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宗师

第三十三章 犯罪

    霍恩指挥雷鹰落在叶飞面前,叶飞此时方才注意到霍恩的伤势,一箭洞穿前胸,虽然没有伤及心脏,但绝对是致命伤,有心给他上点药,却也知道这么严重的伤势自己的伤药不会起到多大作用的,默默的看着霍恩,叶飞想要听他说些什么,如果他还能开口的话。

    叶飞此时方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苦笑的看着霍恩,叶飞道:“太阳花公国最后一位继承者,查尔斯?叶飞,还有什么遗言吗?我将尽我全力为你办到。”叶飞看得出来,霍恩撑不了几分钟了。

    叶飞的眼有点湿润了,亲不亲,故乡人,何况,还是一个为自己献出生命的人,如果换了一个身在高位的人,倒会觉得这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但叶飞,现在就是一难民,此时的情,绝难忘却。

    叶飞双手扶着霍恩轻轻的躺了下去,轻声道:“你的尸体,我将会用太阳花旗帜包裹,你的骨灰,将埋在故乡的土地,你的名字,将会刻在敌人的国都,这,是我对你的承诺。”叶飞从不轻易承诺,此刻,叶飞决心要把神光大6的历史改写,哪怕闹得战火飞扬,生灵涂炭,也在所不惜,苦难,只有在战火中结束。

    听了叶飞的话,霍恩的眼越的明亮了,渐渐失去了所有光泽,就那么睡在了叶飞怀里。抹了一把眼泪,叶飞把霍恩的尸体和遗物收到空间戒指里,想必,威娜不会介意和一名勇士呆在一起。无主的雷鹰不住的在天空哀鸣盘旋,没有了主人的指挥,这些从小就被盗走的雷鹰不知道何去何从!

    叶飞看了眼肃立的猴大道:“走吧,现在不是哀伤的时候,那些爪牙一会又该追来了,天就快黑了,想必他们也没本事在黑夜追到我们。”叶飞催促猴大沿着魔兽森林的边缘尽快走,要想找到魔兽森林的另外一个出口并不容易,也许几十里,也许几百里,除了那些有点坡度的出入口外,决大部分地方都是悬崖峭壁,要么就是沼泽泥潭!

    猴大也不言语,辨认了一个方向后,带着叶飞向前行去,猴大知道,自己带路的方向,就是自己家的方向,回家的路,猴大决不会认错,虽然不知道那个方向多远才能找到出口。

    默默的赶了几个时辰路,走出去有百十里,叶飞和猴大都是在树梢间跳跃,地面绝少有痕迹留下,叶飞终于忍不住心中的焦虑开口道:“猴大,找一处小溪或山泉吧,听说,被冰封或石化的人要在一天内解救,不然就会永久的沉睡。”叶飞尽量绕开一个‘死’字,如果威娜有个什么闪失,叶飞怀疑自己是否禁得住打击。

    叶飞的心情猴大能够理解,谁叫它和叶飞签了契约呢,叶飞的心情好坏,直接影响到猴大,猴大思索了下道:“三里之外,就有一处溪流,不知道你找来什么用?”猴大当然不会认为叶飞找水源只是为了喝口水。

    叶飞边朝着猴大指示的方向跳跃边道:“中了冰封术,要么找一位冰系法师解开,要么放在水中自然解开,现在找一位冰系法师显然不可能,只好用这最笨的法子了。”叶飞这也是道听途说,听那些在酒馆喝酒的冒险者说起过,要说把握,叶飞是一点没有。

    三里的路程,以叶飞的度很快便可以到达,叶飞不想去问猴大为什么会对这么远的森林熟悉,猴大,有权利保守自己的秘密。

    叶飞在心中默默的祈祷着,如果光明神敢带走威娜的话,他日,自己必杀到神界光明神殿,将光明神揉捏成团当球踢,让那家伙尝尝断子绝孙剑的厉害。光明神界,正在修炼的光明神忽然感到全身一阵恶寒,猛然睁开了眼,是谁?竟然敢如此诅咒我!

    叶飞把冰封了的威娜放到溪流中冲刷,流水冲击着越来越薄的冰块,威娜,就要破冰而出。叶飞紧张的盯着威娜的反应,如果威娜出了什么意外,即便铲平公爵府也难解心中之恨,叶飞担心,如果威娜真的就此离去,自己,会否堕入魔道!

    威娜身上的冰终于给冲没了,仔细盯着的叶飞现威娜的眼皮动了动,便再也没有了动静,叶飞不敢再等待,时间长了的话,冰凉的溪水也会要人命的。

    叶飞跳入溪水把威娜捞上岸,伸出手把握在威娜的脉门,微微跳动的脉搏说明威娜还活着,叶飞呼出一口气,只要还有脉搏就好办。为难的看了一眼威娜身上湿漉漉的衣服,如果不换下来的话,病痛之灾恐怕难免,平时倒没什么,现在的威娜恐怕经不起来回折腾。

    看了一眼猴大,猴大清楚的感应到了叶飞心里所想,识趣的转过头去,对叶飞很是不满:“我才不稀罕看呢,森林里的魔兽比她漂亮多了,哪一个不是光着身子?人类,哼哼,真虚伪。”猴大的审美目光明显和叶飞不同。

    叶飞犯不着和猴大斗气,嘴里不断叨念着:“佛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双眼一闭,就去解威娜的衣衫。

    叶飞心本无邪念,可惜不该闭眼,手忙脚乱的在威娜胸前一阵乱摸,衣服虽然没解开,不该碰的地方不知道碰了多少次。叶飞的心越的乱了,第一次在心里诅咒这个世界的裁缝,你说没事把个衣服做那么严实干什么,前世的衣服多好,随手一拉,裤子裙子什么的不就下来了!这么严实的衣服,简直是……不方便犯罪!

    又捣鼓了几下,叶飞无奈睁开眼:“威娜姐,你可一定要原谅我,不是我想犯罪,实在是那裁缝太可气,要怪,你怪裁缝去吧。”不客气的伸出手,衣服上那简单的机关迎刃而解,入眼,白花花的一片!——

    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还请不吝赐教,指出不足之处,有改进才会有进步——

    最后,转手请收藏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