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宗师

第七十一章 捏脚事件

    第七十一章

    这一觉,叶飞睡的很香,睡梦中,叶飞感觉到了一股劲道落在了自己腰部,梦醒了大半。迷糊中,又是一股劲风袭来,叶飞本能的伸手抓去,一声尖叫响起,刺耳的的叫声搅醒了叶飞的好梦。

    叶飞顺着露莎的目光看去,只见自己手中握着一物,赫然是露莎的小脚,叶飞晕了,怎么回事?脑袋转了两圈,就想明白了个大概,原来露莎的小脚,就是袭击自己之物,怪不得抓着很软和!手指,又忍不住用力捏了两下。

    叶飞的动作虽然很轻柔,但露莎依然痛的尖叫起来:“该死的混蛋,你还不放手吗?”露莎本是好意叫醒叶飞,没想到这家伙睡的那么死,喊了几声不见动静,只好上前去踢了他两下,没想到,这家伙狠狠抓了自己脚面一下,有点骨头被抓碎的感觉!

    叶飞尴尬的缩回手,自言自语道:“不知道露莎小姐的脚,怎么会无缘无故跑到我手里来了,真是奇怪。”他这话是自己问自己,露莎被这个无耻的家伙气了个半死,难道叶飞真的想不明白?

    露莎的脚一落地,就痛的皱起了眉头,额头也开始渗出细密的汗珠,叶飞无意之中的这一下,用上了点内力,没把露莎的骨头捏碎就算她幸运了!要知道,叶飞现在的龙抓手劲,能把一块儿拳头大的鹅卵石握成粉末。

    叶飞歉意的看了露莎一眼,赶忙从地上翻身起来,搀扶着露莎的胳膊道:“抱歉,忘了告诉你,在我睡觉或是练功的时候接近我,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露莎本想甩开叶飞的手,但脚面实在痛的受不了,只好任他扶着自己坐到椅子上,忍着痛说道:“我现在没办法走路,如果你怕耽误行程的话,看着把我弄下楼去好了。”

    叶飞不好意思的笑了声道:“没有那么严重的,你放心,几分钟之后,我保证你又蹦又跳,就像没事儿人一样。”叶飞自己造的孽,当然通晓解决之道。

    露莎气急:“说的很是轻巧,吃苦受罪的又不是你,你以为你是牧师?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敢说此大话。”露莎对叶飞非常不满意。

    叶飞指天保证:“哎呀,你就放心好了,只要你乖乖的配合,保证手到病除,你的伤,就是大主教来了也没用。”叶飞估摸着,自己那一下,有可能抓伤了露莎的筋络,她才会如此痛苦。

    “好,好,能不能麻烦你不要再说废话。”再说下去,露莎又要痛的尖叫,并不是说这种痛苦她不能忍耐,只是她觉得,在叶飞面前,并没有忍耐的必要。

    叶飞让露莎在椅子上坐好了,自己盘膝坐到她面前,开口道:“还请把你的脚伸过来。”

    露莎警觉的开口道:“干什么?”

    叶飞双手一摊道:“我不是牧师,也不是魔法师,要想治疗你的伤势,必须接触到受伤的部位。”这一点,是露莎没有想到的,她怀疑,叶飞想要借机占自己便宜,也罢,拆穿他谎言看他还怎么说。

    露莎红着脸把受伤的那只脚伸到了叶飞面前,当然,谁也看不到露莎脸红,就连露莎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脸在红。

    叶飞轻轻接过露莎的小脚,把它放在自己腿上,手一伸,轻巧的勾掉了露莎的鞋子,露莎哼了声道:“没想到,你还挺熟练。”露莎指的,是叶飞脱自己的鞋子。

    叶飞郁闷道:“怎么可能不熟练,又不需要什么技术动作。”说着话,双手又是一捋,露莎的袜子也给他退掉。

    露莎的脚面,五个指印清晰可见,青紫色的痕迹证明了叶飞的罪行,叶飞道:“确实有点用力过头了。”从指印的位置来看,叶飞知道,露莎脚面的两条筋脉已被自己抓错位,只要捏回原位再把淤血疏通一下就无大碍了。

    叶飞手指轻轻的在露莎的脚面划过,一阵的感觉传来,让露莎有股踢死叶飞的冲动,这家伙果然是在占自己便宜,忍不住开口道:“难道你就这点本事?”

    叶飞笑道:“当然不是,如果就这点本事的话,恐怕你是不会放过我的。”双手猛然用力,露莎又是一声痛叫。

    叶飞只是一下,就把露莎错位的两条筋脉给捏回原位,抢先开口道:“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好了点。”如果让露莎先开口的话,肯定又没好话。

    露莎正要开口给叶飞一场暴风雨,叶飞一提醒,她试着动了下脚面,果真,好了许多,也就放下了狠狠挖苦叶飞一阵的念头,开口说道:“是好了点,不过还是不能让我像正常人一样走路。”

    叶飞道:“不要着急,等下就可以了。”说着,右手贴上了露莎的脚面,一股热流自叶飞掌心传出,进入到露莎的血脉经络之中,在露莎受伤的部位慢慢滚动。

    脚部,本来就是一个极其敏感的部位,一阵疼痛里夹杂着酥麻的快感传递至露莎的大脑,露莎几乎忍不住要呻吟起来,哦,该死的叶飞,你一定是故意的,你这个无耻的小人!为了能用自己的脚走路,我暂时先忍了,露莎并没有想,自己为什么会忍,以露莎以前的性格,即便死,也不会让叶飞占到丝毫便宜。

    叶飞现在,可没有什么龌龊的想法,他想的,只是尽快把露莎的伤治好,毕竟,带着一个瘸子上路很是不方便,上楼下楼需要自己背不说,要是她那会儿想要进洗手间,自己真是会为难,总不能给她雇佣个侍女吧,那样一来,自己身边又多了个累赘。

    内力在露莎脚面转了几圈之后,叶飞留在上面的指印逐渐的变浅,最后几乎消失不见,叶飞呼出一口气,缓缓把内力收回,开口道:“好了,虽然还会有点疼痛,但至少不会影响你走路了。”叶飞话音刚落,就传来了敲门声。

    叶飞走过去拉开门,原来是罗斯,罗斯一见面就调侃道:“大哥,你看起来可不是一个爱睡懒觉的人,怎么,这两天有点恋床了?”

    叶飞把罗斯让了进来:“有点事情耽误了,怎么,车夫已经到了吗?”

    罗斯不怀好意的看了露莎一眼,笑道:“早就到了,就等你俩了。”看了一眼铺在地面的熊皮,心里暗叹:这两位真是好兴致,放着好好的床不睡,跑到地板上折腾来了,那天,我也要试试!

    叶飞道:“我们收拾一下就下去。”看了一眼露莎,露莎并没有站起来的意思。

    露莎看了下叶飞,心里兴起一股捉弄的念头,就那么当着罗斯的面把脚一伸道:“叶飞,劳驾了。”意思很明显,我现在行动不便,你把我的袜子和鞋脱了,总要给我穿上去吧。

    如果叶飞和露莎单独相处,叶飞当然不会介意去接触一下那柔若无骨的小脚,可现在罗斯还在这里没走,自己要是那么做了,就很丢面子了,所以很是犹豫。

    露莎嘴角浮起一丝调皮的笑,只有她自己知道,开口说道:“怎么,很为难吗?是男人不是,是男人,就要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话音很是暖昧。

    叶飞明白露莎的意思,是自己把她的脚弄伤的,自己要负责,是自己把她的袜子脱下来的,自己还要负责……这妞儿,真是让人头痛。尴尬的一笑,叶飞蹲下身,拿起露莎的袜子,轻柔的往她脚上套去,不能不轻柔,露莎的脚上虽然没有自己留下的犯罪证据了,但如果碰触到的话,还是会痛的,如果露莎大叫起来,自己的面子可真是丢到家了。

    罗斯的眼球差点掉到地板上去,揉了揉眼,没错,叶飞正在轻柔的摆弄露莎的小脚,我的天哪,穿个袜子,你也不必那么温柔吧,温柔的连我都要化了,罗斯在心里哀叫,他当然不明白整个事件的始末。

    帮露莎穿上了鞋子,叶飞卷起地上的熊皮,方才有空问罗斯:“昨天晚上你还好吧?”

    一句话,提到了罗斯的伤心事,哀怨的看了叶飞一眼:“大哥,你也太能喝了,小弟甘拜下风,昨晚的事情,咱就先不提了。”还提它干什么,难道告诉叶飞,自己昨晚回到房间吐了个一塌糊涂,直到今天早上才清醒过来。

    叶飞笑道:“不提也好,那麦酒喝起来确实没什么味道,那天有空了,我酿造点白酒给你尝尝。”神光大6只有麦酒,红酒,果酒,度数都不高,白酒则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罗斯怀疑的看了叶飞一眼,白酒?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开口道:“大哥还会酿酒?如果有机会,子里还会下雨吗?叽叽叫了两声,看了一眼屋子里的三人,猴大知道,自己又睡过头了,叶飞一招手,让猴大上了自己的肩膀。

    几个人聚齐之后,在酒店里置办了一些吃食,才依依不舍的离开,这酒店,虽说不上是人间天堂,但无疑是一座乐园。车夫哈米斯早就等在了门外,叶飞绅士的把露莎扶上车子,自己也钻到了车厢里。

    露莎一愣,这家伙可是很少进车厢的,今天怎么那么积极?疑惑的看了叶飞一眼:“不知道,有什么指教吗?”马车已经启动,马蹄声,车轮声,遮住了车厢里的声音。

    叶飞轻笑:“指教不敢当,借车厢一用,我要做的事情,不宜曝光。”叶飞要在这车厢里,兑现自己的礼物——

    各位,收藏才是王道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