,他早就改行当骑士去了,嘿嘿,当骑士的话,也要找到能驮动他的马才行!

    叶飞的这一个简单动作,同样吃惊的还有斯塔达和拜恩,两个亡灵法师对望一眼,拜恩看向斯塔达的目光满是埋怨:瞧瞧,你惹到了一个什么怪物,这个世界,还有那小子不会的东西吗?

    拜恩虽然没有把话说出口,但是仅凭一个眼光,斯塔达已经能够理解他的意思,耸耸肩膀,斯塔达道:“伙计,冤家既然已经结下了,就看开点,现在,我们能不能谈点别的,比如说,把你的斗篷借给我一套。”斯塔达差点忘记了,自己现在还是身无寸缕,也难怪,他对自己的身体,早就已经没有反应了。

    奥纳德听到了斯塔达的话很是好笑,大笑道:“那个秃子,你不必穿衣服了,就是穿上了,等一会儿也一样烧光,教廷的火刑架,可不是白给的。”奥纳德已经决定了,等下如果逮到这两个亡灵法师,就立刻把他们绑在广场上,当着全城人民的面把他们烧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