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宗师

第七十九章 符箓

    三个亡灵法师还在继续他们的争论,叶飞的手指不停的敲着自己的脑袋,难道,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一个修仙者,竟然连几个区区亡灵都对付不了,真是愧对,愧对阎罗王!叶飞想起了阎罗王,那老头不是留给自己一个魂之空间吗,里面的印魂竹中不是记载了一些鬼画符吗?

    露莎见叶飞一幅愁眉苦脸的样子,忍不住道:“再送你一个免费信息,看见他们中间的法杖了吧,那个法杖在亡灵法师中很有名,叫做‘死亡之怒’,是一件圣器,亡灵圣器整个神光大6也没几件,怪不得他们要打破头去抢。”

    叶飞没有太多的时间思考,实验一下才能证明自己心中的猜想是否正确,说做便做,叶飞从空间戒指内取出一张兽皮,叶不知道这是什么魔兽的皮,这张兽皮随意摆放在空间戒指的一个角落,威娜把空间戒指交给他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

    取出匕割下巴掌大小一块儿,叶飞意念微动,魂之空间的一个印魂竹已经出现在手上,把印魂竹贴在额头,叶飞迅翻看着印魂竹内的记忆,果然,符箓之术中有驱鬼符,定身符等各种符箓的记载,叶飞粗略的浏览了一遍,就选定了三个符箓,一为落雷符,二为避鬼符,三为燃灵符。

    落雷符,能从天空引下一道落雷进行攻击,众所周知,雷对亡灵生物的伤害非常大,被雷劈上的亡灵生物很少有不受伤的。

    避鬼符,这个符箓没多大作用,把此符贴在身上之后,能避免被鬼怪现,叶飞不知道对这些亡灵生物有没有用,拿来一试还是可以的。

    燃灵符,一种直接伤害灵魂的火焰,如果抵抗不住的话,就会被烧得形神俱灭。

    露莎刚才一直在细心的观察周围,看了几遍之后,就想和叶飞说点什么,一眼瞥见叶飞放在膝盖上的那张兽皮,兽皮上已经少了一块儿,正拿在叶飞手里。

    东西不是露莎的,露莎还是心疼的要命,败家子啊,多好的一张雷狐皮,如果做成衣服穿在身上,那该多好,一张六级魔兽的皮子就这么被糟蹋了!

    叶飞取出一个铁质容器,匕在自己胳膊上一划,就滴了不少血液在容器里,露莎愕然:“怎么,想自杀了?你把口子弄大点,这么个小口子什么时候才能死人。”露莎当然知道,叶飞不会自杀,放了这么多血出来,总要说出点什么吧。

    叶飞瞪了露莎一眼:“安静,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敢坏了我的事,小心我报复你。”露莎果真听话的没再开口,眼睛盯着叶飞,看他到底要做什么。

    叶飞拿起毛笔,把手中的兽皮放在车上一个较平坦的位置,稍一思考,落雷符便印入脑海,毛笔蘸满了自己的血液,一笔下去,落雷符成,一个复杂的落雷符被叶飞一笔画成,中间绝没有丝毫停顿,叶飞把落雷符当成一副画,临摹一副画,对于叶飞来说,当然是小事一件。

    静静的看着手中的落雷符,叶飞知道,自己成功了,符箓之上循环流转的灵力说明了一切,一个失败的符箓上面,是不会有灵力存在的。

    露莎好奇的看着叶飞手上的鬼画符,却是什么也看不出来,这是什么奇怪的字?怎么那么复杂?几个大大的问号出现在露莎脑中,她当然看不出来,符箓表面翻转流动的灵力,相信,整个神光大6除了叶飞,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够看出来。

    叶飞放出的血,只够画三张落雷符,叶飞看了露莎一眼,动起了歪脑筋,根据印魂竹中的记忆,用处子鲜血画成的符箓,效果比普通修仙人的血液要好的多,现在是非常时期,露莎,你就自我牺牲一下吧,鲜血光荣!

    露莎被叶飞看得毛,皱眉问道:“干什么?又想打我什么注意?”

    叶飞神秘的靠近露莎,说道:“有个问题想问你,你一定要实话实说,性命攸关,你可以不说,但是绝对不能瞎说,不然,就会害死大家。”

    露莎一愣:“什么问题,你问吧,知道的话我一定告诉你。”

    叶飞看罗斯几人没注意自己和露莎,压低声音问道:“露莎,告诉我,你现在还是不是处女。”天地良心,叶飞问这话的时候,思想上可是无比纯洁。

    露莎本以为叶飞会问些和亡灵有关的问题,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混蛋问题,露莎的脸色立马变了,想也不想,一拳打向叶飞的胸口:“叶飞,我要杀了你!”这个色狼,在这么危险的情况下还没忘记调戏自己,是该给他点颜色看看了。

    露莎这一拳,正好打在叶飞的伤口上,她是故意的,要是打在别的地方,就跟挠痒痒差不多!叶飞也没想到,自己那么纯洁的一个问题,竟然惹来这么一个大麻烦,“啊”的一声惨叫,叶飞捂住了胸口,他能感觉到,一道刚刚愈合的伤口又裂开了。

    看着怒目而视的露莎,叶飞苦笑道:“能不能让我解释下,如果我的理由不能让你满意的话,你再揍我也不迟。”叶飞一脸真诚。

    露莎犹豫了一下,点头道:“说,我不敢保证我听了之后是否做出过激的行为。”于是,叶飞就简单把符箓的作用解释了一遍,并把血液的区别也说了一下,还拿出自己刚制作好符箓给露莎看。

    露莎一直盯着叶飞看,待到叶飞说完了,才开口道:“听起来像是真的,不过我还是不太相信,但是我现在只能选择相信你,不就是一点血吗,来吧。”露莎捋起了衣袖。

    叶飞大喜,利害关系他已经和露莎明说了,既然露莎敢让他放血,就说明露莎现在一定是处女,她总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吧。笑了下,叶飞说道:“请把你的眼睛闭上,这样对你有好处,我只要一点就够了。”露莎也的确不想看到自己皮肤被割破的情形,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对待露莎,叶飞可不像对待自己那样野蛮,露莎,毕竟是个女孩子。找了个布条把露莎的胳膊扎紧,叶飞边扎边解释原因,顺手从草地上掐了一根空心草,运上内力之后,空心草也就坚硬如铁了。

    找准了露莎的血管,叶飞把空心草轻轻一推,就扎了进去,露莎的感觉就是被蚂蚁咬了一下,并没有什么不适应。露莎的鲜血,顺着空心草流向叶飞准备好的容器,在叶飞内力的推动下,血液流的特别欢腾,并不比抽的慢多少。

    大约过了几分钟,叶飞拍了拍露莎的肩膀:“好了,你可以睁开眼了,一点都不痛吧?”

    露莎睁开了眼,确实感觉不到痛,一眼看到,装自己鲜血的容器,几乎已经满了,露莎眼一黑,差点晕过去,该死的叶飞,那是一点点吗?——

    有很多不足之处——

    求收藏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