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百炼宗师

第九章 猴大

    无病一身轻的叶飞领着猴子悄悄溜进自己的酒馆,威娜正站在吧台里和镇上的熟客说笑着,一眼就看见了鬼鬼祟祟叶飞,胸口的闷气就不打一处来,等的就是这小子,还装个没事儿人一样,是该好好修理修理了,不然下次不知道要捅出多大的娄子来。

    叶飞尴尬的对着威娜笑笑,低眉顺眼的跟着威娜来到了后院。威娜顺手捞起地上一根拇指粗细的树枝条,虎着脸道:“你给我爬下。”

    威娜给叶飞气疯了:“好,好,咱到屋里去。”说完,拽住叶飞的胳膊就往屋子里拉。

    叶飞连忙道:“别急,别急,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屁股,猴子,呆在那间屋子里别乱跑,更不许偷看哦。”叶飞给猴子指了指自己的房间,想必这只聪明的猴子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你给我把裤子脱了。”一进房间关上门,威娜就吼了起来,

    叶飞赔笑:“你的还是我的?”

    威娜涨红了脸,这个混蛋怎么从小竟是想些龌龊事,狠狠的甩了两下树枝:“你的,给我脱。”

    叶飞一边脱一边道:“小声点,小声点不行啊,别人听到还以为你要把我那个啥呢。”

    威娜一把按住叶飞,把他脸朝下屁股朝上按到了床上,高高举起手中的树枝,轻轻的落在的叶飞白花花的屁股上,毕竟还是舍不得打啊,但即使是轻轻的落下,也在叶飞屁股上抽出了红印子。

    叶飞任凭威娜抽了几下,哼哼唧唧的说道:“我不痛,我就是不痛,听说,那些贵族就是这样享受人生的,虽然这不是我的本意,但最终的性质却是一样的。”

    威娜高举的树枝再难落下,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一扭脸坐到床上,气的“呜……呜……”哭了起来。说起来这威娜也才二十三岁,自小接受贵族式的教育,虽然这些年掩去了本来面貌,整天接触一些乌七八糟的人,但她的心性却还是一个大孩子,只有在面对叶飞的时候才会自然流露。

    看着把威娜给气哭了,叶飞傻了,手足无措的爬了起来,顾不得屁股上的疼痛,用衣袖轻轻擦去威娜眼角的泪水,弱弱的道:“那个,威娜姐,这次是我错了,以后我保证听你的话,你让我吃肉,我绝不要求喝汤,你让我喝酒,我肯定不会去偷水喝。”其实,叶飞心里明白,自己欠威娜的,即使把自己卖给威娜也还不完。叶飞也明白威娜心里有多么苦,任何人都可以负她,唯独自己不可以,欠债,是需要还的。

    威娜不理他,扭头换个方向继续哭,似乎要把这些年的苦闷泄出来,自己,真的是想表姐了,虽然只是远的不能再远的表姐,但是如果没有表姐的帮助,自己这个没落贵族的后裔只能孤零零的生活。按照这个大6的共识,女子可以获得国王封赏的爵位,也可以把爵位传下去,但是女子却没有继承爵位的权利,而威娜,属于无爵位继承权的女子中的一员。威娜的母亲死的早,威娜的父亲,那个小小的子爵阁下留下的财产本来就不多,但即使再多点财产,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也无法得到生活保证。弥留中的子爵大人有愧于自己的女儿,不知怎么着的想起了自己似乎还有那么一个远房亲戚,虽然已经几代没有联系过了,但族谱上还是有记录的,威娜的父亲还是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信,不久后就回归了光明神的怀抱。

    叶飞的母亲,维尔?萨伊莲,维尔家族的骄傲,善良的光明魔法师,在偶尔看到那封被压了许久的信后,直接无视所有人的反对,千里迢迢的找到了威娜。看着威娜身上那陈旧的贵族裙,自己烧火自己做饭,萨伊莲心酸落泪,毕竟,这也是自己的族人,她的全名维尔?威娜。

    威娜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萨伊莲抱起满身灰尘的她,那晶莹的泪水是为她而流,那痛惜的眼神只有自己的母亲才曾经拥有,威娜知道,自那一天起,自己将会为那善良的女孩做任何事情,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也不顾惜,就为了那一刻,就为了那眼神……

    叶飞劝了一会儿威娜,赔了不知多少小心,但就是止不住威娜的眼泪,这个女人似乎想要把一辈子的眼泪哭干,叶飞心说:麻烦啊,麻烦,女人麻烦起来比什么都麻烦,哭是吧,谁不会啊,今天少爷我陪你了。

    叶飞偷偷把手伸进怀里的木瓶子熏了点辣椒面,趁着威娜哭得凶,把手指头在眼皮上抹了抹,张开大嘴“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哭的那个凶啊,比威娜有过之而无不及,那眼泪一个劲的掉落下来。

    威娜揉了揉眼,也不哭了,有些奇怪的看着叶飞,这小子搞什么名堂,看他哭的那个伤心,也不像装出来的,威娜皱着眉头道:“你哭什么哭?”

    叶飞抽泣着道:“看你哭,我心痛,我伤心,劝不住你我只好陪你哭了。”

    威娜听得心里一暖:“好了,别哭了,我这不是不哭了吗。”

    叶飞道:“你真不哭了?也不生气了?”

    威娜无奈:“气过了,也打过了,心中的抑郁也哭的差不多了。”

    叶飞用衣袖擦了擦眼泪道:“那我也不哭了。”说着不哭,但那眼泪还是不住的往下流,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威娜看着叶飞有点红肿的眼睛心痛的说:“都说不哭了,怎么还流泪。”

    叶飞随口道:“没事,辣椒面用的多了点,用清水冲洗下就好了。”

    威娜听了,刚下去的怒火蹭的一声有窜了上来,那个什么辣椒面她是知道的,叶飞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古怪调料,她也有幸被辣到过眼,抬手又是一树枝抽了过去,这下抽的实在,“啪”一声脆响,叶飞的屁股被抽出了一道深红的印子。

    威娜怒气冲冲的推门而出,一眼看到院落里的两个厨娘在那里咬着耳朵不知道说些什么,还不时的看向威娜的屋子,威娜大声道:“看什么看,之不过教训了那小子一下。”说罢,转身去酒窖取酒。

    叶飞在威娜床上趴了好大一会才起来,威娜最后那一下可是真狠,整理好自己的衣衫,叶飞回到自己的房间。小猴正在他屋里上窜下跳,一副不安分的样子,叶飞坐在椅子上朝着那挂在房梁上猴子招了招手,猴子晃悠了两下跳到叶飞的肩头。

    叶飞抚摸着猴子金黄色的毛道:“给你起个名字好吗?名字是身份地位的象征,也许有一天,你的名字会响彻整个大6,你会成为所有魔兽顶礼膜拜的对象。”

    猴子似乎听懂了叶飞说什么,伸手抓抓头,又指指自己的鼻尖,然后点了两下头。

    叶飞见猴子同意,就说道:“猴大,以后你的名字就叫猴大吧。”

    猴子兴奋地在桌子上翻了俩跟头,“吱吱”叫了几声,似乎对这个名字比较满意,双手不住的朝叶飞比划着。

    叶飞摊开手:“可惜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猴大用爪子梳理了一下脑后的金毛,跳到叶飞腿上不停的比划,最后看叶飞到底还是不懂自己的意思,急了,抓了抓叶飞的右手。

    叶飞莫名其妙的抬起右手:“干什么,这只手有什么奇怪的。”说着话把手伸到了猴大脸前。

    猴大看叶飞确实不懂自己的意思,伸出锋利的猴爪子快的在叶飞手指上划了一下,叶飞痛的一缩手,血珠从手指上渗了出来,叶飞愕然,要不是看猴大急头抓脑一副没有恶意的样子,自己保不准会一脚把它踢到门外边去。

    猴大见叶飞一脸茫然的样子,也不再客气,抱起叶飞流血的那只手快的摁上自己的额头,嘴里唧唧叫嚷着什么,稍停,一道金色的符文突兀的出现在猴大额头,神王见证,平等契约。

    叶飞呆呆的看着那道符文: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魔兽契约,不过好像听说和契约魔兽结成契约的时候,契约的颜色不应该是金色的,应该是血色的才对。

    一座无尽高大的神殿中,那个端坐百年没有动弹过的人讶异的睁开了双眼:“有意思,什么人成契,竟然需要我的亲自主持,看来那些已知位面中还有未知事物的存在。”说毕,双眼重新合拢,不在动弹,远远望去就似一尊散出金色光芒的高大神像。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