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宗师

第一百零六章 角斗场

    木托忍痛吩咐雅娜把自己剩下的那瓶红酒取了出来,真是搞不明白,那个小机灵鬼什么时候把自己的家底摸得那么清楚,哎,以后要防着她点,费尽心思弄来的那些酒可不能便宜了那只魔兽,真是奇怪啊,那是什么魔兽,竟然还能够饮酒!

    雅娜很机灵的给木托和叶飞倒上一杯红酒,就坐到了露莎边上,好奇的看着露莎,问道:“露莎姐姐,你吃饭怎么还不把面纱取下来?”雅娜很是不明白。

    雅娜吐了一下舌头:“对不起,露莎姐姐,我不是故意的。”这丫头,就是讨人喜欢,露莎又怎么会生她的气。

    轻笑一声,露莎道:“没关系的,我只所以蒙着面纱,那是因为,我脸上有疤痕存在,不把脸蒙上的话,我怕某些人晚上会做恶梦。”眼睛,有意无意的扫了叶飞一下。

    叶飞轻笑一声:“即便不把面纱摘下,我也是天天晚上做梦。”叶飞天天晚上是做梦,进入梦境习剑。

    雅娜怪笑一声:“露莎姐姐,你还敢狡辩,不是夫妻,怎么会住在一起?”小丫头从叶飞两人的言语里听出来了。

    露莎叹了口气说道:“有时候,人是身不由己的,住在一起的,不一定是夫妻,相隔万里的,也不一定不是夫妻,只要心里有牵挂,走到那里都是夫妻。”叶飞听出来,露莎话里似有所指,可能是指的威娜吧,哎,命苦,这个小妞儿怎么处处针对我呢!

    雅娜被露莎绕糊涂了,这么复杂的道理不是她能懂的,狠狠的给猴大灌了两口酒,雅娜问道:“猴大,露莎姐姐说的话,你能听懂吗。”猴大连忙摇头,开玩笑,你们人类的感情连自己都不懂,问我?那不是闲扯吗。

    木托和叶飞对干了一口酒,问道:“小兄弟,可有心从军,老夫包你平步青云,以你的才智,将来做个将军什么的不成问题。”老头对叶飞的印象不错,有心把他拉拢到自己身边。

    叶飞笑道:“老元帅,谢了,现在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暂时不能从军,他日有机会,定然投到老元帅麾下,征战杀场。”叶飞只不过是在应付这老头,开玩笑,征战杀场,那有修仙来的自在,何况,自己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

    木托也听出了叶飞的推脱之意,叹道:“如今,好男儿都不愿意征战杀场,宁肯整天混在脂粉堆里。”这老头,一杆子打死一群人,让叶飞很是不爽。

    叶飞嘻嘻一笑:“老元帅,你话就不对了,现在国家无战事,军队里养那么多闲人干什么,还不如让他们在脂粉堆里多花点金币,也好给国家增加点税收。”

    木托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叶飞:“你以为随便抓来点人就能打仗?到时候不吃败仗才怪,训练一支能上战场的军队,最起码也要几个月吧,经历数场生死之战后,军队才会成为铁军。”

    叶飞笑道:“你说的这些,现在都不管我的事,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到处走一走,看一看,任何一个地方,都无法拴住我前进的脚步。”

    木托赞道:“好志气,和我年轻的时候一样,可惜,后来我从了军,就再也没有机会随意走动了,压在我身上的,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木托感叹,这个年轻人的理想,和自己真像!

    叶飞端起酒杯道:“老元帅,不谈这个了,来,喝酒。”叶飞故意岔开话题。

    木托干了一杯酒问道:“不知道小兄弟这次到帝都为了何事?我在帝都还有几分面子,有为难之处尽管开口。”木托的老窝就在帝都,在帝都那块儿,他说话还是管用的,一般的豪门贵族,也不会去和这个手握实权的元帅争些什么。

    叶飞沉吟了一下道:“我想,这件事情我能解决,到时候,要是真的解决不了,再请老元帅出面不迟。”

    木托苦笑:“小兄弟,看来,你一定是要让我欠你一个人情了,也罢,这个人情就暂时先欠着,小兄弟什么时候用到老夫了,尽管开口,只要不违背原则的事,定不推辞。”叶飞大喜,老狐狸,等了半天,就等你这句话了,今天,又赚大了,差点让你拿些破烂玩意糊弄过去。

    欣喜的端起酒杯:“老元帅既然开口了,小子那敢推辞,如果有棘手事,第一个想到的,一定是老元帅你了。”木托无奈,哎,这小子怎么就这么滑溜,你棘手的事,老夫必定也要头痛。

    酒饭过后,叶飞就要告辞,雅娜却不肯让露莎走,缠着叶飞道:“叶飞哥哥,要不,你先回去吧,露莎姐姐和猴大就留在这里住一晚上,明天早上你再来接她,行不?”雅娜不但喜欢猴大,也喜欢露莎,短暂的交谈,这个可爱的姑娘已经成为了露莎的朋友。

    叶飞道:“我是无所谓,关键是露莎和猴大,露莎,你愿意留下来吗?”猴大不用问,那家伙听到能留下来就满眼放光,元帅府,可是有很多好酒啊,今晚,又能喝个痛快了。

    露莎本想拒绝,但当她看到雅娜的眼神,心又软了,这个女孩,三年来也不知道是怎么过的,只有那四个彪悍的女侍卫陪着她,她能快乐吗?叹了口气,露莎道:“今天晚上,我可以留在这里,但是,你明天走的时候必须来接我,要是敢把我扔在这里的话……”威胁的口气不容置疑。

    叶飞忙道:“怎么会呢,猴大不是在这里抵押着吗,我就是想把你扔到这里,也舍不得猴大啊。”猴大绝倒,唉,遇人不淑啊,叶飞老大,竟然把自己当成货物抵押在这里,要是不趁机弄两瓶好酒喝,我猴大,决不姓猴!

    叶飞一个人出了元帅府,浑身轻松,没有了两个累赘,自己想去那里就去那里,这才是真正的自由!走在卡维奇要塞的大街上,叶飞的眼神来回溜达,真是奇怪啊,到现在才现,卡维奇要塞的大街上竟然没有一个兽人。拉了一个路人询问了才知道,通向兽人帝国的城门一年四季紧闭,没有木托元帅的命令,谁也没权利打开,至于兽人,更不会有了,兽人俘虏不是被送去了角斗场就是被配成了奴隶,再加上十几年没打仗,整个卡维奇要塞里连个兽人的毛都没有。向路人问明了角斗场的方向,叶飞步行走去,角斗场,听说可是很血腥的存在,今天,就要去见识一番。

    卡维奇要塞的晚上很是热闹,叶飞正在走着,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下,叶飞吓了一跳,自己太大意了,如果要是一把匕的话,小命说不定就交待了,奇怪了,是谁拍自己,竟然没有现?

    回头看去,叶飞苦笑,只见一个身材瘦小的小老头正朝他眨巴着眼睛,叶飞回身一礼:“凯奇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原来是剑圣凯奇那老头,怪不得拍了叶飞一下,叶飞竟然毫无觉察。

    凯奇笑了声,奇怪道:“我怎么不能在这里?小子,你这是要到那里去?”

    叶飞道:“听闻卡维奇要塞的角斗场很是残酷,血腥,小子想去见识一番。”没什么好隐瞒的,叶飞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凯奇干笑一声:“正巧,老人家我也想到那里见识一番,咱俩就一路吧。”叶飞能拒绝吗,别说这位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就算不是,他也不愿意拒绝与一位剑圣同行。

    卡维奇要塞一共有三个角斗场,每是表演,其实就是生死之战,角斗场上,活着的,往往只有站着的那个,躺下的,就永远也别想站起来。叶飞和凯奇去的是最近的一家角斗场,这家角斗场也不小了,周长三百多米的样子,最多能容纳三千多人。

    叶飞是第一次来角斗场,凯奇不是,凯奇对角斗场并不陌生,他向叶飞介绍道:“角斗场一共分三层,最上面那层是给贵族和有钱人使用的,中间一层是给那些小贵族和暴户使用的,最下面一层则是完全给贫民使用的,对了,还有地下室,地下室是专门关押奴隶的地方。”

    叶飞问道:“难道,每一场比赛都要死人吗?”如果每一场比赛都要死人的话,每天死在角斗场里的人,就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凯奇道:“也不是的,如果死不了的话,受重伤是再所难免的,没有办法再战斗的话,就会被转卖出去当奴隶。”凯奇对角斗场的规矩非常了解。

    两人说着话,就到了角斗场的入口,两个彪形大汉拦住了去路:“两位,要到几层?”这里的规矩是认钱不认人,只要有钱,平民也能到最上层去。

    叶飞看向凯奇,凯奇一瞪眼:“几层?当然是三层了,这小子把钱一起给了。”他伸手一指叶飞。

    大汉打量了叶飞几眼,还好,叶飞的穿着的确像个贵族,并没有受到鄙视,把手一伸,大汉道:“每位十个金币,茶水点心另计。”

    一人十枚金币,两人就是二十枚,叶飞可真是够心痛的,要不是凯奇跟着,他直接就去一层了,无奈,在身后人群的催促下,他摸出二十枚金币交了上去。

    大汉给叶飞和凯奇一人一个木牌,说道:“保管好了,丢失赔偿金币十枚。”叶飞苦笑不得,小小的一个木牌,竟然要赔偿十枚金币!

    凯奇眨了眨眼:“不知道吧,角斗场里面盗贼也很多,趁着人多浑水摸鱼,连钱袋和牌子一块儿丢的多了去了,角斗场的这些守卫也趁机赚点小钱。”

    叶飞郁闷道:“连钱袋都丢了,拿什么赔偿?”这个规矩,有点不近人情。

    凯奇边走边笑:“拿身上的东西来抵债,要么是衣服,要么是别的什么,我看,你这身衣服足以抵二十枚金币了。”凯奇坏笑。

    叶飞道:“凯奇先生说笑了,要是有人想从你手里偷到这面牌子,恐怕难如登天。”要是凯奇身上的东西会被盗贼摸走,估计自己被人家扒光了也不会知道。

    凯奇领着叶飞,从楼梯上转到三层,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又向侍者要了麦酒,神秘的道:“要不要去下注?”

    叶飞愕然:“下注,下什么注?”这里又不是赌场,难道,还有人下注开赌不成!

    凯奇道:“你看起来,果然是第一次来这里,什么都不懂,你以为,角斗场靠那点门票挣钱啊,养这么大一帮子人,角斗场的老板还不要亏死。”凯奇是个赌棍,什么样的赌法都敢玩。

    叶飞问道:“怎么赌法?”年轻人,还是抵挡不住好奇的诱惑。

    凯奇一努嘴:“看见那边的桌子了吗,在那里下注,他们会给你个条子赢了就去拿钱,输了就不用去了,当然,我们这里是第三层的贵族区,有人专门过来服务的,你只要下注就行了。”凯奇没告诉叶飞,每次下注,服务费一个金币

    求收藏鲜花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