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宗师

第二三五章 以毒攻毒

    叶飞驱走了刺客,一声冷笑,返回自己的屋子,那刺客九成是大王子派来的,此事已经不用多想,留着那刺客一口气在,叶飞的目的是警告一下大王子,如果大王子鲁卡还是一心想要对付自己,说不得,要给他点厉害看看,大王子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爹生娘样。

    大王子鲁卡现在很烦闷,皱眉看着在自己面前滚成一团的影子侍卫亚卡:“你是说,你中毒了?以你的身手,还会被人下毒?”

    亚卡痛苦的捂住肚子蜷缩在地:“王子殿下,我现在可以确定,我的确是中毒了。”盗贼对毒药一类的东西本来就熟悉,从叶飞的那间院子翻出来之后,亚卡就知道自己中毒了,怪不得那小子会好心把自己放回来。

    “我去找主教大人试试看,你先忍着。”这影子侍卫是大王子鲁卡的得力助手,没有了他,鲁卡办很多事情都不太方便,现在,他还舍不得这个影子侍卫死去。

    “王子殿下,那可能没用的。”亚卡摇头,对于毒药的了解,大王子的府邸之中再也没有人比他更在行了,毒性作之后,他心里就凉了半截,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内脏在一点点腐烂,度很慢,但越是这样,他所要忍受的痛苦也就越大,解毒之药,他不是没有,就在刚才,那些高级的炼金药剂他还喝了两瓶,可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平时号称无毒不解的高级炼金药剂,竟然一点作用也没有,反而加重了他的痛苦。

    鲁卡冷哼一声:“你现在还不能死,你坚持住,来人,备车。”没有理会痛得打滚的亚卡,大王子直接吩咐准备马车,无论能不能行,他也要带亚卡到主教那里去一趟,就这么丢下得力的助手不管,即便是他这么冷血的人也做不到,那个该死的叶飞,我一定要你好看,鲁卡咬了咬牙,他可以想象的到,深更半夜的去打扰主教大人的休息,主教大人绝对不会给自己好脸色看,但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想必,教廷的那些人会给自己这个未来的国王几分面子。

    叶飞美滋滋的睡了一觉,一觉醒来,天已经亮了,翻身坐起打了个哈欠,叶飞吩咐猴大看好家,而自己,要到二王子的府邸去,那家伙中的毒已经不能再拖了,要不是昨天晚上有刺客光顾,叶飞昨天晚上就去给二王子解毒了,毕竟拿老国王那么多东西,再不办点正事也说不过去。

    二王子府邸的人天还不亮就已经在门外恭候叶飞了,这让叶飞颇有点不好意思,在管家的带领下,叶飞来到一间密室,二王子还是老样子,不好也不坏,眼睛肿的的跟个桃子似地,这些天,他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就是想睡,他也睡不着,身上所中的剧毒把他折磨的死去活来,要不是他原本的性格就坚强,恐怕早就自杀了。

    “你过来了,快请坐。”二王子勉强一笑,那笑比哭还难看,一脸的黑紫色,看上去就像从什么地方跑出来的野鬼一样。

    叶飞也不废话,点头道:“早就应该过来了,被一个刺客阻挠了一下,所以就来晚了,我们开始吧。”叶飞在话中点了一下二王子迈克尔,不要以为我为你解毒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我已经被刺客盯上了,以二王子的聪明才智,想必不难猜出那个刺客是谁派的。

    “叶飞兄弟辛苦了,待我身体恢复以后,再涂后报。”二王子果然上道,但他心里有点苦涩,如果自己的眼光能够锐利一点,自己现在和叶飞就是朋友的关系,也不必费尽心思来回打哑谜了。

    叶飞用清水化开三颗断肠丹,很认真的对二王子说道:“王子殿下,我现在告诉你,这碗中,是另外一种剧毒。”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叶飞害怕一不小心出点什么差错,把这位二王子给弄死了,也好让他当个明白鬼。

    二王子郁闷道:“叶飞兄弟你说笑了。”自己本身就已经身重剧毒了,要是想让自己去死,还有必要再费事吗?不管自己就是了。

    叶飞呵呵一笑:“王子殿下,这并不好笑,我说的很认真。”说毕,碗中的水洒了一点点,水一洒在地上,就冒起了青烟,果然是剧毒无比,让人看得头皮麻。

    “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下毒手。”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几个侍卫,挡在了二王子的床前,手中的兵器散出森森杀意。

    “咳,咳,你们都给我退下,我已经是个死人了,还有必要下毒手吗?”二王子看得明白,他同时也相信,叶飞那么聪明的一个人,绝对不可能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来。

    深吸了一口气,二王子朝叶飞伸出手:“把药拿来,这碗药,即便是毒药,我也喝了。”二王子眼中闪过一丝坚定的眼光,他已经错过了叶飞这个朋友一次,他不想再错过一次,更何况,他现在已经没有了选择的机会,相信叶飞,是他唯一的活路,叶飞手上的那碗毒药,他不喝,就是一个死,喝了,也许会死,但是也有机会不死,怎么选择,一目了然。

    叹了口气,叶飞把手中的药碗递了过去:“王子殿下,祝你好运,我想,佛祖会保佑你的。”

    “佛祖,佛祖是什么东西?”二王子眼中有点迷茫。

    叶飞苦着脸道:“佛祖,就是和光明神同一等级的神灵,嗯,你可能没见过他。”

    二王子把碗中的药一饮而尽:“呵呵,我是没见过他,但说不定,我马上就可以见到他了。”他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对人世间的留恋,谁都不想死,更何况是他这个高高在上的王子殿下,即便是到了不一定呢,这个世界,谁又见过天堂是什么样子!

    断肠丹之毒喝下之后,二王子便觉得全身如同火烫一般难受,这种难受,比先前还要更痛苦几分,低吼一声,他紧紧的抓住了床单,头上汗如雨下,身下的被褥转瞬湿透,一股恶臭弥漫开来,叶飞叹了口气,不忍再看,他知道,这只是个开始,更痛苦的时候还在后面,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封住他的穴道,不然的话,血液就会不流通,也就达不到预期的效果了。

    二王子痛苦的直打滚,而他身边的那些侍卫,已经把整间密室都给包围了起来,意思很明显了,如果二王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叶飞就是陪葬的,叶飞倒是无所谓,就凭这里的几个侍卫,自己要是想走的话,可能还没有人能够拦得住自己。

    王宫深处,老国王有点坐立不安,不大一会儿的功夫,他已经揉碎了好几朵鲜花:“红衣,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到迈克尔他那里去看看?”毕竟是父子情深,自己的儿子遭此大难,做父亲的,不去看看的话,怎么也说不过去,更何况,刚才从那边传递过来的消息称,今天,很有可能就是二王子生命的最后一天,这让他这个做父亲的很是不安。

    “陛下,你已经尽力了,我想,你现在过去的话,很可能惹起大王子的猜忌,这样的话,他们兄弟两个以后的关系就更不会和睦了。”红衣只是给自己的这个老朋友提个建议,具体怎么决定,还是要看他的。

    “和睦,呵呵,很好笑,你以为,他们兄弟两个还会和睦相处吗?恐怕,我死的那一天,就是他们开战的那一天,如果,迈克尔能够挺过这一关的话。”老国王弯下腰,又摘了一朵花放在手里蹂躏,这是他现在泄怒火的唯一方式,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英明一世,怎么就生了鲁卡那个逆子,争争王位也就罢了,亲兄弟之间,竟然也下得去毒手。

    “陛下,如果你不想看到他们兄弟相残的话,可以适当的引入军方制衡一下。”红衣也不想帝国的这两位王子权利太大,权利,会让人的私心变得极度膨胀,最后一不可收拾。

    “制衡?还是算了吧,大主教不是说了吗,我也就这一年的好活,我倒是希望,鲁卡他有弑君篡位的那份胆子。”老国王嘿嘿一笑,在他心里,也许那个冷血的儿子比他更适合坐上这个王位,一代帝王,就需要冷血一点,看看自己这辈子混的是什么?三十年,整整在位三十年,升龙帝国竟然没有丝毫变化,俗话说,不进则退,这是至理名言,或许,这个王位真的该换换人了。

    “哦,对了,斯南那个老家伙还没回来吗?”老国王话题一转,问起了斯南伯爵。

    红衣一声苦笑:“陛下,你就不用指望斯南伯爵了,只要帝都一天不安稳,他就一天不会露面。”红衣知道,老国王惦记的是光明神使对斯南伯爵的三个承诺,但那三个承诺对斯南伯爵是何等的重要,他自己还舍不得用,更别提给别人用了,即便你是一国之君也不行。

    “看来我不死,他是不会回来了,这样也好,呵呵,听说他只有一个儿子。”老国王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再说说我们的二王子殿下,嘶声裂肺的喊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也不知道是没力气了还是怎么的,反正是不喊了,这让在场的人都松了一口气。

    “恭喜王子殿下,挺过了最难的一关。”叶飞看二王子气色,知道两种毒药已经在他体内中和成功,他的一条小命儿基本上算是保住了,下面要做的,就是逐步替他驱除体内的毒素了。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