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宗师

第一百五十五章 初吻

    叶飞吻得很大胆,看傻了一圈的同学,就连鲁卡也傻脸了,他实在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小贵族在接到自己的警告之后,竟然还敢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这简直是对他的一种侮辱!在叶飞吻了卡薇儿一分多钟后,鲁卡的怒火终于爆了:“混蛋,我要和你决斗。”鲁卡,已经失去了理智,现在的情况下,他如果不做点什么,就太丢面子了。

    “王子殿下,向这种小角色,怎么值得你亲自动手,就由我们来好了。”跟在鲁卡王子身边的几个法师连忙表示忠心。

    魔法师都是一群比较温和的动物,到什么时候都不会放弃自己的优雅,如果鲁卡后面跟着的是几个剑师的话,说不定早就冲上去和叶飞开打了,武士之间的较量,那有那么多废话!

    叶飞意犹未尽的放开了卡薇儿,顺便在她耳边轻声道:“卡薇儿小姐,淑女,淑女,记住了,一定要保持你的淑女形象,我可不会娶一个泼妇进门,呵呵。”叶飞提醒卡薇儿要把戏继续演下去,不要让愤怒迷惑了自己的心智。

    卡薇儿脑袋中一片空白,长达一分多种的舌吻让她几乎窒息,最要命的是,她竟然产生了快感,卡薇儿想哭,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对叶飞的亲吻不是那么讨厌。

    叶飞在卡薇儿耳边说的几句话,把卡薇儿的小脸气得通红,,随即,叶飞松开了卡薇儿的穴道,突然回归的感觉让卡薇儿有点不适应,一声“嘤咛”,差点瘫倒在叶飞怀里,这让卡薇儿的脸蛋更加的红了,红的就像一个苹果。

    “你个混蛋,听到了吗,我要和你决斗,谁赢了,谁才有资格拥有卡薇儿。”卡薇儿最后的表现无疑是火上浇油,让鲁卡王子彻底失去了理智。

    卡薇儿的身体这时也完全恢复了过来,事情的结果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她现在要想坐山观虎斗,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苦涩的一笑,卡薇儿有点郁闷,没想到,这个坑挖的可不小,竟然把自己也给陷进去了,她现在,必须要做一个选择,在叶飞和鲁卡之间选一个。

    恼怒的看了鲁卡一眼,卡薇儿说道:“鲁卡王子,请你安静点,我不是你们之间打赌的物品,向一个新生提出决斗要求,你也好意思。”卡薇儿是绝对不希望叶飞和鲁卡王子之间来一个生死决斗的,无论谁输谁赢,最后倒霉的一定是她,卡薇儿似乎看到了父亲的愤怒。

    叶飞双手一摊,说道:“鲁卡王子,非常抱歉,我拒绝你的决斗邀请,因为,作为一个魔法师,我的身份是高贵的,我不想在决斗场里被人当成魔兽看。”叶飞也有顾虑,如果真的和这个白痴上了决斗场,叶飞是绝对不能杀了他的,被他杀了,叶飞就更不会考虑了,所以,叶飞很干脆的拒绝了鲁卡王子的决斗邀请。

    “你这个傲慢的家伙,竟然敢轻视我,怕死是吧,我让你选择另外的决斗方式,骑术,画艺,书法?”鲁卡王子非常恼怒,如果不是顾及身份,他早就大打出手了,一个未来的国王和人在学院里争风吃醋,确实有点不像话。

    围在周围看惹到的学生也有不安分的,一些声呼喝:“答应他,答应他,真不知道,卡薇儿怎么会喜欢你这个胆小鬼的。”有人唯恐天下不乱,在一旁推波助澜,这些贵族子弟,对争风吃醋的事情司空见惯,如今,鲁卡王子提出的比试方法,在贵族圈子内称为文斗,是不会要人命的,如果叶飞再不答应的话,就真的会被人鄙视了。

    卡薇儿现在也知道事情闹大了,满怀歉意的看了叶飞一眼:“我们走吧,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面去。”卡薇儿暂时忘记了叶飞刚才对自己的无理。

    叶飞恼道:“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如果我现在走了,以后还怎么混下去?”叶飞很明白,名誉的损失是最难弥补的,他现在恨不得把卡薇儿按到床上给就地正法了。

    无奈的看了鲁卡王子一眼,叶飞道:“既然你一定要比,我就成全你,骑术,画艺,书法,你任选一样。”除了骑术叶飞不精通之外,书法和画艺,叶飞可以肯定,鲁卡王子就是再练习一百年,也赶不上自己!至于骑术,叶飞不相信鲁卡王子一个大魔法师骑术能高明到那里去,他应该不会笨的选择和自己比骑术。

    鲁卡王子冷哼一声:“让我选?这可是你自找的,我选画艺,我们现在就开始比试。”鲁卡王子很自信,他的书画老师,可是帝国顶尖的书画大师,斯图格,斯图格大师的艺术水准,据说仅次于斯南伯爵。

    叶飞失笑道:“鲁卡王子,不要那么着急,我看还是下午吧,你顺便找两个有名望的公证人,我想,这一点你应该不会为难吧?”卡薇儿在一旁急的拽叶飞的袖子,她没想到,这样的决斗,叶飞竟然还敢让鲁卡王子把主动权抓在手中。

    鲁卡咬牙道:“下午就下午,五点钟,图书馆见面,如果你敢不来的话,后果一定比你想象的严重。”鲁卡王子的话音里带着威胁的意味。

    叶飞优雅的行了一个贵族礼:“鲁卡王子,如果没有其它什么事情的话,我和卡薇儿就离开了。”叶飞只是象征性的表示一下礼节,他没有等鲁卡王子开口,手臂就揽上了卡薇儿的细腰,准备离开。卡薇儿只是轻微的扭动了一下,就没有再挣扎。

    “等一等,你先别走。”鲁卡王子叫住了叶飞。

    叶飞道:“王子殿下,你还有什么吩咐?”叶飞的心情非常不爽,如果眼前这位不是升龙帝国的王子,他会毫不犹豫的把他的脸砸成烂柿子。

    鲁卡王子怒哼道:“既然是文斗,按规矩,我们双方都要出点彩头,下午别忘记带了。”彩头也就是赌注的意思,文斗不需要双方以命相搏,输得一方适当的割舍一点财务,也就太正常不过了。

    叶飞犹豫了一下,点头道:“好吧,我会带过过去的。”叶飞不担心会输,所以也没把赌注放在心上。

    鲁卡王子道:“另外附加一条,谁输了,就永远不要再打卡薇儿的注意。”这一个条件,才是鲁卡王子的真正目的。

    鲁卡王子的这个条件并没有把卡薇儿扯到赌注上面去,所以叶飞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就此说定了,如果我输了,绝不会再靠近卡薇儿。”对这一个条件,叶飞一点反感也没有,有了这个条件,即使自己输了,也没什么损失,至于卡薇儿,叶飞暂时一点感觉也没有。

    “对不起,请大家让一让。”叶飞很霸气的揽着卡薇儿请大家让路,从人群中挤了过去。

    鲁卡恨恨的望着卡薇儿的背影:“贱人,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在我的胯下求饶。”声音低的,只有他自己能够听见。

    叶飞揽着卡薇儿走了很远以后,才突然放下揽在卡薇儿腰间的胳膊,冷冷的说道:“这是最后一次,如果再有下一次的话,我一定会报复你,即便你父亲是剑圣,也一样保护不了你。”

    卡薇儿打了个冷战,她能感觉到叶飞的话音里带有一丝杀意,知道自己这次做的确实有点太过了,弱弱的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你不是也没吃亏吗?还占了个大便宜。”卡薇儿想起刚才叶飞强吻自己的那一分钟,小脸又是一阵通红,唉,自己这是怎么了,竟然会向一个欺负自己的人赔不是?卡薇儿怀疑自己的脑袋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叶飞深深的吸了几口气,他也想不明白,自己越是想置身事外,却越是免不了麻烦一堆,叶飞不是一个怕麻烦的人,但这麻烦来得也太稀里糊涂了吧,无缘无故的,就得罪了一个那么大的人物,叶飞可以想象的到,如果有一天,那位王子殿下登基,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结果,那家伙看起来,也是一个报复心十足的人。

    叶飞对卡薇儿的杀意只是一时的,怒气过后,叶飞就后悔了,嬉笑一声道:“卡薇儿小姐,刚才没吓到你吧,开个玩笑而已,你不必介意。”叶飞知道,卡薇儿的心地还是不错的,虽然有点蛮横任性,有点小脾气。

    卡薇儿愕然的看着叶飞,她没有想到,叶飞的变化会这么快,叹了口气,说道:“我们还是赶快去办借书证吧,被那个家伙耽误了不少时间。”

    叶飞知道卡薇儿心里还有点阴影,于是认真的看着卡薇儿道:“卡薇儿,说真的,你的嘴唇可真香,要不要再来一次?”转移注意力,是消除隔阂的最好办法。

    果然,卡薇儿听了叶飞的话,咬牙道:“混蛋,你要对我负责,要知道,刚才那可是我的初吻,就被你白白夺去了。”如果再来一次的话,卡薇儿也不会太反对,呵呵,那感觉,可真奇妙。

    叶飞郁闷道:“自作孽,不可活,算是对你的一次惩罚吧,你和我扯平了,如果你以后再敢找我的麻烦,就要做好被惩罚的准备。”负责?开玩笑,如果亲一下就要负责的话,那我叶飞上辈子的老婆能坐满一间教室,当然,教室要小点,不能那么大。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