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宗师

第二百八十八章 寿命将尽

    红衣大主教从外面走进了偏听,很热情的向索菲亚打着招呼,叶飞看到这位红衣大主教的第一眼,简直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他才是,总之,一个‘胖’字了得!恐怕,这厮要是出去吃饭或者干点什么事情,非得把人家的门给拆下来才能进去,叶飞揣摩着,那天有空了,请这家伙去金碧辉煌吃一顿,想必,他肯定不会乐意坐大厅吧!

    “索菲亚,我的乖侄女,今天是那阵风把你给吹来了?”奥纳德满脸堆笑,叶飞努力向奥纳德脸上看去,叶飞想找到这家伙的眼睛在哪里,终于,叶飞在一堆肥肉的缝隙中现了一闪而过的精光,心中一惊,叶飞知道,这个家伙又是一个高手,胖不是缺点,说不定,一把稍微短点的剑刺进他的身体,还不一定能够到他的内脏!

    “奥纳德叔叔,多日不见,你原来……还是那么英俊潇洒。”话说完,索菲亚先忍不住,“咯咯”大笑起来。

    奥纳德苦笑道:“索菲亚,你就不要再调侃我了,小心你将来嫁不出去。”

    “嘻嘻,那我们说正事,我有个朋友想见国王陛下一面,你看,能不能安排一下。”索菲亚知道叶飞很急,所以就尽量减短客套的时间。

    奥纳德犹豫了一下,看向叶飞说道:“你说的是这个小伙子吧,不知道他见国王陛下有什么事情,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代劳。”很显然,奥纳德并不愿意带叶飞去见国王,一个即将升了,国王身边还有其他人在,带叶飞进去确实不方便。

    索菲亚眨巴了一下眼睛:“奥纳德叔叔,这么说,那些有关于国王陛下的传闻是真的了?”

    奥纳德点头:“也许,撑不过这两天了,唉,真是头痛,他的继任者,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二百五,能不能配合我们的工作还不一定。”奥纳德对鲁卡王子的评价也不高,那个鲁卡王子,怎么看怎么像一个暴君。

    “奥纳德叔叔,你是在担心鲁卡王子吗?”索菲亚没少看见鲁卡王子那张脸,貌似,和她同一个寝室的凯西最近和鲁卡打得火热,对于男女之间的这些事情上,索菲亚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要两个人你情我愿就可以了。

    奥纳德苦笑:“鲁卡只是一个方面,以他的年龄和心机,我担心他不能完全驾驭整个升龙帝国,另外,我敢断定,只要老国王现在一咽气,升龙帝国立马就会战火四起,升龙帝国的那些领主们,被压抑的太久了!”

    索菲亚一惊,她没想到,老国王的生死牵连到这么多事情,叹了口气,索菲亚悠悠的说道:“要打仗吗?那样的话,平民百姓可就遭殃了。”

    奥纳德也是很无奈:“我也不喜欢战争,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我们的势力在升龙帝国展的很顺当,战争,有可能带来毁灭性的后果,另外,升龙帝国如果生内乱,周边那些国家肯定不会闲着,尤其是兽人帝国……”奥纳德把自己的担心说了一遍,他也不在乎叶飞是否旁听,有些事情,是命运女神早就已经安排好的,就是明知道结果,你也无力去改变。

    “奥纳德叔叔,这么说来,你也不想国王陛下过早的回归神的怀抱吗?”索菲亚眼睛紧盯奥纳德,她需要知道奥纳德内心真实的想法。

    奥纳德点头:“确实如此,可是,我无力改变什么。”奥纳德显得很是无奈,他虽然是红衣大主教,一个光明系的魔法高手,但还是没有办法挽救老国王的生命。

    索菲亚狡黠的一笑:“奥纳德叔叔,这么说来,你就更应该带叶飞去见国王陛下一面了。”

    “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奥纳德上下打量着这个叫叶飞的年轻人,嗯,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他看不出,这个年轻人有什么特别之处,索菲亚也看向叶飞,有些话,还是叶飞自己来说比较好。

    奥纳德的话叶飞也听明白了,这让叶飞心中悬着的那一块儿最大的石头放了下来,只要教廷还想让国王陛下继续活下去,那就好办了,最起码,不用和教廷这一方面直接起冲突,甚至,教廷的人员说不定还会尽力配合自己,想想有可能要与教廷合作,叶飞的心中泛起一阵无力的苦笑。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叶飞道:“我希望见国王陛下一面,我想,我有办法能让国王陛下多活一段时间,当然,事情也不是绝对的,我只能说,我有一定把握。”

    “啥?你说的可都是真的?”奥纳德睁开了一直眯缝着的双眼,两道精光直射叶飞。

    叶飞点头道:“在这件事情上,我没必要撒谎,撒谎,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好处。”

    奥纳德疑惑的看着叶飞:“那你说,你是为了什么?”奥纳德不相信,如果这件事情对叶飞没有一丁点的好处,他也会主动去干,除非他是白痴。

    叶飞轻声说道:“前段时间,国王陛下刚把西海那块儿地方封赏给我……”叶飞一边说,一边观察奥纳德的脸上,可惜,奥纳德脸上的肥肉太多了,叶飞不知道该看那一块儿地方才是。

    “停,停下来,你不用说了,我想起来了,你难道就是那个替二王子解毒的叶飞?”奥纳德摆手喊停,他想起来了,叶飞,那个帮二王子解毒的人,因为二王子所中之毒连奥纳德都没有办法,后来却被叶飞给解了,所以奥纳德才会对叶飞这个小人物有一点印象,不过,奥纳德认为,叶飞能解二王子的毒,肯定是误打误撞,瞎猫逮着了一个死老鼠。

    “没错,就是我。”叶飞很爽快的承认,虽然二王子那件事情落了教廷的面子,但也并不是不可化解的矛盾。

    奥纳德若有所思的点头,叶飞的事情他也听手下人向他汇报过,他也稍微知道一点叶飞和鲁卡之间的恩怨,可以这样说,老国王继续活下去,对叶飞是极其有利的,奥纳德也算是一头老狐狸了,很快便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嘿嘿一笑,奥纳德道:“叶飞,你很聪明,但愿,你的本事如同你的脑子一样好使,如果你没意见的话,我这就带你去王宫。”奥纳德想到叶飞曾经替二王子解毒,没来由的,心中升起一股信心,对叶飞的信心。

    索菲亚伸了个懒腰:“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叶飞,祝你此行顺利。”叶飞打扰了索菲亚的好梦,索菲亚需要回去继续休息,上课,貌似已经有点晚了。

    叶飞很不好意思的对索菲亚笑了笑:“很是对不起,改天,我一定加倍补偿。”

    “呵呵,不要说请我吃饭,我似乎记得,你还欠我一顿饭。”索菲亚调皮的笑了笑。

    叶飞很是尴尬,欠了一顿饭,可不是欠了一顿嘛,好像是上次去找凯西的时候欠下的,一直以来都没有时间去兑现,现在索菲亚重新提出来,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呵呵,索菲亚小姐请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叶飞硬着头皮做出了承诺,什么是满意的答复,叶飞暂时还没有想到,不过,现在还不用着急,处理完老国王的事情,他可以回去慢慢的想。

    奥纳德自己没有马车,这是因为,没有那一辆马车能装得下奥纳德的身子,奥纳德也不能骑马,因为,没有那一匹马能驮动奥纳德,好在,奥纳德能飞,而且飞行度那是相当的快,很快的,奥纳德就提着叶飞来到了王宫大门前,王宫的守卫也几乎都认识奥纳德,只要见过奥纳德一面的人,就终身不会再忘记。

    奥纳德这位红衣大主教进出王宫连通报都不用,就那么带着叶飞直接闯了进去,王宫的气氛也和叶飞上次来的时候不大一样,来回穿插巡逻的士兵多了不少,抬头能看见,低头也能看见。

    奥纳德嘟囔到:“还不知道有没有咽气,但愿我们来的及时吧。”

    奥纳德的声音虽小,但也被叶飞听了个真切,叶飞一个失神,差点撞在柱子上,这位红衣大主教,也太哪个了吧,怎么就没有一点神棍的觉悟,真不知道,以这家伙的性格,怎么能在这个位置上坐牢稳。

    奥纳德边走边和身后的叶飞小声交谈:“我说,叶飞那小子,你不是认为我原本就是这么胖吧?”

    叶飞赔笑道:“怎么会呢,谁也不可能一出生就这么胖,你老人家肯定是后来吃得太多了,才会长这么胖。”叶飞揣摸着,这个胖子一顿饭要吃多少东西才能填饱肚子,估计应该是个惊人的数字。

    “嘿嘿,一出生就这么胖?亏你小子说的出口,你这是在损我还是在挖苦我,哼哼,如果不是看在索菲亚侄女的面子上,非要你好看不可。”奥纳德对叶飞说的话似乎不太在意。

    叶飞从奥纳德的言语上判断,这个家伙应该是个直爽性子,和那些普通的神棍不一样,奥纳德没有披着虚伪的外衣,似乎,他原本就是这样的,皱了下眉头,叶飞也不敢断定自己的判断是否准确,也说不一定,这个胖子把自己隐藏的太深,让很多人都看不清他的本来面目,如果他就这点本事的话,教皇恐怕也不会把他安排在红衣大主教这个位置上,那么,奥纳德的本来面目应该是什么呢?这个人,让叶飞有点捉摸不透。

    王宫里面有很多门洞并不是特制的,经常只能容得下两三个人并排穿过,这样一来,奥纳德要想走过去就有点麻烦了,遇到这样的情况,奥纳德也只好从墙上飞过去,王宫的守卫似乎对奥纳德这种走路的方法已经见怪不怪了,并没有一个人上来盘查询问。

    叶飞有点迷糊的看着一堵墙似的奥纳德:“奥纳德先生,我们之间飞过去不是更省事吗?”

    “啥?直接飞过去,那可是不行,我不想找麻烦。”奥纳德头摇的给拨浪鼓似的。

    停顿了一下,奥纳德接着说道:“在这座王宫上面飞行,是要担风险的,要是那些老家伙忽然跳出来找我理论,又是一件麻烦事,嗯,我暂时还不想打架,打架无助于减肥,唉!”奥纳德叹了口气,他的这身肥肉,不知道给他带来了多少烦恼。

    十几分钟以后,奥纳德就带着叶飞来到了一座大殿,看得出,这座大殿应该是国王陛下的临时住所,国王陛下住在这座大殿的原因,可能,是为了方便奥纳德大主教的进出吧,国王陛下原来住着的那个房间,即便是把门给拆掉,奥纳德也挤不进去。大殿的外面,有几十个人在悄声商量着什么,这些人或站,或坐,脸上的表情各不一样,焦急的,喜上眉梢的,不动声色的,唉,真不知道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奥纳德小声嘟囔道:“这些人都是帝国的大臣,国王陛下的亲戚……等等吧,反正,他们也只有在外面等着的份儿,嗯,你不必理会他们。”奥纳德都不拿正眼去瞧那些人一眼,在他眼里,那些人和他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人,和那些白痴说话,;浪费口水。

    叶飞小心的问道:“他们难道就一直等在这里?”叶飞知道那些人在等什么,他们在等一个结果,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拿国王陛下的生死开局!

    “嘿嘿,凡是来到这里的人,都得等着,国王陛下只要不话,他们谁也走不了。”奥纳德扫了那些人一眼,没办法,国王陛下的生死会牵扯到很多利益,这些人既然知道了消息,也只有暂时委屈他们一下了。

    奥纳德和叶飞的到来让很多人都闭了嘴,也没有那个不知趣的上来和奥纳德打招呼,一群人,目送奥纳德和叶飞进来大殿,他们胡乱猜测着,奥纳德身后的那个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来路,也许,是奥纳德新收的牧师吧,呵呵,这么年轻就被奥纳德当做亲信呆在身边,那么,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一些无良的人开始胡乱猜想,这些贵族大臣的脑子早就已经被男女之间的那些事给污染了!

    大殿里也有人,不过,能在大殿里等消息的人,档次要比外面那些人高多了,老国王的两个儿子也赫然在列,大王子鲁卡不怀好意的盯着叶飞:“叶飞,你来干什么?”二王子也向叶飞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这几天,二王子可急坏了,他也不是完全担心自己父亲的生死,他更担心的,是自己的生死,他猜不出,他身边的这位大哥坐上王位之后会怎么对付自己。

    还没等叶飞开口,奥纳德说话了:“他是我带来的,难道不行?”奥纳德森森的扫视了一圈,他想要看看,究竟哪个敢说不行,是英雄的话,就应该在这个时候跳出来。

    奥纳德的一句话,让大王子鲁卡闭了嘴,别说他现在还不是国外,就算是他将来坐上了王位,他也未必敢和奥纳德对着干,有很多地方,国王也需要仰仗教廷的势力,关键时刻,还要依靠教廷那些家伙来救命,唉,救死扶伤的医生可得罪不起。

    “我要进去看看国王陛下,叶飞,你也跟着过来。”奥纳德不想在浪费时间,直接点名叶飞跟自己进去,其他人倒是也不敢多说什么,大王子鲁卡也只能给叶飞一个怨毒的眼神,鲁卡不明白,叶飞这个小子来干什么,难道说,这个小子又要坏自己的好事?鲁卡的心脏突的一跳,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在他心中弥漫开来。

    大殿后面是后殿,老国王就暂时在后殿住着,后殿没有闲杂人等,两个医官,两个大主教,再有就是那位一直和老国王形影不离的红衣人了,老国王躺倒在床上,眼神混浊,艰难的喘着气,看样子,一口气似乎随时都能上不来。

    奥纳德皱了下眉,问道:“情况怎么样了?”其实他不用问,也知道情况怎么样了,他的眼睛虽然小,可是看到的东西一点也不比别人少。

    一个大主教无奈的摇头:“奥纳德大人,我们已经尽力了。”听了这句话,叶飞想笑,古往今来,怎么所有无能的医生都会说这句经典的话,即便是穿越了,也还是能听到这句话,真是,悲剧啊!

    奥纳德把头转向叶飞:“你过去看看吧。”奥纳德对叶飞已经不报什么希望了,如果他能把老国王的命给拉回来,那才叫是逆天,而逆天的人,通常都不会活得长久。

    叶飞小心的走上前去,搬了个凳子在老国王床前坐下,动作很轻,叶飞害怕自己一个疏忽导致国王陛下忽然归西,那他可就成了杀人凶手了。床边站着的红衣人本来想阻止叶飞靠过来,但犹豫了一下,他又改变了主意,他在想,这个神奇的家伙,说不定,能再一次让奇迹降临。

    叶飞轻轻握上了老国王的手腕,一股轻柔的内息渡了过去,片刻功夫,叶飞的内息就在老国王的身体内流转了一周,皱眉起身,叶飞轻轻摇头。

    红衣看叶飞摇头也没意外,这个结果,他早就可以确定了,但他还是忍不住问道:“怎么样?还有救吗?”红衣从来就没有这么关心过一个人,他没有亲人,老国王就是他唯一的亲人加朋友,恐怕,最不希望老国王辞世的还就是他了。

    叶飞苦笑道:“脉搏微弱,心跳无力,魂不固,这不是病,也不是伤,这是寿命将尽的前兆。”如果是伤,是病,叶飞倒也好下手了,可是,寿命将尽,这个问题很棘手。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