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宗师

第一百三十九章 强买

    看着对自己非常警惕的女孩,叶飞笑了:“别害怕,我是好人。”叶飞不得不声明,就连他自己都有点好笑,难道,自己长得像一个坏蛋吗?

    露莎也道:“小妹妹别怕,我们没有恶意的。”露莎从那个女孩眼中看到的只是警惕,并没有丝毫畏惧在内,对这个小女孩非常欣赏,她和自己,是那么的像。

    女孩并没有因为露莎而放松警惕,冷淡的道:“说吧,你们有什么企图。”她可以看出来,叶飞绝对没安什么好心。

    叶飞轻笑一声:“也没什么企图,只是想问一下,你这店卖不卖。”如此大好的一个位置,却经营的异常萧条,叶飞都有点看不过去了,想把这家店买下来,当个家也好,干点其它什么也好。

    女孩冷笑一声:“这里,不欢迎你们,还请你们出去。”女孩没有给叶飞好脸色。

    叶飞愕然,不卖你就不卖吧,还把话说那么绝干什么,就跟谁欠你似的,当下,叶飞眉头一皱:“姑娘,你说这话就不对了,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何必那么大的火。”叶飞不明白了,不就是想买她的店吗,不想卖说就是了,至于赶人吗。

    “啪啪啪”店门口响起了拍巴掌的声音:“好一个买卖不成仁义在,我告诉你,她就是把这店卖给你,你敢要吗?”满是傲气的声音让人听了很是不舒服。

    那女孩奇怪的看了看叶飞,又看了看门口,才道:“你们,难道不是一伙儿的吗?”他把叶飞和门口那人当成一路货色了。

    叶飞郁闷了,摇头道:“当然不是,你看少爷我风流倜傥,那是那个猥琐的家伙能够比的。”叶飞对那人说话的语气很是生气,如果是在荒郊野外,免不了要揍他一顿,他也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

    门口那人带着两个随从,叶飞说的话一字不漏的听在耳朵里,冷哼一声,几步就跨到了叶飞跟前,鼻孔朝天,看也不看叶飞一眼,直接对那小女孩道:“罗尔娜,想清楚了没有,除了我们,你的店是卖不出去的。”有意无意的看了叶飞一眼,充满警告的意味。

    那个叫罗尔娜的女孩并没有被吓住,冷声道:“我说过,不卖就是不卖,无论你们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便是了。”

    叶飞十分讨厌这个猥琐的家伙,他和罗尔娜的谈话叶飞也听清楚了,嬉笑一声道:“这么大的一个人,欺负一个小女孩算什么本事,没听人家说吗,不卖就是不卖。”那家伙的目光转向叶飞,冷冷的看着他,似乎想凭借身上的气势压倒叶飞,叶飞毫不示弱的和他对视,欺负一个小女孩,你还算个东西?要想散出王八之气吓唬我,你还早着呢!

    那个猥琐的家伙最终还是败下阵来,阴毒的盯着叶飞道:“小子,告诉你,我是斯南伯爵的管家,如果你不识时务,就是和斯南伯爵作对。”在帝都,斯南伯爵的名号能吓倒不少人,就连那些手握重兵的封疆大吏,碰到斯南伯爵也不得不礼让三分。

    叶飞眉头一皱,直接道:“我不信斯南伯爵能做出如此龌龊的事情。”如果斯南伯爵真的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那么他的艺术成就绝不会达到艺术的巅峰,一个心存龌龊之人,无论如何,都不能创作出惊世的作品来。

    露莎接口道:“斯南伯爵当然不可能做出这么卑鄙的事情来,可是,你别忘记了,他还有一个儿子,那个家伙,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露莎提醒叶飞,不要把那个莫纳西忘了。

    叶飞恍然大悟:“是了,这件事情,一定是莫纳西那个混蛋主使的对不对。”叶飞问的是那个斯南伯爵的管家。

    那个猥琐的管家被叶飞和露莎气坏了,两个人一唱一和,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要不是看两人还像个贵族的份上,他早就动手打人了,他虽然贵为斯南伯爵的管家,但却不是一个贵族,如果贸然向一个贵族动手的话,吃亏的还是他自己,伯爵府里的管家有十几个,也不缺他这一个。

    恨恨的看了看罗尔娜,这个猥琐的管家说道:“罗尔娜,再给你几天时间考虑,不过,我提醒你,这家店,除了我们,谁也买不走。”这家伙信心满满的,再有几天,少爷也该回来了,在少爷回来之前,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办好了,决不能让少爷把自己看轻了。

    罗尔娜仇视的盯着那个猥琐的管家:“回去告诉你们少爷,总有一天,他要为他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那个该死的贵族阔少,把自己家整成这样,早晚是要遭到报应的。

    叶飞拍手道:“说的好,这话我喜欢听,现在,谈话结束,你从那里来的,还回到那里去吧。”叶飞冷冷的盯着斯南伯爵家的那个管家,如果这家伙再啰嗦下去的话,叶飞不介意给他一点小小的教训。

    当了管家这么多年,眼力还是有一点的,这个猥琐的管家从叶飞眼里看到了一丝杀意,心底一寒,他丝毫不怀疑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贵族会杀了自己,而自己身边的两个打手,只是普通的活计,对付普通人还可以,要是去对付那些拿刀舞剑的贵族,却是一点把握也没有,凡是贵族,多多少少都有两下子,这个是贵族圈内不争的事实。

    眼珠一转,管家道:“好,好,今天就到此为止,过两天,我还是会来的,至于价钱,会很公道的。”袍袖一甩,这家伙带着两个手下离开了。

    一直没有做声的莫妮卡笑道:“我还以为你们会打起来,谁知道,你这么轻易的就放走了那个嚣张的家伙。”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表情。

    叶飞轻蔑的一笑:“打他,简直是侮辱我的手。”和一个下人较劲,那是自己降低自己的身份,叶飞可不想自贬身份,要揍,就揍那个莫纳西。

    酒店里因为生了这个小小的插曲,原本吃饭的那几个人也都消失不见,桌子上,也都留下了适当的钱币,酒店老板罗尔娜看了叶飞他们几眼,说道:“刚才真是不好意思,我还以为,你们是和莫纳西一伙的。”

    叶飞轻笑:“没关系的,再问一遍,你这店卖吗?”叶飞依旧没有死心,从刚才生的事情来分析,这店之所以不卖给莫纳西那家伙,那是两个人之间有不可化解的矛盾,能不能卖给自己就不一定了。

    罗尔娜摇头:“这店,是父亲留给我的唯一东西,给再多的钱,也是不卖的,再说了,即便卖给你,也落不到你的名下。”罗尔娜拒绝了叶飞,如果她要是把这店卖了,恐怕就要露宿街头了。

    叶飞奇怪了:“我买了,为什么落不到我的名下?”叶飞想到一个可能,地产的买卖,是要通过当地行政部门备案的,没有行政部门的备案,双方私下交易是不被官方承认的。

    果然,罗尔娜苦笑道:“他们已经买通了市政厅,除非卖给他们,我这块儿土地,市政厅是不给备案的,我要是不肯卖的话,他们会等我死了,然后再通过合法的拍卖取得这块儿土地使用权。”这些,那个管家已经不知道对她说过多少次了,并且威胁她活不过今年,莫纳西可没耐心等她慢慢老死。

    叶飞狠狠的砸了一下桌子:“可恨,真是无法无天了,难道,你要一直这样下去吗?”叶飞对这个小女孩多少有点同情。

    莫妮卡也插口道:“以前的老板呢?厨师呢?我记得,两年前一口香可不是这个样子。”莫妮卡也有很多疑问,她实在想不明白,一个好好的酒楼,没两年工夫,怎么会落到这幅光景,即便是经营不善,勉强维持下去还是可以的。

    罗尔娜咬着牙说道:“还不是莫纳西搞的鬼,两年前,因为我父亲不愿意把这块儿地方卖给他,他就故意在饭菜里投毒,毒死了人,结果,我父亲和几个厨师都被抓进了大牢,直到现在,还都没有出来,我也因此,花光了父亲所有的积蓄。”

    叶飞皱眉道:“如果莫纳西要的只是这块儿地方的话,就给他好了,人命,毕竟是重要的。”如果是叶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绝对会毫不吝啬的拿出土地去交换人命。

    罗尔娜摇头:“没有那么简单,我父亲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把一口香卖给他们,不然的话,卖出土地的那一天,也就是我父亲的死期,所以,我才不卖,要是能换出我父亲的话,我早就把土地给他们了。”

    叶飞想了想,了然点头,如果是自己,也不会让罗尔娜的父亲活着出来的,关了两年,再放出来,那无疑说明当初的案子是冤案,这样的话,会牵扯到很多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达到目的后,把罗尔娜的父亲给咔嚓了。

    露莎叹了口气:“罗尔娜,那些贵族,有的是办法逼你就范,弄不好,连你自己的小命也要搭进去。”露莎对贵族玩的那一套阴谋诡计深恶痛绝,却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叶飞道:“罗尔娜,办法总会有的,那个莫纳西,我迟早是要收拾他的,如果你信的过我,就由我来帮助你对付那个莫纳西,现在,我需要了解一下那个家伙,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叶飞看着罗尔娜,眼睛里没有一丝虚伪,他是真心要帮助这个可怜的姑娘,更重要的,是莫纳西欠了他一笔债,总要连本带利一起讨回来才是,不然的话,莫纳西还会不依不饶的纠缠下去。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