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宗师

第二百九十二章 飞剑

    叶飞回到紫荆花武器行,威娜和露莎已经做好了饭菜等着他,这让叶飞很是过意不去,隐隐的,心里还有一些感动,回到家的感觉真好,有热水喝,有热菜吃,如果可以的话,叶飞真想一辈子就这么下去,但是,生命中有太多的无奈,叶飞一生,注定无法长时间享受家的温馨。

    “嘻嘻,看来今天我口福不浅,威娜姐,这道菜是你做的吧?”叶飞顺手撕下一块儿水煮兽肉扔进嘴里,味道虽然不咋地,但叶飞还是吃得十分香甜,他吃的,是那一份难得的温情。

    威娜笑着打开了叶飞的手:“这次你可猜错了,是露莎做的饭菜,还不快洗手去。”

    “啥?露莎做的?”叶飞伸直了脖子,努力把嘴里的一大块儿肉给咽了下去。

    露莎有点着脑:“我做的又怎么了,爱吃不吃。”想她露莎,以前什么时候做过饭,给叶飞做饭,这已经是够给面子了,看他那表情,哼哼,是什么意思?

    叶飞赔笑道:“怎么会不爱吃呢?挺好吃的。”

    “这还差不多。”露莎满意的微笑,但叶飞接下来的一句话又把露莎给气了个半死。

    “唉,我和什么过不去,也不能和自己的肚子过不去是不,凑合着吃了。”叶飞这话是故意的,调节一下气氛嘛,有时候,逗一下露莎,叶飞还是觉得蛮有意思的。

    “啊,叶飞,你讨打。”露莎恶狠狠的扬起了巴掌,她也知道,叶飞肯定是故意气她,哼哼,就是因为故意的,所以才不能原谅他。

    叶飞嬉笑一声,身子一闪,就躲过了露莎的攻击范围,威娜也笑着劝露莎道:“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他就是那副德性。”叶飞的脾气,威娜再了解不过了。

    “哼哼,我肯定不会和他一般见识,威娜姐,来,咱两个先吃。”露莎说着不和叶飞一般见识,但还是对叶飞进行了打击报复。

    威娜笑着坐了下来:“早就和你说过不要等他的,怎么样,吃亏了吧。”

    “哼哼,以后再也不会等他了,气死我了。”露莎的小女儿态显露无疑,脸上娇羞一片,就连露莎自己也挺纳闷的,她不明白,她这是怎么了,难道,她又回到了以前那些快乐的日子?摇摇头,露莎叹了口气,现在,她不应该快乐才是,都是叶飞那个家伙惹的!露莎有点心烦意乱,她不清楚,她对叶飞究竟是怎样的感觉,貌似,她对叶飞的感觉越来越说不清楚。

    叶飞洗完了手脸,很大方的在饭桌旁边坐了下来,猴大也很是规矩的坐在了叶飞旁边,至于小凤凰,对这些普通的饭菜则是一点也不感兴趣。

    “叶飞,说说吧,今天都干了什么好事?”威娜对叶飞总是有点不放心,叶飞这个人有时候太粗心,威娜担心他办什么差事。

    “嘻嘻,是办了点好事,嗯,对我自己来说就未必就是好事了”叶飞不清楚,自己救了老国王究竟会惹来什么麻烦,或者说什么麻烦也没有。威娜叹了口气,她并不想给叶飞提什么建议,因为,叶飞已经长大了,再也不是那个小毛孩子了。

    叶飞笑道:“威娜姐,好好的叹气干什么,等过些日子,我带你们离开升龙帝都,咱们到西海去享福。”

    “是去受罪吧,你了解西海那块儿地方吗?”露莎不屑的撇撇嘴,西海,可不是一块儿能让人享福的地方。

    叶飞满不在乎的说道:“暂时还不太了解,等我们去了以后就能了解了,如果你们不愿意去,暂时呆在升龙帝都也好,等我过去安顿好了,再把你们接过去。”叶飞也知道,西海那块儿地方并非善地,带着两个女孩子,有时候也不太方便,更重要的,叶飞是害怕这两位有个什么闪失,那他可就得不偿失了。

    “是不是想趁早把我这个累赘给甩了啊?你想的美,告诉你,只要我的契约一天不解除,我就会跟着你一天,走到哪里你也别想把我甩掉。”露莎并不以奴隶的身份为耻,相反的,她倒是希望那个奴隶契约永远的不要解除才好,她想看看,自己的预言到底是不是灵验。

    叶飞有点头痛:“算我怕你行不,嗯,我的那些蛋你们没偷吃吧?”叶飞指的是那些魔兽蛋,算算时间,再过几天也就差不多了。

    威娜笑道:“你就放心吧,除了猴大,没人会偷吃你的东西。”

    “哦,哦……”猴大急了,停住了手中的刀叉,费力的比划着,光明神作证,他猴大可对那些魔兽蛋不感兴趣。

    叶飞拍拍猴大的肩膀:“不用比划了,我相信你,嗯,那些魔兽蛋肯定不和你的胃口对不?”叶飞了解猴大就像了解他自己一样,猴大不喜欢吃魔兽蛋,他只喜欢肉食。

    猴大忙不迭的点头,对叶飞感激涕零,知我者,叶飞老大也。

    叶飞打了个饱嗝:“饱了,你们慢慢吃,我到后院去。”根本就没人甩叶飞,叶飞耸耸肩膀,很无趣的来到了后院,后院,是他打铁的地方,那些打铁的工具很规矩的摆放在一起,叶飞叹了口气,有几天没碰过那些东西了,真想生火比划几下,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后院有一棵树,叶飞就搬了凳子坐在树下,调整了身体状态之后,叶飞脑海中出现了一篇法诀,飞行决,是修士们常用的飞行决,但是需要一件飞行法器辅助才行,飞剑是最常用的,无论正邪两道,都喜欢把自己的飞行法器炼化成宝剑的模样,那样的话,宝剑不但可以当做飞行法器来用,关键时刻还能飞剑伤人,至于飞剑伤人的有效距离,则要看施术者法力的大小了,初学者十几米或者是几十米都是有可能的,像叶飞这样有点根基的筑基期修士,控制飞剑的距离可在百米上下,传说中的飞剑千里取人级,那也不是不可能,最起码,也要半仙境界的人方可施为。

    把飞行决反复背诵了几十遍以后,叶飞觉得顺口了,没有差错了,方才取出卷龙剑横于面前,手指一捏,打出了一道法诀在剑上:“拉斯加先生,出来聊一下可否?”拉斯加的魂魄还暂时寄居在卷龙剑内,叶飞要想驱动卷龙剑,就必须剑二和拉斯加的配合才成,当然,没有他们的配合,叶飞也是一样可以驱使卷龙剑飞上天,不过要是那样的话,效果就会打些折扣,那并非叶飞所愿,要知道,有时候度上差那么一点的话,就有性命之忧。

    拉斯加在卷龙剑内听到叶飞的话,气哼哼的从里面飘了出来:“怎么,想起我来了?”

    叶飞干笑:“前段时间太忙,倒是把拉斯加先生给冷落了。”

    “咦,你什么时候回到升龙城了?”在魔法塔的时候,拉斯加看叶飞顾不上和他说话,很是没趣,就跑回卷龙剑睡了一觉,没想到,一觉醒来,就已经回到升龙城了。

    “呵呵,才回来没两天,有些事情需要拉斯加先生帮忙,要不,我也不会打扰你休息。”叶飞现在迫切的需要飞上天空,至少,也要像大魔法师那样自由自在的在天空翱翔,那样的话,他至少可以从容的应付大多数危险局面了,打不过的话,咱还可以逃嘛!像叶飞这种人,并不以逃跑为耻辱,要是干不过的话,不逃才是傻子,逃跑,也是一门艺术。

    拉斯加听了叶飞的话,差点没晕过去:“你小子需要我帮忙了,才来找我,我问你,你答应我的力量呢?就这么在这把破剑里面再等一万年,恐怕我也不可能恢复一丁点的力量。”虽然时间对于拉斯加来说已经无所谓了,可是拉斯加也不想就这么盲目的等下去,他担心,那一不一定去找冥王大人报到了,人类的寿命可是有限,三两百年就到头了,他拉斯加最长的一觉,可是睡了整整五百年的时间!

    对于拉斯加的要求,叶飞早就有准备,呵呵一笑,叶飞道:“拉斯加先生,你准备好了,我这就传你恢复力量的方法,嗯,能不能修炼成功,就看你自己的了。”叶飞说完,把一整篇早就准备好了的法诀打进了拉斯加的意识,以拉斯加现在的状态,只适合修炼一些比较偏门的功法,叶飞费了不少力气才帮他找到这么一篇功法。功法是完整的,谓之‘魂修’,所谓魂修,其实就是鬼修的一个分支,只有灵魂状态的生命体才可以修炼,修炼到一定境界之后,就有可能重塑本体,或者是修成鬼仙也不一定。

    拉斯加仔细品味了一下叶飞施加给他的记忆,自言自语道:“好像,是有那么一点道理,不过,这种修炼的方法真的能成吗?”拉斯加对叶飞传过来的修炼法诀持怀疑态度,也难怪拉斯加怀疑,活了一万多年的拉斯加,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有这种功法的存在,更别提见过了。

    叶飞呵呵一笑:“能不能成,试了才知道,很快,你便能体会到其中的乐趣。”魂修的唯一好处就是进境快,并且在修炼的时候,没有什么大的危险性存在,只要注意一下灵魂不被伤害就可以了。

    拉斯加点头:“现在我也只能信任你,说吧,需要我帮什么忙。”拉斯加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好处,对叶飞也就和颜悦色起来,如果能帮点忙的话,他还是不介意的。

    叶飞道:“今天晚上,我准备祭练一下卷龙剑,过程可能有点痛苦,我希望你能忍耐。”叶飞不希望自己祭练卷龙剑的时候拉斯加钻出来大呼小叫的影响他的心神,这个非常重要,说不定,一个失神,就能前功尽弃。

    拉斯加哼了一声:“好吧,我会尽量忍耐的。”

    叶飞双膝上平放着一把卷龙剑,双眼紧闭,这个样子有点让人担心,露莎就把威娜拉到后院来看:“威娜姐,你说,叶飞他会不会出什么事情?”

    威娜摇头:“我想不至于吧,我们暂时先在这里看着,不去打扰他就成了。”威娜对叶飞倒是不太担心,对叶飞的种种反常,她已经见怪不怪了。

    叶飞嘱咐了火龙王拉斯加以后,又把剑二叫出来重新嘱咐了一遍,剑二有些好奇:“我说老大,这把剑真的能够飞起来吗?”剑二虽然是叶飞记忆的一部分,但剑二的记忆中却并不包括有关于飞剑那一方面的记忆。

    叶飞很严肃的说道:“我说能就能,等这把卷龙剑能飞了,你也不会太寂寞了,我会经常让你飞上天去看看的。”

    剑二苦着脸道:“老大,那样的话,你是不是要骑在我身上?”虽然能飞上天,也能得到叶飞的重视,可是,想到要被叶飞骑在身上,剑二还是有点郁闷。

    叶飞安慰剑二道:“剑二,你就放心吧,就是打死我,也不会骑到你身上去的。”

    剑二听了叶飞的话很是感动,呜咽着道:“老大,你对我真是太好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才好。”

    “剑二,你误会了,老大我只所以不骑在你身上,那是因为老大我害怕。”叶飞不忍心欺骗剑二,就对他说出了实话。

    剑二大奇:“老大,你说你怕?你怕我做什么,你放心吧,即便你骑在我身上,我也不会伤害你的。”剑二就郁闷了,难道自己在叶飞老大眼里,就是那么恐怖吗?

    叶飞把头摇的给拨浪鼓似的:“无论你怎么说,我也是不会骑的,嘿嘿,你太锋利了,老大我还没有娶媳妇呢,这样说,你明白了吧。”叶飞以前还想不通那些前辈为什么宁肯站在飞剑上也不肯骑,现在,他终于理解前辈们的担心了,骑在飞剑上不太保险,要是那一会儿飞剑不受控制的左右摇摆两下,那可就惨了!呵呵,如果是女生还好点,不过,也好不到哪里去了。

    剑二终于明白了叶飞的苦衷,虽然剑二明白自己绝对不会那样干,但想了想,剑二还是不能保证不生意外,这可是有关于叶飞老大今后的幸福生活,马虎不得。

    剑二委屈的问叶飞道:“老大,难道你放心我一个人在天上飞?”很显然,剑二是理解错叶飞的意思了。

    叶飞坏笑道:“我怎么能放心你一个人上天呢,你放心,我会踩着你上去的,嗯,就是踩着你上去。”驾驭飞剑的人,百分之九十九都踩在飞剑身上,所以叶飞说出来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啊,踩在我身上,老大,你有没有搞错啊。”剑二哀叫。

    叶飞呵呵一笑:“剑二,你放心吧,我是不会掉下来的。”念动飞行决之后,施术者的双脚就如同粘在飞剑上一样,怎么也不容易掉下来。

    叶飞和剑二继续嬉闹了几句,就把双眼睁开了,入眼,是另外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一双尽在咫尺的漂亮眼睛,嗯,貌似,比一尺还要近,美目的主人是露莎,露莎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叶飞看,却没有弄出任何声音,正在和剑二交流的叶飞也没有现露莎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的身边,一睁眼,这才现眼前多了个美女。

    四目相对,露莎愣了一下,她没有想到,叶飞会忽然把眼睁开,如果想到了,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叶飞这么近观察他的。露莎愣了一下,叶飞可没有,叶飞轻轻的一张嘴,一口热气吹了出去,正吹在露莎的小脸上,吹乱了露莎的头,吹乱了露莎的心。

    叶飞的一口热气把毫无防备的露莎吹的满脸通红,柳眉一竖:“叶飞,你作死了。”粉拳一握,对准叶飞的肩头就捶了过去,露莎本来揍叶飞的鼻子,但想起了叶飞以前说过的一句:打人不打脸,临时又改变了主意。

    叶飞呵呵一笑,连人带凳子朝后飘移了三尺,露莎的一拳自然也就落空了。叶飞从凳子上站起伸了个懒腰:“露莎,有没有搞错,我又没惹你,干什么揍我。”

    “你,你还说没惹我,威娜姐,叶飞他欺负我。”露莎向威娜求救,威娜就站在不远的地方。

    威娜并没有看到叶飞和露莎两人之间生了什么事情,叶飞吹出的那一口热气更是无形的,所以,从威娜站着的那个角度看过去,人家叶飞根本就没动。

    威娜对于露莎的求救很无奈,给了露莎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露莎,我们进屋聊去,你不要理他就是了,还有你叶飞,一天到晚就不能正经点,要知道,你已经长大了。”

    叶飞从板凳上站起来,弹了弹身上的尘土:“呵呵,我的内心其实一直都很正经的,只不过,我在用不正经的方式泄一下心中的压力……喂,喂,你们两个别走啊。”叶飞的话还没说完,就现两个听众转身离去,这让叶飞十分郁闷,难道,自己就真的没有一点正经吗?

    抬头看了看满天的星光,叶飞随便活动了一下身子,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猴大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了过来,叶飞想了一下,吩咐猴大道:“猴大,委屈你一下,今天晚上就在外面守着,谁也不准进来,就是威娜和露莎也不行。”叶飞慎重的把任务交代给猴大,今非常重要,绝对不能让任何人进来打扰他。

    猴大点头:“老大,你就放心吧,有我猴大在,就算是一支蚂蚁也爬不进去。”猴大把胸脯擂的砰砰响,以示自己的决心,随后,猴大又委屈的往屋子里一指:“老大,那只鸟为什么能呆在屋子里?”猴大指的是小凤凰朱雀儿,小凤凰朱雀儿早早的就飞进了叶飞的屋子里,她也现了,住在屋子里,就是比站在树枝上休息舒服。

    小凤凰大笑了几声:“怎么,不服?哼哼,因为我比你聪明,所以才能呆在屋子里。”

    叶飞连忙制止这两位的争吵:“停,停,从现在开始,谁也不准再开口说话,否则的话……”叶飞威胁的眼神看了看小凤凰和猴大,猴大缩了缩脖子,小凤凰则是很不屑的“哼”了一声,她并不买叶飞的帐。

    叶飞手中的卷龙剑比划了两下,吓唬小凤凰道:“朱凤儿,你要是不听话,小心我把的羽毛给拔光。”叶飞本意是吓唬一下小凤凰,外加开个玩笑,没想到却引来了小凤凰的强烈反应。

    “叶飞,你个流氓,竟然敢扒姑奶奶我的衣服。”小凤凰的尖叫声划破了夜空。

    叶飞愕然的看了看小凤凰:“很强悍,你什么时候学会的这句话?”有人说,城市生活容易让人变坏,以前叶飞还不信,现在终于相信了,鸟都能变坏,更别提人了。

    小凤凰拍打了两下翅膀:“就不告诉你。”一扭头,再也不理叶飞,叶飞也没再去招惹小凤凰,不理俺就不理吧,只要你不捣乱就成。

    房间内,叶飞把卷龙剑摆放好了,还是老一套祭练手法,三十六手天罡决,叶飞把法诀打在卷龙剑身,卷龙剑腾空而起,竖直悬在了半空,并且不断的旋转着,剑身散出从未有过的亮光,照亮了整间屋子。闭目假寐的小凤凰觉察到了动静,睁开她的凤眼,惊奇的看着在半空中旋转的卷龙剑,太神奇了,那小子想要干什么?

    叶飞的心现在很静,也很专注,法诀一遍遍打向卷龙剑,他也不知道,依靠这单一的手法,什么时候才能把卷龙剑祭练成功,成功了,那就是一把飞剑,一把极品飞剑,不成功,那还是一把普普通通的剑,也许,下次再想祭练,要费的功夫比这还大。

    叶飞也不知道把法诀重复打了多少遍以后,直到他全身的灵力都快被抽干了,他方才觉得,似乎和卷龙剑之间建立一种从未有过的联系,这种感觉之深刻,是叶飞从未有过的,这一刻,叶飞认为,卷龙剑就是他,他就是卷龙剑,两者之间,再也不分彼此,叶飞也没去仔细体会那种感觉,鼓足了精神,继续一遍遍朝卷龙剑打着法诀。

    就在叶飞几乎坚持不住的时候,卷龙剑身好一阵轰鸣,叶飞觉察到,那轰鸣声是喜悦的,是兴奋的,似乎,想要破空而去,接着,卷龙剑又出七彩的光芒,最后归于沉寂,而叶飞心中,多出了一把挥之不去的剑。

    叶飞脱力的坐倒在床上,气喘吁吁的看着漂浮在半空的卷龙剑,卷龙剑并没有因为失去法诀的的力量而坠落在地,小凤凰神色迷离的看着半空中的卷龙剑,冷不丁的就飞了过去,她想要贴近点看看,但还没等小凤凰靠近,只见寒光一闪,卷龙剑竟然自动给了小凤凰一剑,好在小凤凰度够快,一个闪身,卷龙剑贴着小凤凰的头皮削了过去,把小凤凰吓的够呛,一声尖叫,又飞回了原来的位置。

    突如其来的状况把叶飞也吓了一跳,看小凤凰没事,叶飞方才长出一口气,伸手一招,卷龙剑就飞到了叶飞手中,叶飞轻轻的抚摸着卷龙剑,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飞剑吗?哈哈,我叶飞终于也可以飞了,出去试一下再说,叶飞雀跃而起,他也顾不上身体的疲惫,决定出去试试剑再说,嗯,体会一下飞在空中的感觉。

    叶飞很是为自己抱不平,想他一个筑基期的修士,才刚刚混上一把飞剑,真是混得太失败了,正常的修仙人士,一般在凝气期便可以获得一把飞剑,当然,不是买来的就是前辈们赠送的,但叶飞托生的不是地方,在神光大陆,这种东西,就算是花再多的钱你也买不来,更别提有人赠送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