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宗师

第二百九十一章 矮人兄弟

    叶飞从卢瑟商会出来,便借口和二王子迈克尔分开了,一个人乘车去了那个一口香,嗯,罗尔娜的父亲被无罪开释,自己也该去看看了,呵呵,不知道莫纳西有没有气得摔桌子。

    老国王的病好了,大街上又恢复了往日的热闹,那些巡逻的士兵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不知道钻到了什么地方去,来得快,去得也快,让很多普通百姓摸不着头脑。马车驶过金碧辉煌,叶飞看到,金币辉煌外面挂起了歇业的牌子,里面则是叮叮当当作响,看样子,莫纳西正在对金碧辉煌重新装修,破财是免不了了,二王子肯定是不会赔付给他装修用的金币。小店一口香还是如同往前一样萧条,大门紧闭,连客人都拒绝进门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罗尔娜的父亲伤心了,从此以后再也不打算开店了。

    叶飞敲响了一口香的店门,不大会儿功夫,店门“吱呀”一声打开了,罗尔娜惊喜的看着叶飞:“原来是恩人,你快请进。”罗尔娜一闪身,把叶飞让进了一口香。

    叶飞笑问:“我是特地来看看伯父的,怎么样,伯父他还好吧?”

    罗尔娜苦笑:“从那种地方出来,怎么会还好呢,我父亲现在动一下都很困难,不过,能保住命也就很不错了,这次如果不是你帮忙,也许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说起自己的父亲,罗尔娜伤心的哭了起来。

    叶飞是听见女人的哭声就头疼,连忙安慰罗尔娜道:“我说,有话咱好说,你别哭好不好,你这一哭,我心里就不是滋味。”叶飞心里有点烦躁,这辈子,他最不喜欢听的就是女人的哭声了,比魔兽的吼叫声还让他心烦意乱。

    罗尔娜抽泣了几下,很是不好意思的擦干了泪:“露莎姐姐给我父亲买了点药,可是,好像不太管用,我父亲用了,没有什么起色。”原来,释放罗尔娜父亲那一天,露莎和威娜都陪着去了,后来露莎看罗尔娜的父亲受伤很厉害,就去商铺买了不少药给她。

    叶飞奇怪道:“怎么不去找牧师治疗一下?”

    “去了,但教堂的牧师不肯为我父亲治疗,就是出钱也不行,不知道他们得了莫纳西什么好处。”罗尔娜很是无奈,她求过教堂的牧师,那些牧师就是不肯出手,当时她就明白了,肯定是莫纳西从中搞鬼。

    叶飞皱了下眉头:“你带我去看看伯父,说不定,我可以想想办法。”从监牢出来的人,身上无非就是棍棒上,鞭上之类的,只要没有内伤,还是很容易治疗的。

    罗尔娜脸上闪过一丝惊喜:“恩公请跟我来。”

    叶飞脸一沉:“罗尔娜,我告诉你,以后不要叫我恩公,如果你再敢这样叫,我甩手就走。”叶飞对罗尔娜的这个称呼很不满意,也很别扭。

    罗尔娜小脸上有点慌乱:“那你说,我应该叫你什么?”

    “呵呵,你就像以前一样,叫我叶飞大哥就好了,说实话,我还是挺喜欢你这个妹妹的。”叶飞对罗尔娜的感觉不错,就像是哥哥对妹妹那种感觉,也许是叶飞觉得在这个世界活得太孤独了,才会对罗尔娜产生那种感觉。

    罗尔娜脸红了红:“叶飞大哥,请跟我来吧。”

    叶飞看到罗尔娜她父亲的时候,被那老人身上的伤口给吓了一条,老人的身上就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包括脸上也是一样,到处都是皮鞭抽打的伤痕,有很多伤痕已经结疤了,但外面又添新伤,看上去,有点恐怖。

    老人看到有客人过来,挣扎着就想爬起来,罗尔娜连忙上前扶着自己的父亲坐了起来:“父亲,这一位就是我和你说过的叶飞大哥。”

    老人感激的看了叶飞一眼,咳嗽了几声,喘着粗气说道:“原来是叶飞先生,非常感激你的大恩,我在这里先谢过了,请原谅我暂时无法起身,等我哪天能动弹了,再大礼谢过。”

    叶飞连忙摆手:“伯父客气了,什么谢不谢的,能平安出来就好,监狱那些人渣,竟然把你给打成这样,简直是禽兽不如。”

    老人苦笑:“能活着出来就已经很不错了,你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了里面,又有多少人被刻上了奴隶印记。”看样子,老人对自己的现状已经是很满足了。

    “伯父,我来看看你的伤势,看看有没有办法让你快点好起来。”叶飞也看了他身上的伤,尽是一些皮肉伤,如果都是这样的伤口倒也不难治,只需要配点伤药就行了。

    “什么伯父不伯父的,我可不敢当,老朽恩科萨,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就行。”老人说着话,又咳嗽了几声,脸色有点白。

    叶飞呵呵一笑,也没再多说什么,直接把手握在了恩科萨的手腕上,一股柔柔的内力朝恩科萨身体内延续过去,很快,叶飞便皱起了眉头,恩科萨的伤势远没有表面那样简单,他的内脏受伤也是受伤不轻,包括肺部,心脏等等,全都受到过伤害,不用问,恩科萨在监狱里面一定受到了非人的折磨。

    叹了口气,叶飞抽回自己的手:“伯父,你的伤势不轻。”

    恩科萨点头:“就是你不说我也知道自己的伤势,我胸腹部的疼痛从来就没有断过,呵呵,能活一天算一天吧。”恩科萨有点心灰意冷,他自己的伤势他心里明白,即便那些牧师肯出手帮他治疗,也不定能让他活蹦乱跳。

    罗尔娜可怜巴巴的看着叶飞:“叶飞大哥,我父亲的伤能治吗?”

    叶飞呵呵一笑:“你们父女俩也不必那么伤感了,伤势虽然严重,仔细调理一段时间,还是能好起来的,这样吧,我给你们弄点药,先吃吃看。”叶飞说着,从自己的空间内取出了数十种药草,然后混在一起分成十几包交给了罗尔娜。

    “每天一包,煎服,嗯,就是加五碗水煮了,只喝汤便是……”叶飞怕罗尔娜不明白自己的意思,把这些药草的服用方法仔细解释了一遍。

    “这样,能行吗?”罗尔娜有点迟疑,她还没听说过药草有这样的服用方法,乱吃药草会死人的,在她看来,这些炼金药草应该交给炼金师弄成药剂才可以服用。

    叶飞呵呵一笑:“放心吧,没有什么副作用,就是有点苦,喝的时候需要忍耐一下。”叶飞知道,自己配制的这副药,不仅是有点苦而已,而是非常的苦,捏着鼻子能喝下去就不错了,不过有句俗话说的好,良药苦口利于病!

    恩科萨笑道:“再苦,还能比监狱的饭菜苦吗?”恩科萨提起监狱的饭菜就想吐,那叫饭菜吗?随便弄点树叶杂草混合在一起熬的稠稠的就让人吃,还限量!那个味道,这辈子恩科萨都不想再回忆。

    叶飞高深莫测的一笑:“试试就知道了,想必,你服用这副药,肯定会把监狱的饭菜给忘掉。”叶飞很是同情的看了恩科萨一眼,你马上就会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苦了,光明神保佑你!

    “叶飞大哥,厨艺大赛临近了,你也不准备一下吗?”罗尔娜提醒叶飞。

    叶飞点头:“没什么好准备的,哦,对了,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事项?”

    罗尔娜看叶飞满不在乎的样子,有点担心:“注意事项倒是没有,你报名的时候看一下比赛规则就可以了,每年的比赛规则都有一些小小的变动,报名的时候,我可以陪你一起去。”

    叶飞笑道:“不必了,你在家照顾好伯父就是,我一个人能搞定,嗯,别忘了我们当初的约定。”

    “嗯,我不会忘记的,不过,叶飞大哥,我们这座酒楼的价值有限,即便是一赔十,你也赢不了多少钱,更何况,你还不一定能赢。”罗尔娜根本不在乎这座酒楼,她在乎的是自己的亲人,虽然拿整个酒楼去赌有点心痛,但她还是乐意相信叶飞的,相信他的人品,相信他的运气!

    叶飞嘻嘻笑道:“什么价值有限,这座酒楼价值多少钱,并不是莫纳西说的算,剩下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哦,伯父,我拿你这幢酒楼当赌注,你没有什么意见吧?”叶飞盘算着,怎么才能狠狠的算计莫纳西一把。

    恩科萨笑道:“我这条老命都是你救的,还会在乎这些身外物?只要你需要,尽管拿去便是。”这个问题恩科萨从监狱走出来的时候已经考虑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一则他答应在先,二者他也愿意相信叶飞。

    “那么,我们就这样说定了,下面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办,罗尔娜,你现在可以去煎药了,我也就不打扰了。”叶飞起身告辞,还有一件事情他必须去办。

    “叶飞大哥,你不留下来吃过饭再走?”罗尔娜挽留。

    叶飞嘿嘿一笑:“不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嗯,你就不必送了。”叶飞抬腿走了出去,待到叶飞走远了,罗尔娜方才现叶飞做过的椅子上多了一个钱袋,默然一叹,罗尔娜收起了钱袋,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感谢那位叶飞大哥才是。

    叶飞从一口香走了出来,直接要了一辆马车回自己的武器行,在回去之前,他要先到两个矮人那里去一趟,毕竟,自己已经答应过人家,不去看看有点不合适,呵呵,顺便再拜托他们一点事情。

    自从叶飞的店铺无货可售之后,矮人两兄弟开的铁器铺生意又兴隆起来,叶飞带给他们的冲击不大,就是那么几天而已,两个矮人兄弟开了两个店,两个武器店的名字都叫‘兄弟武器行’,武器行中除了矮人两兄弟外,还有几个徒弟,铁师,一般都会收几个徒弟,烧火,干杂活,等等,都是徒弟们的事情,这样一来,铁师可以节省出来不少宝贵的时间专心打造武器,当然,铁师偶尔也会指点徒弟两下子,不然的话,谁肯给你当苦力啊。

    很凑巧,叶飞在兄弟武器行的门前刚下马车,就看到了矮人兄弟其中的一个,那个矮人同样也看到了叶飞,顿时就兴奋的跑了过来,握住了叶飞的手:“叶飞大师,我们可算是把你等来了,我还以为,你把我们兄弟俩给忘了呢。”矮人的兴奋不是装出来的,叶飞从他身上感受到了真诚,矮人就是这样,不习惯把喜怒哀乐藏在心中,只要他们脸上表现出来的,大多数都可以相信。

    叶飞笑道:“你们隔三岔五的往我那里跑,我怎么可能把你们给忘了呢,只不过,这些日子有点忙,这不,一有空闲我就来了。”

    矮人裂开大嘴笑道:“就知道你忙,要不,你的店铺也不会没东西卖,呵呵,你应该多抽点时间练习一下自己的手艺。”

    叶飞有点无奈:“我也想,可是时间不允许。”时间不够用,这一点让叶飞很少无奈,他现在几乎连睡觉的功夫都没有,这样下去,叶飞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长时间,是该找个地方好好清静一下了。

    矮人把叶飞请进了屋子:“叶飞大师,你先请坐,我已经吩咐我的徒弟去喊我哥哥了,想必,我哥哥很快就会过来。”

    叶飞微笑:“呵呵,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们两兄弟的名字,真是失礼了。”

    矮人一拍头:“是我们的疏忽,几次登门,竟然没报名字,我叫旺猜,我哥哥叫旺测。”矮人热情的向叶飞介绍自己的名字,旺猜,旺测,这两个名字倒是好记。

    叶飞古怪的看着旺猜:“听说,你们矮人的名字不都是很长吗?怎么才两个字?”叶飞还记得,他在书本上好像也看到过矮人的名字,一个个都是长的吓人。

    旺猜的脸色有点尴尬:“全名就不说了,就是跟你说了,你也不一定能记住。”旺猜还记得,他以前向人类简绍他们兄弟全名的时候,很多人都听得云里雾里,以至于他费了半完,那些人连一半都没有记住,有的人就很干脆的直接喊停,这让旺猜很是无奈。

    “啊,呵呵,原来如此,那我就直接叫你旺猜大哥吧。”叶飞也没兴趣去听旺猜的全名,名字,只是一个人的记号而已,两个字足以,如果旺猜把全名告诉叶飞,叶飞也能记住,但总不能以后见面都背圣经一样把矮人的全名给背诵一遍吧,那样的话,他不烦,矮人两兄弟也会烦。

    “嘿嘿,叶飞大师客气了,你要是叫我大哥我可就不敢当了。”旺猜连忙摆手,叶飞的技术赢得了他们兄弟两个人尊敬,要是从技术上来讲,旺猜还真不一定适合当这个大哥。

    叶飞嬉笑道:“如果你不答应当我大哥,我可就要生气了,说起来,喊你一声大哥,还是我占便宜了呢,哈哈。”叶飞清楚,这两个矮人兄弟看上去虽然只是中年人,可他们的实际年龄比老头还要老。

    “那好吧,既然叶飞大师坚持,我也就不客气了。”矮人也是爽快人,在这方面没有过多的坚持。

    叶飞微笑:“不瞒旺猜大哥,我这次来,是有事情拜托。”叶飞来到这里的主要目的的确是有事情,想到马上就要去西海那个地方,叶飞心里没底,他需要组建一支私人的护卫队,当然,组建护卫队是需要铠甲武器什么的,从魔法塔中得到的那些,叶飞不舍得拿出来,如果随便在武器铺买点,又难以符合自己的要求,想来想去,叶飞想到了这两个矮人。

    “有什么事情尽管说便是,我们兄弟绝不推辞。”旺猜连问都问,就爽快的答应下来,他一个人的意思,就是他们兄弟两个人的意思,他们兄弟两个人除了技术上的分歧,很少有意见不同的地方。

    “哈哈,来晚了,来晚了,叶飞大师在哪里?”旺测人还没到,声音就到了。

    待到旺测进门,叶飞好笑的现,这个矮人的脸上黑一块儿白一块儿,头上,胡须上,还粘了不少草木灰,看样子,好像是刚从工作岗位上走下来。

    “大哥,你来的正好,我正和叶飞兄弟谈事情。”旺猜咳嗽了几声,他也注意到了,自己这位大哥的形象有点不太好。

    旺测脸一沉:“旺猜,怎么可以称呼叶飞大师为兄弟呢,还不赶快道歉。”旺测他们想要从叶飞那里学东西,想要学东西,就要保持应有的尊敬,这也是铁师的传统,你想想,对自己的师傅不尊敬,师傅肯把本事传给你才怪呢。

    旺猜急了,连忙解释道:“大哥,不是的,你听我解释……”

    “呵呵,不必解释了,是我这样坚持的,旺测大哥,你不会不认我这个兄弟吧?”叶飞乐呵呵的看着旺测,他现,这两个矮人还是比较可爱的。

    旺测听叶飞这么说,脸色立马转变过来:“怎么不早说嘛,叶飞兄弟,你今天怎么有空儿?”旺测转变的也挺快的,这让叶飞和旺猜两个人都有点不适应。

    叶飞呵呵一笑:“是这样的,我需要一批士兵穿戴的铠甲和武器,我出图纸和材料,由你们兄弟两个负责打造,你们看怎么样?当然,我是不会亏待你们的。”叶飞直接说明了来意,他知道,在这两个矮人面前无需拐弯抹角,成就是成,不成就是不成,说再多的废话也是没有用。

    “求之不得,不过,叶飞兄弟,你不会是想造反吧?”旺猜开玩笑的说。

    叶飞苦笑“旺猜大哥,你就别开玩笑了,我暂时并没有那心思。”叶飞说的只是暂时,暂时没有,并不等于以后没有。

    “呵呵,图纸带来了吧?”旺测最心急的就是图纸,他很想知道,叶飞需要打造什么样式的铠甲,貌似,这个叶飞有点与众不同。

    叶飞双手一摊:“没带来,现画,拿张兽皮和笔过来。”铠甲的样式在叶飞脑子中,现在就画也来得及。

    兽皮和笔很快就取来了,叶飞想了一下,现在兽皮上写下所用材料以及融合方法,这些,都是矮人兄弟最想知道的,叶飞毫无保留的写了出来,嗯,全当是报酬吧,然后,叶飞又画出了铠甲的样式,铠甲是改良版的锁子甲,全身铠甲也就二十多公斤重,这点重量对于一个强壮的普通人来说并不算什么,然后便是武器了,一把匕,一把唐刀,一把钩镰枪,这便是叶飞心中标准的士兵配备了,当然,主要部件也就这些,其它的辅助用品,以后再配备也不迟。另外,叶飞还有一个头疼的问题,他在想,从什么地方才能招收到士兵,要知道,在升龙帝国私自招收士兵是犯大忌的,即便是那些领主什么的,招收士兵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丝毫不敢逾越。

    看着叶飞画出来的几样东西,矮人两兄弟的眼睛亮了,可以肯定,东西打造出来肯定是好东西,只不过,这两个人还有一些地方不太明白。

    旺猜咕咚一声咽了口水:“叶飞兄弟,给我们解释一下吧,尤其是这些材料。”旺测也是眼巴巴的看着叶飞,他也想知道,叶飞开出来的这些材料混合以后会有什么效果,最好是可以弄明白其中的原理。

    叶飞笑着解释道:“先看铠甲的用料,你们把我所列出来的材料按照比例混合以后,就会得到一种全新的金属,我叫它合金,这种金属不容易腐蚀,铠甲名叫鳞甲,穿戴在身上比较方便活动,嗯,我在这上面也写了一种糅合金属绳的方法,可以代替兽筋来连接铠甲的鳞片,并且我保证,金属绳比兽筋还要耐用……”叶飞粗略的把所有用料以及各部分的作用向两位矮人解释了一下。

    待到叶飞解释完,旺猜道:“总觉得,铠甲的防御力不是那么强悍。”也的确,鳞甲的防御力没有重甲步兵的全身甲防御力好,不过重甲步兵所穿的铠甲要比鳞甲重一倍都不止,两者对比来说,算是各有优缺点吧。

    叶飞笑道:“战争的胜利,不取决于士兵身上所穿的铠甲。”如果指挥者很愚蠢的话,即便是士兵穿再厚的铠甲也是没有用。

    “那好,我们明天就开始着手锻造,你需要多少套这样的铠甲?”旺猜很爽快的收起了图纸,他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仔细的研究一下。

    叶飞想了一下,伸出了三个指头:“三千套,暂时先要三千套吧。”

    “啊,啊,三千套?没搞错吧?”两个矮人都张大了嘴巴,三千套铠甲,可以组建一个正规的大型佣兵团了。

    叶飞点头:“没错,就是三千套,呵呵,你们不是以为我凭这三千套铠甲就能造反吧?”叶飞开玩笑的说。

    “当然不是,叶飞兄弟,你有点误会我们的意思了,我是想说,三千套铠甲不是个小数字,就算是我们打造好了,你也不容易运出去,城防军对这些东西查的很严,零星的销售还可以,大规模的打造恐怕很困难。”矮人也有为难之处,如果他们这两处武器行堆了三千套铠甲,说不得,城防军会请他们过去喝点茶,再说了,这种小地方,也堆不下那么多铠甲武器。

    叶飞笑道:“关于这一点,你们两位不必担心,我会及时把你们打造出来的东西弄走,嗯,如果没有其它问题的话,我们就这样说定了。”

    旺猜点头:“好吧,就这么说定了。”

    叶飞摸出一张金卡递给旺猜:“这上面有八十五万金币,所有的钱都从这上面划走,不够的话我再添。”别人既然愿意帮忙,钱这一方面就不能马虎了,叶飞估摸着,如果按自己的要求打造出那一套装备,怎么着也要二百多枚金币一套,三千套加起来的话,价值就不少了。叶飞金卡上的钱,是赢大王子鲁卡的,赢他那副画卖的钱。

    旺猜爽快的把金卡接了过去:“如此,我就不客气了,这么多钱,你要是让我们兄弟俩垫付,我们还真拿不出来。”旺猜兄弟两个虽然都有点积蓄,可要是让他们一下子拿出几十万金币,他们还真拿不出来,别看他们两个挣的多,平时的花销也不少,挣点钱,都给酒店老板送去了。

    从兄弟武器行走出来,叶飞看看天色,苦笑摇头,不知不觉,又是一天过去了,时间还真是不够用!嗯,现在也该回去吃一顿温馨的晚餐了,嘻嘻,不知道威娜姐会不会怪罪自己,想到了威娜,叶飞的心一沉,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被教廷那个骑士带走了的母亲,不知道,母亲她还好吗?身为人子者,如果连自己的母亲都保护不了,叶飞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但以叶飞现在的实力,还确实没有把握去了解更深层次的事情,想必,威娜也明白这个情况,所以,叶飞不问,威娜也不会多数什么,威娜还不想让叶飞白白的去送死,在威娜眼里,叶飞的力量,还是太弱小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