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宗师

第六十章 露莎哭了

    六座楼酒店的内部装修非常豪华,所有隔断全部是整块木板拼成,木板上雕刻着众多图案,再涂上颜料,就显得非常逼真了。走廊里,楼道里,魔法灯一直亮着,不到天亮决不会熄灭。

    房间内的布置还是非常豪华,房间里,还有一面大的金属镜子,叶飞上前去照了一下,偷眼看了看露莎,镜子,总会让人想起一些事情。叶飞干笑一声道:“这镜子,大了许多。”

    叶飞认真的说道:“机会,是人创造的,没有机会,你我可以共同努力创造。”闲暇的时候调侃一下,很快就到了。房间很好找,钥匙上和房门上都刻着同样的号码,只要找到对应的房间就可以了。露莎,也是一种乐趣。

    房间里转了一圈后,叶飞就知道,自己是真的没机会了,浴室,是一个单独的小房间,里面放着木桶,木桶上刻着醒目的字:每桶热水,金币五枚,洗一次澡,看来也不便宜。

    露莎向楼层的服务生要了一桶热水后,转身对叶飞道:“你还不出去吗?”似乎很不满意叶飞的装傻。

    叶飞开口道:“这次,不会再有意外了,你把门关好,我就什么也看不到了,没必要让我出去吧?”

    露莎平静的说道:“请你出去,到外面凉快凉快。”手指一伸,指向房门的方向。

    叶飞就是脸皮再厚,也呆不下去了,悻悻的起身离去:“透下风也不错,记得给我留门,我叶飞,还是要回来的。”身后传来“砰”地一声门响,算是露莎对他的回答。

    天很晚了,叶飞也没去打扰罗斯,直接向服务生了解赌场的情况,准备去娱乐一下,找一个信誉和气氛好点的赌场是非常有必要的。服务生热情的向叶飞介绍:“先生,本城所有赌场的信誉你大可放心,只要有任何一家赌场敢失信于顾客,顾客可以到城主府投诉,查证属实的话,赌场会立即被取缔,要说氛围和规模,还是六座楼的赌场最好,最东面的那座楼,从一层到六层,整个都是赌场……”

    六座楼的赌场内,几百人在吆喝着下注,这还是一层,大小不拘,有个银币就能下注,二层三层最少就需要金币了,四层最少是紫金币,五层最少是黑金币,六层就需要刷魔晶卡了,叶飞不是要来赌博,只是想来娱乐一下,所以就选择了一层。

    神光大6的赌博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骰子,三枚木质的骰子放在一个木杯子里摇,猜单双,猜大小,还有猜点数,扇形的木桌子上刻着十八个格子,每个格子里写一个数字,从零到十八,也不知道为什么写零,难道,还真有高手能摇出零点?

    赌场里还有一种赌博方式,赌彩豆,六种颜色的豆子放在杯子里摇,每种颜色的豆子六枚,每次摇动会从木杯子的孔洞掉出一个,猜对颜色就赢,赔率一比五,连续猜对两次赔率一比十,三次则是一比一百,四次则是一比一千,五次则是一比五千,六次就是一比四万!只有猜对前一次的人,才能继续向下猜,当然,你也可以猜对三两次选择不猜,输光了的赌徒往往会选择赌彩豆做最后一搏,赢了,就是暴富。

    叶飞个人比较倾向于掷骰子,这种方式自己还是比较熟悉的,他靠向一个人比较多的赌桌,荷官正在不紧不慢的摇着骰子,台面上下了一大堆零钱,最多的是银币,金币就很少了。

    一个看起来很邋遢的小老头也在下注,嘴里大呼小叫的喊着,不过看起来他运气很背,连着三把都输了,但他一点也不泄气,继续从怀里摸出金币下注。叶飞想笑,像他这样的胡乱下注,多半是要输得。

    侧耳仔细听了一会儿摇骰子的声音,叶飞也大致掌握了规律,开始下注,一枚金币出手:“这把,我压小。”点数开出,果然是二一四点小。

    庄家看了叶飞一眼,没在意,摇完骰子继续喊道:“快下,快下,买定离手。”叶飞一枚金币,押的还是小,点数开出,依然是小。

    如此十余次之后,庄家不得不注意叶飞了,邪门,这小子竟然连中十几把,叶飞也很是兴奋,看来,印魂竹中的那些赌技也不假,至少这听音一技用起来十分得心应手。

    庄家再次摇好骰子,微笑着说了句:“客人,请下注。”叶飞也不客气,依旧下了一枚金币,木杯子揭开,叶飞愕然,竟然输了!庄家则是含笑看着叶飞,没有两把刷子,也能在这里当庄家吗。

    叶飞不服,再次下注,再输,直到,叶飞把那几枚赢来的金币搭进去,笑了一下,叶飞知道不能再赌下去了,刚想离开,边上那个一直下注的小老头怂恿道:“小兄弟,要想翻本,就得继续下,年轻人,没有一点火气还行。”说着,手中一把银币再次押上。

    叶飞哭笑不得,本来就没什么大不了的,这小老头竟然教训起自己来了,也罢,再下两把试一下,这一动心不当紧,又是几枚金币打水漂了。

    叶飞摇头,看来,自己还不是赌神这块儿料,最起码也要把印魂竹中那些赌技研究透彻了才能来赌,现在,还是赶紧离开吧。

    叶飞转身要走,却没迈动步子,转身一看,那个和自己答话的小老头拽住了自己的衣服,那小老头眨巴着眼看着叶飞:“小兄弟,借我几个金币吧,老人家我连吃饭的钱都没了,你行行好。”眼里,泪光闪动,竟是要哭出来。

    叶飞最是见不了这个,暗呼一声:倒霉,还是伸手摸出几枚金币递给小老头道:“别赌了,拿去吃饭吧!”相见是缘,千年才修得同船渡,能说上这句话,也不知道前世修了几千年,但愿,善有善报吧!

    小老头一把抓过金币,乐呵呵的道:“小兄弟,你真是一个好人,等我赢了,请你吃饭。”一转身,挤到人群里又去下注了!叶飞叹口气,这金币,又为酒店做贡献了,眼不见心不烦,还是会房间休息好了。

    轻轻的推了下房间的门,房门“吱呀”一声开了,露莎并没有睡,坐在凳子上想着什么,叶飞轻笑道:“怎么,想情人了?”

    露莎哼了一声道:“想你,要是你意外身亡,我也好早点逃命,怎么,输了钱了?”露莎能猜到,叶飞十有到赌场去潇洒了。

    叶飞故作惊奇:“连这你也知道,难道,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不成?”

    露莎平静的答道:“赌,会害了你,没有人可以长赢不输,就你那点钱,到赌场混不到一晚上就没了,我劝你,还是放弃财梦比较好。”露莎对赌这东西看的透彻,竟然教训起叶飞来。

    叶飞失笑:“钱是我的,爱怎么花怎么花,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绝不会因赌倾家荡产,更不会上瘾,如果连这点自持力都没有,我叶飞今世枉活。”叶飞怎么可能会迷恋赌博之术,到赌场去玩两把,只不过想找回一些前世的感觉,哎,也不知道那些和自己赌过烟卷的同学们都怎么样了!

    露莎道:“不上瘾最好,如果输光了的话,你也可以把我卖了,也少个人吃你的喝你的了。”露莎也见过不少因赌落魄街头的人,她丝毫不怀疑,如果叶飞在赌场呆上几晚上的话,自己会被再次转手。

    叶飞认真的看着露莎说道:“你,不了解我,我今天就可以告诉你,我叶飞,有做人的原则,即便我穷的吃不上饭,我也不会去做那贩卖人口的事情。”叶飞说的很认真,在露莎面前,叶飞还从来没认真说过话。

    露莎静静的看着叶飞,今的话,豪气干云,掷地有声,决不似作伪。

    叶飞被露莎看的很不自然,嘻嘻一笑便又恢复常态:“看什么看,我脸上有花?我以前见过的一个女色狼,那眼光,就和现在的你一样。”

    露莎很是平静的开口:“脸上有花?你在说我吗?如果你想看的话,我不介意再恶心你一下。”

    叶飞叹口气,这个女人,太过敏感了,什么事情都要往自己身上想,看来,需要好生开导一下她才是,于是开口说道:“你不必在意脸上的伤疤,我想,我有办法治好,但是我需要一点点时间,把药物找齐的话,我就能动手为你治疗。”

    露莎一百个不相信叶飞能把自己脸上的伤疤治好,怀疑的看着叶飞:“就你?省省吧,你以为你是光明大主教?我这伤疤,已经成型,即便是高级光明治疗术也是治不好的。”露莎对光明治疗术还是有所了解的,再说,治疗伤疤,有必要吗?治疗好了给谁看?漂亮的脸蛋,永远是麻烦。

    叶飞道:“你不用怀疑,只要我能说出口,我就一定能做到,还有你身上的奴隶印记,我也一定会找到办法帮你去掉,你需要付出的,就是信任,对我的信任,相信我,一直以来都把你当朋友看待。”叶飞,需要的是朋友,不是一颗随时都能爆炸的炸弹。

    露莎一愣,朋友?这个词离自己是那么遥远,奴隶,是不配拥有朋友的,奴隶,只有主人。安静的看了叶飞一眼,露莎开口道:“如果你真的能把我的奴隶印记解除,那么,我认你这个朋友,如果不能,奴隶主永远都是我的敌人,总有一天,我要用奴隶主的鲜血,洗刷人世间的罪恶,这,就是我活下去的理由。”

    叶飞无奈,这露莎,太血腥,太暴力了,如果要给她当国王,神光大6不知道要有多少人遭殃。思考了一下,叶飞道:“露莎,我不知道,曾经在你身上生过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你承受的痛苦,决对没有我大,我愿意,和你一起去努力,很多事情,不是愤恨和杀戮能解决的,你也需要朋友,不是吗?”叶飞担心,再这样下去的话,露莎终究会堕入魔道,也许,神光大6并没有魔道这一说,但却有不少邪恶的法师,黑骑士。

    露莎的眼神不再平静,有多久,没有人这样对自己说话了?这段时间,自己承受的痛苦太多了,就连自己也不怀疑,自己,会在某一时刻,突然死去,带着无尽的痛苦堕入地狱,现在,终于有人肯来关心自己,无论他是真心也罢,别有目的也罢,自己需要的,只是找个人好好泄一场,只有把痛苦泄出来了,才能活得更长久!

    露莎,再也忍受不住内心的痛苦,头一低,趴在了桌子上,“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还是求收藏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