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宗师

第七十五章 人生准则

    露莎看着叶飞,没吭声,叶飞沉思了一下道:“几位,今天这件事情是我的私事,主使人我也已经猜到了,等我伤好了,我会找个时间和他聊聊的。”叶飞不想罗斯几人卷进这件事情来。

    叶飞摇头:“是兄弟的话,就不要插手,这件事情,我能解决,现在,你应该想办法把我弄到马车上去。”小风吹到身上虽然凉快,叶飞也不想被几人的眼睛刮来刮去,自己,还没有成为模特的想法。

    叶飞也知道,自己现在的伤口看似愈合了,其实愈合面还很脆弱,稍有震动,就会再次出血,想了下道:“去砍些树枝编在一起,把我放上面抬着就可以了。”条件有限,也飞只好想了个笨办法。

    罗斯一拍额头:“好主意。”提起手中的剑走向附近一颗大树,整点树枝出来,对他来说还是小菜一碟。

    罗斯跳上大树,充满霸气的几剑挥出之后,大树上就落下了不少树枝,希里克和哈奈特收集了十几根大小如一的树枝编在一起,就成了一张简易担架。

    当罗斯三人把叶飞抬离露莎,露莎才重重呼出一口气,该死的叶飞,实在太重了,压的自己腿酸胳膊麻!勉强从地上站起来,露莎试着走了两步,腿脚麻木的几乎没有了知觉,真是旧伤未去又添心恨,叶飞啊,遇到你算我命苦!

    地上的尸体,被罗斯拖到一起,一把火毁尸灭迹,几个人才抬着叶飞往回走,叶飞出事的地方,离马车将近二百米距离,虽然道路难走,这么点距离也只用了不到十分钟,这还是抬着叶飞的希里克和哈奈特刻意放慢度。

    马车夫哈米斯早就焦急难耐,看了回来的几人一眼,也没敢说什么,有些事情,自己决不能问,赶车多年的哈米斯聪明的选择了沉默,就当什么事情也没用生过一样。

    希里克两人正要把叶飞抬到车厢,叶飞干咳了两声,说道:“三位,谁那里有多余的衣服,总不能一直让我这么光着身子吧。”罗斯主仆三人还好说,露莎可不是个省油的灯。

    罗斯笑道:“把这事情给忘记了,我有多余的衣服,可能不合身,先凑合着吧。”罗斯从空间戒指内取出一身衣服,一件毯子,衣服暂且给叶飞搭在身上,毯子是要铺到车厢里的。

    罗斯三个人合力把叶飞抬到车厢里,两米长的座位躺下叶飞还有余剩,窄是窄了点,不过总比没有好。车夫哈米斯来到车门前,询问叶飞道:“请问客人,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启程?”叶飞是雇主,走不走当然取决于叶飞。

    叶飞苦笑道:“哈米斯大叔,我这个样子你也看到了,估计要等两个时辰之后才能上路,而且,这两天你不能把车子赶太快,行程上可能要晚几天,这一点我会和车马行交涉的。”叶飞当然不会让老实的哈米斯大叔为难。

    哈米斯道:“一切都听你安排,有事你尽管吩咐,我就在旁边。”哈米斯躬身告辞,对强者,一定要保持应有的尊敬。

    罗斯也道:“大哥,你先休息一下,能上路了就说一声,不能上路,我们今天就在这里扎营。”

    叶飞沉吟了一下,说道:“我们还是早点离开这里为好,说不定还会有人找上门来,到时候结果就不好预料了,我需要两个小时时间,两个小时之后,伤口便不会轻易裂开了。”

    罗斯道:“大哥尽管休息就是,其它的事情先别操心,我到周围巡视一下。”罗斯转身离去,现在叶飞行动不便,自己必须要特别小心才行。

    露莎待几人都离开了,才钻进车厢,默默的注视着叶飞,叶飞被她看的心虚,小声道:“对不起,你要是想骂,骂我两句也好,我现在可没气力还嘴。”叶飞还以为,露莎是在生气,说起来,在她大腿上摩擦的那几下,自己真的不是有意的。

    露莎平静的说道:“我现在只想问你一句话,什么时候陪我衣服?”

    叶飞愕然,这才注意到,露莎的身上,沾满了自己的鲜血,一身好好的衣服透出一股血腥气,显然不能够再穿下去了,干笑两声,叶飞道:“到了下个城市,我陪你三套。”叶飞下定决心,一定要多买几套衣服带在身边才是,一套确实太少了,生点什么意外的话,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

    露莎道:“我没逼你,是你自己说的,不知道,你许下的诺言什么时候才能兑现。”听露莎话音,有点挖苦叶飞的意思,也难怪,叶飞许给露莎的诺言,到现在为止,一个一个都遥遥无期。

    叶飞只好说道:“你也看到了,一切都是意外,并非我所愿。”叶飞也不愿意整天打打杀杀的。

    露莎悠悠开口道:“人生,本来就是这样的,如果一切都称心如意,就不是人生了,那是童话故事。”露莎现在对人生的感悟很深刻。

    叶飞道:“人生也罢,童话故事也好,只要我还活着,就必须把眼前的路走下去,道路千万,我只要把握自己的准则,一定能够找到正确的方向。”

    露莎歪着头问道:“叶飞,告诉我,你自己的准则是什么?”露莎很想知道,叶飞会把自己定义成一个什么样的人。

    叶飞笑道:“可用三个字概括,那就是仁,义,信。”叶飞自问不是圣人,无法把中华民族的那些优良品德扬光大。

    露莎疑惑道:“怎讲?能不能解释一下。”即便是三字真言,不给露莎解释的话,她一时半会也明白不过来。

    “当然可以,仁,即仁人、爱人、仁爱。义,即大义、正义、公平、公正、公道。信,即诚信、信任。”叶飞粗略的给露莎解释了一下。

    露莎失笑:“你说的不是你人生的准则,是光明神的教义,也只有光明神才能做到你说的那些。”

    “露莎,你错了,任何一个人,只要努力都能做到。”叶飞说的很严肃。

    露莎哼了一声道:“至少,我看你就做不到,你不但好色,还嗜杀,更兼职骗子这一古老职业。”

    叶飞晕了,原来,自己在露莎眼里,竟是那么的不堪,苦着脸说道:“难道,我给你留下的印象就那么坏吗,罪过,罪过,等伤势好了,我一定要好好反省才是。”

    露莎道:“你伤势好点没有?你用的那些药是你自己配的吗?”露莎问起一些自己关心的问题。

    “伤势好多了,伤药当然是我自己配制的,对那些炼金师的液体药剂,我太不放心了,还是把小命放到自己手里比较安全。”叶飞骄傲的回答露莎。

    露莎笑了:“你是对的,没想到,你还是一个炼金师,我现在越来越相信,你有能力实现你的诺言。”

    “不,我不是炼金师,我对炼金术一窍不通。”叶飞纠正露莎话里的毛病。

    露莎不在意道:“也许,你比炼金师更加神奇,说了半天话了,你需要喝点水吗?”

    叶飞一愣:“不,我现在还不渴。”这妞什么意思?叶飞脑子中打了一个问号,他不相信,露莎会关心自己饥渴的问题。

    果不其然,露莎平静说道:“你不渴,我可是渴坏了,能把水拿出来点吗?”除了叶飞水囊里的水,露莎在路上不喝任何人的水。

    叶飞苦笑:“妞儿,以后说话直接点好吗,两个人在一起还要猜心思,活着就太累了。”意念微动,叶飞的水囊掉落在车厢里。

    露莎不客气的捡起来,倒了点清水出来,把水囊口儿清洗了一下,直接对着水囊喝了几大口,满意的塞住水囊口儿,转眼就现,叶飞,正眼巴巴的看着她。

    露莎晃了两下水囊道:“怎么,想喝?”

    叶飞点头道:“本来还不渴,是你引诱了我,现在,能给我点水喝吗?”叶飞看向露莎的眼神有点可怜。

    露莎嘟囔道:“哎,你真是一个麻烦的家伙,看在你受伤的份上,就给你点水喝吧。”露莎拔开水囊上的塞子,把水囊口儿凑近了叶飞的嘴唇。

    叶飞把嘴凑上前去,对着水囊口儿吸了几下,一股芬芳的甘泉就流到了喉咙里,叶飞双眼一眯,好香,原来,古时说的唇齿留香并非凭空捏造。

    叶飞的表情立刻引起了露莎的注意,稍一思索,就已经明白过来,这个叶飞,真是色心不改,气的抓住水囊狠狠一挤,水囊里的水便争先恐后的向叶飞喉咙里灌区。

    “咳……咳……够了,水够了。”叶飞再一次领教到了露莎的厉害。

    擦了一把嘴角残存的水渍,叶飞喊道:“罗斯,我想,我们可以启程了。”一阵咳嗽,身上的伤口也有震动,并没有出现什么严重的后果,叶飞知道,可以上路了——

    求收藏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