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宗师

第二百零一章 人情

    使用毒药之前要先配制解毒药剂,这一点叶飞十分清楚,自己炼制的毒药,效果自己知道,所以,叶飞一点也不敢大意,要是被自己弄出来的毒药给毒死了,那才叫笑话。叶飞从魂之空间内陆续取出几株药草放在嘴里嚼碎了,这些药草混合在一起就是很好的解毒药,为了不浪费药力,叶飞暂时把自己的嘴巴当成了炼丹炉。很快的,一大块儿含着唾液的解毒药就在叶飞嘴里神奇的搅拌好了。

    嘴里多出了那么大一块儿东西,叶飞说话都说不清楚了,“呜呜”了几声,示意莫妮卡坐在位子上不要乱动,自己便开始布置毒药。先是药粉,要小心的涂抹在车门上,无论你是怎么把车门弄碎的,那药粉见风飞扬,只要你吸入那么一点,嘿嘿,对不起,你离冥王就进了一步。药粉布置完之后就是药水了,这个比较难弄,叶飞干脆把一整瓶毒药都倒进水囊里,和清水混合在一起,并且在水囊上面用银针刺了若干下,这样,简易的毒药喷射器就做成了,如果有条件的话,叶飞可以做的更好。烟雾一类的毒药不好保存,但使用起来比较方便,只要把瓶子上的塞子给拔掉了,毒烟就会随风飘散,叶飞制造的这些毒烟很简单,把几种毒草放在瓶子里,然后浇上清水让它们自己生反应,最后就会变成烟雾。

    摆弄了几分钟,叶飞把一切都给搞定了,才吐出嘴里的解毒药草,伸了伸麻的舌头,才开口道:“机关有点简陋,不过总比没有的好,哈哈,但愿那位剑圣老人家会上当吧。”叶飞说话有点含混不清,是因为刚才含着那些药草的缘故。

    莫妮卡没有吱声,因为她现在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近在咫尺的那场战斗给吸引了,在叶飞刚开始布置那些毒药的时候,那个白衣老头就已经对马车动了攻击,一次试探性的攻击,如果没有人能够出手阻拦他的话,那么他的这一次试探性的攻击就会变成实实在在的攻击。

    那白衣老头刚出手,一把匕就无声无息的刺向了他腰间的要害,另外一把匕则是刺向他的后心,无论被任何一把匕给刺中,伤势都是致命的,但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剑圣,如果就这么倒下了,那他也就不是剑圣了,匕刺来的方向虽然刁钻,但也伤不他,尤其是在他有防备的情况下,更是伤不了他。

    两把匕刺出的那一刹那,白衣老头就已经从空气的波动中感受到了攻击,没有犹豫,他的身子突然加快了度,竟然朝前猛然窜出了几米,手中的剑同时向后挥出,他的身后,就是一片透明的空气,而他的剑,斩的就是那一片空气,难道空气中还会有人不成?答案是肯定的,因为白衣剑圣一剑斩出,就听到叮当几声响,是兵器碰撞的声音。

    白衣剑圣手中之剑斩出之后,人也随之上了天,但他并没有停止攻击,手中长剑对着虚空不断斩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人在疯练剑一般,但奇怪的是,他手中的剑,每每还能和别的兵器接触几下。

    傲然一笑,白衣剑圣说道:“我看你们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只要捕捉到了那两个影子的气息,剑圣就不再有什么畏惧了,他相信,在他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中,那两个影子早晚要显出身形,只要自己把那两个影子的气息给锁定了,就不怕他们上天入地。

    三个人的战斗,你只能看到一个人,但时不时的,还能看见空中迸溅出的一些火星,白衣剑圣只是凭着感觉出剑,剑法虽然凌厉,但只要那两个人不现出身形,他一时半会还真奈何不了他们,但作为一名剑圣,就这样被两个看不见的影子给拖死了,面子上怎么也说不过去,所以,他必须要做点什么。

    身子腾空将近十米,白衣剑圣双目死死的锁定一处空地,那两个影子就躲在那地方,自己这一击,一定要让他们现身才行,即便是剑圣,对付影子侍卫也不是手到擒来,最起码,也要花费点力气。

    白衣剑圣手中长剑一挥,一股白蒙蒙的斗气笼罩了将近二十米方圆,就连马车内的叶飞也感觉到了冰冷的寒意,忍不住打了个冷战,叶飞嘟囔到:“原来,那个老头是冰系剑圣,和他那一身白衣倒是挺般配的。”叶飞心想,那个老头穿一身白衣,是不是就因为冰雪的颜色是白色的?嗯,有这个可能。

    莫妮卡也忍不住抱起了膀子,叹口气说道:“看来,那老头是铁了心要把那两个影子逼出来。”

    叶飞眼皮一翻:“废话,不把那两个影子逼出来的话,他怎么做下面的事情。”叶飞想说的是,如果连人家的真身都逼不出来,就更别想杀人了。

    看得出来,冰系剑圣已经把冰雪斗气给运用的出神入化了,他集中全力的一剑,几乎荡平了地面上所有拦路的物质,无论是野草还是小树,或是巨石,斗气所过之处,一切皆为粉碎,大多数地方,还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就连剑圣手中的长剑,也只剩下剑柄了,剑呢?剑已经随着他的斗气化成了千万可以制敌于死地的利器,那些巨石上的小孔就是很好的证明,铁剑所化成的暗器,威力决不比强弓射出来的箭差,白衣剑圣这一剑,只是为了逼出那两个影子,他现在有点不耐烦了,已经在这里浪费了很多时间,十分钟时间,竟然连两个影子的真身都没逼出来,如果传了出去,对他的威名大大的有影响。

    一剑过后,白衣剑圣手上又多了一把剑,一把极品魔法剑,看得出来,这把剑才应该是他真正的武器,直到此时,他方才拿了出来。手中拎着剑,白衣剑圣并不着急,只是静静的看着刚才攻击的一个地方,如果那两个家伙再不出现的话,就连他也要说声佩服了。

    叶飞不用瞪大眼睛也能看到,两个影子侍卫都已经受了点轻伤,在剑圣的全力一击之下,他们两个即便使出全身解数,也还是避免不了受伤,叹了口气,叶飞知道,那两个影子受伤虽轻,但很明显的,他们的身形已经不能继续隐藏下去,就是勉强隐藏了,那不断流淌的鲜血也会把他们出卖,在这种情况下,继续花费精力隐藏身形,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两个影子的身形,逐渐在空气中浮现了出来,一个胳膊上受了伤,一个腿上受了伤,两个人的伤势都是皮肉伤,并不影响他们继续战斗下去,但这两个影子看上去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浑身上下沾满了泥土草屑,身上的衣服也破了大大小小不止一个洞,和半空中的白衣剑圣一比,优劣立判,至少,白衣剑圣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一滴汗,浑身上下还是一片雪白,别说草屑了,就连尘土也没有。

    两个影子死死的盯着空中的白衣剑圣,其中一个开口道:“白连,你难道真的要搅和进来吗?我劝你要考虑清楚,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即便是处于下风,两个影子侍卫也丝毫不惧。

    “白脸?还是白鲢?”叶飞看向莫妮卡,,竟然还有人起这么奇怪的名字。

    “是白连,白色的白,连在一起的连。”冰雪剑圣白连,这个名字,很早以前莫妮卡就听说过,只是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他的目标。

    叶飞点头表示明白了,顾不上和莫妮卡说话,通过心魔继续观察战场上的情势,奥巴黑那边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敌人既然故意把那两个家伙引开,就没想到要和他俩在附近战斗,现在,那几个魔法师也不知道跑到了几百米开外,倒是那群冒险者和士兵的战斗已经快接近尾声了,冒险者终究还是不敌大批的士兵,伤亡已经过半了,如果不是有一股信念支撑着他们,恐怕剩下的这些冒险者们早就开始溃败了,精神法师的那个精神魔法,还能支撑一点时间,如果再没有什么奇迹出现,这群冒险者必败无疑,那个铁面人还在和他的对手酣战,似乎是对眼前的局势漠不关心,他手中的铁枪往往一下子扫出去,不论敌我,必能扫趴下一大片,所以,在他和他的对手周围,早就空出了一大片场地,并没有那个不开眼的凑上去找麻烦。

    面对影子侍卫的质问,剑圣白连叹了口气,沉默了有那么几十秒钟,还是回答了影子侍卫的问题:“此行,并非我本意,但欠下的人情,不能不还。”手中的剑,高高举起,白连认为他说的已经够明白了,自己这次前来,只是为了还一个人情。即便是剑圣,也有欠下人情的时候,到了剑圣这个境界,已经没有多少东西能让他们动心了,但人在江湖,不外乎人情两个字,人情,不能不还。

    两个影子侍卫对视一眼,默默的摆好了架势,白连说的话,他们懂,他们也有欠人情的时候,他们也明白人情的含义是什么,一个人情,可以让人出生入死,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惜,地位越高,越是在意人情,人情还清了,也就一身轻松了,所以,现在面对急于还清人情的白连,两个影子侍卫只有一站,因为他们两个明白,无论今些什么,白连也是一定不会罢手的。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