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宗师

第一百六十章 押注

    一个十分不和谐的声音叫停了叶飞和鲁卡王子下面的决斗,话的那个家伙不但叶飞和鲁卡王子都认识,就连下面的学生,也没有几个不熟悉他的,帝都金碧辉煌的老板,斯南伯爵的独生儿子,鼎鼎大名的莫纳西少爷就是他了,莫纳西在升龙学院的名声,仅在鲁卡王子之下。

    叶飞烦闷的看着莫纳西,报仇也就罢了,这家伙怎么耍起无赖的手段了?冷哼一声,叶飞说道:“莫纳西少爷,说话要讲证据,你怎么就敢断定这张魔法弓是我偷的?难道,这张魔法弓是你家失窃的不成?”叶飞给莫纳西设了一个圈套,让他往里钻,如果莫纳西敢承认这张弓是他家失窃的物品,嘿嘿,好戏就要开锣了,到时候自然会有教廷的人去收拾他,要知道,叶飞的这张弓可是从教皇他女儿那里光明正大的赢来的。

    莫纳西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敢承认那张弓是自己家失窃的物品,皱眉说道:“这张弓以前的确是我家的物品,我父亲后来把它送给教皇了,你不是偷来的,难道还是教皇送你的不成?”莫纳西绝对不会相信叶飞会和教皇有什么关系,如果叶飞和教皇有关系的话,绝不至于现在一副寒酸的模样。在莫纳西眼里,叶飞穿的虽然也是贵族服饰,但档次差的太远了。

    鲁卡王子这个时候也没忘记落井下石:“叶飞,你怎么说,如果你不能把这张弓的来历解释清楚的话,我想,你的下半生很有可能在大牢里渡过。”偷窃教皇的东西,这个罪名可不小。

    在场的人,只有少数聪明的人摇头,根本不相信叶飞拿出来的魔法弓会是偷窃来的,这些人中,就有升龙学院的院长,纳克法圣,他心中暗骂鲁卡王子和莫纳西愚蠢,如果这魔法弓是叶飞偷窃来的,他怎么还敢在这里招摇过市,难道说叶飞活的不耐烦了?

    叶飞微微一笑,说道:“鲁卡王子,不要听信那个小人的污蔑,你看,我有本事偷窃教皇的东西吗?如果我有那本事的话,我会先光临几次皇宫的藏宝库的。”叶飞说话没有顾忌,偷窃教皇的东西?亏这些人想的出来!

    鲁卡王子和莫纳西同时呆了一呆,他俩对视一眼,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但事已至此,鲁卡王子只好硬着头皮道:“叶飞同学,请你解释一下这把弓的来历。”鲁卡王子也算是有那么一点心机,他在想,如果叶飞真是和教皇有什么关系的话,自己对他也不好做的太过份了。

    人群中的索菲亚看那两个小丑不住的刁难叶飞,再也忍不住了:“我可以证明那把魔法弓的来历,那把魔法弓绝对不是叶飞盗窃得来的。”索菲亚站了出来,好歹,她和叶飞也算是一起战斗过,一起拼过命。

    台上台下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了索菲亚身上,大多数人都知道索菲亚的大名,但知道她是教皇女儿的,也就只有纳克法圣一人了,纳克老头惊异的把看了索菲亚一眼,不禁苦笑,这场决斗,牵连进来的人是越来越多,身份一个比一个显赫,但愿,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光明神保佑,还好,这两位不是在决斗场进行的生死决斗,纳克心里暗自庆幸着。

    鲁卡王子并不知道索菲亚的真实身份,疑惑的看了她一眼:“你?你有什么资格可以证明?”就凭着你的一张漂亮脸蛋吗?笑话!这话,鲁卡差点没有冲口而出,但他为了保持一个良好的形象,在说话之前,不得不做一些选择。

    纳克院长见鲁卡王子和索菲亚顶了起来,暗叫不妙,即便鲁卡王子真的成为了国王,以后要仰仗光明教廷的地方还多的是,现在,绝不能和这位大小姐闹僵了。

    脸一沉,纳克院长道:“好了,现在继续下面的程序,决斗是神圣的,要想讨论其它问题,你们可以等决斗之后再行讨论。”纳克院长话了,也就没人敢再说什么了,别看莫纳西很牛逼,在纳克院长眼里,他什么也不是。

    叶飞朝索菲亚报以一个感谢的微笑:“索菲亚小姐,又见面了。”

    “是啊,上次为什么偷偷溜掉?”上次叶飞的不辞而别让索菲亚很是不理解。

    叶飞轻笑一声:“这个问题,以后我们可以找个时间单独谈谈。”叶飞不能再和索菲亚说下去了,纳克院长已经宣布比赛开始了。

    比赛的规则很简单,没有固定的题目,两个人随便画一幅画出来就可以了,时间以一个小时为限,时间给的比较短,越是这样,越能体现出一个人的基本功底,这样的决斗,当然不会给两个人几天的时间去创作,就是叶飞和鲁卡王子愿意,下面的观众也等不及。

    斯图格大师宣布比赛开始以后,鲁卡王子就迫不及待的把颜料倒在调色盘内,然后便开始在木板上画一个大概的雏形出来,他的度很快,动作没有丝毫的呆滞。

    叶飞不着急,从黑色的颜料瓶中倒出一些黑色颜料,又添了些水进去,用画笔轻轻的搅和着,他没有打算用太多的颜色去作画,三两色足以。叶飞擅长的是水墨画,水墨画的优劣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材质,所以,叶飞必须要把黑色颜料调和均匀。

    凑空看了一眼鲁卡王子的进度,叶飞现,画的雏形已经出来了,鲁卡王子画的是一个女人,从雏形上来看,那个女人很像是卡薇儿,没错的,就是卡薇儿,这个家伙,到现在对卡薇儿还不死心,竟然想用这种方式去打动卡薇儿!

    卡薇儿就站在叶飞旁边,刚才叶飞和索菲亚旁若无人的谈笑,让她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的怨气,一直到索菲亚走了之后方才好了点,卡薇儿不断提醒自己:镇定,镇定,一定要镇定!卡薇儿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在叶飞面前表现的那么失态,叶飞的名字,把她的心给搅乱了!

    轻叹了一口气,卡薇儿现叶飞还在继续调着颜料,没有下面的动作,郁闷道:“叶飞,你行不行,不行的话,放弃吧,那魔法弓,我会想办法再给你弄一个的。”卡薇儿终究不想叶飞最后太难堪了。

    叶飞轻笑一声:“卡薇儿小姐,你要对我有信心,不到最后一分钟,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叶飞今天要彻底打击一下鲁卡王子的信心,他画的不是卡薇儿吗,自己要画的,也是卡薇儿,一副仕女图,在叶飞心中已经逐渐成形。

    叶飞又倒出另外一种颜料,不紧不慢的继续调和,仕女图如果用一种颜料来画就显得太单调了,何况,卡薇儿的头还是金黄色,如果要是黑颜色的话,就能少调和一种颜料了!

    叶飞选了四种颜色,黑,金黄,红,水蓝。叶飞心中的仕女图,应该具有浓郁的本土色彩,和鲁卡王子的油画不同的是,叶飞要把卡薇儿的美丽用自己的手法表现出来。

    一个小时的作画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多分钟,叶飞除了调和色彩,还是没有其它的动作,台下的观众唏嘘不已:“那个小子,是不是吓傻了……唉,如果不行,就早点下来好了……”几乎所有的人都不看好叶飞。

    罗斯也是急的直搓手:“我的哥哥啊,你倒是快点动手啊,我可是押了十万枚金币在你身上呢。”这次庄家开的盘口很离谱,押鲁卡王子赢,十枚金币只赔一枚,押叶飞赢,十枚金币赔一百枚,尽管如此,押鲁卡王子的人还比叶飞多若干倍,直到现在为止,庄家还在大声呼喝着押注。

    索菲亚一直关注着叶飞,叶飞现在还是在调和颜料,但索菲亚从叶飞镇定的双眼中看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轻笑一声,索菲亚道:“也许,我也能去赢点钱呢。”叶飞的平静,让索菲亚想起了小镇的那一夜,那一夜,面对那数不尽的亡灵,叶飞的眼睛不是也如此的平静吗?

    索菲亚从叶飞的眼睛中看出的是自信,可以战胜一切的自信,拉了一把身边的凯西,索菲亚道:“凯西,我们去下点赌注吧。”如果能把损失的那张弓从鲁卡王子身上赚回来,那就再好不过了。

    凯西愕然的看着索菲亚,据她所知,索菲亚对这些无聊的事情是从来不屑参与的,索菲亚不待凯西反应过来,就拉着她向投注的位置走了过去,边走边道:“亲爱的凯西,不要了,再有一会儿,庄家就不会接受赌注了。”

    庄家只有一个,那就是鲁卡王子,他的手下此时正忙着收钱,盘口是以鲁卡王子的名义开的,所以参赌的都很踊跃,押鲁卡王子的金币足有两百多万枚,押叶飞的金币只有十万多一点,照这样下去,鲁卡王子最后如果取得胜利的话,还要倒贴一点金币。

    “下注,金币一百万枚,押叶飞赢。”一张魔晶卡放在了庄家面前,索菲亚当然不可能随身带着那么多金币,她取出来的,是一张固额魔晶卡,这张魔晶卡也就相当于支票的性质,上面清楚的印着数额大小。

    庄家讶异的看了眼前的女孩一样,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她开具了一张押注证明。凯西伸手摸了摸索菲亚的额头:“索菲亚,你着魔了?那个小子一定会输给鲁卡王子的,你想对鲁卡王子表达你的爱意,也犯不着使用这种手段吧,投资太大了。”凯西不住摇头。

    索菲亚好笑的打开凯西的手,嘟囔道:“亲爱的凯西,也只有你才会看上鲁卡王子那个蠢材,在我眼里,他连十枚金币都不值。”索菲亚把鲁卡王子贬低的一无是处。

    眼看着时间就要过去了一半,台下的观众即将,叶飞这才不慌不忙的从身上取出一只笔来,整幅画在他脑子中已经成形,现在,他只需要片刻的功夫,就能把作品完成,瞟了一眼鲁卡王子即将完成的作品,叶飞暗笑,小子,你就等着哭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