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宗师

第六十五章 男人的证明

    叶飞还要继续向前转去,走了两步,却现露莎并没有跟过来,奇怪问道:“露莎,你累了吗,怎么不走了?”

    叶飞不好意思的笑了下:“光顾着看东西了,没注意时间,你想到那里去吃饭?”这附近,没有饭店,只有些小摊位卖吃食。

    叶飞笑道:“如果不挑食的话,我建议你尝试一下我的手艺。”

    露莎也笑:“如果你喜欢动手的话,我可以考虑尝试一下。”自从露莎大哭了一场之后,心情还算不错。

    叶飞道:“保证让你满意,先去买点材料吧。”自由集市上什么都有,叶飞买了一只活着的飞禽,约莫四五斤重,找了一处无人的地方挖起灶来。

    露莎好奇道:“怎么吃,烤着吃?鸟毛不拔掉的话,我可是不会去吃的。”要是连鸟毛一起烤的话,烤出来的鸟可是够恶心人的,露莎绝对咽不下去。

    叶飞大笑:“放心,我会让你吃下去的。”取出酒囊,也不管那鸟愿不愿意,掰开它的嘴巴灌进去了半斤酒,灌酒,鸟毛则更容易脱掉,同时,鸟也晕了。取出水囊和了一些泥巴,在里面撒了些盐,叶飞耐心的用泥巴包好这只鸟。

    露莎皱眉道:“看起来够恶心的,能吃下去吗。”这东西,猴大吃过,自觉的寻来几大片树叶交给叶飞。

    叶飞把鸟包裹好了埋在挖好的坑里,在里面堆了一些树枝,就点起火来,现在,叶飞点火也方便多了,手指一点那堆树枝:“燃。”一字出口,树枝燃气熊熊火焰。

    露莎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瞬魔法?你竟然能瞬魔法?”虽然看起来只是个低等法术,但没有法圣实力,休想瞬,瞬六级以下魔法,是法圣的专利。

    叶飞笑道:“不是瞬,只不过掌握了一点技巧,起来容易一点。”叶飞可不敢告诉露莎,这不是魔法,这是道术,就是告诉她,她也不明白。

    又和露莎瞎聊了一会,燃起的树枝也就熄灭了,估摸着差不多了,叶飞找了一根长树枝从里面翻出了一团泥,挑起来轻轻摔在一处木树桩上,顿时,香气四溢。

    露莎嗅了两下道:“闻起来是不错,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叶飞笑了下,又取出一些调料撒在上面,撕下一只鸟腿递给露莎道:“尝尝,不好吃管退。”

    露莎接过,轻轻掀起面纱一角儿,细细的品味了一下,赞道:“果然不错,我认为,你更适合去当个厨师。”

    叶飞正要开口,一个尖细的插话道:“有什么好吃的,让美人儿在这种地方遭罪,简直是不可原谅。”尖细的声音让人听起来特别不舒服,让叶飞不仅想起了‘太监’这个词。

    叶飞转头看去,一个身穿贵族服饰的红青年在几个护卫的簇拥下站在不远处,一双眼睛色咪咪的打量着露莎,嘴里啧啧有声,不住的赞叹着。叶飞脸顿时往下一沉:“那里来的一条狗,在这里乱吼乱叫。”对这种人,骂他是一条狗那是便宜他了。

    “大胆,活腻歪了你。”红青年手下的几个护卫就要冲上来教训叶飞。

    红青年手一伸,拦住了几个护卫,一双三角眼阴毒的盯着叶飞,森森一笑:“跟这种低贱的人计较,那是污了我的名声。”

    叶飞本就是个不肯吃亏的人,又是这家伙先惹到自己,当下就回到:“看得出,你也不会比一条狗高贵到那里去。”叶飞秉承着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原则,能在口头上找回场面就绝不动手。

    红青年冷笑一声:“贱民,你竟然敢侮辱一名贵族,按照帝国律法,你将被拔舌充奴。”

    叶飞一愣:“贵族,你是贵族?不知道你身上那个地方写着贵族两字了?你说是就是了。”叶飞当然能看出,这家伙肯定是个贵族,贵族又怎么样,还能比公爵大?那小公爵不是一样被自己弄瞎了一只眼。

    红青年高傲的说:“我不但是国王钦赐的子爵,还是帝国伟大的艺术家,我的父亲就是斯南伯爵,你必须为你的行为跪下道歉,不然……”红青年打算,等叶飞跪下先好好羞辱一番,然后在……

    叶飞嗤笑一声,正要开口,身边的露莎却是拉了下他的袖子,示意他先别说话,露莎静静的开口道:“不知道,这位子爵大人有何指教。”叶飞也许不知道谁是斯南伯爵,但是露莎知道,斯南伯爵绝对惹不起,那是一个手眼通天的人物。

    露莎的声音完全吸引了那红青年的注意力,拍了一下手道:“妙哉,妙哉,没想到美人的声音也是这么动听,此次,不枉此行。”话音里满是轻浮的味道。

    露莎皱了一下眉头,轻声道:“我想,你误会了,我并不是什么美人,相反,我长得很丑。”露莎只想把这人尽快打走。

    红青年看了露莎两眼:“小姐,可否揭开面纱一观?”他当然不会相信露莎的话,凭自己阅人无数,一眼就能看出,露莎肯定是个极品美女,那腰,那腿,那乳,无一不是极品!

    露莎也有点微怒:“这位大人,你的要求太过分了,恕我不能答应。”露莎自毁面容,那是迫不得已,之所以一直用面纱遮面,那是因为,她对自己的容貌,还是很在乎,不然的话,她就任凭大家观赏了。

    红青年三角眼一斜:“不看也无妨,带着面纱的话,别具风情,不知道小姐,可愿为艺术献身?”色咪咪的目光在露莎身上来回溜达,恨不得一眼把露莎给扒光。

    露莎哼了声道:“小女子不懂艺术,更不会为艺术去献身,我想,你大可以去找那些雍容高贵的贵族小姐为艺术献身,她们一定会十分乐意的。”露莎也有点补耐烦了,男人,全都不是好东西。

    红青年摇头:“非也,那些庸脂俗粉怎能和小姐相比,如果小姐你肯做我的人体模特,青年艺术大赛的桂冠一定非我莫属,当然,我会付给你很多很多金币。”没有什么能比金币更能打动人了,何况,这两位看起来并不富裕的样子。

    露莎心里一阵恶心,这家伙,竟然敢打自己身体的注意,当下道:“对不起,我想你找错人了,叶飞,我们走吧。”露莎不想和这人纠缠下去,离开,是最好的办法。

    “想走,侮辱了一名贵族,你们走得了吗?来人,把他们给我抓起来。”红青年见事情谈不拢,立马凶相毕露,这样的极品妞儿,错过了就再难寻找,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他们留下来。

    露莎看了叶飞一眼,平静的说道:“保护女士不受伤害,应该是男人的职责,如果你还是个男人的话。”露莎和叶飞针锋相对惯了,总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打击他的机会。

    叶飞早就想揍那家伙一顿了,那家伙看起来细皮嫩肉的样子,揍起来一定很爽,但那小妞,说话也太气人了,嘻嘻一笑道:“小姐,搞清楚关系了,我并不是你的骑士,如果你怀疑我是个男人的话,找一张柔软的床,我会证明给你看的。”叶飞心说,受了点气就撒到我头上,那是不对的,咱要让你明白,咱不是你的出气筒。

    红青年的几个护卫恶狠狠的扑向叶飞,叶飞打眼一扫,就知道这几个护卫实在不怎么地,连一个大剑师都没有,拔剑都剩了。当下,身形一闪,就到了护卫当中,让过一个护卫打来的一拳,右手托着他的腋下轻轻一用力,这家伙便嚎叫起来,叶飞,把他的肩膀给卸了!另外一个护卫更惨,叶飞不但掰断了他的指骨,还顺手把他的下巴卸了,想叫也叫不出来。

    余下的俩人没料到叶飞竟然这样扎手,手一伸,就去摸剑,叶飞那里会给他们机会,一脚飞出,正中一人胸口,那人一下子飞出三米多远,“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这还是叶飞脚下留情的结果,不然的话,这一记穿心脚准能要了他的命。

    最后剩下的一名护卫,手里握着剑,上也不是,退也不是,叶飞的那几下,依然已经让他明白,自己决不是对手,但主子还在自己身后,总不能就这么跑了吧,牙一咬,手中的剑还是风一样斩向叶飞。

    一道半弧形剑气斜着斩向叶飞腰间,如果给斩实了,叶飞难免会被砍成两半,叶飞一声轻笑,脚下划了一个玄奥的轨迹,整个人突然消失,然后,就出现在那护卫背后,一掌拍出,那护卫就扑到在地,哼哼唧唧,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红青年此时方才有点后悔,看来,踢到铁板了,没想到那小子伸手竟然这么好,自己这两下子还不如那几个护卫,上去也是白给!

    叶飞似笑非笑的看着红青年,红青年后退两步:“你,你想怎样?还要造反不成?”周围,已经围了很多看热闹的人,红青年不由得胆气壮了一点。

    叶飞笑了一声:“造反不敢,揍你一顿我还是有胆子的。”一拳,轰响他的鼻子。

    红青年胳膊一抬,竟然把叶飞的一拳给挡住了,叶飞的一拳,打在了他的前臂上,结果并不好到那里去,只听“咔嚓”一声,叶飞的一拳,把这小子的前臂骨给硬生生打断。红青年一声嚎叫,尖叫声冲破云霄,从小到大,他那里受过这样的罪,双眼,恶毒的盯着叶飞,只要今天不死,定要把叶飞扒皮抽筋。

    叶飞眉头一皱,红青年那恶毒的眼光岂能瞒过他,今天,这个仇家是结定了,总不能真的在大庭广众之下把他杀了,那样的话,自己很难走出铁木城。

    虽不能杀了他,但给他留下一个深刻的记忆还是可以的,叶飞,一巴掌抽向红青年的脸颊,红青年本能的举手一挡,只听“啪”的一声,脸上,还是挨了一巴掌,红青年惊恐的望着叶飞,怎么回事,这小子难道会邪术?明明看到打向右脸的巴掌竟然落在了左脸,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叶飞又是“噼里啪啦”几巴掌甩到了他的脸上,那一张英俊的脸,瞬间鼓起半寸,变成了一个猪头。

    周围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大声叫着好,拍着巴掌:“揍他,再揍他。”纷纷鼓励叶飞继续下手。

    叶飞向周圈潇洒的行了一礼:“还麻烦大家让让路,这小子仗势欺人,今天暂且先教训他一顿。”叶飞扯了露莎的手,分开人群开溜,废话,再不溜的话,城卫军就要来了,他们,绝对不会向着自己的,贵族,永远都享有一些特殊的权利——

    端午节快乐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