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宗师

第四十八章 迷魂

    拍卖师让护卫送来最后一样东西,扯开破锣嗓音喊了起来:“最后一样东西,虽然没有刚才的魔法杖值钱,但物依稀为贵,相信,炼金师们会感兴趣的。”说着,朝众人晃了晃手中一尺多长的木盒。

    既然拿来拍卖,自然是要打开的,不打开怎么卖,神秘一笑,拍卖师打开了手中的木盒,一股药草的气味弥漫开来,叶飞虽然坐的远了点,但还是真真切切的闻到了药香,鼻子,毕竟与众不同。

    拍卖师把手中木盒展示了一圈,大声道:“这株草药高一尺,九叶,一根,根长三寸,拇指粗细,九叶九色,这就是传说中的九色草,顶级炼金药草,由炼金师练成药剂的话,无论是什么级别的强者,都能在一天之内提升实力,如果是剑师的话,提升两级还是不成问题的,如果是剑圣,就要看你的运气了。”说着,眼光在那些包厢上面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

    台下众人哗然,九色草?很多人都没听说过,这功效,也太逆天了,剑师能提升两个等级,岂不是可以直接从五级剑师窜到大剑师级别!既然剑圣服用也有功效,那么顶峰大剑师服用就一定有机会问鼎剑皇,这药,看来必会很抢手。

    拍卖师看了台下一眼,人群的骚动让他很是满意,既然需要的效果出来了,就趁热拍卖吧,扯开破锣嗓音大声喊道:“诸位,安静一点,现在拍卖开始,起拍价,两百万金币。”拍卖师很是得意,只要有人肯眼红,就不怕鱼不上钩,这药草,最终还是会落到那个人手中的!

    叶飞右边包厢里,卡薇儿的父亲轻笑一声:“这个拍卖师,真是个人才,竟然敢阴我。”

    卡薇儿奇怪道:“我怎么没看出来?这九色草想必父亲也是一定要拿到手了。”卡薇儿知道,父亲此行的目的就是那株九色草。

    卡薇儿的父亲笑了一声道:“无论用什么方法,我是一定要把它拿到手的,虽然对我未必有用,但至少也是一个希望,药剂练成后,我也能分些给你,助你突破魔法师的屏障。”卡薇儿很是欢喜,大魔法师啊,可是自己很久以来的梦想。

    卡薇儿的父亲笑道:“别高兴太早了,这九色草要配以别的几样东西才能练成药剂,每样都不好寻找,拍卖师没有明说,就是忽悠那些不懂的白痴。”

    此时,九色草的价格已经涨到了两百八十万金币,叫价的几个人大多停了下来,只剩下两个声音在那里相持不下,声音,全是由包厢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有点愤怒:“三百万金币。”听的出来,这老头有点怒气攻心。

    另外一个包厢里出一阵吃吃的笑声,一个软绵绵的声音懒散的开口:“三百零一万。”,真是,叶飞能听出,那女音带着一种自然的魅惑力,让人情不自禁的受其诱惑,抵挡不了诱惑的人,自然不愿和声音的主人生争执。

    喊价的老头肺泡都快给气炸了,要不是那女人背景特殊,自己真想冲上去把她给收拾了,品味一下那个小寡妇,想必定然回味无穷。

    卡薇儿的父亲似乎有点不耐,开口喊价:“三百五十万。”这个价格,已经接近了六品魔法杖的价格,算得上是天价了。喊价的老头听见还有人出价,就暂时住口,心想:等你和那女人争得头破血流之时,我再行出手。

    那软绵绵的女音打了个哈欠,似乎考虑着什么,正待再次喊价,卡薇儿的父亲哼了一声道:“茱莉亚夫人,难道还要和老夫争下去吗。”语气里带着不善。

    那个女音娇笑一声:“妾身不敢,就是妾身拍得那株九色草,如果您讨要的话,妾身也必然双手奉上。”

    卡薇儿的父亲沉默了一下,开口道:“如此说来,承情了。”场面话还是必须要说的,不然,那个疯女人不知道会把价格喊多高。

    卡薇儿明显很不高兴,恨恨的说了句:“和那个不知道检点的女人说那么多干什么。”明显,卡薇儿不希望自己的父亲和茱莉亚扯上什么关系。

    那叫茱莉亚的女人果真没再喊价,结果,已然令她十分满意,一句承情,日后定然能挥不可意料的作用,那株九色草,自己也不是非要不可。

    和茱莉亚竞拍的那老头见她没了声音,不由的犹豫起来,茱莉亚似乎有点怕那人,连她也不敢招惹的人,我似乎更没有招惹的必要,就在他犹豫的当口,拍卖师喊了起来:“三百五十万第一次……三百五十万第三次,成交。”拍卖师有点郁闷,价格,本来还能往上提,但那两位,似乎都很聪明。

    猴大疑惑的看了叶飞一眼:“老大,你不是要那株药草吗,怎么不拍?”

    叶飞没好气道:“拍?拿什么去拍,把你我卖了也拍不起。”

    猴大挠了下头道:“老大,既然知道是谁拍走了,我们去抢吧。”猴大并不介意去做盗贼。

    叶飞道:“你当我白痴?那么多势力都不敢惹的人,你竟然让我去抢他!何况,我现在要紧的是避开他才是。”叶飞想起了那金美女,看来,要早做打算才是。

    拍卖会就此散场,拍卖师时间把握的很好,估摸着现在天也已经亮了,叶飞正要离去,一个服务生上前叫住他:“先生,请把你拍的物品取走。”

    叶飞一愣,想起,自己确实喊过价,不过,拍的不是物品,是一个人,伸手到怀里掏了十枚金币交给服务生道:“麻烦你放她走就可以了。”

    服务生摇头:“先生,这不符合规矩,必须你亲自把她带走。”

    叶飞苦笑:“那么,请把她带过来好了。”带她走也好,到大街上放了她就是,叶飞想的很简单。

    服务生很快把手续办好,一起交给叶飞的,还有一张奴隶契约,服务生解释道:“先生可以放心,我们这里出去的女奴身上不会有任何能量存在,她们的力量就连普通女人都不如,只要稍加管教,定然随心所欲。”服务生看叶飞的眼神也有点不对,看来,也把叶飞当成了有特殊爱好的人。

    叶飞尴尬一笑,接过绑着女奴双手的绳子给她松开,说道:“你可以跟着我离开这里,然后,你就自由了。”

    女奴脸上已经重新蒙上了黑纱,眼神里尽是嘲笑,自由?相信你才怪,哼了一声没有开口,但愤怒显而易见。

    客人们6续离去,卡薇儿出去的时候故意走在后面,走到叶飞身边的时候停留了一下,咬牙切齿说道:“你这个变态的色狼,今天别想再逃,你要为你做过的付出代价。”

    叶飞很是纳闷,我变态?我色狼?我怎么变态了我?至于色狼吗,那次只是个意外,我不是还救了你吗!还没等到叶飞辩解,就听女奴出一声嗤笑:“谎言被拆穿了吧,告诉你,要是敢碰我一根指头,我保证你会后悔一辈子,我保证。”女奴说的很是认真,卡薇儿和叶飞说话的声音虽小,但却给近在咫尺的女奴听了个清楚。

    叶飞头皮麻,竟然是赤1裸1裸的威胁,郁闷道:“等我真把你怎么样了再威胁我也不迟,说实在的,我对你绝对不感兴趣,就是你拿刀子逼着我上你,恐怕我也不行。”叶飞有点丧气,男人,绝对不能说不行,但要是面对这女奴的话,自己恐怕是真的不行!

    女奴愤怒的眼神几乎把叶飞撕碎,这个该死的家伙竟然当众调戏自己。周围的一些人大笑着,叶飞的话很有趣,不管这小子买女奴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但至少现在,叶飞博得了一圈人同情的目光。

    一个妖娆的贵妇娇笑一声分开人群贴近叶飞,手上的扇子轻轻扇了一下,叶飞就闻到一阵香风,脑袋有点晕,这狐狸精,竟然在香水里掺了迷人神智的药物,怪不得那些男人被她迷的晕,这药物,只对男人有效。

    那贵妇小扇半遮面,勾人魂魄的眼神紧盯叶飞不放,半响,噗嗤一笑:“还以为小兄弟有什么过人之处,怎么看也是稀松平常,难道,小兄弟把过人之处隐藏极深。”话必,一双媚眼不住的打量着叶飞的下身。

    叶飞干咳一声:“这位姐姐,你就别说笑了,小弟本就一凡人,那里会有什么过人之处,即便有什么过人之处,以姐姐的见多识广,恐怕是难入法眼。”叶飞这话,有点拐着弯儿骂人的意思,心说:敢吃少爷我的豆腐,是要付出代价的。

    妖娆贵妇似乎没料到叶飞的牙口儿竟然这么锋利,不在意的轻笑一声:“小兄弟,别姐姐,姐姐的叫,人家是有名字的,我叫茱莉亚,如果你坚持叫的亲热一点,我也不反对的。”又是一个媚眼抛向叶飞。

    叶飞苦笑,自是不肯示弱:“请问姐姐有什么指教?”叶飞不信,一个贵妇会无缘无故的找自己搭讪。

    茱莉亚轻笑一声,媚眼如丝,嘴唇凑近叶飞耳边小声说道:“小兄弟,看卡薇儿刚才和你交谈甚欢,想必是有了月下之约,我特意提醒你一下,鲜花,可是有刺哦。”原来,一直注意着卡薇儿父女行踪的茱莉亚看到了卡薇儿和叶飞小声交谈,忍不住前来试探一下,找机会打击一下那位蛮横的大小姐也是好的。

    叶飞一愣,原来那金美女叫卡薇儿,低声一笑:“就不劳姐姐挂怀了,美人之约,想必是推不掉的。”叶飞本来想推,此时倒是巴不得见到卡薇儿,因为,叶飞看到了卡薇儿的父亲,觉得自己还有希望得到那株九色草,只要有希望,就绝不能放弃,跟着卡薇儿父女倒是不必,卡薇儿,一定会找上自己的。

    茱莉亚没想到叶飞不领情,叹了口气道:“小兄弟,你自己小心点就是了,别在花下做了风流鬼,打卡薇儿主意的人从来就没有好下场。”茱莉亚说的很认真,对着叶飞眨了一下眼,转身离去。

    叶飞有种被电到的感觉,待到茱莉亚转身离去才松了一口气,好厉害的迷魂药!——

    各位看官-来俩收藏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