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宗师

第九十九章 女鬼

    叶飞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老人,只见他红光满面,慈眉善目,身体很是健硕,叶飞弯腰一礼:“小子叶飞,参见木托元帅,元帅果如传说中的一样平易近人。”木托在笑,叶飞觉得,在这个老人面前,自己的一切都无从遁形,他的眼睛,彷佛能看透人的内心。

    叶飞笑道:“刚才那人没说吗?我是奉祖父之命前来看望你老人家的。”叶飞撒谎,很是自然,脸都不红一下,无论说任何话,他都能在有准备的情况下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叶飞道:“我祖父叫安木达,小时候经常和木托元帅一起玩呢。”这老头少年离家,至今已有六十来年,他总不会把六十年前的朋友都记起来吧。

    果然,木托皱了一下眉头,手指敲了几下桌子,轻声说道:“安木达,我的记忆中好像没有这个名字。”木托看似在思索,实则在暗笑,这小子,以为弄个假名字就能糊弄住自己。

    叶飞笑道:“元帅离家已有几十载,当然不可能把每一个人都记住,记忆有所遗漏也是正常的。”叶飞的意思是说,元帅你老了,忘掉点陈年旧事也不稀奇。

    木托捋了一下花白的胡子:“小伙子,可是想说我木托老糊涂了?”

    叶飞忙道:“小子不敢,元帅老当益壮,不过,元帅事多人忙,不可能把每件事情都记的很清楚。”

    木托忽然笑道:“两位,究竟有何来意,还请明说,我木托老吗?对一位剑皇来说,七十多岁,正是好年纪,就是再过七十多年,我的记忆也不会很差。”叶飞心中一惊,看不出,这老头竟然是一位剑皇强者。

    笑了一声,叶飞道:“元帅何意?小子我不太明白,难道说,我来看望元帅,就一定是有目的吗?”

    木托脸一沉:“明人不说暗话,我自小在木须镇长大,三岁的时候就失去了所有亲人,是木须镇的乡亲们共同养育了我,木须镇大小一百七十八户,几乎全部对我有养育之恩,我怎能忘记?六十年前,我离开木须镇,镇上共计七百二十八人,每一个人名,我都记在心里,要不要我背给你听?”木托知道,不说的明白一点,这个小家伙是不会死心的。

    叶飞楞了,难道,这老头的记忆真有那么好?疑惑的看看露莎,露莎耸耸肩膀,表示我不知道。叶飞干笑一声,知道事情败露了,再胡搅蛮缠下去,也不会有结果,起身施了一礼道:“早就听说木托元帅大名,只是难以相见,今天出此下策,实非得已,还请木托元帅见谅。”既然暗的不行,只有来明的了。

    木托冷笑一声:“费了那么大功夫,总不会就是为了来瞻仰一下老夫的容貌吧,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可以回去了,我也不准备为难你们。”木托绝不相信,这两位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看自己一眼,难道,就不怕自己一火,把他们咔嚓了吗?

    叶飞道:“既然元帅已经现了,小子再隐瞒下去实属不智,不瞒元帅说,小子是一名炼金师,我豢养的这个小兽对药草的气味特别敏感,日前,在一辆马车上闻到一股特殊的药草之气,尾随而至元帅府,小子今毕,目不转睛的看着木托,神色坦然。

    木托听了叶飞的话,脸上阴晴不定,半晌方才说道:“你说,你是炼金师?”

    叶飞点头:“是的,我对炼金之术稍有涉猎。”这也不算是扯谎,炼丹术和炼金术基本算是一个学科。

    木托沉思了一下道:“如果你是炼金师的话,我可以考虑考虑。”

    叶飞看出了木托的为难,问道:“不知元帅可有什么不方便之处?”

    木托眉毛一抖,开口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隐秘,告诉你也无妨,三年前,我的孙女突然得了一种怪病,好好的一个人忽然间精神恍惚,嘴里胡言乱语,请来了光明大主教也是毫无办法,眼看就要不行了,我从海外归来的一位老友送了一株药草过来,就是你说的那株。”

    露莎插话道:“难道说,那株药草竟然能压制住小姐的病情不成?”露莎对那奇怪的病情也是好奇。

    木托点头道:“姑娘猜的不错,只要把那株药草放在身边三丈之内,我孙女的病情便不会再作,即便如此,也是日渐消瘦下去,身体一起自己的孙女,木托元帅很是心痛。

    叶飞道:“神光大6能人多的是,为什么不多请一些给小姐看看?”叶飞相信,如果木托老元帅愿意的话,很多人都乐意效劳的。

    木托苦笑:“我唯一的孙女,我能不上心吗?牧师,炼金师,法师,不知道请了多少,炼金药剂都快当饭吃了,可就是不见好转。”木托很是无奈。

    叶飞道:“可否把小姐一同请出看一下。”忽然间精神恍惚,胡言乱语,叶飞想到了一个可能,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任何药物都是无效的。

    木托说道:“当然要一同出来,既然你是炼金师,也可看一下她的病情,如果能医好的话,老夫必有重谢。”木托之所以答应让叶飞看那株药草,很大原因就是叶飞自认是炼金师的缘故,如果叶飞能顺道把自己孙女的病给医好,那就再好不过了,老元帅也没抱多大希望,那么多大人物都医治不好的杂症,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能行吗?

    为了自己的孙女,老元帅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的,他轻轻拍了一下手,身后的暗间里转出一个护卫:“元帅,有什么吩咐?”

    木托道:“去把雅娜小姐请出来,有客人想见见她。”护卫答应了声,躬身退去。

    叶飞心说,怪不得这老头那么放心的和自己见面,原来暗中还安排了打手,不过话说回来,就是不安排打手,自己能是一个剑皇的对手吗?摇头苦笑,叶飞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一个剑皇全力对付自己的话,自己能撑过去三招就是万幸了。

    功夫不大,门外就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进来的,是五个小女子,当先一个,神情疲倦,身材瘦小,瓜子脸,长金黄,如果能再丰腴一点,就是一个小美人了,后面跟着的,是四个背着大剑的悍女,为什么说是悍女呢,因为这四个女子太是与众不同了,脸色黝黑不说,身上的的肌肉也是鼓囊囊的,叶飞看了,很是汗颜,这几位,比自己还男人!

    雅娜小姐既然来了,那盆和她形影不离的药草自然也跟着过来了,那盆药草现在被一个悍女抱在怀里,药草移植在一个小木盆里,叶绿,花白。

    叶飞远远的嗅了一下药草的气味,笑道:“敢问元帅,这株药草的叶子可是一年四季常绿,四季开花,花分四色?”叶飞很快便分析出了这株药草的特性和药效,这株药草,对威娜的伤势大有益处,用它来入药的话,效果要比自己想象的要好。

    木托元帅惊奇的看了叶飞一眼,说道:“难道,你认得这种药草不成?”

    叶飞摇头:“不,小子我这是第一次看到,凭着我的经验,胡乱猜测罢了,不知这株药草何名?”

    木托是什么人,自然不会相信,说道:“我的老友告诉我,这株药草名为四季花,他从海外高价购得,本是用于一种炼金药剂,在给雅娜治病的时候,意外现这株四季花可以压制住她的病情,就忍痛送我了。”

    叶飞皱起了眉头,说话的功夫,他已经观察了那叫雅娜的女孩,如果没有看错的话,那个雅娜,应该是被鬼附身了,这点,不经过仔细的检查,叶飞也不敢保证,因为,神光大6根本就没有鬼魂的存在,有的只是亡灵,亡灵和鬼的区别还是不小的,至于那株四季花,确实有镇鬼驱邪的作用,效果类似于桃木剑。

    斟酌了一下,叶飞说道:“老元帅,实不相瞒,那株四季花对我很有用,我需要用它来配置一副炼金药剂。”对这老头说什么丹药的话,他肯定听不懂的,还是说炼金药剂他比较能接受。

    木托脸色一变,随即面露喜色:“想要这株四季花,可以,只要把我孙女的病治好,不但这株四季花你可以拿去,老夫另有厚礼相赠。”木托能当上大元帅,自然是精明过人,叶飞既然知道这株四季花关系着自己孙女的性命,他还敢开口讨要,想必定有缘由。

    雅娜好奇的看了叶飞两眼,轻声开口道:“爷爷,这个,又是炼金师吗?他要是再给我喝那些苦涩难当的药剂,我宁肯死了。”这小丫头,以前被炼金师折腾的不轻。

    叶飞笑道:“雅娜小姐放心,我绝不让你喝那些炼金药剂。”如果真是鬼附身的话,弄几道符箓拍下去就完事了,叶飞想的很简单。

    木托听叶飞所言,已经知道他必是有一定把握,连忙开口道:“雅娜,还不上前去,给你叶大哥仔细瞧上一瞧。”木托一句话,和叶飞的关系就拉近了许多,如果叶飞真能医治好雅娜的病,让雅娜嫁给叶飞木托也愿意,这小伙子,不赖嘛!

    雅娜张了张嘴,很是郁闷,自己,怎么平白无故的多出了个哥哥来,要是他医治不好自己的病,爷爷的亏就吃大了,想到这里,雅娜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似乎很乐意看到木托吃亏的样子。

    雅娜走上前去,开口问道:“不知叶大哥需要我怎么做?”以前的那些炼金师,有抽她血的,也有逼她喝下炼金药剂的,魔法师和牧师更是简单,上来就是治疗魔法,把自己折腾的不轻,最后都是无功而返。

    叶飞从雅娜的眼睛里看出,这个小姑娘,还是很渴望生命的,她眼中流露出来的是坚毅,不屈,还有无奈,叶飞指着身边的一个椅子道:“坐在上面,什么也不要想,放松身体,注视着我的眼睛就行了。”

    雅娜点头,按照叶飞的要求坐好了,开始了和叶飞大眼瞪小眼,她有点好笑,这样的检查方法,她还是第一次碰到。叶飞提醒道:“看着我的眼睛,不要笑。”

    雅娜刚想说话,头忽然一晕,就此失去了意识,叶飞的意念趁机侵入了她的灵魂深处,这就是叶飞的依仗:‘观魂术’,叶飞的意念,直接进入了雅娜的灵魂深处,一眼看到,一个女鬼,披头散,浑身的站在意念的虚空,一双血红的眼睛死死的盯住叶飞:“你是谁?”——

    求收藏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