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宗师

第五十一章 叶飞的礼物

    卡薇儿有点迷茫:“谈什么,你想要什么?”她显然是不理解叶飞的意思。

    卡薇儿感觉到身体的酸麻感逐渐消失,渐渐的恢复了知觉,但还是不敢乱动,小声问道:“你究竟有什么企图?”她绝对不会相信叶飞有这么好心。

    卡薇儿本想嗤笑一番,但想到叶飞刚才说的话,还是没敢,开口说道:“交易?和我父亲?别做梦了,你拿什么去和一位剑圣交易,也许,拿我去是个不错的选择。”口音有点颓丧,想来叶飞定会用自己要挟父亲。

    叶飞痛苦的呻吟:“拜托,我还没蠢到那种地步,拿你去要挟你父亲?我想,他是不会让我活着离开的。”叶飞心想,都说胸大无脑,看来一点也不假,有意无意的瞄了卡薇儿那里两眼,哎,也不是太大!

    卡薇儿听出叶飞没有拿自己当筹码的意思,开口问道:“我倒是想听听,你准备和我父亲怎么交易?”卡薇儿需要知道叶飞的交易内容。

    叶飞笑道:“话说明白了吧,我需要你父亲手上那株九色草!”叶飞不再拐弯抹角,干脆把话挑明了。

    卡薇儿嘴角一撇:“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劝你别做梦了,那株九色草对父亲很重要,即便你杀了我,我也不会让你得逞的。”卡薇儿知道,那株九色草对父亲很重要,自己,决不能拖他后退。

    叶飞道:“你还没听我开出的条件,怎么知道我在做梦?”叶飞相信,自己的条件一定会打动那位剑圣。

    卡薇儿敷衍道:“把你的条件说出来听听?”卡薇儿绝对不相信叶飞能有什么东西打动自己的父亲,要想打动一位剑圣的心,很难!

    叶飞斟酌了一下,开口道:“想必,你也知道,你父亲右腿的伤势很严重,虽然暂时被他用斗气压了下去,但早晚会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叶飞本想说,早晚会在战斗中拖后腿要了他命,但还是尽量把话讲的婉转一点,有些话,是需要卡薇儿转达给他父亲听的。

    卡薇儿惊呆了,这个秘密,只有少数几个人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手指着叶飞吃吃的道:“你,你从那里得来的消息?”如果叶飞是父亲仇人派过来的,麻烦就大了。

    叶飞不在意的挥挥手:“不要紧张,先,请相信,我并没有任何恶意,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你父亲的腿伤,我能治,他所需要付出的,就是那株九色草,这是一个公平的交易。”叶飞看到那位卡薇儿父亲的第一眼,就能断定,她父亲右腿曾经受到过极其严重的伤害,伤势殃及经脉,已经展成为暗伤,经脉的暗伤,绝对能影响斗气的运行,在同级别的战斗中,这绝对是致命的。

    卡薇儿不信的看着叶飞:“就你?别妄想了,我父亲的腿伤,就连光明大主教也没辙,你不会比大主教还厉害吧?”卡薇儿绝对不相信叶飞有那个能耐,如果他有那个能耐的话,也不会混到现在这副模样了,连个像样的衣服也没有。

    叶飞不知道,自己又被鄙视了,依旧笑着道:“我只问你,如果我能做到,这笔交易能不能完成?”为剑圣治疗腿伤,是叶飞最大的筹码,比拿卡薇儿去换要安全的多,只要不是脑部那些重要经络受伤,叶飞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卡薇儿毫不犹疑道:“如果你真的能把我父亲的腿伤治好,这笔交易肯定能行,不过,我要怎么样才能相信你,你要是父亲仇人派来暗害他的……”卡薇儿盯视着叶飞。

    叶飞哼了一声道:“开玩笑,你看我有本事去害你父亲吗,只要你确定交易能成,相不相信不需要你做决定,你父亲会告诉你他的决定的。”叶飞松了一口气,只要确定交易能成就好,如果自己刚才那些话当着一位剑圣的面提出来,交易不成的话,自己就危险了!

    卡薇儿道:“你肯放我走的话,我就把你的话向父亲转达,确实,决定权在他手里。”卡薇儿需要提醒父亲,和这家伙交易需要谨慎,这家伙太狡猾了。

    叶飞笑道:“当然,不放你回去的话,怎么有可能把交易继续下去。”叶飞当然是要把卡薇儿放回去,而且是越快越好。

    卡薇儿心里一喜,只要能离开这个恶魔就好,那个奴隶就没那么幸运了,想着,看了一眼露莎,露莎平静的和她对视着,眼睛里一潭死水,看不出喜怒哀乐。卡薇儿哼了一声,这奴隶,确实够嚣张,竟然敢和自己对视。

    看叶飞沉思不语,卡薇儿转身就要走,叶飞连忙叫住了她:“慢着,现在还不能走。”就这样让她回去空口说白话,想必剑圣也是不信。

    卡薇儿停住脚步,看着叶飞道:“怎么,后悔了,还是害怕我回去再找人来对付你?”卡薇儿心里誓,以后见了这个恶魔,一定要绕道走,找人对付他是不想了,再落到他手里的话自己一定没好果子吃。

    叶飞呵呵一笑:“后悔?我决定的事情从来就没后悔过,只不过想让你给你父亲带点小礼物。”叶飞就在刚才短暂的思考中,想到了一样合适的礼物。

    卡薇儿一伸手:“拿来,我不保证我父亲是否会当垃圾丢掉。”想让剑圣看上眼的礼物,决不是这个穷小子能拿出来的。

    叶飞回头道:“猴大,你把那副画弄哪里去了?”叶飞要的,是自由集市上买的那副画,一直由猴大抗在肩头,现在竟然不见了!

    猴大不好意思的挠了两下头,吱吱叫了几声,只有叶飞能听懂,猴大在说:“老大,掉草丛里了,我这就去给你找来。”原来,卡薇儿刚才一个火龙术烧过来,猴大就把画丢在了一边,一切的一切,都没逃命要紧,要是被火龙术烧到了,最少一身漂亮的毛是别想要了。

    猴大很快就把画给叶飞找了过来,叶飞把画展开,在怀里摸出毛笔,摸出一小瓶墨水,在画的的空白处画了几笔。卡薇儿好奇的看着叶飞作画,画的那些线条,怎么就和乱草一样?这样的画,还敢拿出来献丑,也罢,带回去给父亲笑一笑。

    露莎则是平静的看着叶飞画那些线条,她能看出,无论是从执笔姿势上讲,还是从运笔方法上讲,叶飞绝对精于绘画之道,只是看不出,他画那些线条究竟有什么用意。

    片刻,叶飞满意收笔,把画卷好交给卡薇儿道:“你可以走了,把画带回去给你父亲,想必,他会非常满意这份礼物的,我还有点事情要办,你留下一个联系方式,我自会寻去。”叶飞就不信,剑圣,能看不出画的奥妙,治伤,也需要一个缓冲的时间,让他着急一下更好。

    卡薇儿不屑的接过画转身而去,声音远远的飘来:“帝都,天一剑馆。”一副垃圾画,扔到垃圾桶里都嫌占地方,希望,父亲不会它烧了吧!——

    求收藏支持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